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春色無垠

第20頁 文 / 蔡小雀

    她的小臉漸漸發白了,笑容也漸漸黯淡消失,「你說得沒錯,這樣的確會為你帶來許多麻煩和不便。」

    她始終……還是沒有辦法進入他的生命裡。

    孩子生下來了,她是不是也該飄然遠去了?

    光想著,她的心就一陣陣酸楚戳痛,幾乎喘不過氣來。

    「快點喝完湯吧!你想看孩子嗎?」他溫柔地舀了一匙送入她嘴裡。

    音畫眼睛一亮,「要!我要看孩子。」

    「把湯喝完,我再讓護士把孩子抱過來給你看。」

    她微微憂心地道:「可以嗎?孩子不是在育嬰室裡,這外頭的細菌那麼多……還是我去看他好了。」

    「可是你的身體……」

    「我不要緊,走幾步路還行。」她笑笑。

    他堅定地道.「好,但是你不能用走的,我抱你去。」

    她聞言,心一熱,眼淚險些奪眶而出。

    這種溫柔的假象又能維持多久呢?

    她強忍住淚,還是只能點點頭。

    被他餵進嘴裡的香菇雞湯,口口都化做了黃連苦……

    *9*9*9

    生產後第三天,音畫就出院回去休養身子了。

    只是寶寶因為還稚嫩,並得留在醫院照黃疸,一個星期後才能抱回家照顧。

    喬謹已經請了專業的奶媽帶孩子,只等孩子回家就正式照顧,而他也買了一大堆新奇好看的嬰兒用品,什麼嬰兒床、嬰兒奶瓶,小衣服、小襪子更是整箱買,幾乎快要堆放不下了。

    他的臉上有著熱切的愛子之情,音畫看在眼裡,又感動又心酸。

    她呢?她根本無法分享他的喜悅,因為她快要變成局外人了。

    「音畫,桌上的麻油雞你怎麼沒吃呢?」他眉宇帶著關不住的笑意,走進臥房來。

    音畫自冥想中醒來,「呃,什麼?」

    「吳嫂給你燉的麻油雞。」吳嫂是他請來的管家,做得一手好菜。

    她勉強笑道:「躺在床上都沒有動,我一點都不餓,再說早上的鮮魚湯也才剛剛喝完。」

    「你得好好愛惜自己的身體,剛生過孩子都比較虛弱,如果不保養好身子,會有後遺症的。」他正顏道。

    音畫凝視著他,低聲道:「你真的關心我嗎?」

    他一怔,眸色陡然變深了,「為什麼這麼說?」

    她急忙搖頭,吞下淚水,「沒事,我只是有一點產後憂鬱症。你最近很忙嗎?都沒有在家吃午餐。」

    他笑了,「我去看我的寶貝兒子,順這回家報告好消息,現在我祖父母和爸媽每天都巴在醫院的育嬰室窗前看小寶貝呢!」看見他們老人家笑得合不攏嘴,那副高興、心滿意足的樣子,他不禁慶幸起自己走的這步棋是對的。

    「他們一定狠開心。」她眼神溫柔地道。

    「是的,他們還頻頻追問究竟是誰幫我生了這個可愛的孩子……」

    她屏息問,「你怎麼說?

    他啞然失笑,「怎能照實說?就說孩子的媽與我只有一夜之緣,生完孩子就回美國過單身生活了,所以保證他們追蹤不到你。」

    她眼神苦澀,笑容憔悴,「是,我想也是,他們根本不會知道有我這號人物存在。」

    「你後悔了?」他眸色一冷。不知怎地,看見她憂鬱難解的模樣他就心頭悶悶的,極不舒服。

    她搖頭,輕聲道:「我怎麼會後悔?你我早有約定,更何況我合約都簽下了,還能反悔嗎?」

    他強忍著心頭異樣的酸楚,點點頭,「那就好。」

    她失神落魄地抬頭看他,「那麼照你看,我什麼時候離開你呢?」

    他一呆,眼神複雜,心頭澀澀然,「你就這麼急著要擺脫掉我和寶寶?」

    她眼眶一熱,淚水登時潸潸落下,「不,只是……我總有離開的一天,早走晚走不都一樣?就算多留些時日,也是徒增傷感罷了。」

    他驀然抑鬱不悅起來,「好,你這麼急著走,那等到做完月子,我就給你剩下的那張支票,你就可以遠走高飛了。」

    她淒然地望著他,她何嘗想離開他、離開心肝寶貝兒子呢?她多麼希望他能夠開口留下她呵!

    可是喬謹並沒有看見她眼底的傷痛,只是倏然站了起來,自她床前離開,「桌上的湯隨便你愛喝不喝,如果不喝的話我就讓人別再做了,也省得浪費糧食。」

    她是這樣迫不及待要離開他們父子,要回到那個陽光男孩的身邊!喬謹心底滿滿的憤怒與不是滋味。

    「喬謹……」音畫欲言又止,最後只能讓一聲幽幽地喟歎飄出口中。

    她還能說什麼呢?求著他留下自己?或者是哭著、抱著他的大腿求他別攆走她?

    她知道他的性格,一旦已經決定了的事,就算天塌下來了還是改變不了他的心意。

    就算她哭瞎了眼,叫啞了嗓子,又能如何?

    她只想留下最後一點點自尊,至少在離開的那一剎那,別徹底崩潰在他面前才好。

    *9*9*9

    接連著幾天,喬謹都沒有回來。

    兩個星期後,孩子也沒有被抱回來,反倒是原本放在屋裡的小娃娃用品都被司機帶人來取走了。

    音畫追問著吳嫂,吳嫂卻是一問三不知。

    「喬謹,難道你真的這麼無情?難道連孩子的面都不讓我多見幾回?」音畫緊緊地抓著門邊,門框的邊緣處都深深地陷入了她的手指裡。

    屋子裡空寂冷清,只有吳嫂在廚房做菜的聲音隱約傳來,音畫緩緩地從門邊走到了落地窗前,眺望著屋外的青山和大海。

    天地雖大,卻沒有她容身之處。

    她難道要這樣服從於命運嗎?可是不這樣,她又能怎樣?她只是他人棋盤上的一隻棋子,生死進退、喜怒哀樂都由旁人決定。

    現在棋子已無利用價值,也該退場了。

    她靜靜地站在窗邊,想著沉入那片蔚藍藍的大海裡會是怎樣的一番滋味。

    想必是很舒服的死法吧!就這樣靜靜地、無聲地沉入海底,讓澄淨深闊的大海洗淨她一切憂傷……

    「小姐,吃飯了。」吳嫂端著盅當歸雞走進來,關懷地道。

    音畫緩緩回頭,唇邊漾起可憐兮兮的笑容,「謝謝你,放著吧!我待會兒再吃。」

    「可是你早上和中午都沒有吃,現在再不吃點東西,身體是受不了的。」吳嫂同情地看著她。

    雖然不知道兩人之間出了什麼事,但是音畫的纖弱憔悴,還有被憂愁深深籠罩住的小臉,在在都讓吳嫂覺得好生憐惜。

    音畫凝視著這個老好人,微笑道:「我保證等一下一定吃,好嗎?」

    「你中午也是這麼跟我說的。」

    「是嗎?」音畫茫然了一瞬。

    中午?早上?她現在對時光的流逝已經毫無概念,只知道太陽出來了,太陽下山了……而在她心裡,黑夜早盤踞在她心頭好久、好久了。

    她始終等不到黎明的曙光來到。

    「今天幾號了?」

    「二十五號了,你再過十天就能夠出關了,這坐月子很不舒服吧?」吳嫂微笑安慰道:「我還記得我坐月子的時候啊,天天埋怨我老公,直問怎麼還不能出去走走溜溜呢!真像坐牢一樣。」

    音畫溫柔地回以一笑,「是呀,有點辛苦。」

    「那……我就先去忙了,你記得要吃呀!」

    「我會的。」她點頭。

    待吳嫂離開後,音畫怔怔地站在落地窗前,卻怎麼也不想動彈。

    她什麼都不想了,如果真的能夠就此不能思考、無所知覺,那麼生命對她而言也算慷慨。

    她深深地、深深地歎了口氣。可是她想喬謹、想孩子呵!只要這顆心還繼續跳動,那麼這份思念牽掛恐怕就不會有終止的一天。

    窗外,夕陽要落入海面了。

    「花謝花飛飛滿天,紅綃香斷有誰憐……」她低低念著紅樓夢裡黛玉葬花詩,「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

    現在時序已是春盡之時了,而人呢?

    *9*9*9

    音畫坐滿月子的前一天,喬謹終於回來了。

    吳嫂出去買菜了,所以喬謹是自行開門進來。當音畫聽到熟悉輕緩的腳步聲時,她倏然一震,急急地跳下床奔向客廳。

    「喬謹,你總算……回來了。」她雙眸瞪著他身後英姿颯爽的美女,話語結束在支離破碎下。

    喬謹身後的美女好奇地看著音畫。

    「謹,她是誰呀?」美女開口了,聲音清脆有力,煞是好聽。

    音畫只覺得轟地一聲,血液從腦袋瞬間消失……

    她被動地看著、聽著喬謹冷冷地回答,「她就是我跟你說過的代理孕母。」

    「好年輕呀!真是的,你怎麼找到這麼個小東西幫你生孩子的?」美女嘟起嘴巴,「討厭!若不是人家在美國,這個機會也不會拱手讓人了。」

    「那有什麼要緊,她不過是個生孩子的工具罷了,幫你生一生,這樣你以後不是可以省下皮肉痛了嗎?」他憐惜溫柔地摟了摟美女。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