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春色無垠

第19頁 文 / 蔡小雀

    他大驚失色,急急將她整個人攔腰抱了起來,腳步飛快地往外跑,「你要生了!孩子要出來了!」

    她一邊要忍著痛,一邊要安撫他驚慌失措的動作。自從她的肚子變大了以後,他的冷靜就不見了,每當她眉頭一攢,他就以為她痛得要生了。

    「喬謹,」她溫柔地提醒,「你忘了拿我生產後要用的大袋子了。」

    袋子裡有乾淨的換洗衣物和產婦相關用品,是醫生叮嚀要準備好的。

    「是。」他匆匆又趕回,勉強騰出一手挽起大袋子。

    他又朝門口跑,她忍不住再歎了口氣,溫和忍耐道:「車鑰匙在茶几上。」

    他又恍然大悟地回身取過鑰匙,這才急急抱著她下樓去。

    音畫的陣痛越來越強烈了,她已經可以確定羊水是真的破了,當他將她小心翼翼地放進座位時,她已經疼得緊握他的手臂,低喘頻頻。

    他輕輕掙開了她的手,急忙坐入駕駛座內,額頭汗水淋漓,「拉梅茲呼吸法,乖,吸氣……吐氣……吸氣……」

    她勉強地跟著做,腰部疼得好像要斷成兩半了,劇痛讓她連話都講不出來。

    他蒼白著臉趕忙踩油門,一邊還騰出手緊緊握住她的小手,「吸氣……吐氣……當心,忍著點……音畫,求求你忍著點,我們就快要到了。」

    一陣慌亂後,他總算安全地把她送到了醫院,雖然超速還闖了好幾個紅燈。

    當護士和醫生將音畫推入產房時,喬謹激動地也要跟進去。

    「喬先生……」醫生怯怯地攔住他。

    「什麼?」喬謹強忍著揮拳擊昏醫生逕自衝進產房的衝動。

    「你必須先去換無菌衣,我們才能讓您進去陪尊夫人。」

    他一怔,咬牙道:「在哪裡?快帶我去!

    「MISS劉會帶你去換上,我們會先幫尊夫人檢查一下身體狀況,確定她產道已經開了才能為她接生。」醫生戰戰兢兢地解釋。

    「該死的!難道你看不出她已經痛得受不了了嗎?」他焦急惱怒地道.「就不能趕緊為她接生,趕緊讓寶寶出來嗎?她的身子一向弱,怎麼受得了這種長時間的痛苦?」

    「很抱歉,除非她要剖腹生產,要不然小寶寶什麼時候要出來,都自有定數。」

    他猛一咬牙,「總之,先帶我去換衣服,我要進去陪她!」

    醫生立刻喚來MlSS劉。

    換了無菌衣,喬謹惶急心疼地靠在音畫的床邊,頻頻幫她拭去額上的豆大冷汗。

    「音畫,忍著點,很快就好了……」他輕顫著手撥開她額際散亂的髮絲,努力為她打氣。

    音畫疼得小臉都白了,她汗珠滿佈的臉龐淨是痛楚,「喬謹,好痛……好痛……」

    「是,我知道!」他急吼吼地轉頭看向醫生,「該死的!你們究竟什麼時候才要替她接生?要不然打針止痛劑也好……求你們做點什麼,別讓她這麼痛……」

    醫生和護士吞著口水,「是、是……可是孕婦要求我們別打麻醉針,她說怕傷了胎兒。」

    「音畫?」喬謹不可思議地瞪著她,「你瘋了,不打麻醉針你怎麼受得了?」

    又是一陣掏心裂肺的疼痛,她蒼白著臉喘了幾口氣,才勉強開口,「我不要傷到寶寶……我可以忍著痛,沒關係的……噢!」

    眼見著她疼得臉色都白了,大汗小汗淋漓,卻還執意自己忍受,怎麼也不願傷到寶寶,他的心陡然泛起一陣強烈的撼動。

    「音畫……」

    「已經開六指了,再繼續加油,很快就可以進行接生了。」醫生為音畫檢查之後,緊張地道。

    他不是緊張接生這回事,而是緊張喬謹一個怒氣大發,當場把他宰了。

    「啊……好痛……」音畫再也忍不住,失聲嘶叫了出來。

    喬謹快要昏倒了!

    *9*9*9

    好不容易,折騰了三個小時後,音畫順利地產下一名白白胖胖的男嬰。

    男嬰出生的時候沒有哭,一時之間所有人的心臟幾乎停了,醫生連忙倒抓著他拍打小屁股,拍了幾下,他終於哇哇放聲大哭。

    喬謹心疼地看著兒子被打屁股,可是也鬆了口氣。

    眼眶莫名地盈滿熱淚,他看著這一幕。他的兒子,他喬謹的兒子!

    他的哭聲多麼洪亮啊!就像他的曾祖父一樣大嗓門……他噙著淚笑了,欣慰之色和強烈的驕傲得意如潮水般湧入他胸膛。

    他的孩子啊!

    生命果然是一個奇跡,一個足以撼動人靈魂的美麗奇跡。

    他轉過頭想要告訴音畫,他多麼感謝她為他生了個寶寶,可是一臉蒼白虛脫的音畫已經暈了過去。

    他的心猛然往下沉,眼前黑了黑,「醫生——」

    *9*9*9

    事後喬謹才知道孕婦暈厥過去是很正常的事,可是在那一瞬間,他的腦細胞不知道已經死了多少個了。

    趁著音畫被送入病房休息的時候,他匆匆忙忙地趕到了育嬰室外頭,隔著玻璃貪婪地搜尋起兒子的蹤影。

    啊!就在那兒。

    小寶寶被洗乾淨了,微微皺紅的小臉蛋上一副心滿意足樣,當護士小姐幫他包小屁股的時候,他甚至滿足地吐了吐小舌頭,小胖腿有力的踢了幾下。

    看來以後也會是個武術高手!

    這是他的兒子。

    喬謹巴在玻璃窗前,死盯著兒子傻笑。

    他當爸爸了,而這個可愛英俊的小寶寶,就是他的兒子。他暈陶陶地想著。

    這時緊緊漲滿他胸臆的是為人父母的強烈驕傲和喜悅,他緊緊地凝視著小寶寶,多希望能夠進去抱抱他啊!

    他的兒子……

    *9*9*9

    就像從死裡走了一趟,又重新活過來,音畫覺得全身上下、從裡到外,都像被輾碎的布娃娃一樣,虛弱、疲憊、無力。

    可是又有著難掩的興奮!

    孩子,她生了個孩子,她的寶寶呢?

    她一睜開眼,第一個念頭就是孩子和孩子的爸呢?

    他們兩個怎麼都不在她身邊?

    一股致命的恐慌從她心頭散發到四肢百骸,她的心頓時像被撕開了一樣痛楚。

    生產的痛都不及她害怕自己已然被遺棄的萬分之一。

    「護士小姐!」好不容易有個護士進來了,她連忙喚道。

    她自覺叫得很大聲了,可是實際上只發出了蚊蚋般的嚅囁。

    「喬太太,」護士笑喚著她,「喬先生去幫你準備食物補身子了,他真的好體貼喔!忙進忙出的,還買了這麼多花過來送你,病房都快擺不下了。」

    花?

    音畫這才注意到竄入鼻息的幽然芳氣,她舉目四望,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花!滿屋子芳香撲鼻的花,有嫩白的白玫瑰和嬌媚的紫玫瑰,還有一大束、一大束滿天星和淡粉色的香水百合,將整個病房襯托得像個秘密花園。

    她噙著狂喜的淚,不可思議地望著這一切。

    陡然一陣濃厚的香菇味排開眾香竄入了她鼻裡,她呆呆地看著喬謹一頭汗地拎著一大盅物事走進來。

    護士小姐羨慕又體貼地退出病房,留給他們「夫妻」甜蜜獨處。

    喬謹把香菇雞湯放在她床邊的櫃子上,溫和地道「我聽說生產過後很傷元氣,要多吃點清淡又滋補的食物才行。」

    「你怎麼知道這些?」她感動地問,怔怔地看他幫自己盛出了一青甕碗的熱雞湯。

    「我去問人。」他的臉上竟浮起了一絲扭捏之色,「呃,別問這麼多了,快點喝,你這一整天都沒有半點東西進腹,身體受不了的。」

    「你見過我們的寶寶了嗎?」她被他餵了一口,忍不住急急嚥下問道:「他好嗎?健康嗎?護士小姐有沒有好好地照顧他?」

    我們的寶寶!這個稱呼令喬謹有些目眩。

    「他很好,已經喝飽牛奶睡著了,非常的健康、可愛。」一提到兒子,他的笑意就止不住,「我猜他長大以後一定是身高腿長的,因為他的小手每次都會撈過界,不小心K到隔壁小孩。」

    她噗哧一笑,卻忍不住哎喲了一聲。

    「怎麼了?」他臉色一變。

    「沒事,只是現在肚子好虛,不太能夠動到,可是我又好想笑。」她笑意盈盈。

    他這才放心下來。「覺得好點了嗎?哪裡還痛?」

    「渾身都痛。」她老實地道:「不過我不要緊的,已經好很多了。」

    「你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子。」他低語。

    她凝視著他,深情幾許,「我明白,你也是,這一陣子辛苦你了。」

    他搖頭,苦笑道:「在陪你生產的那幾個小時內,我才知道原來女人這麼偉大,你們能承受的痛苦是遠遠超過我所能想像的;我不得不對我母親另眼相看了。」

    她羞澀窩心地道:「伯母他們知道這件事情了嗎?」

    「我還沒有通知他們,打算等到小寶寶可以出院了再抱給他們看。」他聳聳肩,「他們現在知道,會急著把我們湊成堆……我一直在避免這種情況發生,所以打算等事情告一段落後再說。」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