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春色無垠

第21頁 文 / 蔡小雀

    音畫直勾勾地瞪著他們倆,四肢漸漸變得冰冷……

    這不是真的!

    「謹,你不是說要帶人家看房間嗎?你說過,要隨我的意思裝潢,不可以賴皮喔!」美女又緊緊地偎在他身邊,撒嬌地道。

    音畫見到喬謹低頭對美女微笑,那抹笑意是如此深情入骨。「我怎麼會騙你?反倒是你,已經答應要嫁給我了,絕對不能反悔。」

    美女笑聲如銀鈴,「哎呀,人都是你的了,你還怕什麼?」

    音畫掙扎著不要昏倒,她的臉色慘白,呼吸急促細碎得像隨時會斷了氣息。

    她……都明白了。

    無論是真是假,眼前故意演出的這一幕親密戲就是要把她逼走,只是怕她這個「代理孕母」賴著不離開,所以特意到她面前來暗示一番。

    倏然間,她覺得好累、好累……

    再也無心無力去應付這一切紛紛擾擾的愛與不愛,憤怒或是哀傷了。

    她才十九歲,卻已歷盡滄桑磨難,她再也不想去爭取強求什麼了……

    「喬先生。」她輕輕地道:「我可以離開了嗎?」

    喬謹眼底閃過一絲複雜的沉重與憤怒冷硬地道:「當然,你也該走了,這裡是兩百萬支票,是我們之前協議過的,拿去。」

    音畫被動地要去接,可是沒想到他惡意手一放,那紙飄飄然地落在她腳前地板上。

    屈辱之意不言可喻,她沒有說什麼,只是麻木地蹲下身撿起,然後行屍走肉般地轉身回到了臥房。

    美女偎著喬謹的動作稍稍分開了,神色複雜地抬頭望著他,「阿謹……」

    喬謹沉默著,臉色冷漠肅殺如隆冬還是一樣的皮箱,只是音畫的臉上多了濃濃的滄桑與倦然,她像個孤獨幽魂,單單薄薄地與喬謹擦肩而過。

    「音畫。」他忍不住喚了一聲。

    她背對著他,身子微微一頓,卻沒有回頭。

    「你該記得你的承諾!」他猛一咬牙,強迫自己無情冷硬地道:「別再回來找我和孩子糾糾纏纏的,否則後果自行負責。」

    音畫背影輕輕一顫,隨即堅定地往大門走去。

    她沒有回頭……

    當門扉開放又關上時,喬謹的眼中充滿了強烈的痛苦,不過他什麼都沒說。

    「師兄,你不覺得這樣對她太殘忍了嗎?」美女低歎一聲,無奈地道:「我覺得她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種女人……」

    「我知道她是哪種女人,一直都知道。」他打斷她的話,毅然決然地道:「今天的事辛苦你了,還有,我不希望我家裡的人知道這些事。」

    「唉……」美女再歎息。

    第十章

    音畫回到了孤兒院。

    她帶著破碎的心靈與殘弱的身體回到孤兒院,見華院長最後一面,因為她並不打算在這裡繼續住下去。

    她回來只是要跟院長告別。

    「音畫,你怎麼了?」華院長甫見到她的那一剎那,整個人都呆住了。

    短短近一年未見,音畫原本清靈秀麗的臉龐瘦了一圈,羞怯溫柔的神情已經被令人心疼的哀傷取代,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音畫搖搖頭,眼淚已經流完了,再說她也不願讓老院長多擔心。

    「我沒事,只是工作一年好累,家庭生活果然不適合我。」她自我解嘲地笑了,「孤兒院出身的孩子注定一生孤獨,這是我的宿命吧!」

    「你在說什麼呀!」華院長顧不得旁的,慈祥的臉急急切切、好不喜悅地道:「你是有家人的。」

    音畫一怔。

    誰?孤兒院嗎?老院長嗎?他們是她的家人,卻不是她的親人呵!

    華院長興奮地道:「這麼久沒有你的消息,我真是急死了,可是偏偏事情就這麼剛好,一個星期前有幾個人來找你,他們自稱是你的姊姊和姊夫,要找你回家團聚的。」

    音畫呆住了,一瞬間不能思考,「這一定是個玩笑,有人故意跟我開的玩笑吧!」

    是喬謹搞的鬼嗎?難道他還嫌她不夠淒慘?

    「不是玩笑,他們留下了名片和聯絡電話,要你回來的時候千萬得跟他們聯繫。」華院長激動地握著她的手,「知道嗎?他們還知道你自小就有枚珊瑚戒指喔!」

    音畫半晌說不出話來。有可能嗎?上蒼有可能這麼厚待她嗎?

    在她失去了喬謹,失去了孩子以後,還能讓她與家人團圓……

    「是真的、是真的!他們都是很有名望及來頭的大人物。」華院長緊緊抓著她的手,「總之你先打電話和他們聯絡再說,一時半刻我也說不清楚!」

    音畫被動地接下話筒,華院長甚至幫她讀著名片上的電話號碼,撥著號。

    音畫的小臉蒼白,緊張不已,一顆心驀然地緊揪了起來。

    有可能嗎?

    當電話接通的那一剝那,音畫發現自己幾乎不能呼吸。

    「喂?請問找哪位?」一個甜蜜俏皮的聲音傳來。

    女子的聲音如此親切自然,音畫心底倏然閃過一絲絲溫暖。

    「喂……」她勉強自己開口,聲音沙啞而破碎。

    「請問你是哪位呢?我是星琴。」對方先報名。

    音畫的聲音恢復了正常,但她依舊緊張地柔聲問,「我是楊音畫,請問你們是不是有人找過我?」

    「音畫?!」話筒那一方傳來了一聲驚喜的尖叫,隨即是開懷大叫,「音畫,果然是你……老公,快滾過來,不不不,快打電話給宿棋和海書,說我們找到小妹了!」

    女子的聲音如此狂喜開心,音畫情不自禁被感染了,心情莫名地好轉了起來。

    小妹?她說自己是他們的小妹……

    音畫忐忑著,吞了幾口口水後繼續道:「請問你是?」

    「我是星琴,你的大姊!」星琴高興得幾要語無倫次,「噯,我真是太高興了,你什麼時候來找我們?天哪!真是件天大喜事,於開,去放鞭炮……啥?你不知道什麼是鞭炮?你這個假洋鬼子,哪天真該好好修理你一下……啊!對不起,小妹,我可不是說要修理你喔。」

    「你叫我小妹?」音畫夢幻地與星琴交談,覺得對方好熱情有活力,像是天下沒有事情能夠令她停止大笑的樣子。「你是我姊姊?」

    「是的,我們家有四姊妹,星琴、宿棋、海書、音畫,你是我們最小的妹妹。」

    「可是……可是我是孤兒。」她多希望有這樣熱情溫暖的姊姊啊!可是又怕她們弄錯了,讓自己空歡喜一場……

    「聽我說,十幾年前我們父母被壞人殺害,家裡四個傭人就連夜將我們四姊妹分別帶走,以逃避壞人的追殺,可是四個人都沒有跟彼此聯絡,結果全斷了訊息。我也是無意中才發現這件往事,然後和你大姊夫共同追查殺害父母的兇手,等到兇手伏誅後,我們立刻派人找尋其他姊妹的下落。」星琴解釋著。

    音畫聽呆了,有些反應不過來。

    「你的二姊和三姊都找到了,唯一還未找到的就是你。」說著、說著,星琴竟哽咽了,「後來總算查到你被姓楊的傭人帶走,然後一路追查……才知道楊姓傭人將你放在孤兒院門口……無論如何,我們終於我到你了。」

    「你們……真的是我的姊姊?」音畫捂著小嘴,高興得失聲痛哭,「可是……可是你們怎能確定我不是冒牌貨?」

    「你叫音畫,從小到大隨身戴著一枚珊瑚戒指,對不對?」星琴吸吸鼻子,感慨萬千地道:「那珊瑚戒指我們四姊妹各有一枚,是父親當年給我們當做姊妹戒的,還有你的名字這麼特別,也是父親特地取的。」

    音畫嗚咽著,喜悅的淚水撲簌簌掉落,「老天,老天……」

    她有親人,有三個姊姊……

    她還有身世,有過去、有背景,她之前的人生不是父母不詳的大片空白呵!

    「我們姊妹的名字取自『星宿海音,琴棋書畫』這八個字,因為爸媽相識於星宿海子畔,又希望我們四姊妹具有琴棋書畫四絕的才情氣質,故以此命名。」

    「原來我的名字有這麼美的典故。」音畫又哭了,她簡直無法控制自己。

    「是的,音畫,我真的好高興、好高興,我們終於找到你了,我們一家人終於團圓了。」星琴含淚笑道;「我得趕緊通知宿棋和海書,我們好一同下台南找你。」

    「姊……」這一瞬間,音畫才發現她其實不孤獨。

    在經歷愛情的痛苦與折磨後,上天還是給了她一扇敞開的窗,讓她得以擁抱生命的美麗。

    結束通話後,音畫轉身望向老淚縱橫的華院長。

    她低喊一聲撲進了老人家懷中,快樂和傷心的淚水交錯奔流在她頰上……

    她終於找到了她的家人,可是也遺失了另外一家人。

    *9*9*9

    音畫回到了她的家人身邊。

    歡笑、淚水、感慨和說不盡的彼此生命點滴,饒家四姊妹終於團圓了。

    音畫在快樂、感謝上天之餘,不免憶起那個失落了愛情的城市,那個她又愛又恨又魂縈夢牽的男人,還有她苦命的寶寶……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