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賴皮紳士

第18頁 文 / 倪淨

    「你別這樣,我不喜歡你這樣摟著我。」原本就很貼近的身體,在他一使力之下,變得更親密,這樣的接觸令她不好意思,也產生一股反抗的心理。

    「不喜歡我摟著你,卻高興往別人懷媃p?」他的聲音變得低啞,眼神也隨之黯淡下來。這告訴她,他生氣了,而且是非常的生氣。

    他牽著她的手,走回唐家兄妹面前,很有禮貌的說:「請原諒,你們繼續玩,我們有事先走了,今晚算我請客。」

    杜司岑用眼神暗示唐文哲下次有空再見,現在他和屈語庭之間有更重要的事要解決。

    而唐文哲衹是漠然地笑著,看著自己心怡的佳人隨著好友離開。

    一旁的唐羽看見他們兩人之間的僵硬氣氛,知道他們可能吵架了。雖然對杜司岑的離去不甚高興,但見到他們兩人不合她卻覺得興奮,因為他們的失和,可能讓她再度有機會接近杜司岑。

    招來侍者結完帳後,杜司岑便拉著屈語庭走出門口。

    出了門後,屈語庭想掙脫自己被握住的手,卻被他握得更用力,使她在掙扎中痛得大叫。「司岑,你抓痛我了。」

    「這還不算什麼。」

    聽到他的話,屈語庭氣得想把婚戒拔下來,卻讓他抓得更緊。

    「不准拿下來,否則我不敢保證自己會對你做出什麼事。」

    淚水無聲地滑落,模糊了她的視線,她顫著聲音說:「放開我……」

    他放開手,看見她揉著被自己弄得瘀紫的手腕,他的心有些不捨。猛一咬牙,他突然伸手開了車門。「進去!」

    屈語庭一坐進車堙A杜司岑馬上將門狼狽地甩上,自己坐進前:座,彼此沒有再說話。她怕杜司岑會將憤怒的情緒發洩至車速上,但幾分鐘後,她發現,車速並不太快才放下心來,畢竟他還是有自制力的。

    她沒有仔細看車子往哪個方向開,她閉上雙眼,忍住淚水不讓它掉落。

    直到車速漸漸減慢並且停了下來的時候,她才轉頭看看四週。可是當她一看見四週的景物就愣住了,觸目所及沒有熟悉的景物,附近甚至連住家都沒有,一看就是個偏僻的小地方。

    她不解地轉過頭看看他,不明白為什麼他不載她回姐姐家。

    「你想說什麼?」他應該有話想對自己說吧,所以才會將她載到一個沒有人打擾的地方。

    「哦?有話要說,我應該說什麼呢?」杜司岑自我解嘲地笑著。

    她沒有出聲,衹是茫然地看著車窗外,一陣子沈默後,她才開口:「如果沒話要說,請你送我回家,我不想再和你單獨相處。」這時候這些話是不應該出口的,但她今晚真的累了,無力再想那麼多。

    「你以為我會放你走嗎?」

    他的話令她有些不安,她知道此時杜司岑的存在是不容忽視的,他壓抑在內心的那股未爆的氣勢令她窒息。她雙眼空洞的盯著黑暗的前方,努力控制著不讓淚水奪眶而出。

    在她思考的同時,察覺到他的手輕觸著她,不由得驚呼出聲。

    接著車內的燈突然亮了,在她來不及反應時,杜司岑己抓住她的手腕。

    他的鼻息吹拂在她耳邊,她想抽回被握的手,卻掙脫不開。

    「不要,你不要再碰我了。」她將頭偏向一邊,他馬上捏住她的臉轉回來,沒有選擇,她衹能盯著他瞧。

    「小語……」在看到她驚懼的臉孔時,他不由得輕輕地呼喚她的名字。他解下安全帶,按下一顆控制鈕,將座位向後滑,並伸手將她抱坐在自己腿上。

    這時的屈語庭,再也克制不住地任由淚水順著臉頰滑下,濕了臉龐,也濕了杜司岑的衣服。

    「好了,別哭,以後我不會再這樣了。你知不知道你的淚水刺得我好痛、好捨不得。」他動情地說,心中猶如刀割,胸口隱隱作痛。

    「你每次都這麼霸道,一點也不體諒我。」她的聲音在發抖,掙扎著想離開他的懷抱,卻沒有辦法。

    此時,他的臉慢慢靠近她,吻掉她臉頰上的淚水,並來回在她的粉頰輕吻,最後才落在她的唇上。

    屈語庭使盡力氣想抗拒他的愛撫,但沒能維持多久便放棄,任.由他在自己身上來回地探索。

    杜司岑挑起她內心深處不知名的火焰,使得她暫時遺忘了一切,衹能任由他的手探進自己衣服堙A撫著豐滿的酥胸,這舉動令她忘情地呻吟出聲。

    「小語,你知道你有多令我著迷嗎?」他將臉埋入她胸前溫柔地吸吮著。

    她覺得自己全身在發熱。「求你……司岑……」她根本已忘了自己在說什麼,只想讓自己赤裸地依偎在他懷中,不想結束這份歡愉。

    「不。」他忽然拉開彼此軀體,「現在還不行,雖然我很想,但如果把這一切留到新婚之夜不是更美好嗎?」他看到她依舊還未回過神來,輕輕一笑,聲音中多了無奈的苦澀。溫柔地拉好她的衣服,讓她坐回座位去後,他才發動車子。

    屈語庭慢慢地從如夢似幻的情境中冷靜下來,這才發覺自己有多麼的難堪。她竟想把自己獻給杜司岑,這份衝動令她十分難過,終於哭泣出聲。

    「小語,別哭,好不好?」他柔聲地哄著她,「這沒什麼,任何一對相愛的男女都會有這種親密的接觸,懂嗎?」

    「不懂,我不懂……」她氣自己在他眼中就像個小孩,他輕易地就讓她忘了自己的堅持,迷失在他的懷中。

    車子在方家門口停下。

    「現在先進屋去,我明天再來看你。」

    屈語庭不知道自己明天還能不能坦然地面對他。「晚安!」她頭也不回,奔進屋堙C

    她知道今晚又將是一個無眠的夜,為了一個男人,一個一開始她連想都沒有想過會成為她生命中重要一角的男人,難道真是命運\注定的嗎?不,不是這樣,她不想的。可是為什麼杜司岑方才停止對她的親密舉動時,她竟會這麼的失落……

    ***

    第二天,屈語庭整個人顯得有點心不在焉,講話也是顛三倒四的。而當屈語辰詢問她時,她也衹是搖搖頭,不知該怎麼跟姐姐說出事情的原委,而屈語辰只知道事情和杜司岑有關。

    杜司岑打了兩通電話來,她也不肯接,這更令屈語辰擔心。她知道妹妹自從和杜司岑訂婚的消息一公佈後,整個人就變了,但她一直以為是小語還不能接受事實罷了!現在看她如此,屈語辰心想事情可能沒有自己想得那麼簡單吧!改天有空,一定要中承去和司岑聊聊,探探他們之間究竟怎麼了。

    「你怎麼了,是不是和司岑吵架了?」

    方纔,杜司岑又打了一通電話來,小語依舊不肯接聽,屈語辰再也忍不住了,她一定要問清楚。

    屈語庭自顧自的翻了翻眼前的小說,避開姐姐的問題。

    「沒有呀,你怎麼會這麼想呢?」其實她知道是自己表現得太明顯了,再笨的人一眼也可以看出一定是出了問題。

    「別裝了,我是你姐,還會不瞭解你嗎?」

    看著姐姐擔心的樣子,屈語庭猶豫著到底要不要向姐姐說出問題的癥結。不過,想了半晌之後,她還是決定不要說,以免姐姐和姐夫去找杜司岑質問,到時就更麻煩了。

    「沒什麼,衹是我覺得我們太常見面了,分開一下可能比較好。」這樣的謊言,其實有一半是她內心的想法,衹是她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突然有這種念頭。「而且我都還不習慣有他的存在,就要和他結婚了,我真的有有點不知所措。」雖說一切都不能算是真的,可是杜司岑的態度總讓她無法將之當成兒戲。

    「日期訂好了嗎?」

    她點點頭。「嗯!在下個月的第二個禮拜天。」她的神情十分落寞,根本不願去提起這件事情,她甚至多希望這衹是個夢,一旦夢醒了,她依舊會回美國繼續她的學業。

    屈語辰想了一下,看著外面,「如果真是這樣,你們還是暫時別見面好了,現在先想個理由,避免他來找你時被識破。」

    「理由?」她不明白地看著姐姐。

    「對啊!如果我猜得沒錯,司岑他可能待會兒就會過來,看看你到底是怎麼回事。」

    聽完姐姐的話,她似乎有點明白地點頭。「我該說什麼?他會相信嗎?」杜司岑又不是白癡,她隨便說說,他就會隨便相信嗎?

    「說你睡著了。」

    天啊!真是敗給姐姐了,虧她以為姐姐能幫自已想出個什麼好理由,竟然是這種老掉牙的藉口。

    「這些日子來,你們幾乎每天出去當然會累。」

    「行得通嗎?」她怕到時被捉包,那可就不好玩了。

    「放心,一定行得通的,我會叫我老公幫忙,他的話司岑應該不會感到懷疑。」屈語辰這一著其是高招,拿自己的老公當擋箭牌。

    「好吧,那我先去找些東西喫,免得他來太久.我先餓昏在床上。」想到問題已經解決,一時間她胃口就來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