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賴皮紳士

第19頁 文 / 倪淨

    飯後,屈語庭躺在床上,她想強迫自己睡覺,卻怎麼也無法入睡。慢慢地,她的思緒開始飄浮,她回億著自己和杜司岑第一次見面的情景,從認識到訂婚,甚至訂了結婚日期.雖然才和他認識一陣子、為何好像已認識很久的感覺?

    屋外一陣汽車聲漸漸逼近,迫使她停止心中的思緒,也把她從回憶拉回現實中,她知道是杜司岑,而不管姐姐如何說,她料到他還是會到她房堥茯搹o。所以她努力地調整呼吸,儘量讓自己看來像已入睡。

    幾分鐘過去,一陣輕微的腳步聲走向她。

    如此熟悉的腳步聲,及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讓她確定是他。他並沒有走近,衹是站在床側看著她。雖閉著雙眼,但她可以感覺到他犀利的雙眼此時正專注地盯著她,彷彿隔了半世紀之久,才聽見他的聲音傳來——

    「你姐姐說你太累,但我想你是為了躲避我才如此,不然不會連我的電話也不接。」停了一下,他又道:「不管如何,我是不會讓你從我眼前消失的,而我想得到的,無論如何我也要得到。」說完,他轉身走出去。

    屈語庭聽見杜司岑走出她的房間,房門也關上後,才緩緩張開眼睛。幾分鐘後,她聽到汽車駛離的聲音。

    不一會兒,屈語辰走進房。「小語,你真的睡著了嗎?」

    她打開燈,露出笑容,但不太成功,因為此時的她是怎麼也無法若無其事地假裝沒事。「沒有。」

    「他走的時候很不高興,而且臉色也很難看,似乎知道你是有意躲開他的,雖然中承和他單獨談過,但我覺得這個問題還是衹有你們自己才能解決。」

    「那又如何?」她聳聳肩,不在乎地說。

    「想和我談談嗎?我看你們之間似乎有很大的問題。」

    「不了,現在我沒有心情去想這些,我想好好的休息一下,真正的休息,好好放鬆自己。」

    屈語辰看妹妹這麼無奈的樣子,突然有些後悔當初想要撮合他們。

    「那你好好休息吧!」屈語辰打開房門,突然又回頭說;「對了,司岑要我們明天去他家,中承已經答應了,你自己想清楚。如果不想去,就不要太勉強。」

    她沈默地點點頭。

    房門關上,燈火也熄了,她卻一點睡意也沒有,滿腦子想的全都是杜司岑……***

    第二天晚上。

    一整個晚上,杜司岑火熱的目光始終深情的看著屈語庭,一點也不介意別人懷疑的目光。

    藉著空檔,杜母找了屈語庭單獨談話。

    「在還沒有看到你時,我還以為你們之間發生什麼事了呢!」

    她不解地看著杜母,不明白她的意思。「伯母怎麼會這麼想呢?」有這麼明顯嗎?她不是掩飾得很好嗎?

    「還不是司岑這孩子,他昨天回來後脾氣壞得不得了,連他弟弟叫他也不理人,他兩個弟弟原本今晚應該留在家的,卻被他氣得跑出去,說什麼短時間內不想再看到掉了魂似的稻草人。昨天晚上,司岑還將自已關在書房堙A獨自一人喝悶酒,問他什麼也不說,喝完酒還亂摔東西,我想他是不是和你有什麼爭執,所以才會變這樣,不然這孩子我從小看到大,從沒見過他這麼失常過。」

    「伯母,你別多想了,我和司岑沒有事的。」昨晚她不是拒絕見他嗎?難不成他是因此才心情不好。

    「唉!這孩子就是這樣,你別看他外表好像對任何事都不在乎,其實這孩子的心思一直很細密。從小他就是大家捧在心頭的寶,要什麼有什麼,根本就沒有人拿他有辦法。直到他父親過世,他也才有了改變。以前的他,對女人可說是見一個換一個,沒有固定的女伴,問他何時給我抱孫子,他也都含糊地帶過去,原本我是死心了,心想這一輩子可能沒有機會了吧!

    沒想到就在我放棄的同時,他竟打電話給我,說他已找到心中理想的伴侶,說我抱孫子的心願快可以達成了。你知道嗎?當我聽到這個消息時,我還以為是我聽錯了,但他一再保證這次絕對是認真的,那時我才相信。而當我看到你時,也才明白為什麼那孩子會為你心動,決定結束自己荒唐的過去。」

    「我?」怎麼可能,她從不知道自己有這麼大的魅力。

    「對,就是你。,』杜母牽著她的手,慈祥地說:「不要懷疑司岑那孩子對你的感情,他為你所付出的每一分情、每一分心思都是真誠\的,他這回是真的陷進去了,你可以給他痛苦、給他折磨,但千萬別判他死刑,好嗎?」

    這麼明白的告白,竟是出自一位母親的口中,而這些又要她如何承受呢??br />

    屈語庭多想告訴她,說自己其實也已深陷這張情網難以自拔了!

    當聚會結束要離開時,屈語庭的心中不禁七上八下。因為今天晚上她沒有留一點時間給杜司岑,他們走到門口時,她可以感覺到杜司岑的眼神仍舊深沈的停駐在自己身上。

    她一直以為杜司岑會要求自己留下,但他沒有,他衹是和他們一起走到汽車停放處,說聲再見後就沒有其他的表示。

    第十章

    幾天過去了,杜司岑一直沒有出現,屈語庭對這樣的轉變有些納悶。

    就在她以為自己和杜司岑之間的事就要這麼告一段落時,突然間她聽到杜司岑汽車的聲音在門口停住,她趕忙走出房間。

    今天的杜司岑有點不一樣,她說不上來哪裡不一樣,只是他整個人好似有滿腹心事,看上去沒有什麼精神。

    「這幾天過得好嗎?」一見面,他開口就是有些生疏的問話,令她以為他只是想來和她談取消婚約的事。

    「還好!」看了看四周,她輕聲回答,並在心中告訴自己……這樣也好。「我覺得我們需要談一談——單獨的。」她不願多說什麼,只是她想杜司岑應該明白她想說什麼。

    「可以,到我家吧!在那裡我們可以平心靜氣地把話談開,說出我們內心的想法。」

    「好,你等一下,我去拿皮包。」

    ***

    不一會兒,兩人便己來到杜司岑的住處。

    「下車吧!」

    「我想我們在這裡談就可以了。」她不太願意進屋,所以要求他在車內談。

    「別這樣,剛才不是說好的嗎?還是你在害怕?」

    「誰說我害怕!」說完,她打開車門,逕自走到屋裡。

    兩人來到客廳,他注視著她。「現在可以談談我們之間的事了。」

    「你明明知道結婚的事是假的,為什麼還不打算澄清,甚至連日子都決定了,而你母親也開始婚禮的安排及準備工作,你竟沒有阻止她,還和她高興地談論著。」她的眼中因為氣憤而閃爍著怒火,聲音也高亢了起來。

    「我想要和你結婚。」杜司岑平靜地道,不似她那般激動,這種語調更令她不高興。

    「不,我不想嫁給你,這一切只是你設的陷阱,我不答應。」她轉身走到另一邊,「我打算這星期六就回美國,接著你就可以告訴大家我們分手了。」

    「你真這麼想?你應該知道逃避根本不是辦法,你逃到哪裡,我都會找到你。」

    「我沒有要逃,是你讓我陷入這種進退兩難的困境中,我只是想做回我自己罷了,而且我本來就只是回來度假和探望姐姐的。」她轉身看他。「我並不知道事情會演變成這樣。」

    「我不會解除婚約。」杜司岑堅定地說。

    「為什麼?這對我們兩個都好。」

    他不語。

    「你總得說個理由呀!否則我還是要走。」

    「你真以為事情可以這麼結束嗎?」杜司岑終於激動的大叫,粗暴地拉著她往自己的身上靠。「我會讓你知道為什麼我不解除婚約,因為你是我的!」

    杜司岑說完後,強壯的手臂緊抱住她的身軀,使她無法擺脫,也把她猛力掙扎的身子固定在自己身前。「就在今天晚上。」

    他的嘴封住她的叫聲,粗暴的舌頭狠狠地探入她口中,連一絲反抗的機會都不給她,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

    他整個龐大身體幾乎要吞沒她,他的手抱得非常緊,把她的身子抓得好痛,到最後,她已沒有力氣再做反抗,連逃跑的意念也沒有。

    當杜司岑放開她時,她的淚水立即奪眶而出把視線給模糊了淚水順著臉頰滑落。

    接著,她被騰空抱起,他沉重、粗暴的氣息吹在她臉上,令她的恐懼感再度升起。她突然明白,杜司岑不會像前幾次淺嘗即止,這次他是來真的。

    「你幹什麼?放我下來!我要回去了。」

    杜司岑伸手輕觸屈語庭僵硬而瘀血的雙唇,接著將她往床上拋,並且以自己的身體壓住她想逃的身子,將她鎖在床與他之間。

    「放開你?那你有得等了。今天我打算看清你對我是不是真的沒有感覺,還是你只是不願面對這個事實。」他的手用力拉扯她的衣服。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