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賴皮紳士

第17頁 文 / 倪淨

    「她們沒有機會。」他堅決的回答。

    「只是你沒給她們機會,如果你願意,她們會想取代我的地位。」她不放棄地說,只希望他能改變心意,到時她要離開才不會讓事情太複雜。

    「不,我不會,雖然我以前的生活確實很放蕩……」他又將她拉近一點,不願讓她有離開自己的可能。「但現在,我的身邊只要有你,其他的女人我想都不去想。」

    她懶得搭腔,很不甘心就這樣任他擺佈。「你為什麼向大家說我們快結婚了?」一定出人群,她壓低音量問他。

    剛剛杜司岑向客人宣佈他們的婚期不遠,請大家好好地期待時,的確讓她嚇楞住。

    「那你要我怎麼說呢?」杜司岑投給她一個饒富興味的眼光。「說我有一個根本不打算舉行婚禮的未婚妻嗎?」

    「你可以說婚禮沒那麼快舉行。」她皺著眉說。

    「不,依他們對我的瞭解,他們不相信我會等那麼久,更何況是像你這般美麗的女人。」

    他說得好不得意,屈語庭真想把他的腦袋敲破,看看裡頭裝些什麼。

    「那我呢?」她忿忿地說。「應該給我一段時間去適應吧!」

    「我很懷疑,你為什麼要對一件你不需要堅持的事發那麼大的火呢?」

    她咬緊牙根,恨不得一拳打破他的驕傲、自大。「因為這裡的每個人都以為我迫不及待的等著嫁給你,連我親愛的姐姐及姐夫也一樣。大家都說你是個條件很好的男人,我只是對你的錢有興趣罷了。」

    聽完她的話,他出奇的平靜。「確實,你是對我的錢有興趣,是你自己承認的,忘了嗎?」

    「對,我是說過,但你也該知道那是玩笑話,而我討厭這樣欺騙每一個人。」她絕望地大叫。「尤其是騙我的親人和你的母親,這不公平。」

    「別這樣,別人會以為我們在吵架。」他不疾不徐地說,雖然他們兩人離人群有一段距離,但由她越來越大聲的音量,別人很難不去聽到他們的爭吵。

    屈語庭無奈地苦笑,「這不正是我們之間的相處情形嗎?不斷的爭吵、爭論!我們幾乎沒有一件事情的看法是一致的。」

    第九章

    「我們是不是太早來了?」在杜司岑拉開椅子的同時,屈語庭回頭詢問。

    「還好,他們應該等一下就來了。」

    唐文哲為了慶祝他們的事,所以特意邀請他們出來,雖然杜司岑本身並不想來,但是屈語庭覺得對他有一份愧疚,所以才答應出席。

    「你猜文哲會不會連唐羽也一起帶來,我真不希望她來。」這是屈語庭的真心話。

    「這我也不清楚,畢竟文哲是主人.我是受邀者,我無權過問他要帶誰一起來。」

    「是嗎?」她淡淡地帶過這段談話,其實她知道是自己的問題,但她就是沒有辦法再一次看到唐羽眼中的恨意及不諒解。

    杜司岑今天的裝扮十分英挺迷人,而屈語庭今晚更是將自己打扮得比平時更講究。

    她身著簡單大方的綠色露肩洋裝,裙子開高衩,在走動時,她的雙腿隱隱約約展現在眾人面前。除了在手指上戴著杜司岑送她的訂婚戒指,脖子上及手腕也各戴了同一款式的項鏈和手鏈。淡淡的彩妝,將她整個人襯托得更為迷人高雅。

    「希望你今晚的打扮是為了我。」杜司岑側頭看著她。

    她沒回答他的話,因為她記得他要自己不得在公眾場所穿著太過暴露,今天在家中看到他時,她以為他會發火,但出乎她意料之外,他沒有任何反應,衹是淡淡地笑著。

    靜靜地看著侍者拿來他們所點的酒,見她不開口,杜司岑才又說:「你現在這身打扮,我敢保證對男人而言是一大誘惑。而你似乎忘了,今晚除了我以外,尚有文哲這位男士。

    他的話告訴她,他又在不高興了,而且禍源正如她所料是她的穿著。

    「他們來了。」杜司岑見她不願開口,只好作罷,誰教自己在看到她這一身著裝時,竟被迷得忘了自己曾說過的話,現在才會自食其果。

    她一抬頭,便看到唐家兄妹向他們走過來;

    「你們來多久了?」一走近,唐文哲開口就問。

    「剛到一會兒。」

    屈語庭向他們問好後,等大家都入座,她才又低下頭。想到剛才自己和唐羽問好,唐羽卻對她視若無睹,他們兄妹倆大概至今不能從她和杜司岑的訂婚中恢復過來。

    在上了頭道菜後,屈語庭獨自拿著酒杯品嚐手中的美酒。

    「你今晚話怎麼這麼少,是不是不舒服?」她的沈默引來了唐文哲的注意,傾身向她詢問。

    屈語庭淡淡地回他一笑。「是嗎?我沒注意到我話比較少。」

    「司岑,你們的婚禮什麼時候舉行?」唐羽還抱著絲希望地問著杜司岑。

    「快了吧,一個月的時間可能所需要的東西都能準備齊全。」

    他的回答嚇著了屈語庭,而他卻幸災樂禍地看她想否認又不敢的表情,眼中閃著愉悅的光芒。

    「可是那不是太匆促了嗎?每個新娘不是都希望自已有個完美又浪漫的婚禮。」唐羽說完還刻意地看了屈語庭一眼。

    她回了一個微弱的笑容,不想對唐羽解釋什麼。

    「不要那麼急嘛!過幾個月再舉行不是更好?」唐羽的眼光掃過她,眼媥足O不屑。

    杜司岑轉過頭來對唐羽溫和地笑了笑。「還要酒嗎?」

    「謝謝!」看著他又倒滿酒的酒杯,唐羽覺得自己的怒氣也猶如酒杯中的酒愈昇愈高。

    此時,唐文哲突然說;「我可以和語庭跳支舞嗎?」看見杜司岑對屈語庭的佔有欲之後,再傻的男人也不會自找苦喫。但他卻想看看杜司岑對屈語庭的愛究竟有多深,竟足以令他用婚姻來守候她。

    但杜司岑的表情卻是高深莫測、不露出半點的情緒。

    「你自己問她本人吧!」

    唐文哲轉向屈語庭,笑容也變得暖昧。「小語,願意和我跳支舞嗎?」

    看他話說得這麼婉轉,她倒也不好意思拒絕,於是站起身,由唐文哲帶她走向舞池。

    「謝謝你。」在滑進唐文哲的懷堮氶A她平靜地向他道謝,感謝他將自己由沈悶的氣氛中解救出來。

    「因為我解救你於女人的戰爭嗎?」

    「你怎麼知道的?」她懷疑地問,難道自己臉上的表情真的如此明顯?」

    唐文哲的笑容埵酗@絲同情,「因為那天晚上當司岑宣佈你們很快就要結婚的消息時,我正好看見你驚愕的神情。如果我沒有猜錯,那對你來說也是一大意外。」

    聽到他這麼說,她衹能無言地點點頭承認,畢竟當天晚上她的確被杜司岑所宣佈的消息嚇到。

    「其實這也不能怪他心急,換作是我也同樣會這麼做。」

    「你說什麼?」她喫驚地看著唐文哲,完全不明白他話中的意思。

    「你不會不明白的,像你這麼漂亮的女孩,任何男人衹要有機會,一定會想盡辦法想將你拴在自己身邊。」

    女人被讚美應該都會高興,但在聽完他的話時,屈語庭卻覺得惱火。

    「長這樣不是我的過錯。」她不悅地說。為什麼男人總喜歡以外表來論定女人??br />

    「我瞭解,但是我妹妹可不這麼想。」唐文哲哈哈大笑。「你怕嗎?面對一個像杜司岑這麼深沈又霸道的男人,為什麼我在你眼中看不到一個戀愛中女人該有的光彩?」

    「不,我才不怕他,衹是事情根本不是我所能掌控的,一切都太突然了。」怕杜司岑?不,她不怕他,衹是當杜司岑深藏內心的感覺、一臉沈靜時,她就有些無奈了。

    「我想回座,你不反對吧?」

    「你擔心他會喫醋?」

    她才不是擔心他會發火,而是有點累。

    一回座,恰巧唐羽也跳完舞回座,她興致勃勃的問屈語庭婚禮時她要穿什麼樣的禮服,並且道出自己對婚禮的看法,好似要嫁杜司岑的人是她。

    「對不起,衣服的款式我還沒決定,所以不便多說明。」

    很簡單的一句話,讓唐羽識趣地停止這段談話,

    屈語庭不敢看杜司岑,怕在他眼神中看到怒氣。

    沈默了一會兒後,杜司岑靠過來對屈語庭說,她應該陪陪自己的未婚夫跳支舞了。想拒絕的念頭在她腦中打了個轉,但她卻不敢表明,還是隨他走進舞池內。

    「我不准你再這麼胡說,誰說我們的結婚日期已訂好了,那是你一廂情願,我可沒有答應。」在舞池中緩緩滑動,她說出今晚最令她不滿的事情。

    「我怎麼發覺你在文哲的懷媥蒤茪H好似都在發亮,而在我懷堳o總是如此沈悶,只會惹我生氣!」杜司岑把她摟得更緊,讓她整個人抵在他身上,沒有掙脫的餘地。

    「是嗎?我也發覺唐羽在你身邊時顯得閃閃動人。」不滿他的舉動,她同時以話激他。

    「住口,我今天不想和你爭吵。」他粗暴地喊道,並緊緊地摟著她,似乎想把她整個人嵌進自己的體內。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