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藍眼警探的春天

第26頁 文 / 蔡小雀

    「傷害你是我這輩子最不可能做的事。」他激動這,雙眼湛然,「而且我更不允許誤會阻攔在我們中間。」

    「你要告訴我你愛的是我,不是汀妮?」她幽幽道,心裡苦笑他或許還不知道自己與他完全不配?!

    「是的。」他堅決這,毫不猶豫。

    她淡淡笑了,輕輕搖頭,「我很累,請你先出去。」

    她怎能讓他的同情與責任再度騙了他們倆呢?她怎能讓這虛泛的希掌再度毀了他們?

    「集花……」他祈求著,「相情我,相信我們的愛。」

    她閉上了雙眸,允許自己享受片刻夢幻的愛語……

    「集花……」她已經全然不理會他的低喚了。

    雷慕挫敗地捶著牆壁,他那天無心的話將集花傷得太深,他該怎麼做才能讓她相信自己的愛?

    雷慕深呼吸地走出醫院。

    他會想出辦法來的!

    ***

    她無聊至極的環顧著追問高雅明亮的頭等病房,窗外美麗的櫻花樹只零零落落點服

    著一些未落的粉櫻,更添加蕭瑟淒美的色彩。

    突來的敲門聲讓她的心猛一跳。難道是雷幕又來了?

    可是開門進來的是一個有著陽光笑容的日本男孩,他操著一口不甚流利的英文,

    「不好意思,我是花店的人,打擾你了。」

    她微笑頷首,眼光已被他手上那束燦爛夢幻的紫玫瑰吸引住了。

    紫玫瑰!看著它,勾起了她無限的回憶……雷慕最初認識她,就是以每日一束紫玫瑰對她表白。

    「請你簽收一下。」

    集花簽好後,接過了花,癡癡地盯著淺紫花瓣的花朵,呼吸著它淡雅的香氣。

    是雷慕送的,他永遠這麼溫柔且細心……好得讓她想哭。

    花束中藏著一張花箋,集花本能地打開來

    記得以往的歡笑嗎?它並未逝去,只是被我的粗心而遮蓋了,對不起。你相信我的愛嗎?它永遠存在,而且會一日比一日更深,我愛你。

    愛雷慕

    她顆顆淚珠紛紛跌碎在花箋上,哽咽道:「我該如何面對你?我該怎麼做才對?」

    接到這束花後的每分每秒,她開始不經意的若有所待,等待他的出現,雖然她的表情不變,內心矛盾極了。

    他終於出現在房門的那一頭了,帶著緊張和滿眶的愛意,深深地凝視她……

    集花咬著唇,眼瞼迅速貶呀眨地不說話。彷彿過了一世紀那麼久,雷慕都快以為他要窒息了,她才輕輕如蚊響地吐了一句

    「我好疲倦……」

    他差點被重重的失望和挫敗擊倒,可是集花的下一句話又使他頓時活了過來。

    「先回洛杉磯再說吧。」

    ***

    雖然沿途在飛機上,集花始終不說話也不笑,兀自沉思著,但是這對雷慕而言已經是個好徵兆了。

    「吃點牛肉?」他慇勤地詢問。

    她機械化的動作著,就連用餐時,還是不放開愁意寂寥的眉頭,看得雷慕好不心痛,恨不得能抹去她眉宇間的輕愁,讓她重拾往日飛揚開朗的嬌態。

    ***

    再次踏入家門,集花感慨萬千。當初是揮淚抱著決心離開,可是今日卻是帶箸滿腔迷惘歸來,短短幾日她的問題變得更多更複雜了,再也不是單純去留的抉擇。

    「你這一路風塵僕僕的,快點到臥房躺下來休息吧!」他小心翼翼地扶著她。

    集花也柔順的讓他將自己扶到床上。

    "想吃點什麼?」

    她搖搖頭,眼睛貶了貶,隨即望向窗外,再度陷入沉思。

    他體貼的不去打擾她,最後要離開臥室前仍不忘叮嚀:「不舒服或肚子餓了叫我聲,我會馬上來。」

    在客廳裡,雷慕打了通電話給尼克。

    "集花現在好嗎?」尼克關心地問。

    「身體是沒有大礙了,只是精神一直不太好。」雷慕歎了口氣,「我的愛說得太遲了,以至於她不敢輕易相信我。」

    「不要氣餒。」

    「我不會的,只是她的悲愴讓我心都摔痛了。」

    「加油。」

    「好的。」雷慕低聲道:「汀妮的情況如何?」

    「她的傷口癒合情形良好,你大可放心,也不必心裡存著愧疚。」

    「她替我挨了一槍,教我如何能不愧疚?」他苦笑。

    「可是絕不要因此影響了你與集花之間的感情。」尼克客觀道,「集花擔心的也許就是這個。」

    "這完全是兩碼子事。」他確定。

    「那就好。總之,視你好運。」

    「謝了。」他目前確實很需要視福。

    ***

    汀妮移動著雙腿要下床,雷慕正好走進來,不禁喚道:「你要做什麼?」

    「是你!」她眼睛一亮,笑吟吟道:"這些天躺得骨頭都快生蚺F,再不下來動動,我都覺得自己快變成廢人了。」

    「動到傷口就不好了。」

    「是,我聽你的話。」她愛嬌。

    「汀妮,今天除了來看你之外,還有件事想對你說。」他望著她,堅決道。

    「什麼事?」看他表情肅穆,她唇角的笑逸去了。

    "我們的感情早在幾年前就正式宣告結束了。」他一字一句地說,"對我而言,你是我這輩子的好夥伴,和尼克一樣,我愛你們。」

    「怎麼……突然說這種話?」她勉強笑笑,臉色略微蒼白,〔為了什麼嗎?」

    「我愛集花,為了怕引起她的誤解,更怕把你扯人不必要的誤會與麻煩,因此我想把一切說清楚。」他眸子深邃,「你覺得呢?」

    "這樣很好。」她深深吸口氣,硬生生控制住滿腔的失落。「真的,這樣大家也少了許多不必要的嫌隙,我……我覺得你說得對。」

    雷幕由衷地笑了。"我就知道我們多年夥伴,你一定也是這麼想。」

    「是啊!"她掩飾情緒,"對了,你讓集花自己一個人在家嗎?太危險了,她是有身孕的人,你要好好的照顧她。」

    他愉悅一笑。「遵命,你也好好休息吧!」

    「再見。」她甚至擠出笑容送他。

    待他偉岸的身影離去後,汀妮才讓隱忍許久的淚恣意奔流……

    他真的愛集花?!而且他對她竟然還只是夥伴之情,正如他多年前所說的樣。

    可惡!他為何不讓她再多自我陶醉在一廂情願中呢?為何這麼快就將她宣判出局?她搖頭啜泣……

    不行!就算要退出,她也要退得心甘情願而服氣。梁集花必須證明她比自己更能夠帶給他幸福,否則她輸得不甘心!

    第十章

    她該怎麼做?集花低聲喟歎。該相信他真的愛她嗎?

    或許她需要有人告訴她該怎麼做……

    集花腦子靈光一現——

    回春堂。東方靈,那個靈氣奪人的女子。

    顧不得等雷慕回來,她鎖了門搭計程車到中國城。

    一進門,她馬上被笑嘻嘻的東方靈拉過去負「來,你來得真巧,我剛好熬了一些燕窩粥,一起來吃吧!」

    「不了。」集花不好意思的推辭。

    「你是不好意思叨擾呀?沒關係,我們本來就要拿到外面吃。」她飛快地衝進廚房吩咐:「水藍,快把燕窩粥裝盒。走羅!」

    「嘎?」她傻傻地被隨即自廚房衝出來的一名清麗女子與東方靈,一人一邊把她帶出去,坐進一輛凱迪拉克中。

    只聽見東方靈臨走前朝樓上大叫:"爺爺,我回家去了,你自己顧下店,拜拜!」

    看著這兩個美麗飄逸的女子臉上紛紛露出如小孩惡作劇般的神情,集花腦子裡一頭霧水。

    車子疾駛到花園廣場才停在橡樹旁,年輕的司機回過頭來,"這個地方好不好?」

    那名喚水藍的女子笑著點點頭,「不錯,你愈來愈瞭解我們了。」

    「好,就在這裡吃。」東方靈打開門,三個人走下車坐在樹蔭下。

    前方是美麗典雅充滿藝術氣息的花園廣場,熱緒繽紛的花店和充滿咖昨香的露天咖啡座林方,在陽光下顯示出奔放的盎然生氣。

    "我不明白也!」集花被動的接過碗燕窩粥,不解地道。

    "有什麼事不明白?」水藍嬌媚清脆的聲音友善地問。

    〔你是指我們幹嘛偷偷摸摸地衝出來?」東方靈吃了一口笑道:"這一批燕窩是今早才從南海送過來的,我們想嘗嘗鮮就煮一些來吃了,不過怕被爺爺活逮個正著,所以就得像小偷一樣溜之大吉羅!」

    「噢!」她閉上嘴巴。

    「你就是梁集花?」水藍甜甜道,"我是任水藍,你好。」

    「你……你好。」

    「別嚇一跳,我和水藍提過你的名字。」東方靈微笑,"正好你今天來找我……怎麼了?是不是遇上什麼不快樂的事?」

    集花猶疑地看了看她們,不知道要不要說……畢竟對著初相識的人傾訴她的心事,並不是她的習慣。

    但是她倆如此親切又純真,集花直覺可以信任她們,於是在遲疑了一分鐘後,幽幽歎了口氣,傾吐出她的迷惘和困惑……

    待她說完後,水藍抓住她的手,淚盈盈的說:「你現在的情形和當時的我一樣,不敢相信他對我們的真愛。」

    〔我又何嘗不是?女人絕是害怕受到傷害。」東方靈輕輕地歎息,「沒思到相同的困惑不安總是一再出現在不同的戀情中。」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