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藍眼警探的春天

第5頁 文 / 蔡小雀

    「陽子小姐和織代小姐嗎?」三名西裝筆挺的男士友善的走近。

    「是的。」一頭嫵媚髻發的左側女子輕啟櫻唇,冷諍道,「你們是來接機的嗎?」

    「是,請跟我們來。」

    「代號呢?我們不得不小心一點。」右側長髮的清麗女子織代輕這,"請見諒。」

    「哪裡,這是應該的。」為首的男士微笑地白衣袋內翻出一張紅卡:結義盟。

    「謝謝,請帶路。」陽子巧笑情兮,一行人步出機場大廳。

    車子迅速駛人繁絡的車潮中,來到事先為兩位日籍女客安排的飯店。

    "這是兩位下榻的飯店,請休息一下,晚上本盟會再派人為兩位貴賓洗塵。」他將她倆帶人寬敞的房間。

    「謝謝。」美女彎腰致謝。

    待三人離去後,陽子立時闔上門,警覺性可免一斑。

    「結義盟算不小氣,這飯店房間還挺豪華舒適。」織代一撩清逸髮絲笑道,「吃顆草莓吧。」

    「嗯!謝謝。」陽子接過鮮紅欲滴的草莓,「我們得小心些,除了謹慎談妥交易價錢外,更必須注意不被特警盯上。」

    「佐佐木那麼精明的人都會被擒,我看獵鷹果然名不虛傳……」織代沉吟,「我們要不要想辦法對付?」

    「上頭交代我們不要多生事。」陽子想想,"也許我們應當將這項任務交給給義盟。借刀殺人不是更方便?向況我們並沒有幾分勝算。」

    「那倒是,我們只要尊心談好這樁買賣便算立了功了。」織代拿出筆記型電腦,按下POWER鍵。

    ***

    集花現在是全公司艷羨的對象,因為每天固定都有一束紫玫瑰送上門獻給伊人。可是卻總不見"神秘贈花人」的真面目,所以現在全公司的員工都在打賭,賭集花的男朋友長得是圓是扁。

    「一定很帥才會這麼浪漫。」某女同事癡想著。

    「一定長得不怎麼樣,所以才一直不敢出面。」某男同事大刺剌的表示。

    「來打賭好了。」某人提議。

    「好哇!好哇!」嘩聲四起,大伙紛紛搶著下注。

    這種情形已經維持一星期了。

    「你男朋友真的很帥嗎?」秀秀湊近她,「現在外面已經炒到一千元,七比十。」

    「七是賭帥,二十是賄丑。」小萍加以解釋。

    「他不是我男朋友。」唉!根本就沒人理她。

    「我是賭帥,算給集花一個面子。」

    「我也是!只不過大多數人都認為集花的追求者長得絕對其貌不揚。他們怎麼可以這樣想?單憑集花長得不好看就做這種推斷,對她實在不公平。」小萍忿忿這。

    這是替我打抱不平嗎?集花啼笑皆非。

    「集花,你什麼時候帶他出來讓咱們鑒定鑒定?」秀秀緊張澶。

    「呃……」

    「最近怎麼都沒有他的電話?」小萍好奇這。

    「嗯……」這點她也很好奇,為什麼大掃把沒再CALL她?

    也許是忙著打擊犯罪吧!管他的,反正別來煩她最好,否則不知道又要有什麼亂七八糟的事砸到她頭上了。像現在的每日一花就夠她解釋的了……

    ***

    「集花,下班後約他出來玩吧?」秀秀極力慫恿。

    「對,今天百貨公司週年慶,晚上有很熱鬧的節目哦!一起去玩好不好?」小萍熱切地附和。

    「可是我……」

    「你什麼?約不出來?」

    「我不曉得他……」集花壓根兒不知道如何和雷幕聯絡。打一一O嗎?還是各大警察局?

    〔不曉得他願不願意?反正你回去問就是了。我們的好晚上七點在春天百貨門口見,就這樣說定了,拜拜!」

    「嘎?」望著早已走遠的雙妹,集花根本來不及反應。「什麼跟什麼呀?」

    她今晚拿什麼去和她們見面?可是不去的話罪名更大,不被秀秀和小萍念到耳朵長南才怪。她簡直不敢想像這種淒慘的景況。

    回到家裡換上襯衫和牛仔褲,集花眉頭皴得都快打結,一頭長髮梳得頭皮發疼,還是不知道該怎麼辦。

    眼見七點將近,集花終於一咬牙,將長髮紮成馬尾,扶著眼鏡,「去就去,我一個人總還不至於被她們倆剝皮吧!」

    跨上老爺機車,急急忙忙趕到燈火通明、繁華鼎沸的約定地點,現場早已萬頭鑽動,擠滿了人潮。

    然後她呆呆的看見秀秀與小萍打扮得花枝招展,混在人群裡朝她揮手尖叫:「我們在這邊!」

    待擠進去時,集花已經快斷氣了。"好……好多人……」

    「當然,外面等會兒有歌星開歌友會,我們先進去吧!」小萍拉著她,「他呢?停車去啦?」

    「沒有……」集花張望著妝點得亮麗輝煌的盯貨賣場,企圖矇混過去。「今天哪裡好玩?」

    「喂!他沒來呀?」秀秀杏眼圓睜,塗滿艷色的紅唇大張。

    集花只覺冷汗直冒,「嗯……因為……他沒空。」

    「哎呀!」兩女惋惜失望得彷彿消了氣的娃娃,適才興奮好奇的精力已不復見,害集花一時覺得罪惡感好重。

    「對……對不起。」

    「唉!沒關係,下次好了。」小萍很勉強地道。

    「那……現在呢?」集花訥訥這。

    「既然都來了,不逛白不逛,我們上樓吧!三摟有個國際服裝秀,聽說是一名國際知名設計師的夏裝發表會,報紙上說可看性相當高。」秀秀最快恢復精神,活潑道:「反正集花很少出來,今天就趁這機會開開眼界吧!」

    「只好這樣。」小萍點點頭。

    集花總算鬆口氣,罪惡感頓時減輕不少。

    百貨公司內洋溢著喜氣、熱鬧的氣氛,每個專櫃告感染了歡樂的色彩,展示的物品似乎一下子變得更加璀璨明亮,魅力無限……

    「嘩!開始了。你看,擠滿了人也!」秀秀興奮地大叫。

    整個場地怖置滿黃、白兩色玫瑰和綠色茵草,交襯出溫暖愉悅的氣息!?

    此刻伸展台」正有數名身材高姚的外藉模特兒,穿著剪裁大方的流線型粉嫩衣裳翩然邁動,帶起一波波霓裳綺色。

    「設計得好漂亮,又不誇張浮華。」

    "是呀!聽說這個設計師剛獲得國際設計大獎,而且還是個黃金單身漢呢!」

    〔好有才華。人長得怎樣?」

    「黃金單身漢長得應該還不錯,否則怎麼稱得上*黃金*?」

    「那是因為他有錢的緣故吧。」

    秀秀聽著前排幾位女子的交談,咋舌地轉過頭來,「待會兒他也許會出來謝幕,屆時就可以看看是真是假。」

    「對!看看他長得帥不帥。」小萍頤高腳。

    集花搖搖頭,"不是來看展示的服飾嗎?」怎麼變成來看帥哥了?她真搞不懂她們在想什麼。

    集花覺得自己怎麼好像錯過-青春階段,直接從兒童期跳到老年期,絲亳都不像正值金色年華的女孩。唉!難道她真的異於常人,腦筋跟不上人家?

    如果令晚沒出來就好了,在家看看小說、電視不是很好嗎?做什麼跟人家出來湊熱鬧。

    「秀已經結柬了,等會兒他就——哇!好帥。」

    在如雷的掌聲中,眾星拱月般,一位挺拔俊美又性格的外國男子戴著墨鏡、面帶微笑的被模特兒擁出場向觀眾致意。

    「好帥喔!」眾女子驚為天人,鼓掌得更起勁了。

    「咦?」集花卻是一震,「他不是……」

    「你認識他?」秀秀死盯著帥哥,眼光捨不得離開。@

    「不。」她才不想再惹事,縱然她確定這人是雷慕.霍華。@

    秀秀原先也沒怎麼認真聽她的回答,因為看帥哥要緊,也沒去答理集花,更沒發覺她驚疑沉思的表情。

    集花微側著頭思索著。奇怪,雷慕怎麼搖身一變成了服裝設計師?

    「進去了。」秀秀好失望,「秀怎麼這麼早就結柬。」

    「唉!一看見他,我又覺得人間處處有帥哥,何必這麼早就屈就小張呢?」小萍開著玩笑。

    「當心我向小張告狀喔。」秀秀促狹。

    「呵!你敢?」小萍大發嬌咳。

    集花在一旁卻是捺不住好奇,乘隙悄悄地離開人群,躡手躡腳地問人後台。

    她躲在牆側探頭探腦,望進方室內,只見幾名模特兒正自在的走動,一邊換衣服卸妝,一邊大聲談笑,而「雷慕」則坐在桌前蒲灑的蹺著長腿,審視手上一張張的行程刻畫表。

    雖然他未搞下眼鏡,但距離近得議集花肯定自己沒看錯人他的確是雷慕沒錯。

    "喂,先生。」她出聲,招招手。

    房間裡的金髮美女們驚愕的盯向莫名闖人的集花,紛紛叫道:「daredevil?(冒失鬼)!」

    "Sorry。」英文再差也看得出她們面色不善。集花尷尬又羞窘的連聲抱徹。

    道時「雷慕」向她走來,說了幾句英文。

    集花傻眼了,直愣愣的不知該說些什麼。那男子拿下墨鏡,不耐煩的僻呷泊啦吐了一大串。

    綠眼睛!她霎時面紅耳熟,「對不起,我認錯人了。」急急地衝出來。

    沿路還不忘暗罵自己的魯莽,這下可好,鬧了大笑話啦!丟臉丟到外國去了。集花懊惱極了,沒有注意到背後那雙綠眸如釋重負的眼神。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