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純愛耽美 > 重生之將門庶女

正文卷 第44章 色衰而愛弛 文 / 泡芙笑笑

    王妃自然是高興的,兒子「開竅」了就好,哪怕是逛青樓她也不介意。但煙花之地的女人總歸不太乾淨,於是她精挑細選了四個如花似玉的丫鬟送去做通房,誰料慕容拓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憤怒,將丫鬟們全部趕出了王府。

    王妃急了,派了暗衛盯緊慕容拓的動向,想知道他每晚定時出去,究竟約見何人、所為何事?可每一名暗衛都無功而返,今天的也不例外。

    月朗星稀,大殿內舒明開闊,漂浮著幾許杏花清韻,嬌艷繁花在側,本該心境致,攝政王妃卻鬱結煩躁、如坐針氈。

    黑衣人單膝跪地:「啟稟王妃,屬下無能,跟丟了。」

    「什麼你無能?是本王妃的兒子太厲害!」王妃氣得秀臉通紅,早知道就不讓拓兒習武了。她素手輕揮,「行了,你退下吧。」

    黑衣人退下後,她憂心忡忡,不停在殿內踱著步子。月光自門外透射而入,將她的影子拉得很長很長,似聚攏了心底所有陰霾般,那麼暗沉。

    婢女櫻桃幾欲被晃暈,斗膽道出心中所想:「王妃,奴婢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王妃腳步微滯,美眸輕抬:「你說,我恕你無罪。」

    語畢,繼續來回踱著步子。

    櫻桃小心翼翼地上前,邊說邊與餘光打量著王妃的臉色:「王妃,公子自懂事起就沒再讓丫鬟近過他的身,連收拾房間也要避開與他正面相碰……奴婢斗膽猜測,公子他……不好女色,好……」

    王妃停下腳步,目光凜凜地灼著櫻桃的臉:「好什麼?」

    櫻桃咬咬牙,兩眼一閉:「好男風!」

    春寒疏落,光影交錯。

    桑玥靜坐椅中,捧了一卷書入神。夕陽被錦花珠簾篩碎了鋪陳滿地,似一朵朵橙紅鑲金的花兒,愈發顯得白衣素淨的她恬淡優。細細看去,那端麗的眉眼間竟流轉著幾許高貴的華光,仿若……有鳳來儀。

    蓮珠和茉莉坐在對面的矮凳上做著繡活兒,鍾媽媽打了簾子進來,看到桑玥恬淡靜的模樣,不由心中暗歎,誰說二小姐不如大小姐貌美?再長個三、兩年,不知該令多少好兒郎魂牽夢縈了!

    「二小姐,紅玉來了。」

    桑玥放下手中的書,看了眼天色,夕陽灑在窗外的杜鵑花上,花紅葉綠,如渡金沙,嬌艷而不妖嬈。她淡道:「都這麼晚了麼……叫紅玉進來吧。」

    紅玉進來時臉上還掛著幾滴淚:「二小姐,你快去看看五姨娘吧,她……她不好了!」

    桑玥直起身,道:「怎麼個不好?你說清楚!」

    「五姨娘高熱不退,嘔吐不止……」

    「她今日吃了些什麼東西?」

    「下午就吃了些七姨娘送過來的糕點,因著蓮珠悄悄帶了話過來,要當心七姨娘,所以五姨娘起初並沒吃,後來七姨娘自己也吃了幾塊,又說五姨娘是嫌棄她手藝不好不願意吃,五姨娘臉子薄,就嘗了幾口。剛開始也沒發現什麼異樣,七姨娘走後,五姨娘還小憩了一會兒,醒來便不對勁了。」

    七姨娘?桑玥的雙眼陡然迸射出極寒的眸光,道:「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我隨後就到。」

    紅玉走後,桑玥轉身對著眾人吩咐道:「茉莉,你去稟報母親,鍾媽媽你去請個大夫,丁香呢?怎不見她人?」

    茉莉四下看了看:「可能去膳房了吧,是要去通知老夫人嗎?奴婢先去通知老夫人,再去通知大夫人。」

    桑玥點點頭,帶著鍾媽媽和茉莉離開了棠梨院。

    華燈初上,乍暖還寒。

    微風輕吹著湖面,蕩起層層漣漪,那波光也跟著顫了起來,連帶著水下的樹影婆娑起舞,陰森如鬼魅在張牙舞爪。

    七姨娘已在此靜候多時,忽然,一道清麗的身影行至假山前,拐了個彎,沿著湖邊走去。

    七姨娘打了個手勢,立時有兩名粗使婆子上前擒了來人的雙手,塞了塊布堵住她的嘴。

    然後寶川和七姨娘拿著麻袋撲過去,將她裝入其中,並用繩子繫好袋口。做完這些,七姨娘又拿過一根袑騑陷釭滌v板,對著麻袋就是一陣猛敲。

    「我叫你毒害莞兒!」

    「唔——唔……」麻袋裡人瘋狂掙扎,卻溢出一股鮮血。

    「桑玥,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感覺怎樣?你陷害莞兒的時候,可曾料到會有這麼一天?」七姨娘一邊怒罵,一邊將麻袋捶打得砰砰直響,很快,白色的麻袋便血紅一片,在月光下隱隱泛著亮光。

    直到那人被打得出氣多、進氣少……

    「七姨娘。」

    一聲嬌喚,輕若柳絮,飄入七姨娘的耳中卻立時凝結成冰,她打了個哆嗦,停下手裡的動作,轉過身……「啊——」的一聲扔掉了手裡的釘板,指著來人支支吾吾道:「你……你……怎麼會在這兒?」

    她看了看完好無損的桑玥,再看看一抽一抽的麻袋,這裡面的不是桑玥,又會是誰?

    「七姨娘,你這話說的,合該我就不應出現這兒的,是麼?」桑玥冷冷一笑,目光掃過腳邊的麻袋,再次落在七姨娘汗漬斑斑的臉上,「話說,我真的很好奇七姨娘這般大費周章是在懲罰誰呢?蓮珠,將袋子打開。」

    「是。」

    蓮珠蹲下身,解開已經鮮血淋淋的麻袋,從裡面撈出一個奄奄一息、渾身是血的人兒,待眾人看去她的面相,不由地目瞪口呆。

    五小姐?

    早在七姨娘從花園失態離去,九姨娘便注意到了她的不對勁,急忙派子歸過來棠梨院通風報信。雖然桑玥不明白九姨娘這般向她示好意欲所何,但防人之心不可無,她還是暗中派人盯緊了七姨娘的動向,並早她一步作下部署。方纔她故意留下蓮珠,就是讓蓮珠去「請」那李代桃僵之人。

    須知,助紂為虐是要付出代價的!

    七姨娘已經面無血色,五小姐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她指著桑玥:「是你,是你故意將五小姐引來此處的!」

    桑玥不理她,對著旁邊的粗使婆子吩咐道:「將五小姐送回院子,然後通知大夫人。將七姨娘押到福壽院,交由老夫人發落!」

    「是!」

    兩名婆子上前架住七姨娘,然而她並不掙扎,十分順從地隨著下人走了。

    桑玥隱隱覺得事情沒這麼簡單,好像一切……解決得太過輕易,反而令她心裡湧起一層不安。

    忽然,紅玉自前方跑了過來:「二小姐,不好了,大夫人帶人把五姨娘的院子圍起來了,說她毒害九姨娘!」

    桑玥看向七姨娘漸漸遠行的背影,一抽一抽,分明是在……

    「慢著!」

    她一聲厲喝,粗使婆子忙停下了腳步,七姨娘被架在中間,卻笑出了聲:「哈哈……桑玥啊桑玥,你樹敵太多,保得了自己保不了五姨娘,你就看著至親之人死在你面前,而你卻束手無策、暗自懊悔吧!」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