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春色無垠

第3頁 文 / 蔡小雀

    老人家精氣神果然十分康泰,吼聲絲毫不打折扣。

    俊美男人只是挺直佇立在廳前,全身上下一點贅肉都沒有,還散發著一股無可掩飾的英氣,但是他臉龐慣性的冷漠淡然,讓人情不自禁心頭微微發涼。

    他彷彿是一塊千年寒冰,堅硬、清曠、冷僻,卻又如此吸引人……

    但見銀髮老者怒目瞪視著英俊男人,而後者一點也不打算說話的樣子。

    廳上眾人開始冒冷汗……

    「阿謹,爺爺在問你話呢!」輕咳了一聲,座上一位雙鬢微白的中年人冒險提醒。

    好半天,英俊男人才懶懶地開口,「爺爺,說重點。」

    喬老爺子險些一記鐵砂掌劈過去,不過他總算還記起站在面前的是喬家三代單傳的命根子,所以大掌只是握了握,隨即鬆開,但他還是不免氣咻咻,「你這個小兔崽子想活活把我氣死是不是?去你的,普天之下還沒人敢叫我喬老頭說重點……真是氣死我了,你都是被那一票娘兒們寵壞了!」

    坐在老人身旁的喬老奶奶忍不住輕咳了一聲,警告地道:「說話小心點,哪一票娘兒們?你指的是我嗎?」

    但見喬老爺子臉色倏然有些尷尬,「咳,我說的不是你,是……阿盛,都是你慣壞你兒子的,瞧瞧他現在是什麼德行!」

    喬盛性格的臉龐古怪窘然著,搓著手乾笑,「這……這……」他轉身想拉著老婆一同分擔罪過,卻被老婆喬張守英瞪了一記,他只得敢緊轉回頭來對老爹陪笑,「爹,是,都是被我寵壞的……唉!」老爹發飆,他也只能暫時承認自己就是那「一票娘兒們」了。

    喬老奶奶看不下去了,跳出來主持正義,「老伴,不要指這個道那個的了,說來說去你最疼阿謹,若要說是被誰慣壞,那鐵定是你了。」

    喬老爺子吹鬍子瞪眼睛,「我?」

    「是啊,爹,還記不記得阿謹小時候光著屁股在全國武術大會上裸奔的事?那時候全場的人都嚇呆了,就只有您高興得哈哈大笑,還直贊阿謹有豪邁奔放的男兒氣概呢!」喬張守英歎了口氣。

    「是呀,事後我拿竹棍子要扁阿謹一頓,也是您老人家護著、擋著,還海K了我好幾記拳頭,險些把我的肋骨打斷……」喬盛逮著機會,埋怨地叨念道:「爹,就沒見過您這樣的老子,為了孫子要打兒子的……」

    喬老爺子臉紅了,扯開喉嚨叫道:「我?是我嗎?那是你娘……」

    「你這個老不死的,說的是什麼?」喬老奶奶老鳳眼一橫。

    喬老爺子還來不及打寒顫,喬謹已經一副沒好氣的表情。「你們到底找我來做什麼的?」他劍眉一挑。

    「啊,對,就你這兔崽子,搞得全家大亂還一副置身事外的樣子。」喬盛矛頭指向兒子,「若不是你,你老爸我也用不著被我老爸罵!」

    喬謹攤攤手,「從頭至尾都不知你們鬧什麼,我不做任何評論。」

    「好哇!你……」

    「你們就別再鬥嘴了,談正經事才是真的。」喬老奶奶一扯老公的衣袖,「吼也吼完了,凶也凶過了,別忘了正經事。」

    喬老爺子銀眉一蹙,「對,差點忘了要嚴刑逼供!阿謹,你究竟有對象了沒?

    喬謹淡淡道:「爺爺,您不能問別的嗎?」

    喬老爺子怪叫起來,「好傢伙,居然給我來這一招,我不管,今天你若沒有給我們一個交代,休想走出大門,來人!」

    幾名體格強壯身著唐服的男人腳步輕移,已經做好了阻攔孫少爺的準備動作。

    喬謹不著痕跡地打量他們,冷冷一笑,「您以為單憑他們就能把我留下?」

    「當然不行,誰不曉得你是全國武術冠軍,跟你打架簡直就是不要命了。」喬老爺子笑得有些奸詐,「我的意思是,有本事你就全把他們打癱了再走出大門;這其中有你的師兄弟,還有從小抱你、疼你到大的張三叔……嘿嘿!」

    果然是千年老狐狸,耍得賤招。

    喬謹微微一皺眉,「爺爺,何苦自家人戕害自家人?」

    「你不娶妻生子傳承後嗣,等再過個二、三十年,我們這些老東西都全死光了,到時候哪裡還有『自家人』?就剩下你自己一個人了!」喬老爺子氣吁吁,「哼!再見不到你娶媳婦兒,索性大家來一陣混打,統統死了乾淨。」

    看得出老人家是真發怒了,喬盛瞪了兒子好幾眼,連忙上前安撫老父,「爹,您有話慢慢說,別氣壞身子了。」

    喬張守英也忍不住道:「阿謹,爺爺也是為你好,今年二十八了,再不娶要等到什麼時候呢?男人雖是越老越有行情,可是年紀越大就越生不出孩子,趁你現在還年輕力壯,早早生幾個小寶寶來給我們玩才是真的。」

    「我看你們只是想要個小孩玩,才口口聲聲要我結婚吧!」喬謹是明眼人,怎會看不出這干長輩在玩什麼花樣。

    喬家大老們互覷了幾眼,笑得有些尷尬。

    「這有什麼不對?爺爺奶奶想抱曾孫,我們想當爺爺奶奶,這是天經地義的,你違背親長的意思就是大逆不道。」喬張守英不悅地道。

    「急什麼,我看諸位身強體壯、精神矍鑠,再活個一甲子也不成問題。」喬謹閒閒地道。

    「你這兔崽子,居然敢這樣跟你媽說話!」喬盛咬牙切齒道。

    「爸,別鬧了,當年你還不是被逼成婚的,我以為你最能體會這種痛苦。」喬謹微笑,笑裡別有用意。

    果不其然,喬張守英突然怒跳起來,怒視丈夫,「你是這樣跟兒子說的?說你當年是被逼婚……好!喬盛,有你的!」

    喬謹三兩句話就撩撥得夫妻「自亂陣腳」;喬盛急忙要向嬌妻解釋,自然就無暇對付兒子。

    喬老爺子冷眼旁觀,又好氣又好笑,「年輕人就是年輕人,這麼幾句話就落入圈套,還成什麼大器?喂,寶貝孫子,你的腦筋比起你爹的是好上數百倍,不遺傳給下一代就太可惜了,你說是不是?」

    「照爺爺這麼說,那我也怕隔代遺傳,屆時我兒子的腦筋像我爸的一樣,那豈不是欲哭無淚?」他無辜地道。

    喬盛嘴裡安撫嬌妻,耳朵一聽此言,大大氣惱起來,「聽聽,說這是什麼話,你老爸我是笨到哪裡去了?」

    喬老爺子沒想到自己套圈圈般的話沒套著孫子,反而累得兒子被反將一軍。

    亂烘烘之際,喬謹的語聲淡淡地傳到每個人耳膜裡,「你們別吵了,不就是想要抱孫子嗎?這有什麼難?」

    咦?

    所有人登時目光齊投射,震撼地看著他。

    咦?咦?咦?他這次怎會乖乖投降……

    喬老爺子首先小心翼翼地問道:「咳,我們是想抱沒錯,不過我們要的是那種你自己生的喔!外頭亂抱回來的不算數,更不可以買一尊芭比娃娃回來敷衍、充數。」

    喬老奶奶忍不住敲丈夫腦袋,「你老番癲啦?」

    實在是不怎麼相信兒子,喬盛也情不自禁發言,「對、對、對,連HELLOKITTY也不行買回來。」

    喬張守英重重踩老公一腳,「別鬧了!」

    「噢!」喬盛慘叫一聲。

    喬謹又不自覺地皺眉了。有這一種天才長輩,無怪他長大以後越來越不愛講話,也越避婚姻如蛇蠍。

    婚前的爺爺和老爸據說是氣概萬千的豪氣男兒,現在呢?

    喬謹想想笑了,俊美的臉龐漾開的那抹笑動人心弦,只可惜如曇花一現,他隨即又收起了微彎的唇角。

    「我會讓你們抱到孫子的。」他淡淡地道。

    「真的?」眾人眼睛一亮,不可思議。

    「反正你們就是怕我不願傳遞香火,如果我有孩子,那麼是不是天下就太平了?」他挑眉。

    「是、是、是。」兩對老夫老妻點頭如搗蒜,沒有聽清楚他話裡的意思。

    他緩緩點頭,轉身要離去。簡單,事情解決了。

    眾人一愣,喬老爺子忍不住低吼,「等等!怎麼話只說一半,你還未交代完!」

    喬謹回頭,眸光深邃炯然,「話已經說完了,十個月後你們等著抱孫子。我很忙,武術館還有很多事,再見。」

    他瀟灑自若地走出大門,猶如御風而去的古代遊俠。

    眾人都看呆了。

    好半晌,喬老爺子才用力一拍大腿,笑得合不攏嘴,「不愧是我喬某人的孫子,硬是要得!」

    喬老奶奶翻了翻白眼。還說人不是他寵壞的呢!

    *9*9*9

    喬謹是國際武術界的奇才,或許是生於武術世家,再加上天賦異稟,所以他六歲就是小小武術高手,十六歲的時候代表國家出賽奪得亞洲杯武術冠軍,二十六歲的時候將祖父創立的「俠道」武術館發揚拓展,從原有的台南會館推展到世界各個國家幾乎都有「俠道」的武術分館,並且學員踴躍爆滿。

    二十一世紀即將來臨,人們文明病叢生,在腦力越發尖端躍進的同時,更需要用健康有力的方式來鍛煉身體,再加上東方武術進攻好萊塢,幾乎全世界的人都開始沸騰起要學習武術健身。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