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春色無垠

第2頁 文 / 蔡小雀

    美術老師歡叫了起來,急急拍著音畫的背,催促她上台領獎。

    而那兩名少女卻是眼睛都快要瞪凸出來了,幾乎心臟病發的樣子。

    音畫高懸的心這會兒才回到原處,她偷偷擦了擦冷汗,清雅秀氣的臉蛋露出一抹微笑,不疾不徐地走向台前。

    縣長親自頒發大獎,獎牌一座加上獎金五萬元,沉甸甸地壓在她的懷中。

    音畫努力騰出小手與縣長握了握,還不忘禮貌地回以嫣然一笑。

    縣長有些看呆了,隨即心滿意足地點點頭。唔,的確該第一名,那畫與人一般,都是姿態秀麗清遠,美而不驕,又有大家閨秀的風韻氣質,不錯、不錯。

    「現在請評審來為我們講評。」主持人率先帶領著鼓掌。

    在大家的鼓掌聲中,一名年屆六十的老者起身,接下了麥克風。

    他是全國知名的國畫大師,是今天最重要的評審。

    「謝謝各位!台南市一年一度的青少年國畫比賽結果已經揭曉,我們非常讚歎及訝異,今年的比賽高手如雲,雖然年紀輕輕,可是功力都是一絕,有幾位的山水畫頗有古風,非常好。我們國家的文化有新一代的棟樑傳承,這是我們這些老頭子最感欣慰的一點。」

    他的話引起了眾人一些笑聲。

    大師微笑著繼續道「其實今年的佳作非常多,我們在評審的時候也是傷透了腦筋,其中尤以楊音畫同學獨樹一幟的工筆花鳥更讓我們驚艷、驚歎……」

    眾人又鼓掌如雷,音畫又紅了臉。

    「照道理說,工筆細緻婉約、美麗秀雅,可是若繪得不好便會流於單薄俗艷,但楊同學的工筆畫極好,牡丹美得富貴動人,卻又自有國色天香的嬌怯,雖僅止一花一葉,卻鋪排完美,畫紙上意盡而未盡,適當的留白更添加了幾許想像空間,將葉底牡丹襯托得更加引人讚歎遐想。」大師續道。

    音畫的臉蛋燙得彷彿可以煎蛋了,不過她心底漾滿甜孜孜的感動,很高興大師如此喜歡她的畫。擁有知音人總是令人歡喜啊。

    「所以評審們決定了楊同學為此次冠軍。當然,參賽的同學當中也不是人人都畫得各有意境,其中有兩名同學,在此不點出名來,雖然一樣是墨色淋漓的山水畫,有模有樣卻流於匠氣,山水畫首重氣韻,或蒼潤或淡遠或幽邃,可是這兩名同學的畫作卻是明顯賣弄,真是可惜了。」

    音畫身旁的兩名女生互看一眼,彼此皆滿臉迫不及待澄清才不是在說她。

    「國畫作法極為講究,工夫不足、修養不到家,動筆即錯。古人論畫有云:學畫者先貴立品,立品之人,筆墨之外,自有一種光明正大之概,否則畫雖可觀,卻有一種不正之氣隱躍毫端,文如其人,畫亦然。」大師慎重地道:「僅將這篇論畫與各位同學共勉之,謝謝。」

    眾人鼓掌聲大作,雖然聽不太懂全部的意思,倒是被大師莊重的口氣給感動了。

    音畫聽入心中更是感動,她一反溫順羞怯地用力鼓掌,臉上的敬佩之意更盛。

    果然是大師!

    「死老頭子,說了一大堆有的沒有的,誰聽得懂啊?」

    沒得名,自大的兩名少女心情已經夠惡劣了。

    一年一度的台南市青少年組國畫比賽於焉落幕。

    *9*9*9

    手裡捧著厚厚的五萬元獎金,音畫忍不住戰戰兢兢。

    這是她生平拿過最多的錢……

    五萬元,夠她生活好一陣子了,不用再靠院長的接濟……一想到這個,她就忍不住歎了口氣。

    究竟什麼時候才能夠報答她老人家的恩情呢?

    從小在孤兒院長大是一回事,自幼至今的學雜、生活費都是院長自己攢下的私蓄提供的又是另一回事。

    如果……如果當初她願意像其他的院童一樣,接受安排到領養家庭生活就好了,這樣也就不會勞煩打擾了院長十二年。院長要支撐偌大的華生孤兒院已是一件相當艱苦又不簡單的事,她又怎能拖累院長呢?

    雖然院長口口聲聲要她別擔心,說是現在善心人士、團體對孤兒院的捐贈款極豐厚,可是這麼一大口子的人要吃、要穿,天知道院長是好不容易才省吃儉用撐過來的。

    想著、想著,音畫覺得這厚厚的五萬元變得好薄、好少。

    「不,我不該將這筆錢留下來,應該要全數拿給院長才對。」她下定決心。

    音畫的腳步轉向,往對面的公車站走去。

    *9*9*9

    說服華院長接受五萬元,可花掉了音畫全身的力氣,她回到簡陋的學生宿舍後,整個人沒力地癱倒在小小的床鋪上。

    「恭喜、恭喜,聽說你得到全市青少年組國畫冠軍,我就知道你一定不會讓我們學校失望的。」呂芳玉一身便服蹦蹦跳跳進來,手上還拎了個小蛋糕。

    音畫略一抬頭,隨即驚喜地道:「芳玉,你回來啦!這些天都跑哪兒去了?老師每點一次名就念你一次呢!」

    「跟我爸去台北一趟,去得很急,來不及請假。」她嘻嘻哈哈地道.「不要緊啦!我平日品學兼優,頂多回頭補假就行了,再說快畢業了,老師不會不通人情的。」

    音畫啼笑皆非,溫柔地道:「你呀!」

    「聽說你大出鋒頭,國畫大師還當場誇獎了你一番呢!」芳玉為她高興。

    音畫臉紅了,小小聲地道:「你怎麼知道?」

    「美術老師說的,他廣為宣傳耶,說校長高興得合不攏嘴,明天又要拿你的獎牌在台上大大褒獎了。」芳玉與有榮焉。

    紅著臉,音畫搖了搖頭,「我不喜歡這樣。」

    「就知道你不喜歡太出名,可是全校哪個不知道你楊音畫?如果有人不知道,那個人可能是一整學年度都躲在詩文的糞坑裡上課的。」芳玉有時直率得驚人。

    音畫既想遮住她的嘴巴又想笑,簡直不知道該先做哪項才好。「芳玉,去了趟台北,你絲毫沒有沾染些許文化氣息。」

    「台北是個繁華墮落之城。」芳玉扮了個鬼臉,「跟在你身邊反而還可以學得一點氣質和女人味。」

    音畫笑了,再次被這個同學好友打敗。「好漂亮的蛋糕,送我的嗎?」

    「當然!對了,幫你辦個盛大宴會好不好?慶祝你擊垮他校高手,奪得冠軍。」芳玉興致勃勃。

    音畫連忙搖頭,驚嚇不少,「別害我了,你知道我無福消受。」

    她害羞又怕人,去參加比賽已經是她所能做到最大的努力了,一旦要她參加盛大熱鬧的場合,那不如一刀抹了她脖子算了。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短處,害羞就是她最大的致命敵人。

    芳玉又好氣又好笑,「真是沒膽,虧我爸平常老是對著我誇你,什麼人家音畫又乖又有氣質,一站出來就是大家閨秀的模樣,哪像我……」

    「猴子一隻?」音畫笑咪咪地打趣。

    「錯!還得加上一個『野』字,是野猴子一隻。我爸說我一定是從草嶺古道的無人森林中蹦出來,一不小心跳入我媽肚子裡的。」芳玉翻翻白眼,「真是,也不想想看,我是野猴子,他豈不是公猴子,我媽是母猴子,這像話嗎?」

    音畫笑得眼淚都快流出來了,「你們這一家呀……」

    芳玉的父親是殷實商人,善良慈祥又風趣,生意有越做越大的趨勢,幽默感卻一點兒也不減少。

    芳玉的父母是音畫心目中最希冀的父母典型,只可惜人各有命。

    不過他們待她很好,芳玉更將她當做姊妹看待,對此音畫已經萬分感恩與感激了。

    「對了,我爸要我約你今晚回家吃飯,他和我媽許久未見你,還挺想念你的。」芳玉笑鬧過,正經地道。

    音畫輕歎,青春稚嫩的臉上有著一抹感慨,「你爸媽人真好。」

    「別再憂鬱了,總有一天你會找到你的家人,我保證。」芳玉將小蛋糕放在桌上,一把抱住她。音畫是她最要好的朋友,她衷心希望她能夠找到親人。

    音畫微笑了笑,忍不住微微濕潤了眼眶,「謝謝你,其實你也是我的家人,芳玉,我們是姊妹對不對?」

    「當然。」芳玉一挺胸膛,開始唱起「姊妹」那首歌。

    音畫忍不住含淚噗哧一笑,「芳玉……」

    果真是青春少女的活力,就算天大的燙手山芋捧在手上了,還是有辦法在下一秒鐘丟到九霄雲外去,有友如此,她還有什麼好不開心的?

    第二章

    喬家大宅

    「你今天倒是給我從實招來!」

    一聲雷般的喝斥聲響起,一干人等心驚膽戰,不論是坐在紅檀木椅上還是站在一旁伺候著的,統統噤若寒蟬,不敢言語。

    如雷動九天的是首座的一名銀髮老者,一襲淡色長袍、一把白鬍子,卻還恁是脾氣暴烈如霹靂火,一出聲每個人幾乎都想抱頭鼠竄。

    可是站在他面前的那名年輕高大、身材修長的男子,卻一點兒也沒有想逃的意思,俊美的臉上還是面無表情,只有那雙好看的眼眸微漾出一絲絲笑意。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