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訪情之吻

第8頁 文 / 倪淨

    「不必你好心!」

    「叫你坐好就去坐好!」

    說要凶人,宋烈在公司畢竟凶慣了,鍾可雲哪是他的對手,被這麼一吼,她連忙乖乖地坐在椅子上。

    「吃不吃蛋炒飯?」

    宋烈再看了眼那個焦黑的蛋,?它感到可憐地丟進垃圾桶。

    「嗯。」應完話,眼前的飯被人給奪走。

    「再等五分鐘。」

    就這樣,宋烈熟練地使用廚房裡的用具,沒多久一股香味直撲入鼻,教鍾可雲不淑女地吞了口口水。

    「好了,快吃吧。」將一盤香噴噴的蛋炒飯放至她面前,人也坐進椅子裡,而他面前也有一盤。

    「你怎麼會煮飯?」

    看她一副傻傻地盯著面前那盤蛋炒飯,宋烈將湯匙放於她手中,「快吃!」而他則是大快朵頤地享受,不再開口說話。

    見宋烈動手後,鍾可雲這才回過神,想起挨餓的肚子,也跟著動起湯匙,一口接一口地吃著。「嗯,好吃、好吃!」

    「那就閉上嘴巴別再說話。」有些?自己竟親自?她下廚的行徑感到不悅,宋烈的口氣不算好。沒幾分鐘,宋烈盤裡的蛋炒飯已見底。

    「原來除了子楓,天底下還有男人會進廚房做菜。」

    宋烈?她的話而愣了幾秒。

    「那個男人時間還真多。」

    這是頭一次有女人品嚐他煮的東西,向來他?了方便,有時親自下廚房也是免不了的,可今天卻是他第一次下廚做菜給一個女人吃。

    「才不是,他是我的室友,見不得我每天吃一堆垃圾食物,所以好心幫我。」不容他人在背後數落葉子楓,鍾可雲馬上回話。

    「住在一起?」

    原來除了自己外,鍾可雲也有與其他男人同住的經驗。

    「嗯,他也讀那所大學,不過他是研究生,因?都是台灣過去的學生,所以就近照顧。」

    一說起葉子楓,鍾可雲臉上泛起甜甜的笑意,?他猶如親兄長的照顧感到窩心。

    見她那模樣,宋烈二話不說地起身。

    「吃完後,把碗洗一洗。」

    語畢,他人就離開餐桌,直往書房走去,丟下一臉錯愕的鍾可雲。

    不明白他?何突如其來生起氣,這個善變的男人真是四年前她所認識的宋烈嗎?

    ※※※

    當宋烈的秘書,鍾可雲自認不是人做的工作,在他嚴厲的要求下,能夠熬到下班已是非常謝天謝地了。

    坐在他辦公室外頭,鍾可雲脫下高跟鞋,讓酸痛一整天的小腳能夠休息,在心中暗暗地咒?著宋烈。

    盯著桌上堆成小山般的文件,早過了下班時間,她卻無法離開座位一步,因?宋烈特別強調那是急件必須在今天完成,想來她是要加班了。

    而先前那位秘書則「正巧」因公出差三個月,讓她連個可以問的人都找不到。

    「可惡!」

    明明知道她沒有經驗,有些文件內容她更是一頭霧水,有看沒有懂,他卻狠心地要求她做完,根本是故意要她知難而退的嘛。

    又想起這一個月來,他總是拿她的承諾一再地強求她,鍾可雲更是氣憤得感到委屈不已。

    可是她不能退縮,怎麼都不能??br />

    鍾可雲心中大喊著,她絕對不要真的結婚,所以她要忍耐。

    「你怎麼了?」

    在她頭頂上方,有個陌生的聲音響起。

    鍾可雲不耐煩地?頭看著眼前的人,下班時間會來找宋烈的幾乎都是他的朋友,所以她不再裝著?善的笑臉對人,一副像是吃了炸藥般瞪向來人。

    「怎麼又是你,姜諾!」

    來的人是姜諾,他與宋烈是表兄弟,在公司是出了名搶手的單身漢,多金又酷俊的外在條件,使得他在女人堆裡無往不利。諸如此類的小道消息是在她當上宋烈的秘書時得知的。

    「別這樣嘛,小可雲。」

    姜諾身強體壯的高大身軀,傾於她面前,雙臂則是撐於桌面。

    「不要叫我小可雲。」

    這麼喚她有失她秘書的身份,可是姜諾似乎與她作對般地老在見面時這麼喊她,臉上還浮現惡作劇的表情。

    「你本來年紀就小我好多。」

    想到宋烈與她的事,姜諾心中難以置信,這不像宋烈平時的作風,而眼前的鍾可雲似乎還不曉得,她對宋烈的影響有多大。

    鍾可雲不想再與他多說,手上的工作多得做不完,她沒那麼多時間與他消磨,「你找宋烈?」

    「他在嗎?」

    「在,你請便。」

    她恨不得他能馬上消失在她面前。

    姜諾見她又是皺眉又是咒?地看著手上的文件,好奇地低頭一望,最後失聲而笑。

    「它們讓你一個頭兩個大?」

    沒想到宋烈如此欺負人,將這種重要機密的複雜工作交給沒經驗的她處理,那真是要她年紀輕輕就白了頭髮。

    「你還沒走?」見他搬了張椅子,就近坐在她身邊,鍾可雲不由得叫道。

    「需不需要我幫忙?」他怎麼說都是公司高級主管,鍾可雲手上的文件對他而言是小意思,那難不倒他。

    「你會?」

    天啊!這些圖形及莫名其妙的專有名詞搞得她頭痛,如今有人相助,她哪有拒絕的道理。

    「要不要試試看。」

    姜諾發現她天真得可愛,心裡猜想著,宋烈到底怎麼看待鍾可雲,想來也只有宋烈自己才知道。

    ※※※

    而這就是宋烈走出辦公室見到的情景;鍾可雲與姜諾兩人排除前些天的僵局,有說有笑地並肩而坐,狀似親密熟稔的模樣惹來他的不悅。

    「你們在幹什麼?」宋烈冷淡的口吻中有著些許的怒意,眼尖地發現姜諾的手還有意無意地環在鍾可雲肩上。

    這笨女人,被人佔了便宜還不知道。

    宋烈瞪了姜諾一眼,裡頭的涵義想來姜諾該明瞭。

    「你出來了啊,我還以?你今晚又要加班了。」姜諾打趣地說著,手也乖乖地放下,他不會忽略掉那道冰冷的目光。

    「你找我有事?」

    「沒事,只是來看看可愛的小可雲罷了。」表兄弟倆自小感情就不錯,姜諾並不擔心惹火宋烈。瞥了眼鍾可雲,見她像是生悶?搕堋畾l此雙瘟倚鬧懈傢冇說不出的怒氣,「我交給你的事處理好了嗎?」

    鍾可雲對他如此多變不定的脾氣雖然已麻痺了,可是心中難免犯嘀咕。

    「全在這裡。」

    鍾可雲拿出文件,遞向他。

    宋烈並沒有馬上接過文件,有意地看了眼姜諾。

    「你先走,我跟她還有事要處理。」

    這逐客令姜諾豈有不明白之理,但他還是不怕死地繼續說著:「我還不能走,我跟小可雲約好一起去吃飯,看電影了。」假裝無奈不已的他看著鍾可雲,想要知道她怎麼向自己交代。

    其實在鍾可雲心中早暗罵宋烈不下十來次,不過她還沒有勇氣直接吼出來,能不能逃離逼婚都要看他是否會配合自己的計劃,若一個不小心弄砸了,她這輩子肯定會怨死自己。

    「對不起,我看我們改天再去好了。」

    「改天?」

    「嗯,改天換我請你。」

    兩人都明顯看出宋烈已有些鐵青的臉色,姜諾當然知道何時玩笑該收手。

    「好吧,那我先走了。」

    姜諾朝她走去,輕輕印了個吻在她臉頰,嚇得鍾可雲想尖叫,撫著臉瞪著他。

    「別生氣,改天我再跟你解釋。」姜諾在她耳邊低語。

    他這麼做純粹是想看看宋烈會有何種反應。

    「那我走了。」

    就這樣,姜諾留下鍾可雲,讓她獨自面對一頭幾乎要失去理智的猛獸,宋烈怒目瞪向她。

    「你放開我的手啦。」

    鍾可雲的手教宋烈給強拉住,硬是拖進辦公室。

    被他緊握的手腕疼得很,使她忍不住想扯開。

    「好痛,你別拉我。」

    宋烈粗暴地以腳將門給踢上,雙手環胸地逼視她。

    「說!剛剛那是什麼意思?」

    她何時與姜諾感情這麼好了?短短數天的時間,與他同住都還有距離的鍾可雲竟然讓姜諾吻她。

    氣得眼冒怒火地瞪大眼,等著她回話,而他自己則是不願去追究?何他會發這麼大的脾氣。「要說什麼?」

    她不明白地反問,一步一步地朝後退,生怕被他的怒火給捲入。

    「你還敢問,你難道忘了你是我的未婚妻!」

    鍾可雲覺得自己好無辜,她根本不曉得宋烈?何要生氣,而且她剛剛哪有做什麼,不過就是跟姜諾說話,還有姜諾吻她……

    天啊,難道他是?了姜諾吻她而發火不成?

    「又不是我叫他吻我,是他自己要吻我。」該死的姜諾分明是打算陷害她嘛,這下子她更是有口難言。

    「他要吻你就任他是不是?」她的答覆教宋烈更不滿地叫囂,恨不得姜諾就在這裡,讓他好好揍他一頓。

    「他突然靠過來,我根本沒有防備。」

    吃虧的人是她,她都不在意了,他憑什麼罵人?鍾可雲心懷疑惑地想著。

    「是嗎?」

    在她還未反應過來,宋烈已朝她逼進,等她想逃開時,身子已落入他的掌控之中。

    鍾可雲?他的舉動吃驚,愣住的她一時忘了掙扎。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