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夏戀情蹤

第7頁 文 / 蔡小雀

    「那你呢?」

    「我要追蹤他們。他們得到了畫中武器藏匿的地圖,一定會馬上起程去取上大批武器,我追蹤在後就可以伺機一網成擒或毀掉那批武器。總之,絕不能讓他們將武給恐布分子,而且也不能再讓他們逍遙法外。」

    天雲看著他形於外浩然正氣,不禁深深被感動……

    他大可以不去理會這一切,因為他已經不是FBI的一員了,可是他的正義感和責任心使得他無法捨棄未完成的任務,讓他鍥而不捨的追緝了兩年。

    天雲開始對他另眼相看。

    英拓看看腕上的手錶,「你先回房準備一下,盡量穿輕便的衣服,我來通知分公司的人員。」

    行動已正式展開,接下來將是進人危險風暴的中心點!

    第三章

    坐在杜卡特派來的大槽車上,天雲一副坐立難安的樣子,因為被英拓這麼一說後,她越看那個司機就越覺得他滿臉橫向、賊頭賊腦的。

    英拓察覺出她的緊張,不禁安撫的對她笑,暗示她一切都會沒事的。

    她試著放鬆緊繃的情緒,對他扮了個鬼臉。

    車子越往山上爬升,天雲越是緊張不安。突然問,她感覺到英拓抓住她的手臂,一臉凝重的神色。

    就在她感到奇怪時,變故已起!

    在前面開車的司機突然快速的取出一把裝了滅音器的手槍,而英拓見狀則閃電般的推開車門,抓著她大聲喊道:「跳!」

    車子還在行駛當中,他們飛快的跳出車外,那名司機詫異得來不及反應,英拓和天雲已滾人山林內不見蹤影。

    司機恨恨地咒罵一聲,急急停下車要追他們,突然車內的行動電話響起,他一把抓起來,「喂?」

    「解決掉了沒有?」杜卡特冷冷的聲音傳來。

    「呃!還沒,他們突然跳出車外,好像知道我要出手似的,我馬上去追他們。」他惶恐的回報。

    杜卡特在電話那頭先是憤怒的吐出一串粗話,後來才勉強按捺下激動的情緒道:「不用追了,我早就知道武田英拓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快,你快回來,我們必須馬上離開,得趕在他追蹤我們之前取得那批武器,並且盡快聯絡到買主。」

    「是。」

    FM046FM046FM046FM046FM046FM046FM046

    在經過一番激烈的滾動後,天雲只覺得自己快要變成棉花糖了。

    待他停下來時,正好被一顆巨石擋住,雖然始終抱著塔的英拓承受了大部分的控擊和摩擦,但她還是覺得自己全身骨頭快散掉了。

    英拓緊緊摟住她,關切的問道:「你沒事吧?」

    「除了快死了外,其它應該沒事。」她低喃。本能的更窩進他溫暖堅實的胸膛,貪婪的汲取那份安全和被保護的感覺。

    他被她的話逗笑了。沒想到她在遭受從未有過的刺激後,居然還有辦法說笑話。他顯然不能小看這個小女人。

    一想到小女人,他驀然強烈的感受到懷中柔軟溫暖的身軀……老天!他還緊緊的抱著地呢!

    天雲一時也沒察覺到自己仍在他懷裡,還自顧自的說道:「我實在太欠缺運動了,骨頭都已經生蚺F。」

    雖然抱著她的感覺出奇的美好,但他還是不著痕跡的放開她,並且順手扶起她。

    「我們快下山去,我想現在他們若不是要來追殺我們,就是已經啟程離開夏威夷了。」

    「走路下去?」她骨頭還在呻吟叫痛呢!

    「我們還有別的選擇嗎?」他挑眉看著她。

    英拓只說對了一半,因為他雖然沒得選擇,但是天雲還有-

    五分鐘後,在往山下的小路上,英拓背著天雲一步步的前進。

    「瞧!我不會很重吧?」天雲摟著他的脖子說道,語氣倒是輕鬆得很。

    「的確不重,被傷到的只是我的男性自尊心。」他沒好氣的回道。

    老天,他打從出娘胎及歷經多次任務以來,從沒有背過任何一個女孩,他向來背的都是受了重傷的夥伴,而不是一個只是「腰酸背痛」的小女人。

    他的確被她的不按牌理出牌打敗了。

    她撇撇嘴說道:「拜託,我說你大男人主義你還死不承認,背個女孩子有什麼好丟人的?真搞不懂你!」

    「背女孩子當然沒那麼丟人,可是背一個因為小小酸痛就懶得走路的女孩子就不同了。」他輕鬆的跳過一個土坑,顯然天雲的重量完全沒有造成他的負擔。

    「幹嘛計較那麼多?」她故意把圈住他脖子的手圈得更緊,大有勒死他的企圖。

    「不要那麼小氣啦!」

    「我是為你著想,怕你以後再遇到這種情況會被人佔便宜。你知道有多少男人喜歡這樣子吃你豆腐嗎?」他訓示著,為她的不知保護自己而感到生氣。

    「你以為誰都有這個榮幸背到我嗎?本姑娘是看你很君子又靠得住才給你這個機會的喲!要是別人啊,閃一邊等個幾百年再說。」

    「那我真是太榮幸了。」他的語氣聽不出是喜是悲。

    「知道就好。」她得意的回話,絲毫不覺羞赧。

    他大大歎了口氣,可是臉上卻不自覺的泛起一絲笑容。

    其實背著她並沒有自己想像中的排斥感。

    FM046FM046FM046FM046FM046FM046FM046

    待他們下山到達馬路上,再攔車坐到雷集團夏威夷的分公司時,已經又過了半個鐘頭,此時的天色早已昏暗。

    英拓快步走人保全部門內,天雲急急的跟在他身後。

    部門內的員工見到英拓進來,紛紛起立向他招呼道:「武田先生。」

    英拓嚴肅的點點頭,接著對迎面而來的分部負責人沉聲道:「馬上去查一位杜卡特坐哪一家航空公司幾點的飛機離開夏威夷,目的地是哪裡。」

    「是的。」他恭敬的領命,急忙指揮部屬去調查。

    天雲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原來你真的是雷的高級主管。」

    「你還懷疑嗎?」他冷然嚴肅的表情在望向她時化作一片溫柔,「等會兒邦尼會載你回飯店取衣物,然後安排你到安全的地方休息。」

    她正想說什麼,可是邦尼已經興奮的走過來報告,「武田先生,我們查到了,杜卡特坐七點半的P航直飛鳳凰城。」

    「很好,馬上替我訂同班飛機,還有刖訂同機艙的位置,我不要他們發現我在後面跟蹤。」

    「是的。」邦尼正要退下時,天雲拉住他,「我也要一個機位,我叫楚天雲。」

    「呃……是。」

    英拓皺眉,「等等,你要幹嘛?」

    「正如你所聽到的,我跟你一道啊!」她推推站在面前不敢動的邦尼,「快去啊!」

    「邦尼。」英拓對他搖頭。

    邦尼看了看他,再看了看天雲,一臉為難的樣子。

    「快去,有事我負責。」天雲把他推走後,抆著腰仰視英拓,「幹嘛?怕我坐飛機不付錢嗶?放心,我有錢還你的。」

    英拓差點忘了她是個固執狂,他蹙緊眉,「誰跟你說機票錢的事?我的意思是,你為什麼要跟我去?這麼做是很危險的,你知道嗎?」

    「我當然知道。可是我如果不跟去我會後悔的,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接觸到這種平常只有在電影上才看得到的事。」

    「這不是電影,而且你有可能把小命送掉!」他氣急敗壞的道。

    她一副堅決不動搖的樣子。「反正我會小心也耐得住苦,一定會聽你的命令行動,絕不亂來。」

    「耐得住苦?令天是誰因為腰酸背痛就要求人家一定要背地的?」他提醒她不久前所發生的事。

    她訕訕一笑,「那個不一樣啦!」

    「我可看不出來有什麼不一樣。」

    地聳聳肩,索性要賴道:「不管你怎麼反對,我是一定要跟的。」

    英拓重重地歎口氣,開始考慮點她暈穴的可行性,可是邦尼就在這時怯怯的插嘴,

    「呃……機票已經訂好了,車子也已準備妥當,兩位何時要動身?」

    「當然是現在,要不然就趕不上飛機了。」天雲搶著回答。

    時問的確緊迫,英拓也來不及再反對,他不禁深呼吸道:「好,我們立刻走。」

    天雲歡呼一聲,「太好了!」

    「我先和你約法三章,這並不是電影情節,所以你千萬不能擅自行動或做出任何倣傚電影的傻事,知道嗎?」英拓皺著眉頭訓示。

    「沒問題!你放心。」她燦然一笑,卒先往外走去。

    「我懷疑。」他心情突然變得很沉重。

    他怎麼會落到這步田地?號令天下莫敢不從的冷面英拓到哪兒去了?而且還一看到她就不自覺的笑個不停,根本連什麼形象都沒有了。

    邦尼望著他倆離去的背影,突然笑了出來。他這還是第一次看到武田先生有束手無策的時候呢!再加上那女子……

    哈!這真是件天大的喜事,看樣子他得趕緊向嘉伍德先生報告,讓他和夫人也高興一下。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