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妾心璇璣

第18頁 文 / 於晴

    「那必定是因為三少爺的雙腿健愈有望了。」她彎起眼,笑道。

    他注視著她,目不轉睛地,忽然伸手抓住她的腰。

    「三少爺?」

    「你的肚兜露了出來。」他說道。是他多心了嗎?方纔,她的笑讓她顯得有些……模糊,幾乎要以為她快消失。是她的惡夢引起他的錯覺吧?他盯著她懊惱的翻弄上衣,外衣滑落半肩,露出雪白的凝脂肌膚——

    門咿啞的推開,是朝生一如往昔的進房來服侍他。

    他瞇起黑眼,吼道:「出去!」猝不及防的,在她的驚呼聲裡,將她拉跌進懷裡——她的身子尚有裸露……該死的,他竟然開始在乎她的身體是否讓人瞧見了!

    「三少爺?」

    「把衣服穿好!」他展現前所未有的耐心等著她遲慢的動作結束,才放開她。

    「去把朝生叫進來,你抱不動我……今天不要讓我瞧見你!出去!」

    她的神態似乎有些失望,但沒有多言就走了出去。他的唇抿起,床鋪上的血跡證明她是處子之身,清醒之後的她沒有任何他所預期的反應……他可是奪去她貞操的男人,還是個雙腿已殘的,該死!

    元朝生靜靜的拿來乾淨的衣衫。他的天性本就不多話,即使看見床鋪上乾涸的血跡,也沒有任何的反應。

    「少爺……」他難得打破慣例的,在每天早上服侍聶封隱的時候開了口:「昨晚六少爺進城了。」

    TTTTT

    馬車在向封隱書肆的道路上奔馳,雨勢滂沱,聶元巧掀了角窗前布幔,笑道:

    「難得出門一趟,天老爺就下了場大雨玩我,這未免太過分了吧!不怕不怕,小美人,待會兒你辦完了正事,還是照原定計畫,陪我上街閒逛閒逛,你說好不好?」

    他親熱的靠近璇璣,眨了眨一雙漂亮的眼睛。

    一早,秦璇璣從上古園出來,撞上了元夕生,在摸清楚了她被放逐一天之後,基於物盡其用,買來的丫鬟沒有歇息一天的道理,就帶她上了馬車,上封隱書肆拿那一本據說是要再度發行的《孽世鏡》樣本。可沒想到才上了馬車,十二少爺就跳了上來。

    「章家小姐又來了,沒辦法,夕生,我就是瞧不對眼,偏偏四哥好像挺喜歡她的。我不跑,難道還留在那裡讓她動手動腳的嗎?」

    章家小姐啊,有這麼可怕嗎?是在府裡見過幾次,但覺挺有大家閨秀樣的,是個不錯的小姐,不是嗎?這麼說來……元夕生瞧了眼安靜的璇璣,今天早上,秦璇璣也是不太願意出聶府,還是問了句:「今天章小姐有來嗎?」在得到了肯定的答覆後,才跟著出門。

    「章家小姐有這麼可怕嗎?」他喃喃的將自己的疑惑提出。

    「倒不是可怕,就是教人見了不舒服。」聶元巧掏出扇子,順著涼風了。

    「相信我,夕生,從小到大我的眼光何時出過錯?」要他說,璇璣的氣質是良善而具神性的,她是無害的,但她所說的背景應是捏造。不過不需要他說,三哥、四哥該早看出來了。

    馬車停下,他高興的直接躍下,才淋了點雨,就見書肆的年輕夥計拿著紙傘跑出來。

    「十二少爺,難得見你來!」他拉開嗓門叫道。

    「喲,我才來一回,你就記上我啦!」聶元巧笑道,接過紙傘,遮在璇璣的上頭。

    「十二少爺外貌出眾,要忘是挺難的,加上夥計我啊,八百年前見過的人都不會忘……咦?我沒見過這位姑娘……」好生眼熟,讓他想想是在哪兒見到過的?

    璇璣下了馬車,抬眼溫婉笑道:「我是聶府的丫鬟,你自然沒見過。」

    「不對不對!我見過你的……你曾經來買過書?是了是了,我想起來了!三年前,你來買過書,是不?」他會記得,是因為她來的那天,正是聶老闆出事的那一日,要忘也忘不了,記得老闆還替她趕跑了兩名登徒子呢。

    三年前的事他還記得?她的笑容未變,但眼神遲疑了下,答道:「我可不記得了。」

    「啐,你記這麼多,當飯吃啊?」聶元巧擺了擺手。「夕生,你去拿那個什麼勞什子的書,璇璣呢,就留在這裡陪我解悶,快去快回……你這是什麼臉?快去快去,待會兒我要跑了,你找不到人,可沒法交差啊。」

    「十二少爺……」元夕生歎了口氣,頂著哀怨過度的臉進書肆裡拿書。

    「這小子才二十六歲,活像六十二歲的老頭,麻煩到底了。」聶元巧哼了聲,斜睨秦璇璣。

    今兒個她是過度安分了點。「璇璣丫頭,是不是三哥欺負你啦?」

    「不,三少爺待我極好。」

    「是嗎?他那人啊,凶如猛獅,有時候連我都怕了他。」

    他是凶,但惡劣的脾氣下有顆敏感的心。正因為雙腿不便,所以原有的自信化為渾身的刺。難道他不知道,就算他眼睛了、耳聾了、腿殘了,他的才華依舊存在,有什麼好怕的呢?

    「曾經大哥有意替他許配一名女子。」

    「啊?」她脫口叫道,抬眼看著聶元巧的臉。

    「呵,我引起了你的注意,是不?」聶元巧促狹說道:「我還以為這世上沒有任何一件事能讓你吃驚到這種地步。三哥的事,你很關心,雖然我瞧不出三哥好在哪裡,不過嘛,那裡有賣玉飾呢!」話鋒忽然一轉,聶元巧賊賊笑著,過了一會兒,她才頓悟他的陰謀。

    「要知道,跟我來,就在街頭而已,夕生一出來就會瞧見我們的。」他快步離開書肆,雨在下,撐著傘的璇璣只得疾步跟上。

    書肆在大街上的中央,前方有零散的攤販與賣小吃的小店舖,聶元巧停在玉飾的攤前。「快來啊,璇璣,我要淋濕了,得了風寒,可是會告狀的唷。」

    她有點不甘情願的,但仍然壓著臉上前。真的不太願意上街,那會讓她曝光,但章家小姐既然到聶府,應該沒有這麼巧合,連在路上也會遇上章家人。

    「你把臉垂得那麼低,都快撞上人家攤子啦,璇璣。」聶元巧笑嘻嘻的拉拉她的辮子,讓她的臉抬了點起來。「瞧,這樣才好看嘛。」

    他的面容漂亮得活像畫中人,很快就引起旁人的注意。街口來往的人潮不算多,但足夠引起小小的騷動。

    在賣豆腐湯的攤子前,一名男子抬起頭,循聲看去,微微的驚訝流露在臉上。

    他一身的風塵僕僕,衣袖尚有幾塊補釘。他付了銅板,正要含笑走去,卻發現另一桌一名三十餘歲的漢子在面露驚嚇後,眼底閃過一抹殺機。

    「小販,那個女扮男裝的姑娘是誰啊?」他聽見那漢子壓低聲音詢問。

    「咦?客倌問的是聶府十二少爺嗎?他可是貨真價實的男兒漢啊,可別在他跟前說啊,會遭來一頓毒打的……客倌……客倌,你還沒付錢呢--」

    匕首從衣袖裡滑落,漢子握住把端,迅運往賣玉的攤子走去。

    「璇璣,你喜歡哪個?我買送給你,就當你今兒個陪我出來玩玩的賞賜。」聶元巧把玩幾個樣式特殊的玉墜子。一半以上都是假貨,任憑小販說得天花亂墜,假也不能成真,這得感謝四哥從小的教育,培養他鷹一般的眼睛。

    「謝謝十二少爺,璇璣不缺。」

    「瞧你心不在焉的,不會是在掛心我三哥吧……啊!」他的眼落在她的後方,忽然抓住璇璣的手,將她拉過來。

    刀落,撲了個空!

    「你是哪裡來的傢伙?」聶元巧喝道。從沒遇過這等陣仗。基本上,從小到大,四哥將他保護得滴水不漏,不曾有任何突發性的狀況讓他磨練,他的話還沒問完,漢子又舉刀撲了過來。

    他漂亮的黑瞳瞇了起來,發現他的刀是刺向璇璣,便一把拉她至身後,一腳踢飛他手裡的匕首。

    「還不去叫官爺來?」聶元巧朝周邊的人怒喊:「想看人橫當場嗎?」可惡!漢子不死心的衝過來跟他對招幾回,他初練身手,只覺對方橫衝直撞,力氣大如牛,而他仗著靈活,能不能贏很難說。

    「回書肆去,璇璣!」他叫道,推了璇璣一把。

    她怔忡了下,回過神。她雙手無縛雞之力,留下來是幫倒忙。「好,我馬上找幫手來。」轉過身就要往書肆跑。

    那漢子見狀,就地抓起了攤子上的扁擔,像往聶元巧身上擊去,卻臨時改變了方向,打向她。

    「章槐安,你要我亡,我就要你死!」

    漢子的語調有濃厚的鄉音,聽得有些模糊,聶元巧無暇顧及他說了些什麼,直接撲了上去,擋不住來勢洶洶的長棍,乾脆抱住了璇璣。

    棍,沒落下。

    等了好一會,沒有預期的痛感,聶元巧張開眼睛,轉身瞧見一名高大魁梧的落魄背影擋在他身前,接住了那一棍。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