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妾心璇璣

第4頁 文 / 於晴

    「嘿,我該打,真該打!」元夕生的笑堆滿臉。要不是四少爺出來一陣攪和,他還真不知道這個平常被他遺忘的丫鬟還識字,先前打掃工作的唯一大麻煩總算解決。

    「元總管笑得好詭異,好可怕呢。」如敏小聲地說。

    「你……你叫璇璣吧?」

    「是。」

    「好好!從現下起,你不必跟著她們去打掃,待會跟我走。」終於找到了人選。由她去做是最好,就算要被罵也輪不到他。呵呵,人逢喜事精神,不是有意將責任推給她,而是他已經苦了三年,沒必要再苦下去。

    「元總管……找其它人吧,奴婢還是跟如敏她們一塊做事。」大不妙。隱隱有個預感,一旦脫離了如敏這些丫鬟們,她的苦日子就來了。苦日子還不打緊,打緊的是她不愛與其它丫鬟們有了區別,那讓她心裡很不安穩。

    「咦?你有點不識好歹唷,這也有你說話的分嗎?」元夕生翻了翻白眼,斥了聲:「要你做,你就做。你賣到咱們聶府,就算要你下油鍋,你都不能吭一聲。」

    疾言厲色說完後,認為嚇人的目的達到,才放軟語氣說:

    「當然,是不會叫你去下油鍋,只是要你做點輕鬆的工作,沒什麼大不了的。

    璇璣抬首,目不轉睛地看著元夕生口沫橫飛的,其中分明有詐。她歎了一口氣,認了命:「元總管說得是,要奴婢做什麼奴婢就去做。」

    「這才對。」元夕生滿意的笑,耳朵感覺有點刺。不知何故,總覺得她一聲聲的「奴婢」似乎有那麼點刺耳。

    像是……像是她合該就不適合「奴婢」這兩個字……嗟,他才二十六歲,就開始懂得胡思亂想了嗎?真是。為這丫頭向佛祖祈福才是真,可憐的秦璇璣,可怕的……封隱少爺……

    但願在封隱少爺還沒發現前,她就能做完他所交代的工作。

    TTTTT

    「其實呢,這工作一點也不麻煩……」分派完其它丫鬟的工作,他一路帶著璇璣往東邊走。「只要你識字,看過幾本書,整理一下類別擺上書櫃,這樣的工作輕鬆得很。」也許是為了彌補他推她入火坑,所以好言好語的。

    璇璣瞧一眼他。「元總管,你在流汗呢。」

    「咦?」她的眼這麼尖啊?「我……是嗎?呵呵,天熱體虛嘛。」他摸去一臉的汗,走進上古園。

    聶府之大,是南京園林中之最。來府裡月餘,第一次接觸到上古園,便注意到沒有多少僕人在此行走,空氣中瀰漫著蕭索冷淡之味。

    「你要做得好,以後汲古書齋就交給你,我也不必一年一次得花盡心思整理那間偌大的書齋。」元夕生狀似自言自語。

    「汲古書齋?」她忽然驚叫,嚇得元夕生一腳踏空,差點掉進人工湖泊裡。

    「你……你叫什麼啊!」他翻白眼,怒斥:「想要活活嚇死我嗎?」平常沒見過她大聲大氣的說話,真他奶奶的語不驚人死不休。他順了順嗆到的口水,沒好氣的說:「我可警告你,在上古園做事不比其它地方,首要就是要安安靜靜的,可別動不動就叫。」

    她對他的忠言恍若未聞,沙啞問道:「你是說,那間藏書有八萬冊以上的汲古書齋?」

    元夕生怔了怔,打量她一眼。「你這ㄚ頭到挺識貨,還知道咱們三少爺的汲古書齋藏有多少書冊,你是在擔心整理不完嗎?不用怕,我又不是要你一天就弄完。

    「我怎會不知道那汲古書齋呢。」璇璣喃喃說道。

    它是南京城文人間最有名的,是聶封隱的藏書之所,八萬冊書籍已破平常收集的數量,只要說得出的書名,定能在汲古書齋裡找到,裡頭還包含了封隱書肆以宋本所刻的書冊,珍藏的孤本,最重要的是還有完整一套經聶封隱寫跋的小說。

    元夕生略帶驚奇地打量她。真的,先前還不覺得她有什麼特別之處,但現下似乎有哪裡不對勁了。這丫鬟還當真慧眼識英雄,聽過三少爺的汲古書齋。丫鬟呢,一個小小的丫鬟能懂多少?

    對了,她爹曾是老師嘛,害他大驚小怪的。「是你爹曾經聽過,告訴你的吧?」元夕生哈一笑,滿意自己的答案,才要打開這偏東寧靜的上古樓銅門,裡頭忽然有人打開衝出。

    「他奶奶的,是哪個王八羔子……懷安!」元夕生及時擋住她,厲言道:「一大清早的,你不跟在三少爺身邊,想去哪兒?」

    「元總管……」林懷安見是熟人,立刻眼淚汪汪的。「我……三少爺他……他……」

    「別結結巴巴的,肯定又是你誤事。」他沒好氣道,眼角瞥了眼璇璣,但願那丫鬟沒覺得什麼特異之處而逃之夭夭。他嚴禁下人們私議三少爺的事,要誰敢說,誰就可以滾回去吃老家,因而新來的一批丫鬟們不知上古園裡的麻煩。

    林懷安是他一眼看中的,直覺認為她討喜而不認生,見人說話也甜,是人見人愛的小丫鬟,年紀是輕了點,但應該適合服侍三少爺的,所以私下將她調來這裡晨昏服侍聶封隱,倒沒想到……

    他歎了口氣。同樣戲碼天天上演,他朝璇璣擺了擺手,說道:「你就待在這裡,我去去就來,別亂走……園子大,要是迷了路,可沒人有時間找你。」他硬抓著懷安的手往上古樓裡走。

    璇璣站在原地一會兒。夏風拂面,暖暖的,比起天未亮的冷死人氣溫要舒服許多,她唇畔帶笑,沿著庭院徐緩的走著。

    打她進聶府後,就沒有一刻的閒散,從早到晚盡做勞動工作,第一天搬著棉被往太陽下曬,搬得她頭昏眼花,手腳發軟,不敢喊苦,怕引人注意,整個人就像發皺的梅子,沾了枕就沉沉睡去。如今已月餘,身子骨還是微微酸痛,但顯然好多了,現下偷了閒,輕鬆得又想眼夢周公——

    「是誰准你進來的?」暴喝聲驚跑璇璣的瞌睡蟲,她連忙張開眼,瞧見的是一個坐輪椅的男子。

    他的面容沒有聶元陽來得好看,陰沉而剛硬,黑眸裡是爆發的火氣,薄唇緊緊抿著。

    璇璣的臉色頓時失了血,頭昏眼花的。是天熱了吧?只覺整個人要虛脫了。

    「沒瞧過瘸腿的主子嗎?」怒火又起,迎面擲來藍皮的東西,力道之猛打中了近距離的她。

    她踉蹌退了下,跌坐在地。落在地上的藍皮東西是本小說。她怔怔的,眼睛花花的一片白霧,好半晌才凝聚了焦點。

    他依舊是坐在輪椅上,身穿著深色的袍子,雙腿讓薄薄的毯子給蓋住。他的身後跟著元總管……

    他的上衣華麗,顯而易見的是聶府其中之一的主子。

    胸口猛然痛縮了起來,有點……莫名的失落。

    「你啞巴了?」

    「我……」回了神,忙拾起書站起。「奴婢璇璣。」雙腿還有點軟,不敢置信,不敢置信!

    「是誰准你滾進來的?」聶封隱瞪著她,是吃人的眼神。

    「奴婢……」璇璣迅速瞧了眼站在他身後的元總管。他的眼冷冷的看著她,像跟聶封隱同出一氣。是他叫她在這裡等的,不是嗎?

    「上古園不進女子,不進生人,你是向天借了什麼膽,敢走進一步?」他凶狠的瞇了眼,看著那本藍皮小說讓她緊握在胸前,不由怒從心起。「我的書豈容女人沾污,把書燒了,把她趕出去!」

    燒書?她微微一驚。這豈會是愛書人的作風?她瞧見他身後的元總管跨步走來,直覺退了一步。「元……」元總管的眼睛是冷的,沒有感情的,像瞧陌路人似的盯著她。

    他有元總管的相貌,卻……沒有元總管那種外冷內熱的性子。

    明知在府裡不多事不多言,方為明哲保身之道,但教她親眼瞧著一本書燒成灰燼……那就像割了她心頭的一塊肉一般。

    她緊緊抱著,避開他搶書的動作,急急跪下:「少爺不想要書,就請賜給璇璣吧!」

    「給你?」他的眼充滿輕蔑。「就算我用過的破鞋子,也輪不到你來珍藏。把書燒了,朝生。」

    元朝生抓住書尾,她一急,想拍開他的手,卻像打在刀劍上,又痛又硬的。想抵抗,被他一撥,右臂像是快脫臼了,痛得要死.她喘氣,死命的抱著不放,硬硬只會讓自己更淒慘,她就算用盡全力也不見得打得嬴元朝生一隻手臂。

    「聶封隱……這就是曾經讓封隱書肆名震天下的聶封隱嗎?會焚書毀書的人怎配當一個愛書人!」她大聲叫道。

    聶封隱聞言一震,胸口起伏劇烈。「你該死的丫鬟從哪裡來的?!誰告訴你這些事的?」

    「我……我……」她狼狽的注意到元朝生的動作暫時停了下來。她低低喘了幾口氣。「我……是猜測而已……」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