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妾心璇璣

第2頁 文 / 於晴

    「你的話倒像在抗議——」他頗具玩味的開了口。「你看過了這本小說?」

    沒等到她的答話,忽然身後有人撞了來;聶封隱回身,及時抓住來人的肩頭。

    「柳苠?」他雙眉微蹙,看清來人的臉。「你去哪兒?我等你老半天了。」他的口吻已顯不悅。

    「老……老闆!」斯文高瘦的男子抬頭,充滿驚喜的。「你還沒走!」他的唇在輕顫,四肢在發抖,聶封隱的眉褶打得更深。柳苠是他的手下大將之一,看中他的原因是他不似一般放浪形骸的文人;他是迂腐了點,但老實正直得教人欣賞,倒難得見他驚慌失措的樣子。

    「我是沒走,若是誤了跟官大人的約,我就把帳算到你頭上。」他斥道。

    「老闆……你瞧,我找到了好寶物!」柳苠興奮叫道,壓根兒沒把他的話聽進耳裡。

    聶封隱瞥了一眼他懷中物。「是新手稿本?」

    「正是!」不愧是老闆,一眼就看穿。

    「這也值得你大驚小怪的?」他擺了擺手,回首想跟那女子聊話,她卻不見蹤影了。

    「老闆,等你看了這小說就明白了!」柳苠激動的說道:「您……您不知道這小說會引起怎番的風潮……該怎麼說呢?那……那可真不知從何說起……」過於興奮的下場是說話結結巴巴。

    「哦?那你把它擱著,我回來再看吧。」

    「啊?可是……可是……」

    「怎麼?你要替我赴約嗎?」聶封隱走出封隱書肆,翻身躍上備好的馬匹。那女子就像一股泉,曾經流過心裡,但從她離開後,他就忘了她的長相,聊天的興致也消失殆盡了。

    「老闆,你一定要趕快回來看啊!」

    聶封隱淡淡笑著搖頭,一拉繩,馬匹慢步跑開。

    「老闆!」柳苠追了出去,大聲叫:「不管多久,我都等你回來啊!」

    「別再目送啦。」夥計走了出來,真難得見到柳苠激動得像是剛娶了老婆、又死了老婆的樣子。「你再瞧下去,人家還當你董賢再世呢。」夥計隨意看了一眼他緊抱在懷裡的稿本。「那叫什麼書名哪?值得你大驚小怪的。」

    「《孽世鏡》。」柳苠回過頭,兩眼熠熠發光,足以跟能夠照亮夜間的夜明珠媲美。他相當驕做的說:「它叫《孽世鏡》,看遍眾生醜態的《孽世鏡》,現下我為它大驚小怪的,等它出版之後,大驚小怪的會是全天下的百姓。」

    第一章

    三年後——

    「璇璣姊,璇璣姊!」

    低低的叫聲混著雞啼,猛然驚醒了她。她張開睡眠,迷迷濛濛的注視陌生的天花板好一會兒,如敏圓圓的小臉才進了她的視線。

    「起床啦。」如敏小聲說道。窸窣的摩擦聲表示通鋪的丫鬟都起來更衣洗臉了,她白皙的臉更加慘白了。

    「又天亮了嗎?」幾近認命的聲音,並無特別之處,但隱含了幾許哀怨。

    如敏輕嗤笑了一聲。「是天亮了,大伙都起床了。待會兒元總管要瞧見你貪睡睡,是會罵人的呢。」

    秦璇璣全身酸麻的爬起來,腦袋瓜尚渾渾噩噩的;她靜靜的換上舊衣,感覺上像是剛沾枕就天亮。從不知道黑夜是這麼的短,睡眠不足加上慣性使然,她的身子搖搖欲墜的。

    「你又快睡著啦,璇璣姊。」如敏輕輕拍開她的手,俐落的接起替她穿上無袖比甲的工作。

    「我自己來就行了……」秦璇璣含混的說,眼睛半瞇。

    「你又穿反了,要等你弄好,大概天也黑了。」如敏笑道。

    「我……」她晃晃頭,企圖搖醒神智,有些懊惱的:「我們同是丫鬟的身份,卻老是讓你替我做事……」

    「你是璇璣姊嘛。」如敏圓圓的臉在笑,牽起她的手跟著一些晚起的丫鬢往外走,免得她撞牆。璇璣姊很有趣,平常沉默寡言,最可愛的時候反而是在剛起床之際。

    「別這樣對我,別人看了會說閒話。」

    「別人愛說就由她說吧,反正嘴皮子是長在人臉上,要怎麼說全由她們作主,我們自己快活就好了。」

    如敏快活,可她不快活啊。秦璇璣暗暗歎了口氣,任由她拉了出去。

    一個月前,與如敏是同批被買進聶府的丫鬟,原以為自己的容貌與舉止沒有特別之處,並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而她也以為做到了這一點,但偏偏就是讓如敏給纏上了。

    如敏是個年輕害羞的鄉下小姑娘,是家裡的老大,為了養活七、八個弟妹,賣了身上聶府當終生丫鬟;這樣的女孩很能吃苦耐勞,可怎麼也想不到會親近她啊。

    她沒有什麼引人注目之處,纏上了她是麻煩——

    「你們又快遲了。」正打水洗臉的翠玉抬臉。「成天睡遲,要被發現可就完了。」

    秦璇璣靜靜的微笑,不發一言的蹲下身,隨意沖了沖水。

    「水好冷唷!」如敏跟著蹲下洗臉,隨即打了個哆嗦。「天也冷,真想在被窩裡睡它個日上三竿呢。」

    「是啊,誰不想窩在床上等著人端菜送飯來,偏偏咱們只有侍候人的命。」秦璇璣身邊跟著打水的荷珠臭著臉。「還是懷安好,才來的頭一天就被元總管叫去侍候三少爺,可不必像我們在府裡忙來忙去的。」

    「就是說嘛,連睡的地方也不必跟咱們擠在一塊。」小虹的眼睛溜了一圈,壓低聲音說:「你們倒猜猜看,懷安有沒有可能讓三少爺給瞧上了。」少女正當懷春期,家鄉多多少少聽過一些給富家少爺看上當妾的故事,心裡總有那麼點奢望有朝一日能如同書中人,飛上枝頭當鳳凰。

    「懷安人漂亮又活潑,任誰跟她說上了三句話,都會喜歡上她的。」雖然不太願意承認,但事實就是如此。在同一批進來的ㄚ鬟裡,就屬懷安格外引人注意,看不出是莊稼人家的女兒,手腳是有點粗,但無損她胭脂未施的美貌。翠玉歎了口氣,說道:「要是聶三少爺瞧上了她,這可一點也不奇怪呢。」瞧了眼璇璣,討好笑道:「你說呢?璇璣姊。」

    秦璇璣抬起頭,中規中矩的笑道:「這是當然的。」

    翠玉眨了眨眼睛,瞧著秦璇璣黑漆漆的瞳仁,心神恍惚了下,脫口道:「璇璣姊,其實你的性子要不這麼文靜,說不定會跟林懷安是一樣的命,去服侍三少爺呢。」以往沒有特別細看,如今忽然發現璇璣的眼睛像無涯海,深沉得教人捨不得移開。

    秦璇璣微微驚訝,而後微笑。「幸而我不多話,也沒活潑的性子,才不必服侍三少爺。我喜歡在這裡做事,人多熱鬧。」

    翠玉張口欲言,卻見元總管遠遠走來,便機靈的收住了口。住在這間大通鋪的大部分同時進來的丫鬟,當初她幾乎沒有注意到二十來個丫鬟裡有秦璇璣這一號人物;她總是靜靜的,平常時候不發一言,交代她什麼工作她便去做,跟她說話,她也會回答,不特別今人討厭,也談不上喜歡,普普通通的就像是晃眼看過了就會忘記她的感覺。

    但,從如敏纏上秦璇璣之後,便不由自主的開始注意到她了。一注意,就發現秦璇璣斯文沉靜的樣子跟她們這些當丫頭的差了十萬八千里,往往嘗試靠近了她,就捨不得離開了。秦璇璣的身邊像是飄滿了穩定而閒適的空氣,跟她談話就覺得舒適而心安。

    「元總管來啦,璇璣姊。」如敏急急拉起她。元總管一直待她們不錯,就是嘮叨了點,活像老媽子似,完全與他一派年輕斯文的老實貌相異。

    「丫頭們,都起床了?」元夕生吆喝著,看著通鋪裡急急走出的丫鬟。他滿意的點頭,這批新來一個月的丫鬟們完全不惹事,乖巧又安靜,讓他備感欣慰。

    「乖丫頭們,等今兒個大掃除工作完結之後,我就將你們編派到你們適合的工作上,跟著我來吧。」他大聲說道。

    這一個月來,聶府上上下下都在進行掃除工作,也藉此觀察各個丫鬟適合些什麼樣的工作。這樣的掃除原本一點也不麻煩,他甚至樂在其中,但就是有一點不好——

    一連三年,每到了聶府的大掃除,他就煩惱這一點。

    麻煩,麻煩。

    他歎了口氣,雙手斂後,往外走去,開始一天的工作。

    TTTTT

    遠遠的看去,像是一隻母鴨帶著小鴨子們在聶府穿穿梭梭,偶爾停下來留下幾個丫鬟清掃指定的地方。驕陽漸漸升起,熱度開始浮現在空氣之中,如敏小小的抽了口氣,低語:「好熱哪,璇璣姊,你熱不熱?」

    「還好。」秦璇璣微笑道。

    「真的嗎?可我瞧你流了滿臉汗呢。」如敏取笑她,拿了塊粗帕給她。

    「謝謝。」她的臉有點泛紅。即使有心融進這群丫鬟團體裡頭,不受人側目,也因為自己的毛病太多而告失敗。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