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浪漫比佛利

第19頁 文 / 蔡小雀

    「太好了。」東方靈雀躍地將她拉進櫃檯,「要不要喝杯茶?」

    「不了」水藍將腕際的竹籃放在櫃檯上,掀開覆在上面的布巾,「我帶了很多好吃的東西來,這些都是威爾斯怕我肚子餓準備的。」

    東方靈看她捧著總匯三明治、草莓、炸雞和一瓶香檳酒一一向她獻寶,簡直看傻眼了。

    「嘩!他以為你要去野餐哪?」她乾脆將門關了,兩人走進廚房,反正爺爺出去泡妞,她也歇業一下午好了。

    「他要我嘗嘗不同口味的食物」水藍一一取出。

    「唉——真好。」東方靈說笑:「我家的料理總是稀飯配三菜一湯,不知該怪我還是我爺爺的手藝不會變通?」

    水藍哈哈大笑,「開動羅!」

    在兩個沒有形象的女人啃完炸雞,正在享受香檳時,東方靈才突然想到:「咦,不叫你的司機一起來?」

    「他載我到這兒後就自己跑到上次喫茶的那家店去了,看樣子他喝上癮了。」水藍啜一口香甜如泡泡的香檳,有點醺醺然。「呃!」

    「你的酒量不行吧?」

    「沒有的事,人家我和爺爺以前都經常對酌女兒紅的,白乾也不錯,你該試試燒刀子,那才真夠勁兒。」

    「可是這是洋酒,你喝得習慣嗎?」東方靈搔搔頭,看她面泛桃花,邊奇道:「咦?香檳有這麼烈到足以醉人嗎?」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香檳喝起來滿醇厚的,連她這頗有酒量的人都不免有些臉紅心跳。

    「一八三七年,這什麼意思?」水藍指著瓶上的封蓋。

    東方靈微微的醉意都嚇醒了。「老天!原來這是昂貴的老香檳,威爾斯還真是捨得。」

    「他疼我嘛!」水藍再啜一口。

    「是啊!是啊!」東方靈微笑,抽了張紙巾讓她擦拭唇邊的酒漬,「不過你也稍微控制一點,否則回家你雷大哥也許會不高興喔。」

    「他很疼我的,比威爾斯有過之而無不及。」水藍笑得甜蜜蜜,講起雷諾比酒更醉人。

    「難道你們之間有電流?你知道電流是什麼意思吧?」

    「我知道!」水藍大聲宣佈,嬌態可掬,「我愛他。」

    東方靈被一口香檳嗆到。「你……你和那個鐵血大亨……我早該知道他為何肯收留一個素味平生的女子,因為他對你有不尋常的感覺?!」講到最後,她不禁佩服起自己的「半仙了。

    「對,就是這樣。」她下結論。

    水藍好好的突然歎口氣,二這就是我這趟來找你的原因。」

    「嘎?」

    「我愛他,可是他對我應當只是兄妹之情,可是我又不希望只當他的妹妹,所以我決定

    ——」她連珠炮似地說了一大串,聽得東方靈都怕她一下子換不過氣,替她重重作了個深呼吸。

    「決定什麼?」

    「決定倒追他。可是……你幫我好不好?」她誠懇地求道。

    「我不會追男人凶……」束方靈深感抱歉,老實道:「我真的很想幫你的忙,可是你看我,連我自己都像個男人婆,哪曉得如何追求男人?」

    「這倒是二她同情地點頭。

    「謝了,」東方靈噗喻一笑,「你遢真誠實。」

    「我說笑的。」水藍呵呵笑,「靈姊,你長得慧黠可人又亮麗出眾,怎麼會是男人婆?」

    「我爺爺說我的個性像男人一樣粗線條,面容雖貌美卻脾性剛烈,早晚嫁不出去。」

    「我爺爺也是這麼說我的。」

    兩人自我調侃完,忍不住又哈哈大笑。

    「既然嫁不去……」一個冷肅的男聲幽幽響起,像一匹來自深山死谷的狼。「乾脆全嫁給死神當新娘子吧!」

    她們倆迅速回過頭,皆震驚於這人如幽靈般出現,其中猶以東方靈最為心寒——那男子有著熟悉的棕髮,臉上蒙著面罩,眼睛散發出如蛇蠍般冷厲的光芒。

    該死!她竟然讓自己的靈力鬆懈到讓他接近廚房而絲毫未覺。不過話又說回來,她一向就沒有將靈力布成警戒網的習慣。

    一就是你。」她試圖維持冷靜,淡漠道。

    「他是誰?」水藍傻傻地問。

    「殺手。」她看向他,「你犯了個錯誤,你不該在未近身前開口說話的,我們可以呼救。」

    〔你以為以廚房這種密閉空間,而且以我的身手如此快捷,你的呼救機會有多大?」他冷冷道。

    「他要殺你?」水藍終於搞清楚了。

    「我向來不留活口。」他緩綬掃向水藍。

    「你別傻了,外面隨時有兩名警察會衝進來。

    「如果他們有看見我進來的話。」他嘲弄。

    東方靈咬著下唇,冷意襲上心頭—@

    他們都忘了,以他靈巧的身手,誰能知道他已侵人屋內?尤其這種老式的房子門又特別多,要溜進來太容易了,精明如西蒙因為不清楚老房子的特點,居然百密一疏!

    「你的確是個高手,在出手前的前置動作做得不錯。」東方靈深呼吸,稍微轉動脖子,試圖尋覓合用的反擊工具。」

    他細瞇眼,「你沒有機會反抗。」

    「喂!我們可是有兩個人哪?!」水藍聽不下去了,提醒他:「絕不可輕視。

    他冷笑。「兩個女子?哼!」

    「看不起女人呀?我告訴你,人家靈姊有法術,你侍會兒就知道苦頭。」

    東方靈在這個節骨眼上居然還被她逗笑。「我沒有那麼神奇,不然我早把這玉八蛋閹掉了。」

    「廢話說得夠多了吧?」那男人移動腳步,亳不圉情地逼近,「已經耽擱太多時閒了。哈!一代雞婆靈媒將無法再多嘴了。」

    「水藍,你快跑,我來拖住他!」東方靈急急要將她推開,自己迎上前。

    動作是那麼的迅捷,他森冷的青峰隨身軀衝來,在那紊亂的一剎那,東方靈幾乎要感受到冷鋒劃過的痛楚,可是事情大大的出乎意料,他竟然噴了出去……

    東方靈驚魂甫定,只見他噴撞上牆,推倒了一面椅櫃後狼狽倒地,發出巨大的聲響。

    「唉!我早告訴過你不可輕視女人了,誰教你不聽?」水藍拍拍推出氣流的雙掌,輕輕鬆鬆的說道。

    他哪還說得出話來?在摀住疼痛欲裂的胸膛的同時,他不敢置信的咳出一口血。

    「水藍——」東方靈又驚又喜,情勢瞬間逆轉,令她有點不能相信。

    水藍天真的朝她擠眉弄眼,「有武功還真有用。」

    「太有用了,你一定要教我。」她嚷著,滿面希冀。

    「那有什麼問題——」她的話被一陣騷動聲打斷。

    那殺手的面罩已被震落,他雖然正承受著氣血翻騰的痛楚,但還是沒喪失專業的身手,迅速爬起就往關上的廚房門衝去。

    「別放過他!」東靈大喊,急切地追過去。

    他們在追逐時正巧遇上聞聲進入的兩名精幹探員,在一陣近身扭打後,終被他俐落的鑽脫,一溜煙兒就沒人巷道。

    「你們幹嘛不開槍?」地氣得直跺腳,大呼可惜。

    「距離太近且時間緊迫,我的夥伴已經去追他了。」一名喘息不停的探員問:「你沒事吧?」

    「沒事。」氣死人了,那個殺手居然也「沒事」。

    「該死,他不見了。」另一名追出去的探員懊惱的走回來忿忿道。

    東方靈歎口氣「不能怪你們,他也許命不該絕,而且他的身手實在太快了,簡直像個幽靈。」

    不過還有個一代俠女比他更快的!東方靈直覺地轉身要向水藍道謝,可是一轉頭卻不見她的蹤影。

    「水藍呢?和我在一起那個女孩呢?」她急問。

    那兩名采員抓抓頭髮,「我……我們沒看見她啊!」

    「他好重哦!」水藍突然在門口冒出來,周圍聚了一群圍觀的街坊鄰居,身後則施著一副巨大的沉重身軀

    是他!那個他們以為已經遁逃的兇手!

    「水藍——」東方靈高興地跳起來衝過去抱住她,「你沒事吧?他怎麼昏過去了?你是怎麼逮到他的?」

    「我運起輕功追到他,然後點了他的暈穴就拖回來啦!」水藍說得再簡單不過,東方靈卻快崇拜死她了。

    「哇!女俠、偶像……」

    「正好我今天沒帶柳葉鏢出來,不然就直接鏢他兩下,省得他到處亂跑,害我破壞和雷大哥訂下的條例——不准在公眾場合使用輕功。」她嘰哩呱啦地抱怨個不停。「如果雷大哥知道可就罵死我了。還好我動作實在太快,應該沒幾個人發現。」

    「女俠,簽名簽名!」東方靈讚歎不已。

    「靈姊也很行啊!面對惡徒不慌不忙,還能出言怒斥他,果然具有英雌本色。」

    就在她們兩個女人互相讚美褒獎時,兩名探員已經處理好很多事了。

    「東方小姐,請你和這位小姐到警局裡一趟好嗎?」他難掩喜悅之情。

    「好哇!」水藍搶先回答,她迫不及待想再看看新東西,究竟警局是哈玩意兒?

    就在這時,喬洽擠上前,焦慮地說:「水藍小姐」

    「你先回去,幫我跟威爾斯和雷大哥說我去警局玩了。」她純真地揮揮手,拉著東方靈就隨探員坐進車中。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