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浪漫比佛利

第13頁 文 / 蔡小雀

    「這是一條很重要的線索,那家公司你們去問過了嗎?」

    珍妮點頭。「表面上看起來像是很正常的一個接收CASE,並沒有什麼疑點。」

    「那財團呢?」最可能的關鍵點,也許就緣自取地不成,而構成行兇的動機,西蒙大膽假設。

    「他們對這件事也撇得一乾二淨,沒有絲毫確實的證據可以證明他們涉嫌。」羅傑想著,眉頭不自覺的又皺在一起。

    西蒙沉吟,隨即抬起頭,紫眸精光畢露,「查看看賽斯公司和那個財團有沒有關係。」

    羅傑和珍妮臉上都有一抹恍然。「是。」

    @@@

    西蒙撥通電話告知東方靈調查行動已有些許眉目後,東方靈總算鬆了口氣,整天牽掛著的心終於可以稍稍放下,她這才想到似乎請去探望一下那位清麗可人的「水藍妹妹」。

    為了要去看她,東方靈還特地做了一些中國點心當禮物,高高興興地到比佛利山去找水藍。

    雷諾.嘉伍德的豪宅還真不是普通的守備森嚴,她已經來過一次,自信不會受到諸多留難,結果還是被一再盤查,才得以「晉見」管家。

    「東方小姐,很抱歉,我不知道客人原來是你。」威爾斯乍見她,感到相當訝異,一邊將她請進高雅悠適的大廳。

    「真嚴格,上次我陪水藍回來怎麼沒那麼麻煩?」她的個性向來喜歡有話直說,因此老實地問。

    威爾斯微笑,「上次因為到處找不到水藍小姐,整個宅子亂成一團,每個人都擔心她會在路上碰到壞人,所以在水藍小姐回來時,我們才歡喜的失態了。」

    「噢!」照這情形看來,水藍的影響力還真大。若是雷諾本人失蹤的話,他們還不見得會這麼緊張呢!東方靈有趣的想。

    「水藍是雷諾.嘉伍德先生的女友嗎?」她好奇道。

    威爾斯神秘一笑,「這個我們就不清楚了。」

    東方靈聳聳肩,反正嘉伍德向來神秘,她也沒什麼好訝異的。

    就在她兀自思考的當兒,威爾斯已經遣人去請水藍了。

    「靈姊!」隨若驚喜的叫喚聲而來的,是水藍嬌俏的身影。

    東方靈看著她,也不由自主地綻開笑靨,「水藍。」

    「你終於來看我了。」水藍嬌憨地拉著她,「咱們到我的房間說話,好不好?」

    威爾斯恭敬地退下。「茶馬上就送到。」

    水藍拉著被屋內各個優雅的空間設計、曲折的瑒Y迷住了的東方靈,七損八彎地衝進她的房間。

    「嘉伍德的華宅果然不同凡響,既不奢華,又不顯得俗氣,陳設問別具獨特的風味。」她頻頻點頭。

    「沒想到胡人也能蓋這麼漂亮的房子喔!」

    「胡人?」

    水藍笑咪咪的說:「對呀!我以前總認為咱們的庭台樓閣才美,胡人的屋壁一定蠻野不堪,沒想到一千多年後的屋子竟然這樣好看。」

    聽她說話的語氣,敢情水藍姑娘一時之間也把東方靈當作「本朝人」了。

    「嘎?」東方靈傻氣的張大嘴,心中訐異不已。

    「身為同族人,你不覺得異族和咱們真的有很大的不同嗎?」水藍眨眨眼,「雖然你也是這時代的人,但是唐、胡終究還是有些不同之處吧!」

    「哈?」

    「還是一千多年後唐、胡已成一家了?」水藍實在好奇得半死,因為平常雷諾對這種問題都拒絕回答,因此一逮到」本族人,她就忍不住大問特問起來。

    「呃……」東方靈輕咳了一聲,「水藍,你……」

    「哎喲!我忘了你不知道我的身份。」她吐了吐舌頭,巧笑倩兮。「我來自唐朝。」

    東方靈瞪著她,「你……來自……唐朝?」

    實在是不能怪她反應類似癡呆,因為畢竟不是每一天都會有人向她說「我來自唐朝」這種驚世駭俗的話?!

    「你來自唐朝。」她再重複了一次。

    水藍點點頭,「我上次跟你說過了,你也不信。」

    「你等等。」束方靈迅速運起靈力,閉上眼睛握著她的小手,感受地體內的氣流……

    一波隱動的氣和一股超強的靈氣隱隱激盪——

    「你有內功!」她睜開眼睛驚道。

    水藍更是訝然。「你怎麼知道!你是怎麼辦到的?」

    「我……」要解釋這得花上老半天,何況她的問號更多。「你……你體內靈氣的波動的確很不尋常,難道你真的來自遠古的唐朝?」

    「嗯!雷大哥叫我不能說,可是你不是外人,所以我不能瞞你。」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東方靈好奇死了,又喜悅又驚奇地連忙問。

    「說來話長……」水藍開始比手畫腳地說將起來。

    她的描述只在僕人送茶進來時暫停了一下,滔滔不絕的向東方靈說著「東方夜譚」。

    「那幅畫呢?」東方靈迫不及待要看看她掉出來的「現場」。

    「在雷大哥書房,我不能亂闖。」

    「在這個節骨眼上哪顧得了這些,快帶我去看。」東方靈渾然不覺她正在教壞小孩子。

    水藍只遲疑了一秒,馬上也興奮地附和:「走,我帶你去看!雷大哥有教我開鎖的密碼。」

    過了一會兒,她們兩個家做小偷似地溜進了雷諾的書房。

    「這就是雷諾.嘉伍德的書房?嘩!」東方靈看呆了。

    「靈姊,你究竟是來看什麼的?」水藍揪了她一把。

    「哦!對。」她這才專注的看向水監所指的方向。

    嵩山奇峰圖!

    東方靈仰視這幅巨圖,心裡的驚訐和狂喜真是難以形容——這難道就是遠祖東方奇手札內所記載的畫作?

    水藍眼睛內閃爍著怪異,對東方靈的反應感到半常好奇。「你……你的表情好像看到親人耶?」

    「嵩山奇峰圖是我遠祖的妙手丹青。」她用感動至極的心情款款道。

    「你的遠祖就是東方奇?!」水藍比她更開心。

    「你知道這是他的畫?」

    「雷大哥調查過了。」她欣喜若狂。「你是東方天師的傳人?那你可不可以告訴我,為何我從嵩山墜落會自這幅畫裡面掉出來?」

    「我試試看能從它身上感應到什麼。」東方靈摸著畫,閉上眼睛,讓心靈進入……

    水藍緊張的盯著東方靈專注的神情,一動也不敢動,只見她嬌艷的面頰顯得更加紅潤,額上卻滲出一顆顆的汗珠。

    好半天,她才緩緩睜開眼睛,其中透著一抹瞭然。

    「究竟是……」水藍急急追問。

    東方靈先深吸一口氣,才說道:「原來在嵩山某一處的半山腰,有條通往不同時空的靈徑,你在掉下來時恰好機緣巧合的掉進了那條靈徑。」

    「真的?」水藍聽傻眼了。

    「東方遠祖特地在畫這幅圖時,留下了這個靈點供後代子孫搜尋……不過他怎麼會剛好畫嵩山的這一面呢?」東方靈深思。

    「我爺爺任知秋和東方天師是好朋友,也許他在我掉下山時,曾到嵩山找過我爺爺。」

    「對。」東方靈眸光倏亮,「可能這幅畫就是為你而繪的。」

    「可是……他幹嘛畫給我?」她呆呆的問。

    「不是畫給你,而是它和你一定有什麼關聯,否則為何一切都那麼恰巧?」東方靈沉吟,「但是我有一點想不通,如果說東方遠祖和你爺爺是好友,那他為什麼沒有施法將你帶回去呢?就我所知,他上知天文地理,卜算古今通事,為何沒有把錯合時空的你帶回去呢?」

    「對喔!」

    「他的用意何在……」東方靈怎麼也想不出來。

    水藍先是有一點思鄉的黯然,隨即甩甩頭,展開笑靨,「好了,別想這個,反正這問題交給雷大哥就好。」雷大哥已經答應幫她,絕對會想辦法送她回去,在這之前,她大可開開心心地過日子,難得有機會做一趟時空之旅,不玩他個過癮怎麼行。

    「你可想得真開。」

    「當然。平心而論,又有幾個人能像我這樣經歷這些好玩奇妙的事呢?我真的很開心。」

    「那倒是……」東方靈腦子裡靈光一現,「啊哈!難得遇到一個古代來的姑娘,你可以告訴我有關於那個時代的事嗎?」立在她面前的就是一部活生生的唐史有聲書。

    「好哇!」水藍笑嘻嘻地一口答應。???

    在聊完了「唐話」、吃完點心後,水籃也央求東方靈帶她四處玩玩,滿足一下她的求知慾。還搬個冠冕堂皇的理由,說什麼要學著「入境問俗」,自個兒好玩恐怕才是真!

    東方靈簡直被她的時而精靈、時而單純,搞得啼笑皆非。但是她又實在讓人拒絕不了,因此東方靈只好帶著她一同央求威爾斯放行,可是兩人交涉了好久,始終沒結果!

    「我必須先徵得先生的同意。」威爾斯一板一眼的說,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他一定會答應嗎?」東方靈已經問得快沒耐性了。

    「不一定。」

    「我和靈姊一齊去逛逛,不會有事的。」水藍終於發表意見。

    「水藍小姐……」威爾斯一臉為難。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