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百花君

第11頁 文 / 蔡小雀

    而不是一個整天喳喳呼呼像只雀鳥,莽莽撞撞像頭小犬,只懂得跟他分析哪攤的核桃好吃,哪家炒的椒鹽花生夠味的小丫頭片子。

    尤其她的不知禮、不守禮,更是今他頭大又煩躁。

    「為什麼不?」她呆了一下,又討好地捧著栗子到他面前,「很好吃呢,嘗嘗吧。」

    杉辛聞被她吵得鬢角作疼,再想到今天上朝時,皇帝對他擠眉弄眼地比出「再兩個月」的情景,他硬生生地轉過頭,話打牙縫裡迸出,「我說我、不、吃。」

    他話裡的尖銳怒氣讓她瑟縮了下,不過人隨即甩丟一絲心酸,重新振作起來,討好陪笑道:「就嘗一個,我保證你不會後悔,一定也愛吃的。」

    「妳為什麼總是弄不懂,妳跟我根本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他忍不住叫了出來。

    她水靈的大眼睛瞬間黯淡了,「公子……你在說些什麼?我不懂,我只是……想讓你嘗嘗栗子。」

    他看見她受傷的眼神和微微白了的臉蛋,胸口不禁掠過一絲絲疼楚,但他立刻抑下那不該存在的軟弱與憐惜。

    做人要光明正大,不能把同情當作憐憫施捨,他必須讓她知道他的原則。

    「袁姑娘,我現在很認真的告訴妳,我……的長輩要我在兩個月內娶親,此事困擾得我寢食難安、坐如針氈,但是我不可能隨隨便便就找一個女子成親,就算是假裝的也不能。」他好似害怕自己在凝視著她那雙水靈靈的眸子時,會失去坦言相告的勇氣,因此一鼓作氣地往下說:「所以我才會去找蘭秀小姐,只有她才是最適合我的對象,至少她言之有物,至少她可以與我談論詩詞歌賦、人生哲學……不像妳。」

    她小臉上一片蒼白,無助地攪擰著雙手,生平第一次感到無措慌然。

    杉辛聞極力漠視心底的歉疚和糾結的不舒服,努力說服自己,這樣快刀斬亂麻才是君子所該為的。

    「袁姑娘,妳明白嗎?」他的語氣還是情不自禁溫柔下來,誠懇地道:「我們倆之間不是那種關係,我不希望外人誤會妳,也誤會我。」

    「可是……可是我沒有非分之想,只想待在公子身邊,真的。」她仰高小臉,急急表白心意。

    她就是無法不眷戀這個散放著書香氣息的懷抱,這個散發著悠悠書卷味的男子。

    其它的現實,她寧願捂起耳朵不去聽也不去想它,她要把這顆芳心完完全全地繫在他身上,期待著終有一天,他會對她回首一笑。

    會有那麼一天嗎?會的,會有那麼一天的。

    「妳待在我身邊對我是一種困擾。」他蹙眉,忍不住苦惱,「妳未嫁我未娶,要是傳出去了對妳我的名聲都不好,尤其妳是個女孩,更該珍惜羽毛。」

    「可是我沒有羽毛。」人焦急了,緊緊攀住他的衣袖,深怕再也不能碰觸他了。「公子,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可是我不擔心外頭傳什麼風聲,人生在世,只要做能讓自己快活,以及讓心愛的人快活的事就好,管旁人說什麼呢?」

    他被她眼中強烈的真情與熱情震撼了,杉辛聞屏息地盯著她,揣想著自己可曾見過如此真摯的情感與熱切?而且是對他……

    他心頭掠過一絲暖暖的悸動,但還不待細思,理智又急忙撲滅。

    「不。」他像是要說服她,更像要說服自己,「不是這樣的,人言可畏,君子必須做到不欺暗室,我倆明明沒有曖昧關係,又何必留給旁人猜度懷疑的話柄呢?」

    她呆呆的看著他,一顆心直往下沉。

    可是她不知道該怎麼辦,該如何呼救,更不知道該怎麼力挽狂瀾。

    她脆弱的眼神狠狠地敲痛了他的心臟,杉辛聞胸口猛然疼痛了起來,他微微喘息,發現他沒有辦法狠心傷她。

    他覺得自己好似個混帳,如此無情地逼迫她去面對現實。

    或許……他太躁進了,又或許……是該給她一點時間。

    對,是該這樣!

    他的神情溫和了下來,「我並不是不歡迎妳來我家,更不是討厭妳,我只是不想妳清清白白的女兒家聲譽因一時大意教人言給污毀了,這豈不是太冤枉了?」

    自古流言能撼山走石,她一個小小姑娘怎能抵擋得了?

    他不能明知對她無意,卻又置她於這等曖昧境地,讓她遭受流言蜚語的傷害。

    人驀地抬頭,眼底閃過一抹希望與狂喜,「你在關心我e4你是在擔心我?」

    他輕輕低歎一聲,忍不住揉揉她的發,「我不希望妳受傷害。」

    她屏息,不敢置信他的溫柔。

    呵,他是在關懷她,擔心著她呢。

    恕膜l,你真是刀子嘴豆腐心,嘴上冷漠心底萬千溫柔……她情不自禁地竊喜起來。「我不會受傷害的。」人抬起頭,對他笑得好不美麗。有他這樣疼著、哄著、關心著,她就有了對抗整個世界的勇氣:他凝視著她的笑靨,不自覺地癡了。

    ***

    趁著那個丫頭還沒上門,杉辛聞一下朝換完衣裳就急急出門了。

    他要去黃府,蘭秀小姐是他免於被和番的唯一希望。

    尤其去跟她吟詩作對、談書論墨,聽聽琴韻、畫畫丹青,也不失為人生一大快事呀!

    一個時辰後,他在黃家闔府驚喜滿門歡欣中只差沒放鞭炮來慶祝和蘭秀小姐出門游賞秋景。

    不過名門閨秀就是名門閨秀,就連出門也要符合禮儀,有兩個丫鬟跟在後頭隨侍,並且有四位轎夫抬轎……他雖然性好安步當車,也在符合禮儀和搭配人家小姐的原則下,坐入另外一頂軟轎裡。

    在微微晃動中,他們來到京師有名的玉翠湖畔。

    雖是秋意涼,但依舊不減遊人如織,微微的清風徐拂,在湖面上吹起了陣陣連漪,景致煞是美麗。

    兩個丫鬟小心翼翼地攙扶著蘭秀走出轎子,走入一座沾堡苧之中。

    「小姐,宰相爺,這邊請坐。」一名丫鬟取出兩隻繡墩鋪在石椅上,慇勤地道。

    杉辛聞俊眉微挑,不至於要這樣吧?

    不過蘭秀看來很喜愛整潔與見不慣髒亂,她先對杉辛聞微微一笑,然後才微蹙柳眉地對丫鬟道:「這繡墩在鋪之前也沒先擦一擦石椅,弄髒了繡墩可怎麼辦?」

    「是,好在有多準備了,奴婢再去換。」丫鬟好似習慣了,匆匆又回到軟轎拿來兩個新的繡墩,這回不忘先用手絹用力擦拭石椅椅面,這才把繡墩放上去。

    杉辛聞看得一愣一愣的,這般講究?

    蘭秀輕笑,含羞帶怯地道:「相爺,您請坐。」

    「蘭秀小姐請坐。」意識到這周圍人多,他本能道:「在外頭不必講究這虛銜,妳喚我公子即可。」

    「是,公子。」覺得她跟他好像因此而親近許多,蘭秀受寵若驚。

    他溫柔一笑,「蘭秀小姐,今日天氣真好,是不是?」

    「是。」她臉紅心跳,淺淺盈笑。

    他對著她笑,她再對著他笑,因為她的回以一笑,所以他也禮貌地對她微笑,基於他對她禮貌的微笑,因此她也再對他輕輕地微笑……他們就這樣笑過來又笑過去,笑到兩個人的嘴角都快僵了。

    氣氛變得越來越僵,越來越尷尬,到最後兩個人還是無話可說,只好尷尬地再相對笑笑,然後各自看東看西看風景。

    杉辛聞看水面上的殘荷看久了,覺得對她不好意思,他輕咳一聲,敢口道:「蘭秀小姐,這湖光水色……很美,對不對?」

    「公子說得是。」她贊成。

    「那一池殘荷頗有溫八叉的『留得殘荷聽雨聲』的意境,妳覺得呢?」

    「公子說得沒錯。」她同意。

    杉辛聞眨眨眼,呃:

    「蘭秀小姐平時有什麼嗜好嗎?」他再努力。

    「也沒什麼特別的,就是看看書,彈彈琴。」

    他鬆了口氣,語氣熱烈地道:「那麼蘭秀小姐最近看什麼樣的書?可有什麼心得跟想法呢?」

    「蘭秀怎麼會有什麼心得呢?相爺……呃,公子,你取笑了。」她掩住小嘴淺笑。

    「我不是取笑,是認真的。」他急急道。

    他是真的想知道。

    「女子無才便是德,蘭秀真的沒有什麼想法的。」她也急了。「公子,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恩o以為他是存心想考考她,急得小臉都白了杉辛聞傻眼了,一時間也不知該說什麼好。一陣涼風咻地吹過,捲起了幾片葉子:有點冷。

    第六章

    人支著下巴,坐在杉樹下發呆。

    諸葛管家恰巧走出大門,身後跟著一群僕人。

    「給虞大人的賀禮馬上送去。還有,金闕山那莊子上的帳來了,今兒得入帳……昨天宮裡賜下的進貢鮮果子,公子說了,給江南的姑奶奶送一簍去,還有兩簍福橘留著賞人……公子的學生們後天會來拜見老師,也得留著一簍的蟠桃,給與宴的大人們一人一隻……對了,人姑娘也愛吃甜的,用漆紅盒子裝個十隻準備著,等她來了就能吃。」

    「是。」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