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百花君

第9頁 文 / 蔡小雀

    「是……真的嗎?」一個軟軟又細微的聲音飄出。

    他使勁地點頭,「是真的,君子一言九鼎,決計不是哄妳的。」

    「那你家在哪兒?」她的聲音聽起來有氣無力。

    「就在東九大街蓮花胡同裡,大門旁有一株高大的紫杉就是了。」

    「你住樹上啊?」她納罕的問道。

    「不,我的意思是……那株高大紫杉旁的房子就是我家。」他發覺跟她說話要有相當的耐性。

    話說回來,他一向不缺乏的就是耐性,只是在遇到她之後,耐性也不知怎地都給磨光了。

    肯定是因為被送出邊關和番的日子一天天接近的關係,才會讓他變得這麼焦躁不安。

    人倏地抬起頭,燦笑如花,「好,那我以後天天都去找你。」

    「妳……」他呆呆地指著她的笑臉,「不是在哭嗎?」

    「哪有哭?我只是在低頭吃蠶豆唄。」她揚一揚袋子裡吃得差不多的蠶豆殼,笑吟吟道:「當著你的面吃有點不好意思,呵呵呵。」

    這個丫頭!

    杉辛聞恨不得把他剛剛報出的地址用手給撈回來再吞回肚裡。

    這下可好,永無寧日了。他究竟是怎麼把自己弄到這步田地的?

    ***

    果不其然,他不用銅錢龜卜算文王卦就算得出人一定不會放過天天上門來折騰他的機會。

    第二天,他早朝回來後,正在薈萃小築裡吃著午膳,突然聽到一個熟悉的喳呼聲由遠至近的傅來,當中還夾雜著諸葛管家的聲音。

    「人姑娘,這兒走,當心腳下,昨兒夜裡下過一場急雨,這石板小路有些滑,待會我得叫他們好好處理處理。」

    「諸葛爺爺,這裡好大好大呀,得請多少人手才能打理?很累吧?這前前後後、裡裡外外都需要你照管叮嚀嗎?好辛苦啊。」

    是那個小蠶豆……不,是那個「非人」姑娘。

    杉辛聞揉著隱隱泛疼的太陽穴,覺得滿桌爽口的菜餚變得一點都不吸引人了。

    最近諸事不順,就連他府裡的諸葛管家都顧不得先稟報一聲,就把人給帶進來了。

    「公子!」一個歡樂的叫聲響起。

    他瞪了拱著手站在門旁一臉得意微笑的諸葛管家,有一絲懊惱地轉向人。

    她今日穿了一件薄綠衫子,綠得像是一抹沁人的清涼,小小的臉蛋上笑意蕩漾,長長的辮子垂在兩邊,用兩條嫩綠色的帶子繫著,今日發上沒有簪花,卻別了一隻別緻的綠葉款式的梳子,碧瑩瑩得就像一片真正春天的小葉子般。

    他胸口沒來由一撞,有一那的癡愣。

    「公子,人姑娘來找你了。」諸葛管家像是跟她極至熟捻似的,還自動地交代在一旁服侍的兩名侍女道:.「道兒、遙兒,妳們幫人姑娘添一副碗筷,還有,沏一壺上好的雨前茶來,順便讓廚房煮兩碗紅豆棗圓湯,人姑娘愛吃甜的,快去。」

    「是。」

    杉辛聞挺秀又微帶英氣的眉毛一撩,正想說什麼,諸葛管家已經打了個哈哈,狀似恭敬地道:「公子,就不打擾你們了,請容小老兒先告退。」

    嗟於,就連他自家的管家都欺負起他來了。

    人像是天生就看不出他的心情思緒,也或許是故意忽略他的眼色神情,逕自坐下來,支著下巴就衝著他笑。

    「公子,你今日真好看。」她掩不住的讚歎。

    原本是一肚子鬱悶的他倒失笑了,有所思地凝視著她,「我是男人,不能用好看兩字形容。」

    「那要怎麼讚美一個男人好看呢?」她偏著頭問。

    一說起這個他的勁頭就來了,杉辛聞搖頭晃腦地道:「讚美男子的氣質可用氣度雍華,徇徇爾雅,有晉人之風效古人之清韻,更可以說腹有詩書氣自華。至於讚美外貌,可以用丰神俊朗,玉樹臨風,俊雅非凡,英明神武,氣——」

    人聽到頭暈腦脹,「好了、好了,懂了、懂了。」

    怎麼那麼麻煩?不過話說回來,有讀過書的就是不一樣,這位哥哥果然是有練過的。

    侍女邊好奇偷瞄人,迸將碗筷和甜湯擺上桌。

    「謝謝兩位姊姊。」人一看到甜湯,高興到嘴巴也自動跟著甜起來。

    侍女們受寵若驚,本能回以她淺淺一笑,悄悄退下。

    他看到人忽視滿桌的菜餚,低頭就大啖起那碗紅豆棗圓湯,不禁皺了皺眉。

    「要先吃正餐。」他修長的手掌拉走她面前的甜湯碗,無視她的抗議和哀號,

    「飯未吃就吃甜食,胃怎生受得了?」

    「啊,還給我……」她淚汪汪地看著甜湯被端到大桌的另一邊,忍不住半跪在椅座上伸長了身子拚命往前傾,試圖想要撈回那一碗甜湯。

    「不行。」他拉長了音,表情嚴肅,一手攔住她,一手舀了一大匙的蝦仁清炒蘆筍尖倒進她空著的飯碗裡,「先吃點菜,妳要吃白米飯還是胭脂米?我讓她們給妳盛一碗。」

    「我要吃紅豆棗圓湯。」她眼巴巴,淚汪汪。

    人鼻端紅通通的模樣像煞了一頭可憐的小狗,杉辛聞心腸一軟,隨即又努力自制。

    他板起臉搖搖頭,「不行,先吃飯。」

    「可是我吃甜食吃了十幾年也不曾胃疼過,你相信我啦。」她雙手合十,在他面前求情扮可憐相。「拜託,你家的紅豆棗圓燉得很好吃呢,我饞得要命……那我再吃一口就好了。」

    「先吃飯。」他立場堅定,很高興終於有制住這小女子的一天。

    呵,所謂男兒當如是,是該給她教育一下的時候了。

    他臉上揚起一朵邪惡快意的微笑……二十九年來的首次,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

    群人眼見甜湯被搶到遙遠的「邊疆地帶」,而他又不斷地舀食物進她碗裡,堆得食物幾乎像座小山一樣……她只好投降,小手拚命遮住碗麵,「夠了、夠了,滿出來了啦,我吃不了這麼多的。」

    「那好,吃完再夾。」他暫且滿意地放下湯匙,突然間覺得胃口又恢復了,輕緩爾雅地夾起一片涼拌黃瓜放進嘴裡咀嚼,笑意蕩漾。

    恩o只好埋頭苦吃,還不忘一邊埋怨地偷偷瞅著他。看不出,他也挺霸道的哩。不過……能夠坐在他身邊,偷偷嗅著他身上淡淡的書香味,這真是太幸福了。和這份強烈的幸福感相比,不能吃甜食算得了什麼?

    「嘻嘻,嘻嘻,嘻嘻嘻……」她開始像個小老鼠一樣偷偷竊笑了起來。他疑惑地看著她,「妳在笑什麼?」

    「沒事。」她抬頭,目光亮晶晶地瞅著他,又笑咪咪地低頭扒飯。他一頭霧水。不過……看她那麼開心,那也就罷了。人生在世,能開心總是好的。

    ***

    「紛紛墜葉飄香砌,夜寂靜,寒聲碎,真珠簾卷玉樓空,天淡銀河垂地,年年今夜,月華如練,長是人千里……」

    杉辛聞負著手,在月夜下悠然吟誦著。

    厚著臉皮在人家家裡混到三更半夜還不回家的人,笑吟吟地坐在亭子裡,小手支著下巴,滿臉的歡喜。

    石桌上有兩碗蓮子羹,她自己的那一碗已經喝得一乾二淨,正覬覦他那一碗……終於,她再也忍不住了,偷偷用調羹舀了一顆自淨蓮子送入口裡。

    呵呵,真好吃……真幸福啊。

    「妳也該回去了吧?」一個清雅的聲音在她身邊響起。

    她嚇了一跳,手上的調羹一個不穩,鏘地一聲掉落碗裡。

    「啊?什麼?」她心虛地對他笑。

    杉辛聞沒有注意到她的鬼鬼祟祟,一臉認真地道:「夜深了,男女共處一室終是

    「知道了、知道了。」她歎了口氣,攤攤手道:「今晚你已經跟我念過一百三十七回了,男女有別,男女授受不親,男女共處一室會給人說閒話,男女……唉。」

    「妳歎什麼氣呀,比較想歎氣的人是我。」他真不明白自己自幼讀聖賢書,閱過萬卷詩,卻拿面前這個模樣小小,淘氣無狀的小姑娘一點辦法也沒有。

    不管他怎麼費盡口舌諄諄教誨的講道理,她還是一臉有聽沒有懂的樣子,他懷疑她的腦袋瓜裡裝的究竟是什麼?

    恐怕都是些蓮子、花生、杏仁和核桃吧。他苦中作樂地想著。

    「做什麼皺眉頭,容易老的。」人傾身過去,小手輕輕撫平他的眉心。

    這親暱自然的動作讓他微微一顫,眸光有一絲錯愕地迎視上她盈滿關懷的眼神。

    她有一那的羞澀,隨即勇敢地凝視著他夾雜著驚異,微愕和震動的眸光。

    他屏息半晌,隨即狼狽地掉轉眼光,不敢再接觸她熾熱坦蕩又天真的眼神。

    「咳,我派人送妳回去。」他倏地站起身,大步走出涼亭,「來人。」

    「可是我不想回去啊……」

    她清脆的聲音被晚風輕拂而起,淡淡地飄入他耳裡,但他刻意選擇聽而不聞。

    第五章

    貪戀著那天下獨一無二的書香味,以及他活像老學究似的一本正經樣,人臉皮因此變得刀槍不入,勇氣和信心也呈現無人可匹敵的狀態。

    第二天,第三天……她都自動自發上門去。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