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百花君

第3頁 文 / 蔡小雀

    東方大娘是隔壁染坊的女東家,十分能幹精明,從以前就很照顧她,簡直拿她當自家女兒看待。

    據人所知,東方大娘既沒有嫁人也沒有生子,獨自經營這家生意興隆的染坊,雖然追求她的男人從東大街排到西大街,可是她卻連看都不看一眼。

    東方大娘臉上笑意盎然,摸了摸她的頭道:「妳爹他們出門去了,我這幾天總記掛著妳,也不知妳有沒有好好吃飯,偏生這兩天坊裡趕著一匹貨要出,羅理巴梭國那邊已經來人催了好幾次,所以忙到這會兒才有空來。對了,這裡是我新聘來的江南廚子做的花椒鹽炒花生米,還有一盅八寶甜粥,我知道妳最愛吃這些了。」

    人感動到鼻水都快掉出來剛剛吸到絕代千年汗臭味的後遺症就是鼻子怪怪的

    一把抱住她的手臂道:「東方姨,妳對我真好,就像是我親娘一樣。」

    東方大娘的臉上泛起一絲異樣的緋紅,但遲鈍的人根本沒看見。「傻丫頭,誰教我就是喜歡妳這丫頭呢?」

    人抬頭一笑,拉著東方大娘在練武場旁的亭子裡坐下,急急掀開了籃蓋,一陣香味撲鼻而來,她昏倒好多天的饞蟲猛然甦醒發作起來。

    但她還是先抓了一把「請」東方大娘吃,才埋頭苦吃起八寶粥。

    東方大娘疼愛地笑看著她的吃相,像是自己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

    不過,她眼尖的發現眼前的年輕女孩,似乎有些不一樣的地方。

    「丫頭,妳好像瘦了一些。」

    人微微一驚,小臉驀地臊熱起來,「哪……哪有?」

    「要不,妳乾脆來跟東方姨住好了,這樣我也好就近照看妳些。」

    「不用、不用。」她急忙搖頭,「我獨自一個價了。東方姨,妳有那麼多事要忙,就不必擔心我了。」

    東方大娘瞅著她,狐疑地摸摸她的額頭,「可妳的臉看起來有些紅,確定沒事嗎?」

    「沒有,哪會有什麼事呢?」只不過是日日莫名地想念著一種叫書香的味道,還有一個吟風感月的白衫身影罷了。

    咦?她什麼時候也變得文謅謅有學問起來了?

    「妳爹他們逕自去走鏢,也不顧念妳一個姑娘家獨自待在家裡會危險,真是的,男人就是男人,粗心大意、粗枝大葉的……」東方大娘不贊同叨念著。

    「東方姨,妳放心,我哪會有什麼危險呢?我不要出去欺負人就阿彌陀佛了,誰敢欺負我呢?」她笑嘻嘻的說。

    「說得也是。」東方大娘想起染坊裡曾有個染工,因為對人出言調戲,結果第二天晚上非但慘遭一整窩蜜蜂「調戲」,而且還被淋了滿頭的糖水,惹得方圓百里的螞蟻大軍統統都來報到。

    那個染工被人發現的時候,已經給咬得渾身紅通通的,嘴裡還拚命嚷道:「救命啊,誰來救人哪……嗚嗚嗚……」

    雖然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是誰幹的,但是從人嘴邊那朵詭異的笑容,還有她身上有一絲淡淡的蜂蜜味,東方大娘不難猜出「兇手」是誰。

    那個染工本來就是染坊裡的一顆老鼠屎,她早想把他遣了,那次剛好,他嚇得不顧渾身傷的逃回老家,倒是省了她一番工夫。

    人唏哩呼嚕地喝完那碗又香又濃的八寶甜粥,一抬頭,正好看見東方大娘若有所思的神情,好奇的問:「東方姨,妳在想什麼?想我爹嗎?」

    東方大娘倏地一震,臉頰快速湧現紅暈,結結巴巴的說:「啊……什、什麼呀,妳這丫頭胡說些什麼……」

    看了這幾年,群人老早就從「懷疑」變成「肯定」了。她笑吟吟地道:「東方姨,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這種事沒什麼好害羞的,如果有用得著我的地方,請千萬不要客氣喔。只不過我那個爹說俊不俊、說年輕也不年輕,若他真的能娶到東方姨,那還真是他走了八輩子的好狗運呢。」

    素來颯爽精明的東方大娘站了起來,邊羞邊碎地道:「妳、妳說什麼哪,我……坊裡還忙著,我先回去了,妳考慮看看我的提議。」

    人望著她慌忙的背影,不禁圈起小手放在嘴邊大叫:「東方姨,妳也考慮考慮我的『提議』喲!」

    悚F方大娘早就逃之夭夭了。「我真是個通情達禮的拖油瓶啊。」她忍不住稱讚起自己。

    ***

    新婚數月,如今仍舊沉浸在幸福快樂中的當朝一等公伍千歲,他一身淡紫錦袍,瀟灑地跨進杉辛聞的書房裡。

    「辛聞,你在忙呀。」

    正在苦苦思索,擬今科殿試考題的杉辛聞微訝地抬起頭,秀氣的眉毛隨即一揚,「伍兄,今日怎有暇蒞臨寒舍?」

    伍千歲一臉不懷好意的賊笑,「我最親愛的辛聞兄,你有好消息了嗎?」

    聞言,杉辛聞臉上的笑容瞬間垮了下來,一聲發自內心的歎息很快逸出雙唇間,「唉……慚愧。」

    「這種事有什麼好慚愧的?」伍千歲滿臉同情,「頂多是很丟臉罷了。」

    杉辛聞被好友給損了一記還不自知,滿臉感激地望著伍千歲,「伍兄,我就知你是我義薄雲天的好兄弟,如此百般為我著想,今日還特地過府關心我的婚事,此番情義,教我如何相償得起?」

    「不客氣,不客氣。」超厚的臉皮是伍千歲與生俱來的。「咱們是好兄弟垊,我今兒個是來問問你,需不需要我幫忙?」

    他眼睛一亮,急急點頭,「需要,太需要了,如果伍兄不嫌麻煩的話。」

    「一點都不麻煩。」伍千歲那雙狐狸般的眼睛又黑又亮,充滿了算計人的光彩。「事情是這樣的,我有一匹上好的汗血寶馬,能夠日行千里,夜行五百里……」

    他停住嘴,被杉辛聞的表情逗得差點發笑出來。

    杉辛聞聽得滿臉驚異,口裡嘖嘖稱奇道:「世上竟有此等奇馬?我還以為汗血寶馬的能耐是古人加油添醋而來的,沒想到真有如此神奇馳力……真是想不到呀。」

    「不用什麼想不到,其實我也只是隨便說說的。」伍千歲看到他張大嘴一臉的驚愕,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書獃就是書獃,果然無可救藥。「我這叫誇飾法,誇張的形容詞你沒用過嗎?」

    「你是騙我的?」書獃又呆了一呆。

    「這不叫騙,叫誇大。」伍千歲捂著額頭,「算了,要講到你這書獃明白,我鬍子都打結了。」

    「那就是騙。」杉辛聞認真正經地道:「正所謂誇大者,不實也,既是不實,那就是虛,既然是虛,那就是——」

    「停停停!」伍千歲已經後悔跟他辯這個了。「好,重點就是,你到底想不想知道我打算用什麼方法助你?」

    「啊,願先生有以教我。」杉辛聞立刻擺出一副誠懇求教樣。

    伍千歲滿意地點點頭,輕咳了一下,搖頭晃腦道:「總而言之,就是……我有馬一匹,送給賢弟你,日行千百里,從容番邦去。」

    杉辛聞傻眼,「番邦去?為何要往番邦去?愚弟不明白,望請伍兄明示。」

    「皇上定下的期限一到,你恐怕就得被送到番邦和親去,我送你一匹日行千百里的好馬,也好襄助你一路上好走好坐快抵達,省得飽受風沙顛簸之苦啊。」伍千歲笑咪咪的說。

    繞了這麼一大圈下來,杉辛聞這才知道被耍了。

    不過他天生好脾氣,在愣怔了半晌後,也只是搖搖頭苦笑歎氣。

    「愚弟連日來已深為苦惱,伍兄又因何忍心調笑於我呢?」他一臉的沮喪。

    「噗!」伍千歲急忙摀住嘴,阻止衝口而出的笑聲。舉頭三尺有神明,在兄弟失意的時候還取笑得太過火,當心給雷劈。

    杉辛聞滿臉受傷地望著他,有些自暴自棄的說:「唉,書中自有顏如玉,看來我只有每日再多讀幾冊書,看看是否能感動書中的顏如玉現身來與我相見,以解我的燃眉之急了。」

    哎喲!這下可不好,書獃該不會被逼過度走火入魔了吧?

    伍千歲連忙道:「你是我們國家的棟樑,要瘋了可不行……好好好,我幫你想法子,幫你想就是了。」

    「事到如今,還有何法可想?」他垂頭喪氣的問道。

    唉,當初怎麼也沒想到找個假娘子虛凰假鳳一番,作戲給皇上看,竟有這般難呢?

    「當然有,據我所知,京城裡起碼有上千名王公貴族的郡主和千金們對你虎視耽耽的,只要你點個頭,甭說是妻子了,保證三妻四妾五小星六如夫人,外加幾馬車只要曾經擁有不在乎天長地久的女子統統都會撲進你懷抱來。」

    杉辛聞想像著那種場面,不禁打了個寒顫,「我命休矣。」

    「不要啊?」伍千歲一臉可惜的嘖聲道:「她們個個都是千金美嬌娘呢,比玉生香,比花解語,真是此處不銷魂就無銷魂處了,真是羨慕啊。」

    「伍兄,小金妹子是千金不換的好女子,你已有嬌妻,怎還能再做他想?」杉辛聞望向他的身後,俊臉上浮現不忍之色。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