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月老情書

第19頁 文 / 蔡小雀

    一見到楚軍,海書就想要向他哭訴委屈,但是素來的倔強個性讓她選擇了緊閉嘴巴,什麼都不說。

    幹嘛要讓那個老巫婆的話破壞他們之間的美好氣氛?

    反正她已經選擇信任楚軍,就不該再提出來質問他了。

    「我餓死了,你可不可以趕緊帶我去大吃一頓?」她嘻皮笑臉地看著他,「嗯,要不然你這個排骨給我啃也可以。」

    他失笑,擔心和緊張瞬間消失,「你呀!真是的,午餐沒吃飽嗎?」

    「什麼沒吃飽?我是根本沒吃。」她哀聲歎氣。

    他臉色一沉,「為什麼不吃飯?」

    「不能怪我,因為中午……」她吞了口口水,及時吞下幾欲衝口而出的話,「沒有胃口。」

    「下次不可以這樣了,沒有胃口也要勉強自己吃一點,要不然胃怎麼受得了?」他關懷地道。

    「好。」海書心窩倏地一暖。

    楚軍果然還是疼愛她逾恆,她實在不該懷疑他的。

    海書勾著楚軍的手臂,笑得比冬陽還燦爛。

    第九章

    海書哼著歌走進家門,卻看見父親一臉老淚縱橫,客廳裡還坐著幾名陌生男女。

    一個是高大挺拔的男人,一個是嬌小玲瓏、大腹便便的美麗少婦,還有一個比較高些,帶著專業女強人的氣息,卻依舊不掩嫣然美貌。

    海書站在門口呆住了,還來不及反應,一個講完行動電話,回到美麗女強人身邊坐下的男人又出色得令她眼睛一亮。

    這名男子異常俊美,有種玉樹臨風的翩翩丰采,卻又絲毫不顯脂粉味,嘴上常駐的一抹笑,簡直可以融化每一個女人的心。

    如果她不是已經有了心愛的帥帥軍官,恐怕也會被他迷倒的。

    「你們是……」海書訥訥地開口。

    沒想到外貌出色的兩男兩女見到她之後,眼睛倏然亮了起來,那兩名女子甚至還感動、驚喜地緊盯著她,晶瑩的淚珠在美麗的眼眶中閃閃滾動。

    「你是海書。」她們不約而同地開口,在彼此眼中看見了狂喜。

    「我是。請問你們是……」海書心底竟然莫名的覺得柔軟,彷彿與她們已經相熟了好多年。

    就像曾經讀過紅樓夢的一段,寶玉見著了黛玉,疑心這位妹妹是前世曾見過的那般眼熟。

    她現在也覺得她們好眼熟……像在哪兒見過似的?

    「海書,她們是你的姊姊。」老季再也忍不住了,他涕淚縱橫地道。

    海書獃住了,不可思議地盯著他們,「啊?」

    「我們找你好久了,我們是你的姊姊。」美麗少婦噙著淚,笑容卻無比燦爛,「我是你的大姊星琴,她是你二姊宿棋,我們還有一個小妹妹音畫,現在已經找到你了,再找到音畫,我們四姊妹就團圓了。」

    「可是、可是……」海書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有姊妹?她們是四個姊妹……這是在做夢吧?她不是獨生女嗎?老爸幾時還生了其他的女兒呢?

    她多希望這是真的啊,只是……她得弄清楚!

    老季看出她的迷惘,含淚解釋,「海書,這個秘密已經藏在我心底十五年了,你不是我親生的,而是我十五年前的主子的女兒。」

    海書的心大大一震。這不是真的吧?

    她……她還有這麼離奇的身世?可是……可是為什麼老爸從未提起?

    「我之前一直不敢告訴你,一開始是怕仇人再追殺你,後來是怕將你還給了饒家,剩下我一個孤單老人……我捨不得啊!」老季邊說邊掉淚。誰想像得到一個粗壯豪爽的男人會脆弱至此。

    「我……姓饒?」海書顫聲問道。

    「是,我們的父親是十五年前的饒若翰立委,當年因為父親得罪了政界小人,所以被謀殺……」星琴哽咽,每回想起往事就傷心一次,「當年在混亂中,家裡四名傭人將我們四姊妹救走,隱姓埋名,流落各方……直到今年我和你大姊夫揪出了那幾個政界敗類後,才得以找尋你們……詳細的情況我們慢慢再聊,現在最重要的是,我們終於找到你了。」

    海書愣愣地看著面前四個初次見面、卻滿心關懷疼愛她的人……

    這是……她的姊妹和親人……

    天哪!

    她的熱淚不知不覺滾落了,在「父親」的鼓勵,與內心強烈的驅動下,腳步自有意識地走向他們。

    姊妹三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淚水交織著激動的狂喜,一時之間沒有人開得了口說話,因為唯恐一開口就哽咽不成言。

    三個大男人都感動地凝視著她們姊妹重逢。

    一會兒,海書先控制住自己的淚水和激動,她吸吸鼻子笑問,「大姊,二姊,你們還沒有跟我介紹兩位姊夫吧!」

    星琴又笑又掉淚地道:「對喔,我還真是忘了。來,這是你的大姊夫於開,你別看他是中國人的樣子,其實他是英國人,得用英語跟他溝通,當然你也可以跟他說中文,不過意思得用猜的,因為他的中文很爛。」

    海書驚喜地看著那名高大壯碩的男人,「姊夫是英國人?老天,好勁爆喔!」

    「這表示你很高興見到我嗎?」於開側著頭,瞇著眼睛笑了。

    好性感的男人喔……海書情不自禁被他吸引了。

    「姊,」她轉頭望向星琴,「姊夫中文不錯嘛!你怎麼說他講得很爛呢?」

    「那是因為他很奇怪,英文、德文、法文,甚至意大利文都很溜,偏偏中文怎麼學都學不好,有時候用成語罵他他也聽不懂,上回我說他『冥頑不靈』,他還高興得很呢!」星琴白了於開一眼,眼底的笑意與愛意卻是濃得化不開。

    海書覺得好幸福,有這麼棒的姊夫……看他一身的范倫鐵諾,應該成就也不錯吧!

    「你大姊夫是英國UPK集團的老大。」星琴慢條斯理地介紹完,露出甜甜笑意地道:「對了,該宿棋介紹她老公了。」

    利落、瀟灑又嬌媚的宿棋笑了笑,對自動湊過來的俊美老公捏了兩把,「他是你二姊夫,叫做江新樓。曾經是有名的花花公子,現在是新好男人……新樓,你不是準備了見面禮要給我們的妹妹嗎?」

    新樓優雅地掏出一個酒紅色的小禮盒,滿臉寵愛地遞給海書,「海書,這是送給你的,是我和你二姊到西雅圖度蜜月時特地買的喲!」

    海書又驚又喜地接過,「謝謝二姊夫……哇!」

    盒子裡擺著一條細細的卻精緻典雅的翡翠手鏈,看起來相當動人。

    她現在知道為什麼二姊夫以前是有名的花花公子了,因為他很懂得女性的心理啊!

    於開不甘示弱地擠了過來,「我也有見面禮!海書,你想要什麼告訴我,大姊夫一定弄來送你。」

    星琴白了老公一眼,「不好意思,你大姊夫是商場上著名的霸主,所以講話都是這種口吻。」

    「對啊、對啊!」新樓眼見大姊夫被罵,有點幸災樂禍地笑道。

    「對什麼?你皮癢了是不是?」於開微挑濃眉,好整以暇地道:「嗯,你們公司最近營運不錯吧?不知道股東大會幾時召開?」

    「姊夫,你就看在我的份上,不要對我們公司下『毒手』吧!」宿棋好笑地道。

    於開對新樓做齜牙咧嘴狀,「看在我可愛的小姨子份上,放你一馬。」

    「多謝姊夫手下留情。」新樓還煞有其事地表現出牙齒打顫的樣子。

    幾個人逗得海書哈哈大笑,都快要把眼淚笑出來了。

    儘管表面上促狹、打趣,但他們的眸光卻都溫暖、感動地看著這個花了好些氣力才找回的三妹,嘴角的笑也因為她的笑而更加擴大。

    老季看著他們一家團圓、和樂融融,雖然感動安慰,卻也忍不住傷悲了起來。

    「爸,你別難過,雖然我和姊姊們團聚了,可是你是我的『父親』,這一點永遠也不會改變的。」海書注意到父親的落寞,連忙走到他身畔,緊緊地擁住他。

    老季眼淚又撲簌簌地掉下來了,「海書……不,三小姐。」

    「季……季伯伯,您別這樣客氣了,以後還是叫她海書吧!」星琴走近他,溫柔地道:「我們還要感謝您,當年若不是您及時抱走海書,含辛茹苦地照顧她長大,我們姊妹也沒有辦法再見面了。」

    宿棋也溫和地道:「以後您就喊我們的名字吧!您是我們的恩人,我們會好好孝敬您的。」

    「大小姐……二小姐……」老季感動得說不出話來。

    「您又忘了,叫我宿棋,她是星琴。」

    「是……」他吸吸鼻子。

    「好極了,大家都歡喜,我們什麼時候一起回英國?」於開愉悅地道。

    「那一句成語叫『皆大歡喜』。」星琴忍不住糾正。最近她擔任老公的私人中文教師,卻每每被他氣得半死。

    真是不受教的死洋鬼子。

    「大姊,你太嚴格啦!」海書噗哧一笑。

    「海書,大姊夫已經習慣被大姊罵了,一天不被罵,他會覺得不舒服。」宿棋笑道。

    「是啊!如果沒有被星琴這樣罵一罵,那就不『皆大歡喜』了。」於開難得搞笑,可是一搞笑起來就精彩絕倫,令人拍案叫絕。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