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相思成狂

第2頁 文 / 蔡小雀

    「杜副教授?」

    「就是站在那邊那個……啊,對不起,人太多了,我拖張椅子讓你站上去看,要不然你鐵定看不到的。」

    文妮跑去跟隔壁攤位的學生摸了一張活動式鐵椅,不由分說就架著沈雲秀站到椅子上。

    平時沈雲秀的好奇心幾乎等於零,但今天不知道為什麼,她竟然對那個能夠讓天文學社瘋狂爆滿的杜副教授大大好奇了起來。

    究竟是什麼樣的老師,會讓這麼多人蜂擁捧場?

    她站在鐵椅子上,很快就看到了那個鶴立雞群的高大身影,他戴著一副細框眼鏡,額前有一綹黑髮落下,他不經意地伸手拂開,爾雅英俊的容貌有著熟悉感。

    他正在回應某個學生的問話,微微笑了出來,那朵笑容……

    沈雲秀屏住了呼吸,小手緊緊捂著嘴巴不敢動彈。

    「是他……我沒看錯吧?」她的聲音充滿了不敢置信。

    「學姊,你看到了沒有?」

    「是他……」

    緊繃著的神經突然一鬆,沈雲秀只覺腳軟了,一個重心不穩,整個人登時從鐵椅上摔下來。

    「學姊,你沒事吧?學姊……」文妮尖叫了起來,「哇……救命啊!」

    人群立時鬧烘烘地圍了過來,七嘴八舌驚惶好奇兼而有之。

    「你怎麼了?還好嗎?哪裡撞傷了?」那個雋刻在她心靈深處的熟悉聲音在她耳畔清晰響起。

    在渾身劇痛中,沈雲秀不敢睜開雙眼,一半是因為暈眩,一半是因為她怕只要一睜開眼睛,眼前的幻影就會消失了。

    「同學?」

    杜默以為她昏過去了,一把將她抱了起來,往保健室奔去。

    沈雲秀從來沒有這麼靠近過他,他身上有股清新好聞的味道,是熟悉的香皂味道……那種牌子不知道叫什麼,她在商店裡怎麼找也找不到相同的味道……

    他的味道……這麼近。

    沈雲秀真的暈了過去。

    ☆☆☆☆☆☆☆☆☆☆☆☆☆☆☆☆☆☆☆☆☆☆

    一定是在作夢,就跟以前一樣。

    沈雲秀模模糊糊地醒來,唇畔漾起一朵溫柔美麗的笑容,酸酸甜甜的滋味再度在胸口蕩漾開來。

    真好,她又夢見他了。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每當夢中有他的時候,她就會覺得分外的幸福。

    「你醒了?」低沉的男性嗓音好聽地飄揚起來。

    「嗯……」她慵懶地伸展著柔軟纖細的嬌軀,長長的髮絲半掩住了她白嫩細緻的半邊臉龐,長長的睫毛微微搧動著,片刻後,她終於睜開了眼睛。

    杜默有一瞬間看怔了。

    她像是一朵酣眠的白色海棠花,散發出無比動人的韻味,漸漸甦醒而來。

    沈雲秀嬌懶的動作在瞥見他的同時,驀地僵住了。

    「老天!」她纖細的手指緊緊摀住小嘴、卻怎麼也嚥不下那份驚愕。

    是他,真的是他!

    她一骨碌爬了起來,「呃……對不起,對不起。」

    杜默失笑,眼神溫暖明亮。「為什麼跟我道歉?」

    「我、我……」她緊咬著唇瓣,一顆心狂跳得亂了序,「對不起。」

    這樣嬌怯靦腆的模樣好似曾在哪裡見過……他瞇起了眼睛,微微遲疑迷惑地問:「我們……是不是曾見過面?」

    他忘了她了。

    沈雲秀臉色有一絲蒼白,勉強壓抑下胸口酸楚難禁的失落感。

    「沒有。」她用力吞嚥著喉頭的苦澀,掙扎著就要下床。「如果沒事的話,我該走了。」

    「同學,你真的不要緊嗎?」杜默喚住她,「不再躺著休息一下?」

    她搖搖頭,長髮掩住小臉上的神情,低聲道:「謝謝你送我過來,我沒事了,謝謝。」

    匆匆地下床,沈雲秀幾乎是奪門而出,只是在腳步要跨出去的那一剎那,她有一絲絲的猶豫,想要回頭再看他一眼。

    但……終究還是作罷。

    他已經徹徹底底地忘記有她這麼一個人了,就算再看他一眼,還是改變不了什麼。

    從頭至尾,他們之間根本什麼都沒發生過,他不記得她也是應該的。

    沈雲秀在衝出保健室,重回陽光與綠樹底下的同時,熱淚卻在瞬間瀰漫了她的雙眼。

    事隔多年,他仍是耀眼的太陽,她也依舊是那株最不起眼的小草……

    第二章

    接下來的日子,沈雲秀依舊過著獨行俠的生活,手上拿著心愛的書本穿梭在校園裡。

    但是杜默就不同了,和高中時一樣,無論他走到哪裡,出現在什麼地方,永遠都是眾人注目的焦點。

    他就像燦爛的陽光,吸引著萬物的崇拜與仰望。

    雖然沈雲秀一向是獨來獨往,但杜默席捲而起的旋風連她都深深感受到了。

    聽說,他用三年的時間就在美國修完了歐洲歷史學與地球科學碩士,目前還在攻讀教育科學博士的學位,會回到台灣教書,是因為學校的校長和他父親是至交,特意邀聘這名優秀人才回國任教,並且答應給他足夠的權限和自由研究、撰寫他的博士論文,這才令他動心。

    再聽說,他的課堂堂爆滿,旁聽的學生都擠到走廊上,他講課既生動又幽默,充滿了濃濃的學術專業風格,卻又教人聽得津津有味,因此就算他不點名,也從沒有人想蹺課。

    又聽說,他目前還是單身,沒有固定交往的女朋友,學校裡的女老師和女學生無不鼓足了精神,極力地毛遂自薦連追帶求,就是希望能得到他的青睞,有朝一日躍身成為杜副教授夫人。

    還聽說……

    校園就像是個縮小的社會,處處充滿了口耳相傳的流言和情報消息,所以沈雲秀完全不用打聽,關於他的一切就會自動進入耳裡。

    思及他那麼優秀,她忍不住滿心的慚愧,不敢承認她就是他的高中同學,他花了短短三年的時間就達到了幾乎是巔峰的成就,而她還在這裡慢吞吞地啃著書,相形之下,她實在混多了。

    不過話說回來,天才畢竟是少數的。

    好想、好想選修他的課,也好想偷偷旁聽,可是相見爭如不見啊。

    不見,是那樣,可見了,又能怎麼樣呢?

    儘管內心深深渴望能夠再見到他,她還是本能地躲避著他,以免自慚形穢與濃烈的情感日日啃蝕著、拉扯著她的自制力。

    沈雲秀,你真是個膽小鬼!她曾不只一次地罵著自己,痛譴著自己的膽怯和無能,可是她又能怎麼樣呢?

    「唉……」坐在樹蔭底下,她抱著膝蓋,白色上衣和紫色長裙在綠意中點綴出一抹清新可人的淡雅,但她卻是傻傻地發著呆。

    就連風兒輕輕拂過身旁「閱微草堂筆記」一頁頁的薄紙,她也渾然未覺。

    「我跟你說喔,昨天我約的那個網友簡直就是侏羅紀的恐龍再世……」

    兩名打扮嬌媚,染著丹紅色長髮的時髦女學生吱吱喳喳地嘻笑走過,這才驚醒了沈雲秀的思緒。

    「不會吧?你不是說他長得很像貝克漢嗎?」

    「都是他自己在吹牛!他啊,連貝克漢的一根腳毛都比不上!充其量是史瑞克真人版。」

    「哈哈哈……有這麼誇張?」

    「唉,還是找學校的帥哥談戀愛好了,至少可以先打聽清楚。」

    「說到帥哥,你知道教歐洲近代史的杜副教授嗎?」

    她倆同時雙眼一亮,露出垂涎的表情。

    「那才是極品啊!」

    沈雲秀忍不住微笑了起來。

    她很是羨慕她們那般敢愛敢恨,彷彿青春當頭就什麼也不怕,有揮灑不完的熱情和衝勁……和她們怒放的青春相比,她這朵花是未開已先蜷了。

    有時候她也很討厭自己畏畏縮縮,凡事三思而後行的個性……不不,她豈止三思?她是四思、五思過後,還是猶豫著能不能行。

    連自己都不欣賞的性情,又怎麼會有旁人欣賞她呢?更別說那如燦亮陽光的杜默會注意到她了。

    沈雲秀拾起落在身邊草地上的「閱微草堂筆記」,緩緩起身,拍了拍裙後的草屑。

    莫名其妙被文妮拉入詩社,還硬安上了個「顧問」的頭銜,讓她無緣無故也成了個不自由身。

    雖然她很喜歡詩詞,也很喜歡文妮學妹。

    「學姊,你還在這裡做什麼?開會啦!」文妮綁著馬尾,一身紅T恤和白色七分褲,看起來青春奔放極了。

    一看到她,沈雲秀更自覺像個生蛌漲捖疇諢A連動作都不禁遲鈍起來了。

    「我正要去。」她連忙解釋自己並非想落跑。

    文妮親熱地一把攀住她,硬把她往社團教室方向拖,嘴裡還叨念道:「你可是我們詩社的大招牌呢,上次談起紅樓夢裡的詠菊詩,大家記得七零八落的,幸虧你記性好,十首都背得全,你真是太了不起了,小Y還說下次要考你金陵十二曲呢。」

    「我不過是個書蠢蟲,腦袋瓜裡盡裝這些東西,還不如你們的靈活變通。」她自認反應奇慢,容易陷入深思,也就是屬於恐龍那一型的,三個小時前被踩到腳趾,經過三小時後腦子才會感覺到痛。

    上次文妮在社團裡講了個笑話,逗得全場笑得東倒西歪,只有她還傻傻地苦思文妮句子裡的每個字,等到大家都笑完了,她才突然領略出這個笑話的含意,忍不住噗哧笑出聲,大家反而愣住地看她,然後隨即哄堂大笑。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