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藍眼警探的春天

第20頁 文 / 蔡小雀

    她趴在床上大哭了好一陣子,這才覺得今晚滿心的惶急得到了抒發,並且靜下心來仔細思慮。

    雷慕不會做對不起自己和違背原則的事,她絕對相信他的堅貞,那……便是汀妮故意製造事端讓他倆起爭執,破壞她和雷慕的感情,妄想乘隙介入,和雷慕重拾舊情。

    對!自己怎麼可以如此輕易就落入她的陷阱呢?傻傻地對他發脾氣,不等於是把他推離自己身邊嗎?

    她突然的開門使靠在門上的雷慕差點跌倒。

    「集花?!」雷慕驚訝地深深瞅住她。

    「我知道你們並沒有怎樣。」

    他大大地鬆口氣,釋然之餘不禁緊緊擁著她,「你真好,我還以為……」

    「以為我會不分青紅皂白就將你定罪?」她呼吸著他清新的體味,微笑道。

    「謝謝你如此信任我。」

    「不過信任歸信任,」她捏了他一下,「下次再有這種情形出現,小心我休了你。」

    「親愛的老婆,沒有下次了。」

    她笑倚著他,「好了,下去吃飯吧,我和寶寶快餓昏了。」

    「是。」他將她抱起,朗笑下樓。

    銀狐!下次找點好的伎倆來。集花暗笑。

    第七章

    雷慕的假期結束了,而且特警這次又接到一件特殊的爆炸案在洛杉磯本地發生,因此獵鷹、銀狐和黑狼又出動了。

    集花現在開始要煩惱了,除開擔心他的安危外,又憂心汀妮會不會趁工作之便接近雷慕;而好不容易盼到他回家,打妮又堂而皇之的來找他商議案件進行的細節。

    像現在,集花在廚房歎了幾百次氣,最後才打起精神,捧出泡好的香片招待「客人」。

    「謝謝。」汀妮翻出重要資料,聚精會神地向雷慕和尼克解說:"電腦檔案中有個人符合……」

    集花不得不承認,汀妮真的很美,尤其在工作時散發出的那一股正義、自信且專業的丰采,更是令人迷眩。她不禁想家起,若是雷慕和汀妮合組家庭該會如何?一定是像「魔鬼大帝」這部電影中,夫婦檔幹探聯手打擊邪惡,夫唱婦隨的模樣吧。

    唉!她甩甩頭。我怎麼可以拿石頭砸自己的腳呢?還說得多有氣概,要母子人聯手作戰,攻無不完,現在司好了,尚未開戰就弱了氣勢,真沒用。

    「好,我們先設法查出這名可疑分子目前可能的所在位置,然後再……」雷慕專注地和他們討論-一步行動計書。

    集花完全插不進話題,自覺像個多出來的人兒似地杵在這裡,感到好突幾。她忍不住悄悄地上了樓…!

    ***

    在怖置好一切,只等目標出現時,雷慕和汀妮躲在高樓上的牆角邊,用高倍望遠鏡鏡觀察著另一楝大樓內的動靜。?

    「洛城警局的警力全都部署好了?"?

    "全好了。"汀妮微笑,"這次若不是警局防爆組組長臨時離職,只怕這件差事還用不奢我仍出面。?

    「話說回來,他的嫌疑也很大。」

    「當然,上次銀行的金庫遭炸毀,被竊的黃金達三十公的,這麼大批的錢財往往會使很多人迷失心性而做出許多錯事。」

    「稍後一切答案即可揭曉。」

    "雷慕……"覛

    「嗯?」

    「你的婚姻……幸福嗎?」她遲疑道。

    他微訝地看了她一眼,「當然。」

    「我是指,你和集花才認識不久,彼此不是尚未深人瞭解嗎?如此貿然結婚是……因為寶寶?"

    「閃電的結婚確是因為寶寶。」他微笑,心中暗道:要不然集花還不肯嫁給他呢!這都得歸功於寶寶。

    她不由自主地笑了。既然他只是因為寶寶的緣故才結婚,那等寶寶出生後歸他,自己就可堂而皇之取代集花的位置了。

    私心使汀妮失去正確的判斷力……

    「目標出現了,小心謹慎。」他輕道,「我們潛近他,別讓他發覺。」

    他敏捷無聲地攀爬水管跳至那一樓頂上,汀妮也迅捷地隨行在後。

    ***

    集花翻閱書本的動作突然停頓,腹部突來一陣刺痛,她不禁冷汗涔涔地摀住肚子。

    腿間有些潮濕的液體滲出,她心跳差點停止。該不會是寶寶……不!

    集花強抑下懼怕和疼痛,她先打了雷慕的行動電話,響了幾聲沒人接後,突然傳出電訊中斷的聲音。

    她緊咬著唇,顧不得擔憂這是怎麼回事,改撥醫院的電話,心裡只想著寶寶絕不能發生什麼事!

    ***

    下午六點整,汀妮氣唬唬地偕雷慕衝進宅中,此時集花正躺在沙發上休息。

    「雷慕,你回來了……"她語氣既欣慰又害伯。

    雷慕微笑,尚未及說話,汀妮首先辟哩啪啦地怒騰騰道:"你知道嗎?你差點害死他!」

    「汀妮,你別說得這麼嚴重。」雷慕阻止她,"集花根本不曉得發生什麼事。"

    "怎麼了?」集花原來蒼白的臉更白了。

    「沒有——」

    「有!天大的事。」汀妮叫道,"你知道你打了一通電話給他,差點害死正在執行任務的我們嗎?」

    「我——」

    「不要狡辯,組織裡的電訊追蹤查到了那通電話是從這裡打出去的,那通突然響起的電話使得我們潛藏的行蹤被歹徒發現,差點被冷槍射中,任務也差點失敗。」她咄咄逼人,「你怎麼笨到不知道正在執行任務時是不能有任何干擾的?簡直是成事不足敗東有餘!」

    「汀妮!」雷慕沉下臉,「我不准你凶地,集花又不瞭解一切。"

    「你們沒事吧?」集花緊張地道,「雷慕,你……」

    「我們都沒事。"他笑,跨在她面前,"要睡怎麼不回房睡呢?躺在這兒小心著涼。」

    "少奶奶,我勸你別沒事找事做,免得害慘了我們。"汀妮毫不署惰,「你到底打那通該死的電話做什麼?」

    「汀妮!」雷慕蹙眉。

    "你想知道我打給他幹嘛?」集花冷冷地望向她氣勢凌人的表情,"我打給他是因為我在流血!」

    "流血?你受傷了?」他急急地打量她,檢查她全身上下,「在哪兒?"

    「今天中午我發現腹部很痛,而且流了點血——」

    她話還沒說完,雷慕馬上攔腰抱起她,「我們立刻到醫院去。"

    「去過了,」她句著他的頸項,「醫師也看過了。」

    「情形如何?」他屏息。

    "寶寶安好,但是我接下來這個月得避免勞動,盡量躺著。」她摸摸他,微笑著,"因為我的體質較虛弱,所以得等寶寶滿四個月較成熟穩定後才沒有危險。"

    "我的天,你得立刻躺下來。」他抱著她就往樓上臥室跑。

    汀妮早就被遺忘了,她氣得直跺腳。

    在臥室中,雷慕輕柔地替她蓋上被子,「好好休息。」

    「我是不是常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她的自卑大起。

    〔才不會,你別聽汀妮的,她只是急慌了。」

    「你這麼好,就算我真的給你惹麻煩,你也不會說的。"她黯然,這才想起方纔所得知事情的危險性。

    無論她是不是有心的,她確實差點就害了他們,這種笨拙的事情她會在無意中再做出多少呢?或許她真的永遠無法融入他們的世界,更幫不了他。

    「小傻瓜,別胡思亂想。」他輕輕吻了她,憐愛地叮嚀:「好好休息,我去弄晚餐。」

    她望著他偉岸的背影離開房門,不由得吃了口氣,「我做不好你的好妻子了。」

    她整顆心都已經亂了——因為這些她所陌生的變故。

    ***

    接下來的幾天,雷慕簡直把她捧在手心伯碎了,含在口裡怕浴了,無微不至的照顧她,讓她自覺就像個病人似的,連抬根手指都不被允許,心裡實在郁卒透了。

    "我拜託你,你不至於連飯都端到床邊讓我吃吧?」她裒聲歎氣。

    「當然,你是孕婦也!需要充分的睡眠和食物。」他端上一大盤培根蛋,「來,吃!」

    她瞪大眼睛,「有沒有搞錯?我是孕婦,可不是伊索匹亞的難民。」

    「一人吃兩人補,來。」他好言相勸。

    「我想吐……」她不得已使出這招,愁眉苦臉,「快扶我到浴室。」

    「小親親,別想找機會拒絕我的食補,這招已經不管用了。」他倒是精得跟什麼似的,不為所動。

    她翻了翻白眼,「你就不能裝俊一下,讓我以為我騙過你了嗎?這樣我很沒面子也。」

    「是,下次改進,但飯還是得照吃。」

    她苦著臉,"孕婦應該不能吃這麼油膩的。」

    "真的?那我到唐人街買麻油雞。」

    「那是生完坐月子吃的吧?」

    "你上次不也吃得很高興?沒關係,反於一樣是補嘛!」

    「補……」她推推他,「你不用去組織轉轉嗎?當心有案子發生你不知道。」

    「不會的,反正有事會電話聯絡。」他把盤子湊到她西前,「吃,別找藉口了。」

    她歎了口氣,乖乖吞下那一盤也許有三斤油的培根蛋!

    ***

    趁著雷慕被召喚到組織裡去,集花乘機溜出來透透氣,還順便到了中國城一探海外華人的居住地。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