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藍眼警探的春天

第7頁 文 / 蔡小雀

    「你真的不是?」怪了,她直覺艾特與雷慕肯定是同一人,因為從他身上散發出的獨特味道,絕不可能是第二個人所能擁有的。

    可是雷慕又表現得一臉無辜,難道自已真的看錯了?

    「艾特.柏不是你另一個身份嗎?」她猶不死心地追問,眼睛閃爍著好奇與渴望得到答案的色彩。

    他差點就被這雙眼睛述攝,一一招供。"當然不是,你想像力太豐富了。」總算意志力戰勝。

    「哦。」看情形是問不出什麼。集花抿抿唇,管他的,既然大掃把不說,自己何苦難婆呢?

    講真格的,她也覺得自已挺無聊的,淨問些與她八竽子打不著的事做啥?雷慕.霍華又不是她什麼人。

    雷慕盯著她深思的小臉蛋,「你在想什麼?」

    「沒事。」

    〔真的?」他才不相信咧!

    「我真的沒事。」集花望著他,「你來探班也采夠了吧?」

    「怎麼會夠?看你是永遠不會厭的。」他笑咪咪。

    聽他亂蓋!集花沒好氣這:「那你打算幹嘛?」

    「我是很想"幹嘛",」他邪氣的笑著,直盯得集花臉紅心跳起來。「唉!不過現在情勢不允許,我這陣子必須忙些公事,所以只怕會冷落你一下下了,還請多包涵。」

    瞧他說得委屈兮兮,集花忍不住白他一眼,"不用客氣。」

    「我就知道我的小集花善解人意。」他喜孜孜。

    集花拍額翻白眼。天哪!他真是特警嗎?該不會是腦筋秀返的不良品吧!

    ***

    美池夜總會

    金碧輝煌、絢麗光燦是這家夜總會的特色,裡頭充斥著高級美酒與精緻餐點,慇勤有禮的公主、少爺熱情的招呼款待,永遠給賓客最高級的服務事受。

    來往的客人三教九流都有,囊括政商各界、黑白兩道,以及企業名流。而在杯恥交錯中,有多少筆生意就此敲定。

    此刻打扮華麗的女歌星正在舞台上賣力的演唱著TheLastWaltz(最復華爾滋)」。炫綵燈光下,芸芸眾生紙醉金迷,歌舞昇平。

    瀟灑挺拔、一身帥氣皮衣的文特綬綬走進來,碧綠眼眸慵懶的掃視全場,嘴角不經意的噙若一絲送笑。

    「呃……」迎上前的少爺窘然地盯著他。

    「還有位子嗎?」他以英文問道。「艾特」是不諳中文的。

    「等一下。」少爺急忙衝進去找經理。

    「先生,請裡面坐。」方頭大耳的中年經理操著一口流利的英文禮貌道。

    「你會英文?太好了。」艾特眸光一閃,低聲道:「我有椿生意想找貴盟主談。」

    「盟主?」經理一臉茫然,抱歉的說:「先生,您恐怕是找錯地方了,本店沒有什麼盟主。」

    「哦?」文特早料到他的反應,因此皴眉故作自喃,「難道鼠人給了我錯誤的情報?」

    「請稍等一下,是*鼠人*介紹你來的?」經理表情立變。他小心翼翼的問:〔請問閣下是……」

    「艾特.柏。」艾特神秘的掏出名片,「我還有另外一個身份軍火買賣商。」

    「閣下這趟來的意思是?」

    「有一批AK-47和TF-9,不知貴盟有沒有興趣?」文特沉聲道,「鼠人告訴我你們出價向來爽快。」

    「您請稍等一下,我去請示上頭。」

    艾特面帶微笑,自在的坐進真皮座內蹺起二郎腿。

    他們預料的沒錯,結義盟也正在等待有更好的賣家出面,因為菊會那批軍火自恃獨貨,所以索價居高不下,這次結義盟才懇請菊會派人前來諮商價錢,兩方面做切磋。

    而艾特的出現使得結義盟手中頓時握有購買與否的籌碼,他預料這結義盟必定對他極有興趣。

    特警組織鑒於此,早將線都怖好了,包括軍火來源由美國軍方秘密提供做為誘餌,並且將文特的身份事先架構好,然後脅迫在黑道內有包打聽之稱的鼠人做為引介……?

    艾特拂拂亂髮,閒適的等侍裡問的人證實他的「底細」。

    〔來了一位賣方?」包廂內的上官義微揚銀眉!

    "是的,盟主。」經理恭敬道,遞上名片。_

    結義盟的二當家江平宛若彌勒佛的胖臉面露深沉。"恐怕會是陷阱,還是小點好。」

    「摸清他底。」——上官義沉吟。

    「是。"經理拿出精密的電腦,飛快輸人文特.柏的名字,企圖找出他的個人檔案資料。

    在這段靜待的時間裡,上官義彈彈雪茄的煙灰,「菊會的陽子和織代待會兒就到了。」

    「菊會這次價錢有可能再壓低嗎?」江平塞進一塊紅燒腱子,鼓著嘴道。

    「難說。」上官義哼了聲。「媽的,菊會就是看準了我們迫切需要這一大批貨,不得不向他們妥協。這下好了,若這位艾特.柏帶來的貨真的夠多、夠好的話,那我們就能揚聲喘氣,不再受菊會疽鳥氣。」

    「希望這小子真是來談生意的。」江平猛吃個不停,腦子也不怠慢。"嗯!不知道他有沒有被特警盯上。」

    「菊會老是提這件事。哼!我倒覺得這是他們玩的伎倆,故意製造出特警已介入這件案子的消息,好讓我們急著向他們買下貨以避風頭。」上官義不以為然。「咱們結義盟做過多少次買賣,購進多少批軍火,怎就不曾讓人盯上?開玩笑,雖然這批貨量比較大,但我們可也沒漏了風聲,非但國際特警不知道,恐怕連台灣警方都沒發覺。」

    "但上次那個聯絡人佐佐木的事件……」

    「佐佐木?那個日本鬼子一向目中無人,我早料到他可能會出事。不過,他也許會招出一切,這倒是挺麻煩。」上官義銀眉一擰。

    「菊會已經料理他了,在他持械被逮的第三天下午。」江平笑呵呵,「菊會手段倒也乾淨俐落。」

    「所以我說沒什麼好擔心的。」上官義吞雲吐霧,老神在在。「什麼大風大浪咱們沒兒過?如今有誰敢在老虎嘴上拔須?哼!菊會那般小家子氣,能成什麼大氣候。」

    「盟主,資料出來了。」經理歡呼。

    「如河?」上官義和江平凝神看向螢幕。

    戈特.柏,紐約頗有名氣的服裝設計師,曾擔任「頂尖色彩」雜誌服飾專

    欄執筆人,並馬無數好萊塢明星載量新衣,乃烏同業中數一數二的佼佼者。

    "這算什麼?來向我們推銷衣服?」上官義皴眉。

    「不,盟主,請耐心看下去。」經理接下幾個密碼,螢幕立時又變。

    戈特.柏,美國中情局和國際特警急欲追捕的罪犯,罪名:間碟、軍火走私販,精通狙擊、偽裝與脫逃。特警曾將他緝捕到案,卻在押送引渡途中遭脫逃……

    「這小子頗有能耐。」上官義習慣性的撫撫銀眉,"問問鼠人,看他是否曾介紹這小子到這兒來。」

    「是。」經理又接了幾個鍵,"鼠人正在網路」。

    「問他。」

    經理輸人問題,螢幕上出現幾行字——

    上官盟主:

    艾特.柏目前手頭上有批軍人待價而沽,絕對可靠,鼠人知道上官盟主正想進一批貸,因此特地介紹他來找您。

    「呵呵!好。」上官義高興的拍大腿,〔請他進來。」

    「但菊會的兩名代表已經快到了。」江平提醒他。

    "這……」上官義考慮了一下,「那麼請他留下聯絡電話和地址,我們再和他接觸。」

    「嗯,如果菊會再不識相,死咬著價錢不肯調降的話,我們也不怕了。」江平說著,再塞進一口腱子肉。

    「的確。」上官義瞇細眼睛笑了,「讓他們不得小觀結義盟。」

    第四章

    紫玫瑰換成清新雅致的鈴蘭,同事間的鼓噪再起。雖然雷慕已現身過,大大滿足了他們的好奇心,但是大伙看到送來的花換了,不由得再度猜測,難道傾慕者換人了?

    「那位帥哥被你甩啦?」小萍不敢置倍的問。

    「怎麼可能?」她怎麼可能甩得掉他?雷慕像極了八爪章魚,任她怎麼都甩脫不掉。

    「那為什麼紫玫瑰沒送,現在改換鈴蘭了?」

    「難道人家就不能換換口味?」秀秀這次倒很堅決的替集花講話。

    集花正想好好謝謝秀秀的仗義執言,「秀秀,謝——」她接下來的話卻讓她差點昏倒。

    "用腳趾頭想也知道,集花怎麼可能甩掉條件這麼好的帥哥?不伯後繼無人哪!」秀秀接著道。

    嫉妒她也不用說話這麼直接嘛!集花啼笑皆非。但她心裡其實很清楚,公司裡有九成九的人認為雷慕追求她,乃是她三生有幸、前世修來的福氣。

    剩下的零點一成就是她自己了。集花認為她是裒到極點才會被雷慕纏上,瞧他那沒個正經的樣子,鬼才相信他是真心在追求她。他八成是無聊,才會煌著她這個老古板不放,所以她老說他秀逗不是沒有原因的。

    「集花,你把他的出來好嗎?」

    「嘎?」又來了。

    「他真的好性感又好帥,」秀秀滿臉陶醉。「哦!看帥哥是我畢生的目標。」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