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想戀愛

第3頁 文 / 蔡小雀

    打從大姐甜甜蜜蜜的和艾秀人訂婚後,就被霸道的秀人接去高級大廈住了,一星期才放她回家一次,而且每次都緊抱著嘉子的腰不放,好像怕嘉子落跑似的。

    他們這麼甜蜜她是不反對啦,只是苦了她們許久許久沒有補充食物的冰箱了。

    打從大姐訂婚到現在快兩個月了,她們家的冰箱也就餓了有這麼久。怪只怪她是個路癡和廚房白癡,紳綈則是寧可拿劍砍萊切瓜,也不願意碰那把快生蛌熊璊M。

    所以就在她們兩個互相推托之下,每天的晚餐不是泡麵就是巷口劉大叔的牛肉麵,吃到她們都快要反胃了,就是想不出其他什麼更好的辦法。

    總不能天天去吃館子吧?

    嗚嗚嗚……她好想念嘉子煮的好菜和泡得香噴噴的清茶。

    紳綈也有同樣的感慨,不過她一想到都是那個可惡的艾秀人把大姐給拐跑的,她就忍不住滿肚子火氣。

    「都是艾秀人啦,現在爸媽還要我們叫他姐夫。」雖然有個姐夫好像是個挺不錯的主意,艾秀人還專程請人從英國空運一柄百年歷史的軟劍送給她,讓她亂感動一把的,可是艾家和練家的敵對狀態可不會因為這樣就有什麼明顯的改變,至少她就覺得那個艾家老三礙眼到了極點。

    想兩個月前她拖著二姐到那個……呃,姐夫家時,還在門口被艾君人那個死小於辟哩啪啦一陣亂吼,教她越想越不是滋味,覺得這個死傢伙真的比小時候還要教人厭惡一百萬倍。

    不找機會好好整他,就實在太對不起自己了。

    「二姐!」她突然握住嫵紅的手。

    嫵紅嚇了一大跳,「什麼?你該不會又想去找嘉子和……姐夫的麻煩了吧?」

    「不是啦,他們兩個昨天就假出差之名,溜到英國逍遙去了,我現在去他們家找個鬼啊?」

    嫵紅點點頭,恍然道:「難怪你剛剛一進門就氣沖沖的,可是他們去度假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大大的有關係。」紳綈義正辭嚴地道:「你不覺得大姐其實一點也沒有整到艾家老大嗎?」

    「詳細情形我不知道耶。」她臉紅了一紅,「他們在談戀愛的時候我又沒有偷看,我跟你一樣,從南部出差回來就看到他們出雙入對了啊。」

    「大姐一定沒有整到艾家老大。」紳綈重複一次,語氣非常肯定。「要不然怎會在短短的時間內就被拐了,還跟他訂了婚。我的天啊,我們的國仇家恨呢?都沒人重視這回事了嗎?」

    嫵紅看她激動到臉紅脖子粗,連忙安撫道:「不氣、不氣,事情沒有這麼嚴重啦……」

    「還不嚴重?你都忘記乾爸爸是怎麼對我們耳提面命的嗎?」

    「我記得啊。」打從出生念到現在,只差沒在背上刻下「驅除艾氏、還我河山」了,她怎麼可能會忘記?

    「所以說,現在這個重責大任就落到我們身上了,一定不可以給艾何人和艾君人好日子過。」紳綈信誓旦旦地宣佈。

    「噢……啊?」嫵紅猛然抬頭,指著自己的鼻頭,猶豫地問:「什麼?我……我們嗎?」

    「就是我們,現在乾爸爸的仇就剩下我們可以幫他報了,而且只有我們才能夠阻止艾家兄弟繼續橫行霸道下去。」紳綈一副義憤填膺的模樣。

    敢情她已經把艾家兄弟視為武俠片中那種「人人得而誅之」的江湖敗類,並且決定自己就是那個剷除敗類的不二人選了?

    看著紳綈這麼積極的要幫乾爸爸報仇,嫵紅一陣心虛,突然覺得自己好沒用,就連決心都輸給妹妹。

    「好,阻止他們橫行霸道下去。」雖然她有點弄不懂他們橫行霸道什麼,不過還是很憤慨的跟著宣誓。

    「很好,果然還是我們兩個比較有理智。」紳綈滿意得不得了。「至於大姐……反正她也算是馴服了艾家老大,算一算也是功不可沒啦。嘿嘿,你都沒看到那天他們兩個在逛書店,大姐隨手指了一排的書,姐夫就迫不及待拿出金卡來的模樣,大姐還是有她的本領。」

    嫵紅跟著傻笑了好一會兒,突然感覺不對勁,「等等,你怎麼會知道這件事?」」紳綈的表情突然尷尬了起來,「我……我那天正好遇見他們,就順道……·跟他們屹了一頓午飯,然後……順便一起逛書局。

    聞言,嫵紅忍不住叉腰,又好氣又好笑地道:「一天到晚罵人家艾老大艾老大的,結果最常跑去撈好處的就是你了。」

    「我……我真的是剛好、順便。」紳綈笑得更尷尬。

    「為什麼我就沒有這種剛好、順便的吃飯機會呢?」對一個餓了一上午的人來說,這種消息分外殘忍。

    紳綈推了推她的肩膀,「賣笑」地道:「好啦,是我不對,吃飯都沒有找你一起去,這樣好了,看你今天想吃什麼,我請客。」

    「真的?」嫵紅反應好不激烈,一把抱住小妹,又驚又喜,肚子同時很不爭氣地咕嚕咕嚕叫丁起來。

    紳綈這個小氣鬼也有請客的一天?嘿,她得好好想想怎麼大敲她一頓才行。

    她興奮地伸出手,每數算起一根玉蔥般嫩嫩的手指,紳綈就一陣心驚肉跳。

    「我要吃鐵板燒,然後披薩,再來一客大的聖代,然後是……」

    「停停停。」紳綈臉頰上的筋開始抽動,睜大了眼睛,「你是餓多了久?不是說要減肥嗎?」

    「反正離發薪水還有一個星期,我敲你這一頓之後,還有七天能減肥。」嫵紅笑咪咪地道,「正所謂身上沒錢就來減肥,放心啦,我就不信餓七天我還瘦不下去。」

    「你這麼說是不是想要讓我良心不安,然後再拿出一筆錢給你支撐一個星期?」紳綈戒慎的看著她。

    她揮揮小手,「呵呵呵……你多慮了。」

    能在紳綈身上搾出一頓飯就已經是奇跡了,她哪還敢期待其他的?

    紳綈盯著姐姐足足有一分鐘之久,最後還是心軟地歎了一口氣,鬱悶地道:「好吧,你還想吃什麼,統統都說出來,不過到時候撐壞了肚子我可不負責醫藥費。」

    「哇,我最愛你了。」

    「你呀,有誰給你吃的你就最愛誰了,真不知道老媽當初懷你的時候,是不是常常看豬的照片。」紳綈忘記了自己也是當年母親肚皮裡的孩子其中之一。

    嫵紅不敢提醒她的失言,只是眉開眼笑的。

    誰給吃的誰最大,小妹今天可是她的金主哩。

    第二章

    星期一一早起床,嫵紅迷迷糊糊、跌跌撞撞的走進浴室裡梳洗完畢,大大地打了個呵欠,頭也未梳、衣裳也還沒換,就先蹭到開放式的小廚房,按下了自動煮豆機。

    咖啡的香氣頓時飄散開來,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今天紳綈放的是她最愛的曼特寧。

    雖然說她沒有購買食物的概念和天分,但是舉凡咖啡、茶類、餅乾等,她的品味可是卓越非凡。

    早上只要有一杯咖啡,她就可以生龍活虎的了。

    「咦,今天紳綈出門得這麼早?」她走回房裡換了一件鵝黃緞子的襯衫和軟裙,隨意上了點淡妝,梳了梳鬃曲糾纏到腰部的黑髮,她才突然想到這個問題。

    啊,不管了,可能今天博物館有什麼重要展覽,紳綈必須提前到場吧。

    回到廚房倒了一杯香濃黝黑的熱咖啡,一轉身她才看到壓在桌上的紙條,還有新台幣一千元。

    二姐,我今天有事會晚點回來,午晚餐請自理,這一千塊給你撐過一星期,別再拿去亂買什麼愛心筆、抹布的,到時候餓死不管喔!

    紳綈留

    嫵紅感動極了,捏著紙條差點滴上兩滴激動的淚水。

    「我就知道姐妹情深,紳綈不可能棄我於不顧的。」她把紙條壓在胸前整整一分鐘,最後才歡天喜地的把錢和紙條細心收進口袋裡。今天一定是她的幸運日!

    ***

    如果說每個豬頭都有名有姓的話,那今日榮登豬頭衛冕老寶座的人肯定姓練名嫵紅。

    她其實也不想這麼做,但她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一點也沒有注意到自己下了公車走向美術館時,沿路究竟遇到幾個賣公益彩券的老伯伯、老婆婆了。

    她也有切切實實的叮嚀自己:幫助別人是好事,但是身上只有一千塊,所以只准買一張喔!

    於是乎,她在連買了兩位老婆婆的彩券後,很放心的告訴自己反正還剩下八百塊,八百塊能吃很多碗陽春麵加鹵蛋了。可是不知怎的,今天在路邊賣公益彩券的人這麼多,就在她「一百就好」的想法下,當她走到美術館門口的時候,身上真的就只剩下一百塊了。

    她數了數手上花色不同的彩券,一時之間還以為自己眼花了。「我沒有買這麼多吧?」她顫抖地笑著自問。

    可是手上的彩券色彩斑斕地在她的眼前,就算她揉了幾次眼睛都一樣。

    「剩下一百塊……」她忍不住呻吟了起來,「紳綈一定會砍了我。」不過……她安慰著自己,九張彩券總會刮中一兩張、兩三張、三四張吧?而且一張起碼中兩百塊,算一算她也不虧本。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