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歷史軍事 > 絕跡星球

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傳送陣 文 / 咖啡小生

    第一百八十章傳送陣

    「到你個頭,小龍,你這個該死的在幹嘛呢?」龍華轉頭看向小龍,卻見小龍還處於坐定狀態全身心的修煉著,龍華頓時鬱悶不已,再次轉過頭來發現小夕在他的懷中剛剛被他的大喝給驚醒過來,龍華頓時有氣無力的說道:「哎,我還以為這個白癡認識路呢,沒想到卻是和我一樣的路癡啊!他奶奶的,再往前走都能看見大海了,鎮守城難道建在海裡不成?」之前去往西月帝都時永生龍都沒有走錯方向,可這次卻偏偏走錯了,難道之前是運氣使然?

    「額,」小龍也是這個時候從修煉中醒來,一股大海的腥味傳了過來,預示著這裡離大海已經不遠了。

    永生龍頓時便有再次撞山的衝動,這麼低級的錯誤都能出現他真的應該撞撞腦袋,而且之前他還去過鎮守城的呢,支支吾吾的說道:「我,我以為,方向,就是,這邊呢,所,所以,只要飛,就能,能到。」

    「還愣著幹嘛,趕緊給我回去啊,你想我們被曬成人幹嗎?哎,我怎麼就創造出你這麼個路癡來呢?」龍華太恨鐵不成鋼了,這自己是路癡也就罷了,連坐騎都是路癡那以後不知道還有多少冤枉路等著他呢。

    永生龍調轉方向卯足了勁的飛行,他要趕在太陽出來之前找到正確的方向才行。可是差之毫釐謬以千里,龍華一行最終還是在一個森林中度過了一日,第二晚才在幾番周折之下回到鎮守城。

    剛回到元帥府龍華便找到吉雄的書房,見著吉雄就開口問道:「老爺子,我上次交給你的人呢,我爹問出什麼沒有?」

    「哪那麼快,上次控制岳無痕都花了我們一個月的時間,這次這個是個硬茬。就算他一直昏迷我看都得需要一個半月以上的時間。」吉雄見龍華回來本想問問小龍的情況,沒想到這孫子比他還要著急。

    「哦,那行,我讓小龍去試試吧。」龍華說完轉身就走,氣得吉雄在他身後破口大罵:「你個兔崽子,你眼裡還有沒有我這個爺爺,都不問候問候,太目無尊長了。」

    已經走到廊道上的龍華頭也不回的大聲問候道:「爺爺安好!」

    「你,這個小兔崽子。」吉雄又埋頭處理起他的事情來。

    小龍來到關押金牌黑衣人的獄房,看見吉傑正在擺弄著各種材料。黑衣人被捆綁在一個金屬座椅上昏迷不醒。

    「師公好!」

    「小龍,你來幹嘛?」吉傑趕緊停下手裡的工作有些遮遮掩掩,這樣的事情可不怎麼光彩。

    「師公,沒事,您弄您的,我只是來審問審問而已。」吉傑做的事情雖然在道德上說不過去,但是如果將對像變成無惡不作的壞人那就另當別論了,小龍的思想也不會死板到那種地步:「就麻煩您把他弄醒一會就行。」

    吉傑看了一下小龍,確定他沒有別的情緒後拿出一個小瓷瓶掰開黑衣人的嘴倒出一滴褐色液體。當液體流入黑衣人的嘴後效果立竿見影,金牌黑衣人便開始有了醒轉的跡象。

    小龍見吉傑昨晚之後退到了一邊,立即雙手一拍:「啊打!」身體助跑起來,當離黑衣人只有一步之遙時右腳抬起狠狠的踹了下去。這時黑衣人的眼睛也剛好睜開,只見一張腳底板在自己眼前迅速放大,在朦朦朧朧之際鼻樑就傳來『卡嚓』一聲脆響,黑衣人只覺兩眼昏花密密麻麻的螢火蟲往眼裡鑽。

    黑衣人甩了甩頭。已是月聖修為的他其身體強度還是很不錯的,這點沒有參雜力量的攻擊對他還造不成多大的傷害,看了看周圍的環境以及身上的鐵鏈。這黑衣人那高傲的樣子又回到他的臉上,似乎被幫著的不是他一般:「哼,你們居然敢囚禁我,你們這些低等修煉者可知我們金箭閣的真正身份嗎?」

    小龍和吉傑木訥的相互看了一眼,下一刻俱都肆意的哈哈大笑:「哈哈哈,你這個高等的修煉者,難道你不知道地獄在向你招手嗎?」小龍的聲音很隨和,但下手卻恰恰相反,拿出一顆小釘子『哆』的一聲便將黑衣人的一根手指訂在了椅子上,鮮血立即便順著座椅往下流。

    黑衣人只覺一股專心的疼痛一浪一浪的扑打著神經,額頭上立即冒出了一滴滴的汗水:「啊你們這些該死的夜月人,我要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啊」

    見他還嘴硬,小龍毫不吝嗇的再送了他一刻釘子。

    「在我家鄉的古時期就流傳著一種文化,那是對人體各個敏感部位的剖析,那就是刑法的由來,而網絡將這些刑法的手法幾乎完整無缺的傳了下來,不好意思,我也深受感染,這便帶來了你這高等人即將感受到這個世界上第一無二的煉獄。」說著小龍便從空間戒指中不停的拿出一些工具,有黑漆漆的燒火棍,有蚺F的菜刀,還有油膩的鐵鉤,連細小的魚鉤都有,這可是小龍精挑細選到處收羅而來的,他此時的表情是那麼的邪惡與無情。

    黑衣人在這樣的精神壓迫之下漸漸的身體開始顫抖起來,他無法想像面前的這些普通的器械能給他帶來多大的痛苦,但常年培養的高傲又不允許他丟掉屬於強者的尊嚴,牙齒咬得『磕磕』響了都還強忍著不妥協。

    「很好,如果你太早放棄抵抗的話我還惋惜不能表演我的拿手好戲呢。」小龍似乎非常滿意這黑衣人的表現,隨手拿出一根燒火棍走到黑衣人的面前,正要有所動作時突然停了下來對著一旁觀看的吉傑請示道:「師公,可不可以幫我叫來兩個幫手,我怕這傢伙反抗的時候我一個人掰不住他。」

    「不用了,我來!」吉傑立馬挽起袖子來到黑衣人旁邊。

    「那麻煩師公了,請您把他的屁股撅起來,看他坐得久了怕他長痔瘡,我來幫他清理一下,做做預防,嘿嘿」小龍拿起燒火棍炫耀了一下滿臉的邪笑。

    「嘶」吉傑有些牙疼的感覺,不過為了配合小龍還是逼著自己說出這麼句話來:「這燒火棍沒有加熱,會不會太涼了讓他沒感覺啊?」

    「呃,會嗎?」小龍盯著黑衣人問道。

    此時這黑衣人還猜不到小龍要幹嘛的話那就是白癡了,嘴裡哆嗦著:「你,你們,不,不能,這樣做,我會,啊」

    在這黑衣人恐懼的眼神和吞吐的聲音下小龍做了一次試驗,當他將燒火棍再次拿到面前時表情一陣噁心:「嗯,這味道真難聞,師公,我去用高溫消消毒吧,別傳染了。」說完就要轉身離去,看樣子沒有絲毫的做作,就要拿著燒火棍去消毒。

    黑衣人從未有過這樣的屈辱,溝子裡一陣火辣,見小龍真要去給燒火棍加熱,心裡再也無法承受的求饒道:「住手,停下,你們想知道什麼?」

    「搞定!」小龍丟下噁心的黑棍子,轉身問道:「你們用的那些捕捉工具從哪來的?」

    「那是總閣分發給我們分閣的。」黑衣人既然決定妥協便沒有了遮掩的心思,看這少年那沉著的樣子根本就不像能夠糊弄的角色。

    「你們總閣在哪?」

    「真陽大陸!」

    「真陽大陸在哪?」這個名字還是小龍第一次聽說,看來這次審問得到了意外的收穫。

    「就在夜月大陸的對立面,也就是這顆星球的另一邊。」

    「你們金箭閣到底是幹什麼的?」

    「捕捉巨獸。」

    「你知道之前用的那張大網從何而來嗎?」

    「玄精巨網?那是從我們夜月分閣的駐地裡挖掘到的。」

    「你們的駐地在什麼地方?」

    「不知道。」

    「哦,那,呃,你不知道?」審問太過順利,小龍一時沒能反應及時。

    「我們的駐地在地下很深的地方,具體叫什麼名字我真不知道。」黑衣人一臉坦誠不似作假。

    「既然如此那就麻煩你帶我們走一趟吧。」

    「行。」

    黑衣人的回答讓小龍出乎意料,似乎他比小龍更想回到那裡。

    當小龍將審問的結果告知龍華之後也說出了自己的分析:「那傢伙的話我看能有一半是真的就不錯了,就是不知這玄精巨網的挖掘地點是否屬實,而且他還妄想著回到他的地盤翻身對付我們,看他那急切的樣子應該是還有許多細節沒有給我說明。」

    「這麼龐大的組織當然會有防護措施,我只是很好奇他們與真陽大陸總閣是如何聯繫和互通往來的?難道這兩片大陸有著傳送陣不成?」

    「傳送陣?這世界上真有這樣先進的科技?」小龍驚奇的盯著龍華,這消息在小龍看來絲毫不比神器來得震撼。

    「當然有,龍華大陸上的傳送陣已經很普遍了,但是這傳送陣還是有著距離限制的,如果真陽與夜月之間真的可以架通傳送陣的話那麼這兩片大陸之間並不是多遙遠。」

    「那我們怎麼辦?去還是不去?」小龍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這神奇的傳送陣是什麼樣子的了。

    「為啥不去,一定要去,我也想看看遠古的神獸長什麼樣子呢?」

    這時無敵如意的聲音在龍華的意識海想起:「神獸不止一種,就我見過的神獸種類都在十種以上。」(……)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