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都市小說 > 都市極品廢材

正文 第八百三十六章 文 / 黑暗的天空

    月亮的態度讓無垢很是著急,雖然她跟月亮相處就只有幾天,可感情卻急速升溫。多年未盡到母親責任的她對月亮全都是愧疚,甚至因此而忽略了月亮的意識海中還盤踞著一個老怪物。

    看著月亮堅決的態度,無垢到了嘴邊的話下意識地嚥了下去,隨即,她求救似的看向了楊愷。她的目的是想讓楊愷勸住月亮,楊愷當然不會接下這個活。因為月亮根本就不聽他的,給面子還好,如果不給面子,絕對會很尷尬的。不過,什麼都不做顯然也是不行的。

    於是他說:「不如這樣吧,我們一起過去,如果真的出現了那樣的結果,我會盡最大努力將月亮帶走的。」

    無垢張嘴想要說些什麼,最終卻什麼都沒說,無奈地點頭說:「那好吧。」

    見無垢這麼說,月亮朝楊愷遞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卻見楊愷壓根就沒看她,神色頓時就晴轉多雲。

    楊愷雖然沒有看著月亮,可周圍的一切如何能瞞得過他,從月亮的神色中,他知道此刻是真的月亮,而不是那個澤姆。想想也很正常,想她澤姆是一個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怪物,如何能受到了一個女人無微不至的關懷。估計是縮在了月亮意識海的某個角落裡。

    不過,楊愷也意識到月亮以前並不是這個樣子的,他略微思索了一下,就明白是一路上的經歷影響到了她。雖然無垢給了她無微不至的關懷,可兩人相處的時間並不長,月亮根本就沒喲適應這種身份。儘管她的心底對於母親很是期待,沒見著的時候,甚至忐忑不已,可見了之後,卻還沒找到與之相處之道。

    看透了的楊愷並沒有開導月亮的意思,他立刻就帶著樂正悠走在了前面。

    儘管無垢很是不願意月亮跟著一起去,卻也無法說些什麼。因為她的心底對於月亮全都是愧疚,因此,她雖然是為了月亮好,卻也無法板起臉跟月亮說,最終只能無奈地妥協。

    佛祖和佛子的碰撞地點選擇在盂蘭鎮的西邊出入口,這裡距離盂蘭廟要比東邊近得多。

    楊愷他們趕過去的時候,雙方正劍拔弩張地僵持著,塔希斯站在隊伍的正前方,他的對面也站著一位中年和尚。跟塔希斯一樣,這個中年和尚也站在隊伍的最前面,兩人之間相距也就二十多米。兩人的身後都站著數百人,這是他們手中的全部精銳力量,也是他們的根本。

    知道這個中年和尚就是佛國的領袖佛祖諳達,楊愷不由得仔細打量了起來。打量的結果就是楊愷心底暗暗吃驚,因為諳達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普通人。如果混在人群中,絕對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他往那裡一站,就跟周圍的自然融為了一體。這是返璞歸真的跡象。

    看到諳達的時候,楊愷就知道塔希斯如果沒有特別的手段,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塔希斯雖然也處在返璞歸真的邊緣,可楊愷的一隻腳已經邁進了修者之境,已經能學習使用術法,他的眼光是很毒辣的。他能從塔希斯身上看到人工雕琢的痕跡,雖然兩人的境界相差不大,可這點差距卻是一道難以逾越的鴻溝。如果塔希斯的運氣不好,這點差距他有生之年也未必能追趕上來。

    楊愷能看出塔希斯跟諳達之間的差距,塔希斯應該也知道這一點。可他還敢直面諳達,這表示他有殺手鑭,而這個殺手鑭足以彌補雙方境界的差距。當然,也有一個可能,作為boss的他們並不參與戰鬥,亦或者是在戰鬥的最後階段加入其中。

    當然,這都是楊愷的猜測,需要時間來檢驗。

    楊愷他們趕到的時候,塔希斯和諳達正在說話,兩人的餓聲音並不大,卻能讓所有人清楚地聽到。很顯然,他們是使用了手段的。

    「塔希斯,給你一個機會,如果你放棄抵抗,把人交給我,我可以當做什麼事情都沒發生。」說話的是佛祖諳達。

    楊愷立刻就斷定兩人之間的交流剛開始,否則他是不應該聽到這種話的。

    「都已經走到這一步了,怎麼可能當做沒發生?我欺騙不了自己。」塔希斯搖頭說。

    「是什麼導致你做出這樣的決定?難道真的是因為一個女人?」

    「難道不行嗎?」

    「哈哈哈」面對塔希斯的反問,諳達笑了,笑得很大聲,他的聲音極富穿透力,楊愷看到很多人在用手指掏耳朵。

    等諳達收起笑聲的時候,塔希斯才冷冷地說:「有這麼好笑嗎?」

    「當然,堂堂佛子竟然會說出如此幼稚的話,這話除了她會傻傻地相信,天底下還有誰會相信?哈哈哈」諳達再一次狂笑起來。

    「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無情?」塔希斯又一次以反問應對,這一次,他並沒有等諳達收起笑聲,他的聲音蓋過了諳達的笑聲,清晰地送入在場每一個人的耳朵。

    諳達的笑容也是戛然而止,他的神色一變:「這麼說你是打算一條道走到黑了?」

    「堂堂佛祖竟然如此婆媽,如果你害怕了,只要你自己離開那個位子,我也可以當做沒見過你的。」

    「看來你對自己很有信心啊?」

    「信心自然是有一點的,倒是你很沒有信心,竟然親自趕過來了,呵呵」

    對於塔希斯的嘲諷,諳達渾然不覺,他好整以暇地說:「你霸佔了我的女人,我自然要過來了。」

    見塔希斯要說話,諳達根本就不給他說話的機會,緊跟著就放大了聲音說:「月亮,到爹爹這裡來,你一生下來,你狠心的母親就把你送走,爹爹可是一直在找你。」

    不論是塔希斯還是無垢,都沒想到諳達會來這一手,臉色頓時就難看起來。塔希斯想要說些什麼,最終卻什麼都沒說出來,他的眼睛裡閃過一抹黯然。一直盯著他的諳達清晰地捕捉到了他的神色變化,他的嘴角揚起了一個微小的弧度。

    跟塔希斯一臉尷尬不同的是,無垢的臉色頓時變得慘白,她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之前,她之所以讓楊愷看著月亮,直至有人過來帶走她,並不全是處於安全上的考慮,她只是不想讓月亮跟諳達見面。

    雖然她非常不想承認,可他是月亮親生父親的事實就擺在那裡。原本知道這件事的就只有她和諳達兩人,直至覺明察覺到月亮跟她的容貌非常相像的時候,知道的人才漸漸地多了起來。不過,這也限於一個很小的範圍之內。可諳達這一嗓子,很快整個佛國的人都會知道的。一想到這個,她的臉色就更加的難看了。

    (第二更,今天沒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