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都市小說 > 都市極品廢材

正文 第五百九十九章 文 / 黑暗的天空

    「我的胃裡全都是暖意,而且,這股暖意正在向全身擴散,我察看過了,腎精正在向我的肌體中滲透。」

    聽了慕容詩的話,兩人幾乎是下意識地就用精神力察看她的胃部,當即就看到被慕容詩吞下的那些個腎精正在往能接觸到的部位滲透。之後就跟她自身的細胞融為一體,融合腎精的細胞更具活力。從這個效果來看,慕容詩得到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

    對於這個情況,三人都不由得面面相覷。她們都沒想到男人的腎精竟然還有這種功效,隨即,她們想到了躺著的男人,立刻就開始查看男人的腎臟部位。男人的腎臟正在緩緩地律動著,律動的頻率很低。不過,她們很快就發現隨著時間的推移,律動頻率正在緩慢提升。原本乾涸了的腎精又出現了一些,看到這個情況,三人不由自主地鬆了一口氣。

    雖然楊愷沒有說出來,可三人都知道這是他的一次嘗試。他想知道真相是不是真的像幽雪說的那樣,結果表明幽雪在這件事情上應該沒有說謊。

    不過,男人剛才的模樣確實有些嚇人,特別是腎臟,竟然有衰竭的跡象。好在衰竭的現象並沒有持續多久,不然,她們就必須採取刺激的手段了。

    一如分身當時的情形,楊愷的意識完全聯繫不上本體。正如傅琴三人猜想的那樣,他這麼做確實是為了檢驗幽雪說的真假。因為他壓根就不相信幽雪說的,雖然她的真實目的尚未表露出來,可他知道幽雪把他留在身邊絕對不是因為她說的那些個原因。

    從幽雪的目標是圖巴魯大陸西邊的倫波音特大陸上的婆釋教,之所以沒有在圖巴魯大陸上嘗試找尋,是因為這片大陸是商人的天下,受到商人的影響,人們更看重利益。如果沒有足夠的好處,人們是不會輕易改變信仰的。就算存在了多年的月神教也只能偏安一隅,依靠軟手段拉攏信徒。這個世界上的大多數宗教在這裡都有分支機構,可發展都不盡如人意。最多也就只能勉強維持運作,根本就談不上回報總部。也正是因為如此,各宗教派來這裡的人都是在本部混得不如人意的,來了這裡基本上就沒有了出頭之日。因此,他們也不可能有什麼激情來傳播教義。久而久之,這裡成了被宗教遺忘的地方,只有宗教內部有需要發配的人員的時候,高層才會想起這裡。

    倫波音特大陸是由兩個國家組成的,倫波帝國和音特帝國,婆釋教的總部就在倫波帝國的都城巴克阿拉城。皇宮在城東,婆釋教的總部在城西,兩者的建築規模都相差無幾,而且互相遙望。這是婆釋教的神權和皇權分庭抗禮的明證。

    這些都是楊愷從幽雪口中聽到目的地之後,意識中浮現出來的資料。這些資料有唐允的也有幽雪記憶中的。

    吃過早餐沒多久,楊愷就見到了秋語和費貞。看到兩人的時候,幽雪表現出了足夠的熱情。問長問短了好一會兒才鬆開兩人的手,把在一旁站著的楊愷介紹給了費貞。

    楊愷發現了一件事,秋語在應付幽雪的時候,眼神總是偶爾朝他瞥過來。當他的目光迎上去的時候,她立刻就將目光轉移開來。

    楊愷立刻就斷定秋語可能從他的神態中看出了些什麼,開始猜測他的身份。儘管他現在的樣子是個女人,可熟悉他的人自然能從他自然流露的神態中看出一些端倪。

    不過,楊愷知道秋語也不敢確定,不然也不會總是看過來。這個時候,楊愷有些明白秋語為什麼會緊跟著就過來了。有想確認他真的像幽雪說的那樣真的沒事的原因,想來也有這個緣由在內。因為楊愷從她的眼睛裡看到了失望。

    對於秋語的眼中出現這樣的神色,楊愷並不奇怪,是因為他此刻的模樣。就算她認為幽雪有著神的能力,可這種猜想有些匪夷所思,而且,幽雪只表現才會了戰鬥力,並沒有展示出別的能力。

    就在這個時候,幽雪說;「二位妹妹請跟我來,給你們看店小東西。」

    她根本就不給秋語和費貞拒絕的機會,就拉著她們的手去了臥室。楊愷想要跟著進去,可他還沒走到跟前,門就被關上了。有心想要用精神力察看裡面的情形,猶豫了好一會兒,最終還是放棄了。

    三人並沒有在臥室裡呆多久,前後只有二十分鐘的樣子。早已經等的不耐煩地楊愷下意識地看向她們的手,可她們的手依舊是空空如也。隨即,他的目光落在了秋語的身上,他的眼神頓時就為之一變。

    因為她看到秋語的脖子上佩戴著項圈,這個項圈跟幽雪戴在他脖子上的款色和花色都是一模一樣,應該是同一批製作出來的。接著,他看到秋語的雙手手腕上也帶著相同的金屬環。雖然看不到秋語的腰部和她的足部,可楊愷知道那裡肯定也有。

    接著,他也在費貞的身上看到相同的金屬環。

    楊愷頓時就氣血上湧,雙拳也緊緊地握了起來,在爆發之前,他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了幽雪的身上,他心頭的暴怒瞬間煙消雲散,因為他在幽雪的身上也看到了金屬環,而且也是全套。這一刻,他迷茫了。

    這一刻,楊愷看到了幽雪眼中的嘲諷。他並沒有在意幽雪的這個表情,而是在察看自己身上的金屬環,想從中找出一些端倪,結果讓他很是失望。金屬環怎麼看賭只是普通的飾品,只是製作得更加精美一些,材料更好一些而已。

    楊愷的反應全都被秋語看在眼裡,就在剛才,她清楚地察覺到了楊愷的怒意,順著他的目光,就發現他是盯著幽雪剛贈送給她的一套精美飾品。她立刻就意識到飾品可能有問題。與此同時,她對楊愷身份的猜測更為迫切了。因為就在剛才,她感受到了楊愷身上獨有的氣息,雖然只是轉瞬即逝,卻讓她清晰地捕捉到了。

    在裡面的時候,當幽雪拿出兩套環狀金屬飾品的時候,她雖然驚歎於飾品的精美,可是她的心底是警惕的。她和幽雪見面的次數並不多,而且,她還是帶著目的過來的。幽雪的熱情讓她非常的警惕,現在又拿出價值不菲的飾品,要說她沒有目的,打死她也不相信。更何況這套飾品,她在幽雪侍女的身上也看多過。

    秋語猶豫不決的時候,費貞倒是拿起一件手鐲反轉著查看起來,口中更是讚口不絕。

    像是察覺到了秋語心中的猜疑,幽雪變戲法似的又拿出了一套,然後就當著兩人的面開始往身上佩戴,並讓兩人幫著將預留的接口卡死。

    見幽雪率先將飾品戴上了,秋語就算心中有別的想法,也不能表露出來。正如幽雪介紹的那樣,這套飾品真的很漂亮。身為女人的她也很難生出拒絕的念頭,而且幽雪已經先一步做了示範,她也就答應了下來。不過,她還是多了個心眼,讓費貞幫著把接口鎖死,而不是讓幽雪動手。

    佩戴的過程中並沒有發生什麼事情,秋語的心才稍稍放了一些下來。隨即,她就拿起剩下的一套飾品幫著費貞戴上。在幫助費貞佩戴飾品的時候,她又仔細檢查了一下飾品,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她的一顆心才基本上放了下來。

    接下來,在幽雪的刻意為之下,三人的交談很是暢快。楊愷就在一旁端茶倒水。雖然對秋語佩戴飾品很是不滿,可幽雪自己也戴了,他也找不到發作的借口。

    幽雪很自然地把話題轉移到了她和楊愷下午就動身去倫波音特的事情上,秋語略微猶豫了一下就說:「幽雪姐姐,我想跟你們一起去。」

    沒人想到秋語會突然提出這樣的要求,就連幽雪的眼睛裡也都是意外。楊愷張嘴就要問,隨即就意識到自己現在的身份有問題,於是,他就看向了幽雪。他從幽雪的眼睛裡看到無辜的神色,雖然楊愷並不相信,可他暫時只能接受這個解釋。

    費貞也沒想到秋語會這麼說,就問道:「唐允還沒回來,你也跟著走了,家裡可怎麼辦呢?」

    「不是還有你嗎?」

    費貞指著自己的鼻子說:「我?」

    「你也是家裡的女主人,有你在家,我很放心。」秋語微笑著說。

    費貞張嘴想要說話,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其實,她的心底對女主人這個身份是非常牴觸的。礙於父親說的那些話,她才會住進那裡。她的運氣不錯,一直在想著報仇,轉眼間就有人幫她報仇了。雖然沒有親手報仇的快感,可大仇得報足以讓她暗自興奮不已。雖然秋語帶回來了楊愷在修煉的消息,可費貞壓根就不相信。對女神分魂做了那樣的事情,如果不被懲罰,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再後來,她聽說幽雪將其當作姐妹的時候,也是根本就不相信。這世上哪有這麼好的事情。對於這個世界上的女人來說,貞*並不是那麼的重要。當然,能把貞*給自己喜歡的男人,也是一件值得回憶的事情,如果這個男人恰恰又是丈夫,那就更加完美了。當然,這個世界的女人們也沒有那麼開放。沒有意外,她們都會本分地相夫教子的。不過,失去貞*並不會給女人帶來多少的負面影響。更何況幽雪還是一個神。

    幽雪盯著秋語的眼睛,好整以暇地問道:「說說你的理由,如果你能說服我,帶上你也未嘗不可。」

    秋語猶豫了一下,靠近了幽雪,在她的耳邊用只有幽雪才能聽到的聲音說了一句話。

    隨即就看到幽雪的眼睛裡閃過一抹異色,接著就點頭說:「好,你回去準備一下,下午我們一起走。」

    「我已經準備好了。」秋語淡淡地說。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