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都市小說 > 都市極品廢材

正文 第五百九十五章 文 / 黑暗的天空

    「去找尋力量,塑像內的那點能量對我來說就是杯水車薪,以至於我很多事情都不能做,我必須找到新的能量補充,到時候才能讓本體降臨這個世界。」

    「你確定要帶著我?跟你相比,我的武力值這麼低,跟著去就是一個累贅。」

    「你可不要妄自菲薄,你的武力值雖然不值一提,可是你的潛力卻是一流的,特別是你的功法,竟然能吸收高出數階的能量。」

    「你的意思是——」

    「如果我們能找到能量,你可以盡情地吸收。」

    「這麼大方?」楊愷有些難以置信。

    「你以為你能吸收多少?」

    楊愷頓時就沒話說了,他發現自己有些傻了,竟然連這麼簡單的問題都沒想到。

    不過,他可沒有自怨自艾,立刻就轉換了一個話題:「你把黑空和幻蝶怎麼了?」

    「找尋能量的過程中肯定有危險,於是我就動手把他們封印成你的附依。」說到這裡,幽雪停頓了一下,見楊愷沒有追問的意思,跟著就說:「附依就是以後只能依靠你生存下去,除非你願意給他們自由,不然,他們永遠沒有辦法離開。因為他們只能吸收你的力量,就算有能力離開你,也會因為無法適應外界的能量而迅速敗亡。」

    楊愷有些明白阿德裡亞斯和維姬的遭遇了,不過,他並沒有惻隱之心。他們當初依附在自己身上,也是為了佔便宜,卻沒想到最終還是把自己給套進去了。只能說他們的運氣不好,作為佔了便宜的人,他自然也不會得了便宜還賣乖。

    「差點忘了告訴你,我們走後,你的兩個女人秋語和費貞將會住在這裡幫著我打理一些事務。」

    「看來你始終都沒忘記打她們的主意?」

    「別說的這難聽,因為你的關係,我和他們可是姐妹,而且,相處得還算融洽。」

    「謊言說多了就會連自己都相信,你總是不斷重複這句話,是不是打算練自己都騙?」

    「既然你不相信就算了,哦對了,之前對你做的那件事,今晚再幫你做一次,你的能力還能得到一定幅度的顯著提升。」

    「我以為你要吸死我,你能說說這麼做的原理嗎?」

    「這很簡單,其實就跟超負荷訓練武技一樣,不過,這個負荷要有一個度,超過這個度就會對身體造成傷害,甚至因此送命也是可能的。而且,超負荷訓練的次數也不能太多,最多兩到三次。第一次最好,第二次效果基本上只有第一次的一半,第三次提升的有限,基本上只能算是聊勝於無。我吸你的時候,你的情況跟世俗間的脫陽狀況是一樣的。脫陽之所以會死掉,是因為無法止住,最後就會連血液都噴出來從而導致一命嗚呼。而我只是在吸光你腎精的一瞬間就停了下來,同時止住了你噴血的可能。」

    這個理論楊愷當然懂得,只是沒想到竟然還能用在這上面。

    忽然,他想到了一個問題,立刻就問道:「你確定你的本體從未經歷過男歡女愛?」

    「當然,我的本體還是處女呢。」

    「既然如此,你是從哪裡學到這個技能的?」

    「說你蠢,你還真把自己當成傻子?我的本體雖然沒經歷過男歡女愛,可她畢竟成神了,她所經歷的事情又豈是你這一個卑微的小人物能想像出來的?」

    被鄙視了,可楊愷並沒有在意,他說:「如果你的本體降臨了,你是不是也要回歸?」

    「當然,那才是真正的自我,這個只是一個殘缺不全的存在。你也看過我的記憶了,想必應該知道我所知的有限。」

    「既然這樣,那是不是表示我和你的本體也可以保持這種關係?」

    「你會死得很難看的,我是被你乘虛而入了,面對我本體的時候,你根本沒有機會。」

    「那可不見得。」

    「不怕死得難看,你儘管可以嘗試。」

    「雖然你說的很嚴重,可我還是想試試,很多事情,只要有想法,並敢於去嘗試,才會有希望,不是嗎?」

    「那也要看是什麼事情。」說著,幽雪的話鋒一轉:「別廢話了,我們先做一次,然後我再幫你吸一次,有了前一次的經歷,這一次,你應該不會失去意識的。」

    雖然楊愷恨不得幽雪現在就死掉,可是他並不否認幽雪的這個身體非常迷人,因此,他並不介意跟她做原始本能運動。

    分身正在做的事情對本體是有影響的,因為兩個身體共有一個意識。因此,楊愷的本體呼吸不由自主地粗重了起來。

    由於臨肥市這邊的天尚未大亮,修煉了一夜的三女還處於修煉當中。不知道是不是有意識的,他依舊躺在樂正悠和慕容詩之間,傅琴則躺在外側。

    轉頭看了一眼樂正悠,見她在改造身體,就將注意力轉移到了慕容詩的身上。被半透明睡衣包裹著的慕容詩非常的玲瓏剔透,結合分身正在做的事情,他頓時就有了反應。左手伸進了慕容詩的睡衣之中,握住了她胸前的一隻豐碩。

    他的手剛一搭在上面,慕容詩就睜開了眼睛,接著就貼了上來。都是老夫老妻了,配合自然是非常的默契。楊愷的內褲褪掉了,慕容詩的睡裙也被掀起來了。未幾,兩人之間的距離就從零轉變為負數······雖然知道樂正悠和傅琴肯定會有感應,可是楊愷和慕容詩還是盡可能地收斂聲音,這讓兩人的心底多了些偷情的感覺。

    當楊愷在慕容詩體內噴發的時候,她終於忍不住叫出聲來。而這個時候,傅琴和樂正悠早已經不再修煉了,而是坐在他們的兩邊好整以暇地欣賞著活色生香的春宮圖。

    等慕容詩的*餘韻緩解的時候,傅琴和樂正悠相互看了一眼,然後同時撲向了楊愷。

    從慕容詩體內出來的小楊愷很快就被傅琴搶先一步霸佔了,兩人像是有默契似的,楊愷是被逆推的,於是他的嘴就被樂正悠的下身印上了······分身那裡,強化之後的楊愷異常凶悍,足足持續了近兩個小時,才在幽雪的身體裡一洩如注。而這在以前是難以想像的。看著身下雙眼迷離的女人,成就感油然而生。

    不愧是女神分魂,幽雪的恢復能力也非常變態,不到十分鐘,就完全走出了餘韻的影響。不顧下面如絲線般滑落的液體,就俯身*了楊愷的老二開始了第二次的極限改造······正如幽雪先前說的,這一次,楊愷並沒有失去意識。不過,他卻清楚地感受到了腎精被徹底吸乾對身體造成的影響。儘管他的經脈中有著龐大的能量,可是他卻感覺到無邊的虛弱正在侵襲著他的身體和靈魂。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