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都市小說 > 都市極品廢材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八章 女人和男人 文 / 黑暗的天空

    第三百六十八章女人和男人

    橫濱市日本僅次於東京、大阪的第三大城市,人口則比大阪多位居第二,由於毗鄰東京灣,因此也是聞名的港口都市。這樣的地方繁華程度可見一斑,這裡的土地利用率也到了極致,放眼望去全都是數十層的高樓,偶爾有幾棟低矮的建築,也有十多層。這裡的生活節奏也非常快,以至於道路兩邊的人行道上的人大多是行色匆匆。在大街上閒逛的大多是前來這裡旅遊的人。

    各國都有監控外國人的習慣,這裡也不例外。雖然楊愷不在乎這種例行公事式的監控,想要擺脫也是輕而易舉。可是楊愷還是在離開機場之後,就馬上擺脫了監視。找了個路邊電話亭,恢復了本來面目,快速換了件t恤。隨後打車直奔目的地。

    目的地的景致跟沿途看到的有著非常大的差別,這裡佔地面積至少有數百畝,裡面就沒有超過五層的樓房,建築的式樣都是極具日本民族風格的中世紀式樣。這些建築被一個紅牆碧瓦的大院子圍在中間,裡面的植物也都有些年頭了。如果不是大門緊閉,人們絕對會以為這裡是一座公園。能在這裡佔據如此大的一塊地方,不是有實力就行的,還需要有勢力。從這一點上,就能推斷出日本政府跟日月星盟的聯繫應該是很緊密的。

    此刻,楊愷正站在陽台上看著遠處的基地所在。他是在一棟大廈上面,這棟大廈下面是寫字樓,上面十多層則是公寓。這套一居室的公寓是赤井由美出面租下的,楊愷要求她盡快為他辦理一個真實的假身份。他已經做好了停留多日的準備,擁有一個本地的身份自然便於行事。語言對他不是障礙,前世做殺手的時候就已經學會了日語。而且,以他現在的記憶力,學會日語並不需要太久。

    為楊愷租好了房子,結合地圖介紹了這裡的大街小巷之後,赤井由美就回家了。這是楊愷要求的,為此,楊愷動手為她催眠,將編造好的故事固化在她的腦子裡,以免她面對威懾的時候,慌亂中出錯。有心人會抓住她話語中的漏洞還原故事的真相。得到鎮魂碑之後,楊愷的催眠術已經沒有瑕疵。赤井由美的性格根本就不適合做武者,她根本就沒有一顆屬於武者的心。

    赤井由美離開的時候,已經快到了吃晚飯的時間。楊愷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就出門去了。他並不擔心赤井由美會露出馬腳,因為她的心底也把楊愷編出來的故事當做是真的。而且,就算她真的失敗了,楊愷也最多就是損失一副控制環,雖然有些可惜。

    傍晚的橫濱街景跟白天有著本質上的不同,雖然天還沒黑,可是街道兩邊的霓虹燈就已經開始閃爍了,將周圍的景致照得美輪美奐。雖然有些俗氣,卻不影響絢爛奪目,真正高雅的人沒幾個。這一點,從人們前赴後繼地去旅遊景點就能看出端倪。真正熱愛自然的人,是不會去那些個景點的。他們會去人跡罕至的地方,獨自感受自然地美麗。

    雖然距離夜晚還有一會兒,卻能想像出夜晚世界的繁華景象。信步在橫濱街頭漫步,路邊的景致、行人。緊張工作了一整天的人們大都放下了面具,跟身邊的同伴大聲說這話,發出誇張的笑聲。年輕人更是如此。隨著夜色逐漸濃郁,路邊的行人也越來越多。從這一點上來說,日本人跟中國人有著很大的不同,大多數中國人下班都是匆匆趕回家的。只有剛走入社會的年輕人才會跟朋友一起釋放多餘的精力。

    突然地,一個女中學生走到他的面前,大方地將一包寫了一串數字的紙巾遞到楊愷的面前。楊愷知道這應該就是日本獨有的援助交際了。看了一眼這個臉上還帶著些許稚氣的女孩,楊愷笑了笑,接過了紙巾。女孩鞠了一躬,就轉身離開了。楊愷看到她沒走多遠,就塞了一包紙巾給一個拎著公文包的中年男人。

    楊愷搖搖頭,看了一眼紙巾上的電話號碼,隨手將其扔進了路邊的垃圾桶。地球上的動物當中,就只有人類有這種出賣**的行當。別的種族都是依靠強有力的身體,將種群中的雌性霸佔。當然,這也可能是人類進化出更高智慧的結果。

    經過一家麵館的時候,楊愷突然改變方向走了進去。他之所以走進這家麵館,是因為這件麵館的悶頭裝修很古樸別緻,可以說跟周圍的店舖格格不入。確切的說是有些突兀,正是因為如此,才吸引了路人的目光。楊愷推門進去的時候,裡面的十多張桌子都差不多已經坐滿了。只有裡面的拐角處還有三個空位。這家麵館的餐桌都是那種對面各有兩個位子與椅子連體的款式,桌子是不袗的,椅子的材質則是塑料的。

    楊愷朝著那個位子徑直走了過去,佔據一個位子的是一個年輕的女人,相貌還是很精緻的。不過,她的臉上充飾著風塵氣息,如果沒有這種氣息,她還是挺耐看的。楊愷一眼就看出她是靠身體吃飯的。吃這種飯的,姿色自然要過得去。除了極個別心裡不正常的,都會撿漂亮的上。

    察覺走到對面準備坐下的楊愷,她將夾起的麵條塞進嘴裡,同時抬起了頭,楊愷朝她點點頭,就坐了下來。女人並沒有因為楊愷的坐下而有所停頓,依舊優雅地吃著麵條。

    楊愷要了一碗排骨面,等了十多分鐘的樣子,熱氣騰騰的面就端了上來。排骨是紅燒出來的,切的塊頭很小,只有一截拇指大小。卻散發著誘人的香氣,讓楊愷食慾大動,拿起托盤中的筷子,就夾了一塊塞進嘴裡。面的味道也很不錯,很有嚼勁,是純手工趕製的那種。

    楊愷吃第二口面的時候,女人吃完了最後一口面,拿起托盤上的紙巾擦拭著嘴角。自始至終,她的動作很優雅,跟所從屬的職業完全不相稱。楊愷立刻就斷定這個女人是受過良好教育的,這是一個有故事的人。不過,話又說回來了,每個人都有故事,只是精彩程度不同而已。

    女人從手袋裡拿出錢包準備付賬,就在這個時候,麵館的玻璃門被推開了,一個中年男人衝了進來,目光快速地在麵館裡掃視了一眼,很快就鎖定了目標。隨即就朝著目標快步走了過來。

    他的動作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正準備付賬的女人也看到了來人,她的臉上頓時就浮現出了慌亂的神色,以至於接連好幾次都未能將錢包打開。楊愷像是明白了什麼,不過,他並沒有受到影響,低頭開始對付碗中的麵條和排骨。

    男人徑直走到楊愷所在的餐桌跟前,對正哆嗦著準備打開錢包的女人就是一巴掌,同時大聲呵斥道:「我都一整天沒吃飯了,你竟然還在這裡吃麵!」

    幾乎所有人的眼睛裡都閃過一抹鄙夷,依靠女人出賣**養著的男人竟然還如此的理直氣壯。楊愷的表情卻沒有變化,這種事情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別人的想法都是鹹吃蘿蔔淡*心。

    只是男人的動作有點大,帶動女人的身體撞擊在餐桌上,將其碗中的麵湯撞翻了,自然也影響到了楊愷正在吃的面。楊愷的動作很快,在麵湯受到影響的時候,他將麵碗端了起來。同時伸手擋住了從女人碗裡濺過來的麵湯。

    男人下手很重,以至於女人的嘴角滲出了血跡,可能是因為習慣於男人的*威,她只是戰戰兢兢的,卻不敢有絲毫的反抗,撫摸著被打的臉,就像是個做錯事的小女孩。

    看了看左手背上的麵湯,楊愷冷聲說:「你是不是先道歉,再將你的女人帶回家?」

    「八嘎!」男人說話的時候,抬起右手朝著楊愷的臉就是一巴掌。

    察覺到男人的動作,女人立刻就要阻攔。可是她隨即想到了什麼,緊跟著就退縮了。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她的臉上充滿了吃驚,因為男人的手被捉住了,並被反扭了過來。男人立刻就順勢蹲了下來。

    男人的額頭上立刻就滲出了豆大的汗珠,本就不修邊幅的他此刻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楊愷並沒有就此放過他的意思,抬起左腳踢在了男人的膝蓋之上,同時鬆開了他的手。男人立刻就趴下了,楊愷收回的左腳在半空中花了一個圓弧,最終落在了男人的後背之上。隨即,右手就將剛才端起的麵碗放回了餐桌上,又吃了起來。就跟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似的。

    男人立刻就開始掙扎,想要擺脫楊愷的腳,可是無論他這麼努力都無法掙脫開來。他想要抓住餐桌將其掀翻,可是他的手尚未觸摸到桌腿,楊愷的左腳就從他的後背上離開了,踢在了他的手上。男人立刻就發出一聲慘叫,原本安靜的麵館,因為他的叫聲更加安靜了。吃麵的客人先是面面相覷,隨即,臉上浮現出好奇。他們並沒有出現害怕,仿若經常遇到這種事情似的。他們全都盯著正在吃麵的楊愷,還有地上不斷掙扎的男人,甚至還有人拿出手機將這個場景拍攝下來。

    女人也反應了過來,立刻就懇求楊愷:「先生,他是我丈夫,請您放過他。」

    楊愷就像是沒聽到似的,依舊慢條斯理地吃著麵條。慘叫依舊不時地響起,期間還夾雜著數聲斥罵。隨即又變成了哀求,見哀求沒用,又開始掙扎。可是他的每一次掙扎,都會換來楊愷左腳的攻擊。攻擊的結果自然又是一聲慘叫。

    女人的態度已經從懇求轉變成了哀求,可是楊愷始終沒有予以理睬,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面前的排骨面上。

    原本正在忙活的老闆娘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種事情,見識過各種各樣食客的老闆娘一眼就看出楊愷不是好相與的,就算她過去,也不會有任何用處,說不定還會被遷怒。不過,她的眼睛卻死死地盯著楊愷,以便第一時間滿足他的要求。

    就在這個時候,玻璃門又開了,先後進來了兩個客人,剛走了兩步,男人的慘叫聲就適時地響了起來。兩人被嚇了一跳,隨即就發現麵館裡的客人就只有一個人旁若無人地吃著面,其餘的都在看著。兩人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轉身離開了。因為沒有別的空位子了,熱鬧雖然好看,可身處熱鬧中心地帶可不是什麼好事。

    排骨面的份量很足,楊愷吃的速度也不快,足足吃了一刻鐘才將麵條和排骨全都吃完。放下筷子,看了一眼托盤上被數滴麵湯濺濕了幾處的紙巾,隨即看向了站在遠處不敢過來的老闆娘。老闆娘立刻就明白了,趕緊拿起一沓紙巾快步走到了楊愷跟前,楊愷從其中抽出一張,將嘴角擦拭乾淨。

    然後拿出錢包說:「結賬,把她的也一起結了。」

    女人立刻就阻攔說:「先生,不用了,真的不用了。」

    女人說話的時候,臉上全都是彷徨。楊愷根本就沒有理睬她,抽出幾張紙幣,遞給老闆娘,然後對不知所措的女人說:「我找他有點事情,你回家等著,他很快就會回去的。」

    楊愷說話的時候,接過老闆娘找回的零錢,將其揣進褲子口袋,彎腰拎起了地上的男人,拖著他朝著門口走去。沿途經過的餐桌,原先看熱鬧忘了吃麵的客人們全都低下頭開始吃麵,全然不顧麵條因為長時間浸泡已經失去了嚼勁。不過,楊愷經過他們身邊的時候,他們的目光都是偷偷地轉動著。

    楊愷拖著男人離開的時候,女人急忙跟了上去。

    回頭看了一眼跟上來的女人,楊愷說:「讓你回家等著,你沒聽見!」

    女人被嚇壞了,立刻就期期艾艾地看了丈夫一眼,就轉身離開了,邊走邊回頭看著。當她發現楊愷一直在盯著她的時候,立刻就加快了腳步。

    直至他的背影消失在視線之中,楊愷才將目光收回。這個時候,男人已經徹底放棄了抵抗。死狗一樣被拎著,由於先前在麵館裡該做的都做了,此刻的他並沒有再做無謂的動作。只是在等著命運的裁決。在他想來,楊愷應該是看上了他的女人,想要給他一個教訓,然後再去他家。不然,他也不會讓他的女人回家等著了。

    看著女人離開之後,楊愷拖著男人朝著路邊停著的一輛黑色轎車走去,走到駕駛室的門邊,左手突然朝著車窗玻璃伸了過去。手指接觸到玻璃的瞬間,直接就將玻璃穿透。厚實的鋼化玻璃竟然沒有因此而碎裂。可見楊愷的力道和速度控制程度。

    被楊愷拎著的男人立刻就被這一幕驚住了,他頓時就明白這並不是楊愷的車。雖然他早就知道自己撞上鐵板了,可是楊愷的這個動作還是讓他驚恐萬狀。他想要掙扎,卻想到楊愷的手段,這個念頭最終被壓了下來。

    楊愷的左臂隨之伸了進去,就在這個時候,車子的報警器才開始響起。卻只響了一聲,就被楊愷扯斷了電線,而戛然而止。

    楊愷順手拉開了車門,將車門鎖打開,隨即後退拉開了後面的車門,將滿臉驚恐的男人塞進去。然後就坐進了駕駛室,熟練的用電線打火啟動了車子揚長而去。

    (今天就一更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