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都市小說 > 都市極品廢材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五章 幕後指使者 文 / 黑暗的天空

    第二百九十五章幕後指使者

    他打招呼的那個家族長輩絕對是葛菲實權人物,份量擺在那裡,平日裡說句話地面都會晃動的人物。可是卻沒有一點用處,慕容詩並不認為那個長輩沒有盡力,想來是發生了意料之外的事情。雖然她涉足商業沒有多久,可是她並不笨。立刻就想到了父親先前的擔心,猜測出那些人已經開始動手了。

    慕容詩沒有立刻打電話給父親,而是打電話將這裡發生的事情告知了楊愷,短暫的沉默之後,楊愷說:「警告他們別企圖進入生產工廠,其餘的可以讓他們查,如果做得過分了,就把他們全都留下來,我會親自過去處理得。」

    聽出了男人話語中的冰寒,慕容詩的嘴角揚起了弧度,她對自己的男人是非常有信心的。自從決定跟他,就不斷地發現驚喜。她從未見過有事情能難住男人的,就算楊愷交到她手裡的星系動力,雖然她對技術不瞭解,卻也明白這種發動機帶給地球的變化是顛覆性。一個新的時代雛形已經慢慢形成。

    結束通話之後,楊愷的情緒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他自然不會為這幾個小小的局長煩惱,他想看看他們身後的人到底能玩出什麼花樣。

    因為他看到的更遠,對於這幾個跳樑小丑式的人都只是看著疥癬。

    可是事情還是發生了一些變化,原本楊愷認為這些人既然能混到省城的局長,想來也是有能力的,自然也應該知道分寸。

    只是那個環保局長一口咬定工廠的環保不合格,需要停產整改。分管消防的那個武警團長也是雞蛋裡挑骨頭。稅務局長也提出了類似的要求,說是星系動力的稅款不對,需要封存資料賬戶什麼的······總之一句話,這些人都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慕容詩親自出面都不管用,於是她第一時間就將這件事報到了楊愷那裡。

    楊愷說:「你聯繫亞黛兒或者傅琴,讓她們動手將這些人扣下來,我這就過去。」

    因為別墅的修建已經到了尾聲,楊愷在別墅的安全方面做了很多的佈置。依照他的想法,別墅建成之後,裡面的安全設施全都啟用,除非是軍隊強攻,不然,沒有別墅的主人同意,是根本沒辦法進來的。硬來的結果就是一個死字等著。這些都是楊愷親力親為的,因而,楊愷這陣子只要一有空閒,就會出現在這裡。這些東西,他都沒有假手於建築公司,也沒有請專業人士佈置。

    別墅距離工廠並不遠,走路也就是二十多分鐘的樣子。楊愷並沒有因為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就跑過去。因此,他趕過去的時候,所謂的聯合調查組的所有成員都被請進了會議室,兩個機器人站在門口。凡是想要衝出去的組員,最終都被輕易制服隨手扔在了地上。當然,調查組的成員都是普通人,看不出這些跟他們沒有差別的機器人不是他們的同類。

    很多時候,簡單粗暴地東西會讓人恐懼,會議室裡的情形也是如此。接連十多個人被輕易制服扔在地上之後,所有人都沒了動靜。警惕地看著門口站著的兩個機器人。當他們發現只要他們不試圖出去,就不會受到什麼損害。他們的膽子也漸漸的大了,開始議論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事情。

    幾個帶隊的領導心中也都沒底,來之前他們就知道這家工廠有深厚的背景。可是上面的人下了死命令,一定要讓他們親自帶隊。目的就是讓工廠的主人知道厲害。從而為下一步動作做準備。

    兩個機器人只是守著門口,並沒有把門關上。因此,楊愷出現在門口的時候,立刻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誰是調查組的負責人?」

    楊愷說話的時候,目光就已經落在了五個人的身上,作為一個曾經的頂級殺手,他看人的目光是非常準的。而且,認出這五個人一點都不難。由於長期發號指令,身上自然而然的就有一股不同於常人的氣息。正如楊愷看到的,這五個人的手下雖然沒說話,可是他們的目光卻都落在他們的身上。

    畢竟是軍人,穿著武警制服的中年人說話了:「你是什麼人?」

    「我是這家工廠的老闆。」

    「誰給你的權力限制我們的自由?你會面臨法律的制裁!」

    說話的是稅務局長常天,可能是因為其所轄的部門油水大的緣故,他的肚子是所有人當中最大的,體型也是最胖的。其餘人的目光裡也都是這個意思,在他們看來,楊愷死定了。竟然敢限制他們的自由。

    面對常天義正言辭的威脅,楊愷的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他拿出了國安局的證件,展開之後呈現在眾人的面前,隨即,平淡的聲音在會議室裡響了起來:「我是國家安全局第十三分局局長楊愷,你們可以不說出主使,我不知道你們到了國安局的審訊室裡是不是也能堅持住,對此我很期待。」

    楊愷的話音尚未落下,會議室裡眾人的表情頓時就精彩起來。他們想不到這家工廠的老闆竟然會有這樣的一個身份。

    「按照規定,國家公職人員是不能涉足商業的,你這是明知故犯!」說話的是工商局長苟建國,雖然他很想表示出不畏強權的樣子,可是他看到忽然出現在楊愷手中的手槍的時候,後面的幾個字聲音明顯變小,典型的虎頭蛇尾。

    「不說是吧,那麼我們就國安局審訊室見。」楊愷說話的時候,目光在眾人的臉上掃視了一圈,所有被他目光掃到的人都不敢看他的眼睛,幾乎是下意識地低下頭,或者是垂下眼瞼。

    楊愷沒有繼續說話,偌大的會議室裡除了粗重的呼吸聲,就沒有別的聲音了。楊愷當然不會將這些人帶去國安局的審訊室。這些人並不是敵人,而且都只是受命跑腿的,楊愷只是想從他們的口中知道幕後主使。當然,能支使他們肯定不是幕後主使。楊愷只是要找到那個給他們下命令的人。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