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都市小說 > 都市極品廢材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自殺的蟲子 文 / 黑暗的天空

    第一百零四章自殺的蟲子

    亞黛兒低頭看著自己平坦的小腹,左手抬起來在上面輕輕地撫摸著,接著,她的右手也抬起來搭了上去。隨即,雙手食指彎曲抓向了自己沒有一點瑕疵的腹部。她臉上的表情依舊冰冷,仿若不是在抓自己的身體。

    她的雙手就像是鋒刃,十指直接沒入了自己的腹部。可能是因為痛覺神經還沒有傳達訊息,她的臉上依舊沒有別的變化。不過,她的動作並沒有到此結束,就只見她的雙手朝著兩邊猛地一扒。沒有一點瑕疵的腹部就這麼被撕開了。鮮血隨之噴出,卻沒有內臟掉出來。一條帶著蚊子似的口器的蟲子從裡面鑽了出來。蟲子鑽出來之後,原本站著的亞黛兒緩緩地向後仰倒。

    蟲子一落到地面,一雙小眼睛裡立刻就浮現出痛苦和迷茫。接著,蟲子就動作起來,身體一弓,就以非常快的速度朝著不遠處的一根木樁衝了過去。幾乎是一瞬間,蟲子就衝到了木樁的跟前,可是它的速度卻並沒有降下來。它的毅然就像是那十個用菜刀劈砍自己的村民,小眼睛裡的痛苦和迷茫已經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則是冷漠,仿若它正在做的事情跟它一點關係都沒有是的。

    蟲子的口器直接就沒入了木樁,並穿透了過去。與此同時,蟲子的頭部也撞在了木樁之上。跟口器的尖利相比,它的頭部就脆弱得多,直接就撞碎了。一團灰影從其中冒了出來。灰影只是稍作盤旋,就沒入了亞黛兒的頭部。

    就在這個時候,地面的震動愈發厲害了,基坑的周圍開始坍塌。坍塌開始之後,立刻就逐漸加劇,沒多久,基坑就被坍塌的黃土填上了,被黑霧包裹著的黑色石碑也被埋了起來。

    楊愷猛地睜開了眼睛,結果卻什麼也看不見,根本就找不到一點光。因為不知道這裡的情況,他並沒有貿然移動。而是開始回想先前的事情。

    他的大腦並沒有受到影響,一瞬間就想起了所有的問題。他清楚地記得自己被亞黛兒甩下來胸部硌在了石碑上,而且,他的左手腕也因此骨折了。於是,他的右手幾乎是下意識地抓住了左手,卻發現左手腕竟然完好無損。這個結果讓他異常震驚,因為這完全不符合常理。隨即,他就想到這裡一直都很是詭異。雖然心中全都是不可思議,可是楊愷已經有些習慣了。自從進到了這裡,就沒有不透著詭異的事情。

    見左手腕沒事,楊愷開始檢查身體。檢查的結果跟左手腕一樣,一點事情都沒有。反正也想不明白了,楊愷乾脆就不想了。

    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是弄清楚這裡的情形,他先是用腳踩了踩地面。這一踩不要緊,結果卻是一腳踏空了。他也開始下墜,出於本能,他的雙手分別朝著兩邊抓了過去。他試圖抓住些什麼,讓自己停下裡。結果卻什麼都沒抓到,接連好幾次都是這個樣子。他不得不無奈地放棄。

    未幾,楊愷就發現自己像是在做勻速直線運動,而他也像是身處真空之中。而且還是沒有外力影響的真空。得出這個結論的時候,楊愷的心底並沒有多少驚奇。不是他不驚奇,而是因為他已經有些習慣了。

    到了這一刻,楊愷算是徹底明白了,如果一直沒有阻礙的話,他肯定會一直這麼保持這個速度墜下去的。他更知道自己應該不是像先前感覺的那樣,身上的傷已經好了。因為他的情況更像是做夢。而不是真的有這樣的地方。當然,這也只是他的猜測。

    邰玉蝶就站著唐雀兒的邊上,兩人都不時地用望遠鏡看著村子的方向。此前,唐雀兒一再要求進去看看,都被邰玉蝶毫不留情地拒絕了。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中校急匆匆地走了過來,先是朝著邰玉蝶敬了個軍禮,隨即就說:「邰局長,馬家村裡的無線信號已經有了,衛星也能拍攝到村裡的情形。」

    「哦,我們去看看。」

    上了監控車,邰玉蝶和唐雀兒就看到車廂兩邊顯示器上的畫面越來越清晰。這些畫面將整個村子裡的情形全都覆蓋其中。

    兩人的目光很快就被其中幾個相連的畫面吸引住了,如果楊愷站著這裡,就會發現這幾個畫面上顯示的正是原先的基坑所在。只是,基坑已經塌陷了。原先被挖出的基坑已經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不規則的坑。

    坑的周圍能看到倒在地上的村民,還有木樁上沒了上衣,被剖開肚子的警察。有的木樁尚未倒下,他們腹部的臟器都已經從創口處耷拉出來。創口處卻沒有血液滴落,地面上也沒有血跡。畫面上顯示的更像是人間地獄。

    邰玉蝶的眉頭微微皺了一下,唐雀兒則立刻就將視線挪開了。她做的第一個動作就是用手摀住嘴,並強行將湧到嘴邊的東西嚥了下去。可是來自嗓子眼的腐臭味卻讓她更加難受,她終於忍不住了,捂著嘴就衝下了車子,就在不遠處吐了起來。

    等她好容易將胃裡的東西吐完了,卻還在不斷地乾嘔。因為難受,為了讓自己稍微舒服一些,她不得不蹲了下來。

    十幾分鐘之後,她才感覺好了些。她剛慢慢地站起來,就看到邰玉蝶從車上跳了下來。看到站起來的唐雀兒,眼睛在她前面的那灘污穢上瞥了一眼,隨即說:「我們找到了亞黛兒,楊愷卻不知道去了那裡,我決定進去看看。」

    唐雀兒知道邰玉蝶想讓自己留下,她說:「我跟你一起去。」

    看著她堅定的神色,邰玉蝶沉默了數秒之後說:「你跟著我,不要離開我的視線。」

    「是。」

    短暫的十分鐘準備,邰玉蝶和唐雀兒越過了那道安全線,朝著村子走了過去。她們的身後還跟著十個全副武裝的特警。

    沒走幾步,唐雀兒就小聲地問道:「教官,楊愷會不會——」

    「現在說這個還過早,這個村子很詭異。雖然現在看起來已經恢復了正常,可誰也不敢保證就不會發生意外。如果不是你一心想要跟著來,我是不會讓你進來的。」

    「我自己會小心的,不會給您添麻煩。」

    「嗯。」

    一路上,他們並沒有遇到什麼異常。因此,他們很快就到了原先的基坑處。現場的情形可比衛星畫面上清楚多了,相比那些肚子被剖開的警察,村民的樣子更加讓人震撼。唐雀兒好容易下去了的吐意立刻就冒出來了。可是,她的胃裡已經沒有東西了,最終只是捂著肚子乾嘔。

    唐雀兒在那兒乾嘔的時候,生命探測儀發出了嘀嘀的聲響,邰玉蝶已經在那裡了。她面前的地上赫然是亞黛兒。肚子被什麼撕開的亞黛兒是唯一有生命氣息的人。邰玉蝶立刻就指揮搶救。經過簡單地檢查確定,亞黛兒只是腹部被撕開,裡面的內臟並沒有受到什麼損害。立刻就有武警戰士打開急救包,開始清洗創口、縫合,然後就是輸液。

    邰玉蝶沒有看著救治現場,而是轉身盯著原先的基坑所在。那裡因為坍塌凹下去,比別的地方低很多。而且,坍塌的痕跡還在。

    那個拿著生命探測儀的特警轉了一圈,確認沒有別的人活下來,也到了這裡。處於本能,他將手中的儀器對著坍塌的正中間掃了掃。儀器立刻就嘀嘀地響了起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