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都市小說 > 都市極品廢材

正文 第八十九章 醉酒之後 文 / 黑暗的天空

    第八十九章醉酒之後

    唐雀兒出門就看到站在門口不遠處的楊愷,她的心情很糟,只是看了他一眼,就徑直朝著電梯所在的方向快步走去。

    「嗨,你怎麼了?」楊愷說話的時候,快步追上唐雀兒與之並肩走著。

    唐雀兒意識到自己的情緒有些問題,於是就放慢了腳步,她轉頭看了楊愷一眼,隨即問道:「你老婆是慕容詩?」

    「是郜林跟你說的?」

    「你怎麼不說你結婚了?」

    「也沒人問過我啊?再說了,結婚又不是什麼奇怪的事,你從馬路上隨便拉十個人,至少有一半是結過婚的,我說的是成年人。」楊愷意識到了什麼,當然,他不會傻到說話刺激唐雀兒。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電梯裡有人,自始至終,唐雀兒都沒有說話。楊愷將車子開出車庫的時候,唐雀兒已經快要走上馬路了。

    楊愷將車子停在了她的面前,按下車窗玻璃,伸出頭說:「沒事吧,我請你吃飯。」

    唐雀兒看了楊愷一眼,隨即就快步從車頭繞到車子的另一側,拉開車門就坐進了副駕駛室。不聲不響地繫上安全帶,眼睛卻看向了窗外。

    楊愷知道自己以前玩得有些過火了,唐雀兒不是那種在社會上摸爬滾打多年的女人,因為環境的關係,她的人際關係還是很單純的。就算是對她有想法的年輕人,也都是彬彬有禮,不會做出逾越的事情。正是因為如此,他的行為才會給她留下深刻的印象。實際上,從唐雀兒給他推薦工作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唐雀兒可能對他有好感。這一刻,他更是確認了這個猜測。

    楊愷之所以會那樣,是因為他做殺手的時候為了宣洩精神上的壓抑,總是不斷地去找女人。當然,他並不是每一次都花錢辦事的。他也時常去酒吧跟那些偶爾出來尋求刺激的良家女子。這裡的女人大多是被有權有勢的男人包養的情人。因為有事業和家庭的累贅,這些男人大多只是滿足年輕女人們物質上的需求,並不能時常滿足她們生理和精神上的需求。這些吃青春飯的女人自然不會為他們守身如玉。由於包養她們的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因此,她們不敢公然包養小白臉。不過,偶爾到酒吧裡找個男人釋放釋放一下心情,滿足生理需求還是可以的。

    正是因為這樣,前世活著的時候,他花錢發洩**的次數越來越少,甚至還有幾個固定的xing伴侶。因為大家出來玩的目的都很直接,因此,他們在一起的時候放得很開。sm都是家常便飯。楊愷前世甚至還將一個修煉瑜伽的女人剝光了擺出一個高難度的造型之後,塞進一隻很小的鐵籠子裡。最後將鐵籠子裝進旅行包,拎著她去大街上轉了一圈,甚至還將她存儲在男浴室的更衣櫃裡。事後,那個女人大呼過癮,更是使出渾身解數伺候楊愷。因為她練習瑜伽多年,身體的柔韌性非常好,能擺出各種常人難以完成的姿勢。楊愷對她的身體也是迷戀不已。之後的一段時間裡,沒有任務的時候,只要樂正悠不在家,他就會去找那個女人。有好幾次,楊愷去的時候,甚至遠遠看到了包養她的男人行色匆匆地離開。後來,那個女人懷孕誕下一個男孩。那個男人原本只有兩個女兒,見她生了個男孩,就跟結髮妻子攤牌。他的妻子已經有五十多歲了,跟丈夫之間早已經沒有了夫妻生活。她早就知道丈夫在外面有女人,可是為了維護丈夫的地位,還有家庭,她一直都沒說。現在,丈夫以兒子為借口與其攤牌,她很乾脆地簽署了離婚協議,卻沒有搬出去。依舊以大婦的身份住在家裡。之後,兩人再也沒了聯繫。不過,孩子出生的那一天,他曾收到一條短信,短信的內容很簡單:孩子是你的。那一刻,他只是有瞬間失神,隨即就恢復了正常。作為一個殺手,他從未想過有孩子和家庭。除非,他能活到退休,而他距離退休還很早很早。

    因為楊愷宣洩精神壓力的方式就是找女人發洩,因此,他對女人的態度是很隨意的。這已經成為他深入到骨子裡的習慣。不然,他和慕容詩的關係也不會有實質性的進展。所有的一切都是源於他的主動。

    不過,看著純真的唐雀兒,楊愷不想與之發生些什麼。因此,他決定請她吃頓飯表示感謝之後,就漸漸地斷掉與她的往來。

    見唐雀兒不說話,楊愷打破了沉默:「你有沒有比較好的飯店推薦?」

    「你是主人,你看著辦,我吃不慣西餐。」唐雀兒的聲音很平淡,更多的是冷漠。

    最終楊愷帶著唐雀兒進了一家湘菜館,因為她的家鄉在南湘省,自然是去吃她的家鄉菜了。

    楊愷要了個小包間,坐下之後,楊愷讓服務員將菜單遞給了唐雀兒,唐雀兒揀最貴的菜餚點了幾個,末了又要了一瓶五糧液。聽到唐雀兒點了一瓶五糧液,他張嘴想要說話,最終話到了嘴邊又嚥了下去。

    酒和菜很快就上來了,服務員把酒打開之後,唐雀兒直接從其手中將酒瓶拿了過來,同時將兩人面前的玻璃酒杯放在一起,將一瓶酒給平分了。

    楊愷其實不能吃辣的,他來這裡是就著唐雀兒,他只吃了幾口就大汗淋漓,t恤很快就被汗水浸濕了。儘管包間裡的冷氣已經被開到最大,可是楊愷好像一點感覺都沒有。

    看著他的樣子,唐雀兒說:「不能吃辣,幹嘛還來這裡?」

    「請你吃飯,當然要讓你滿意了。」

    唐雀兒端起酒杯說:「喝酒。」

    楊愷只是喝了一小口,唐雀兒卻一口喝了一半,她白皙的臉上立刻就浮現出一抹紅暈。

    「喝慢點。」楊愷忍不住提醒道。

    「不用你管。」唐雀兒吃了兩口菜之後,又一口將剩下的酒喝完了,她看到楊愷面前的酒幾乎沒動,一把就將杯子拿過來,全都倒進了自己的杯子。

    楊愷起身想要阻攔,唐雀兒立刻就說:「坐著別動,不然我們連朋友都沒得做。」

    唐雀兒說完,一口將酒全都喝完了。此刻的她,臉紅得就像某種靈長類動物的屁股。

    「服務員,再拿一瓶酒。」她說話的時候,打了個酒嗝。

    看著進來的服務員,楊愷想要阻攔,最終只說了四個字:「打包,埋單。」

    因為唐雀兒一頭趴在桌子上沒了動靜,楊愷只能將唐雀兒左臂從自己的腦後搭在他的左肩上,右臂穿過唐雀兒的腋下,隨即拎著服務員打包好的菜餚離開了包間。沒走兩步,唐雀兒就哇的一聲吐了一地,她t恤的前襟和褲子、鞋子上全都是。引來了沿途的人怪異的目光,由於現在還不是吃飯高峰期,看著他們的幾乎都是飯店的工作人員。儘管如此,楊愷也不想被人參觀,立刻就加快了速度。因為楊愷的速度比較快,邰玉蝶又吐了一次。由於唐雀兒並沒有吃什麼東西,這一次,並沒有吐出多少東西。不過,氣味卻是非常的難聞。因為把飯店走廊弄得一團糟,楊愷不得不對經過的服務員表示了歉意。

    坐進了車子,楊愷發現問題又來了,他不知道唐雀兒住在哪裡。集訓已經結束了,想來國安局不會繼續為他們提供宿舍的。

    想到了這個問題,楊愷立刻就開門下車,同時從後面將躺在座椅上的唐雀兒拖出來。此刻的唐雀兒已經完全沒了動靜。楊愷乾脆將唐雀兒橫著抱起來朝著不遠處的酒店跑去。酒店吧檯的服務員聞到唐雀兒身上散發出來的酒氣,頓時就什麼都明白了。以最快的速度為楊愷辦好了手續。

    拿到房卡之後,楊愷詢問了一下路線,就去了電梯。進了房間,楊愷本打算將唐雀兒放在床上的,看到她身上的污漬,立刻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將其放在客廳裡的沙發椅上。隨即轉身去了衛生間,將浴室裡的浴缸放上熱水。

    回來的時候,楊愷才發現又有了新的難題。那就是唐雀兒身上的衣服。他略微猶豫了一下,就做出了決定。他雙手食指和中指在唐雀兒的太陽穴上揉了記下。這是按摩中的手段,可以讓人很快入睡。楊愷的手法自然不是那些按摩師可以比擬的。

    隨後,楊愷抱著唐雀兒去了衛生間,三下五除二地就將唐雀兒身上的衣服全都給脫了,將她放進了浴缸。

    由於經常運動,唐雀兒的身材堪稱完美。楊愷強波自己不去看唐雀兒的胸部和私密處。拉過蓮蓬頭為她洗了秀髮。從魚缸裡將唐雀兒拉上了浴缸邊上的平台,拿起沐浴露擠了一些在手心裡,他的雙手在唐雀兒身上遊走起來。經過私密處的時候自然是繞過去的。這個時候,楊愷已經放棄了掩耳盜鈴的念頭,動作也逐漸地放開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