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仙俠修真 > 華夏無極

正文 第216章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文 / 熱呼呼的冰塊

    龍晗的玉臉被補天神石發出的七彩神光映襯的格外奇異。妖皇和青龍都不是等閒之輩,看到天地精靈竟用此等神物救治龍晗,兩人面面相覷,在心裡暗歎天地精靈神秘莫測的同時,也為龍晗深深捏了一把汗。

    補天神石可是能讓死人都能死而復生的寶物,要救治因為重傷而沉睡萬年的龍晗肯定不在話下。

    但不知為何,看著神石在天地精靈的操控下由龍晗的額頭慢慢進入她的身體,妖皇與青龍這兩個大人物,竟然同時瞪大了眼睛,繃緊了神經。

    多少年了,為了救好這個女子,他倆不知費了多少心情。可如今,就在他們即將放棄的時候,天地精靈卻能救好她,他倆如何不激動,不緊張。

    「龍晗好了,你會重新回來嗎?」好一會,妖皇突然開口朝瞪大眼睛緊盯著龍晗軀體的青龍如此問道。

    青龍聞言,身形突然為之一怔,好久他才遲疑道:「那你覺得龍晗醒來,她第一眼最想看到的是誰?」

    「這還用問嗎?難道到現在,你自己心裡還不清楚。」妖皇如此答道,而臉上原本激動緊張的神情卻漸漸被一種深深的失落和苦澀的無奈所代替。

    也許她醒了,就會跟他在一起了吧!妖皇在心裡如此想著,目光卻在不知不覺間又望向了靜躺在床上數萬年的那個絕美女子身上。

    其實,在青龍,妖皇還有龍晗之間,還有一個天地精靈所不知道的三角戀秘密。簡而言之,這個秘密就是妖皇深愛上了龍晗,而龍晗自始至終卻一直愛慕著青龍,但最可怕的還是青龍竟然四大皆空,不為情愛所擾。

    落花有意流水卻無情,看到這個秘密,也許有人會反問。既然這位神秘的龍晗姑娘一直對青龍情有獨鍾,那她為何會在萬年前仙界來化龍谷搶取崆峒印之時,要捨命去救妖皇呢!

    其實這個問題,說起來就比較複雜了。原因無它,因為這所有的一切皆歸於一個「情」字。眾所周知,天下生靈,不管神仙妖魔,還是凡人動物,不管是聖賢之人,還是最普通的凡人百姓。只要與這個字沾上邊,那麼十之**就會被它所玩弄。

    問天下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一句古人的名句,道出了天下人對「情」這個字的心聲,同時也道出了龍晗這個癡情女子的一生。

    記得那是幾萬年前的化龍谷,一對尚且幼小的骨龍正在幾位谷中長老的關注下接受著某種傳承儀式。這一對骨龍一公一母,是骨龍族各位長老從數萬名幼小骨龍中精心挑選而來的好苗子。

    這一對骨龍在這一天,同時被族中長老授予了他們化龍谷最高功法化龍**。他們是骨龍族第三代的希望,也是長老們為下一代數萬骨龍物色的未來領袖,更是修煉化龍**,能化身成龍的一對期盼。

    他們在這一天,還被族中大長老親自賜予了名字。公的小骨龍名叫青龍,母的小骨龍被賜名叫龍晗。

    從此以後,這一對骨龍朝夕相處修煉族中化龍**。若干年後,他們終於不負眾長老期盼化身成龍,成了骨龍一族的驕傲,青龍更修煉成了妖獸界最厲害的存在。

    但是就在這時,問題出現了。隨著時間的推移,龍晗竟然悄悄愛上了青梅竹馬的青龍。本來,日久生情,龍晗會愛上青龍這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可此時的青龍卻已經被神界的鴻鈞道祖封為了四大神獸之首,並給予任務讓他與其他三大神獸一同鎮守仙界四方。

    青龍前去鎮守仙界的前一夜,龍晗向他表達出了自己多年來的心意,但青龍卻不解風情最終將一段原本十分美好的愛情,斷送在了澀澀的夜風之中。

    此後,仙魔大戰全面爆發,青龍與其他三神獸加入了仙界戰團。再後來,仙帝為了對付魔尊蚩尤及其八十一兄弟的不死魔功,派戰神刑天前來化龍谷索取神器崆峒印,最終與化龍谷骨龍族發生了一場大戰。

    青龍的離去讓龍晗心傷不已,當仙界派人來攻打化龍谷的時候,心灰意冷卻又癡情不已的龍晗最終用救妖皇的行動使自己重傷陷入了無盡的沉睡之中。

    但誰說英雄救美感天動地,美人救英雄同樣動人。龍晗所做的一切,終究在妖皇心裡種下了一顆愛的種子。

    妖皇最終深深愛上了這個不顧性命救自己性命的絕美癡情女子,但與此同時,他也將自己推入了一個一廂情願卻又無法自拔的情感世界。

    而遠在仙界的青龍,當知道一直愛慕著自己的癡情女子出事的消息後,一股莫名的自嘲和悔意一下子湧上了他的心頭。特別當他看到被妖皇安置在密室中陷入無盡沉睡的癡情女子後,一幅幅與龍晗在一起的快樂畫面更是猶如一江潮水波濤洶湧。

    失去後才知道珍惜,這是一個多麼殘酷的結果。可是,他們三個之間,卻偏偏就被這樣一些複雜的情感深深的玩弄著。

    「咳、咳……」密室中突然響起了這樣一個久違的咳嗽聲。

    而這兩聲咳嗽聲,傳入青龍妖皇二人耳中,卻彷彿兩聲霹靂擊中了他倆,只搞的兩個大男人身形具是一怔。

    「龍晗,你終於醒過來了,太好了。」,好一會,妖皇望著剛剛被天地精靈救醒的癡情女子,首先激動的開口說道。

    天地精靈將補天神石收了回去,分別瞄了兩眼打量著復甦的龍晗神情各有不同的青龍和妖皇,大聲倜儻道:「這有什麼,本尊出手,她能不醒嗎?」

    天地精靈說此話,本想聽到青龍或妖皇向自己說兩句謝謝,可誰想事情總是那麼出人意料。他此話剛完,靜躺在床上剛睜開美目的龍晗卻對著青龍神情複雜的說了一句:「想不到今生我們還能再見面。」

    「是啊!我們又見面了,你恨我嗎?」青龍反問道,但說話的對象顯然不是天地精靈和妖皇,而是剛跟他說話的龍晗。

    「我怎麼可能恨你。」一個女子聲音又這樣答道。

    看到這個有人問有人答的和諧場面,等著被感謝的天地精靈卻自感一陣無趣,他白了一眼身旁可憐兮兮的妖皇,故意大聲道:「喂,我們出去散散步吧!別在這裡自討沒趣了。」

    妖皇聞言,望著眼裡只有青龍卻看不看不他一眼的龍晗,暗自在心裡歎息了一聲「難道我在她心裡真的什麼都不是」之後,這才斷然決然的跟著天地精靈大步走出了這間令他傷心欲絕的密室。

    天地精靈剛才用神石救治龍晗的時候,從她的記憶中知道了關於他們三個人之間的一切,明白妖皇對龍晗的愛只是一廂情願。此刻看到心情憂鬱的妖皇,他便破天荒的安慰人道:「不就一個女人嗎?別煩心了。你可別忘了魔界馬上就要對你們妖獸界發動總攻了。」

    僅僅是一個女人嗎?為了保住這個心愛女子的容顏和生命,他不惜與整個魔獸山脈為敵將崆峒印放置在了她身上。難道這一切所作所為,自己僅僅只是為了得到一個女人嗎?妖皇在心裡這樣吶喊著。

    下一刻,他朝天地精靈說了一句「你不懂,我們走吧!」之後,最終無奈的御空離開了這個傷心地。而看他御空飛去的目標,不是魔獸山脈的核心位置精靈山又是何處?

    有人離去有人在,有人傷心有人喜。

    此刻的密室中,龍晗不知何時已經從床上翻身站在了地上,而青龍則依舊站在原處望著對面容顏傾城的癡情女子暗自愣神。

    在青龍的記憶中,他和眼前的癡情女子相處了近乎幾萬年,卻從來沒有哪一刻像現在這樣激動又充滿了尷尬。

    「對不起,我讓你傷心了。」與龍晗對望了好一會,青龍突然開口道歉道。

    龍晗眼神中突然閃過一絲竊喜,「你我之間,幹嘛還要說這些呢!」

    龍晗柔唇微啟有點不好意思的如此說了一句,隨後她側頭在密室四處打量了一番,突然她好像意識到了什麼似的,接著又朝神情變得有點尷尬的青龍追問道:「對了青龍哥哥,晗兒沉睡多久了?」

    「你,青龍…哥哥」

    青龍被龍晗這個突然的稱呼搞的一陣不知所措,支吾了好一會才穩住心神道:「龍晗妹妹你在這裡已經沉睡數萬年了。」

    青龍如此答道,而後他又突然接了一句:「這萬年來,多虧了妖皇放置在你身上的崆峒印保護著你,不然你也不可能活到現在還被天地精靈救醒。」

    「青龍哥哥,我們不提他了好嗎?」龍晗美目深情的望著青龍,繼續道:「其實,這萬年來,我雖然一直陷入了沉睡,但感知卻非常清楚。他為我所做的點點滴滴,龍晗都一一記在心裡。可是,我和他之間卻是不可能的,因為我的身邊還有你青龍哥哥……」

    龍晗一邊訴說,一邊回憶著這萬年來所發生的一切,而此刻的青龍神情則尷尬之極,臉上更是隱隱有點灼紅。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