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仙俠修真 > 華夏無極

正文 第167章 :心肝寶貝 文 / 熱呼呼的冰塊

    無極這傢伙,為了得到那個大魔頭的資料,對諦聽獸又是一陣連哄帶騙。

    「大哥又不是不知道,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曉過去知未來,踩東西可是本神獸看家本事,今天就讓你好好開開眼。」諦聽獸這樣把自己吹噓了一番,隨後一副得意萬分的樣子道:「那個大魔頭其實也沒什麼本事,它的名字叫相繇,又稱相柳,是一個上古凶神。特長就是放毒水污染環境。這傢伙身體像蛇,有九個頭,不過這畜生比我可巨大多了。它的九個頭甚至可以同時在九座山頭吃東西,還有這畜生會它不斷嘔吐毒液形成水味苦澀的惡臭沼澤,發出的臭味甚至能殺死路過的飛禽走獸。當年它隨同水神共工發洪水傷害百姓,半途遭遇一心治水的禹,共工不能戰勝禹慘遭流放監禁。相柳繼承共工遺志繼續作怪,禹便殺死了這畜生,但是這畜生的血液腥臭,流淌過的土地五穀不生,彌留時流出的口水更形成了巨大毒液沼澤,禹三次填平沼澤卻三次塌陷,最後只好開闢整理成了乾淨的大水池並為眾天帝在池邊建造宮殿樓閣,稱為眾帝之台。這樣罪大惡極的畜生,死後它的靈魂就被我的主人地藏王菩薩禁錮在了這九幽深淵中,讓它永世不得輪迴。」

    諦聽獸這樣興趣盎然的倜儻了一陣,最後還不忘說了一句。「怎麼樣,本神獸沒讓你失望吧!瞧這資料說的詳細的,我敢保證,就連我的主人也沒我知道的多。」

    不要臉,諦聽獸這傢伙比無極還不要臉,為了凸顯自己的本事,連自己的主人都要搬出來比劃一番。無極就納悶了,這傢伙在菩薩手下好歹了熏陶多年了。俗話說出家人不打誑語,它好歹算半個出家人了吧!說話怎麼還這麼沒譜。

    剛開始,這傢伙說那大魔頭沒什麼大本事的時候,害的無極還一陣高興。可結果,當這傢伙把人家的歷史全搬出來以後,無極才發現自己被諦聽獸這個傢伙給玩弄了。

    九個頭可以同時在九個山頭吃東西,媽呀!這樣的畜生無極以前那碰到過。先不說人家的其他本事,就這麼龐大的身軀,無極都怕了。諦聽獸這傢伙,簡直站著說話腰不疼。

    無極聽到對手如此牛叉,此刻心裡正在翻江倒海,暗自愣神,可諦聽獸這傢伙卻見無極不說話,一跺它那猶如小山般的大腳,喊道:「喂,哥們,你傻了還是怎麼了。大哥這個答案夠詳細,你夠滿意了吧!」

    我的天,諦聽獸這一腳,直震得無極一陣站立不穩,差點沒一個狗吃屎栽倒在這傢伙腳下。

    無極快速穩住身形後,狠狠瞪了一眼朝自己這樣打招呼的諦聽獸,隨後又陪著笑臉答道:「詳細,滿意。」

    話剛說完,無極心裡就是一陣抱怨。滿意個頭,與其這樣,還不如不知道這個大魔頭的資料,這樣我心裡反而舒服一點。

    無極這樣抱怨著,突然,這傢伙眼冒金光,又一個鬼主意浮上了心頭。之前諦聽獸那個威勢十足的出場他可是記憶猶新,如果他眼神沒錯的話。眼前這個諦聽獸修為至少在仙帝中期境界,也就是這傢伙的修為幾乎可以與自己那個沒頭的戰神刑天大哥有的一比。如果能慫恿這傢伙幫自己對付那個什麼上古凶神相柳,那豈不是舒服多了。

    哈哈哈,這個主意不錯,不錯。無極在心裡正

    看書。網審美!

    計劃怎麼實現這個奸計。可就在這時,突然,諦聽獸在他身邊又跺了一腳。

    「哥們,既然你很滿意大哥的答案,按照我們之前的約定,你是不是把你的寶貝拿出來讓我踩了。」諦聽獸一本正經的道。

    無極再次穩住了身形,又狠狠白了一眼動不動就跺地的諦聽獸,喃喃道:「啊……,哦!這是當然,男子漢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嘛!大哥放心,我的寶貝肯定是逃不出你的那大腳的。只是……。」

    諦聽獸見無極支支吾吾還不願意拿出東皇鍾讓自己踩的樣子,立馬翻臉,一副老氣橫秋的態度道:「小子,別廢話,本神獸今天踩定你那寶貝了。你若不拿出來,我就踩你三腳,不把你踩扁我就不是諦聽神獸。」

    見諦聽獸要發威,無極態度立馬緩和了下來。人在屋簷下,豈敢不低頭啊!何況自己還不是這傢伙的對手。再說了這傢伙也幫了自己不少忙,無極想來想去,那就忍痛割愛讓這傢伙踩免費一會東皇鍾吧!畢竟神器再牛叉也是身外之物。要是自己被這傢伙踩,別說三腳了,一腳他就足以見閻王了。

    諦聽獸見無極一副可伶巴巴被人威脅的樣子慢吞吞拿出了東皇鐘,心裡還是蠻興奮的。要知道,它為了踩無極的這東皇鐘,可是連自己主人親手煉製的效果最好的大力丸都給偷吃了的。開玩笑,自己冒了這麼大的險,無極要是不讓它踩三下東皇鐘,這傢伙鐵定不樂意。

    這就好比一對癡男怨女在賓館開好了房間,洗完了澡,男的還都帶好了避孕套。這時候,那女的要是不讓這男的那啥幾下,你說這男的能罷休,能樂意嗎?

    無極憐愛的撫摸了一下東皇鐘,就如撫摸著自己孩子的頭一般,隨後,無極眼睛一閉,心一狠把手裡的東皇鍾放在了諦聽獸那猶如小山一般的大腳下。口中喃喃說了一句「你輕點,別把我的寶貝弄壞了。」

    靠,無極這話,聽的諦聽獸心裡一陣怪怪的感覺。好像自己就是那個在賓館帶了避孕套即將活動的男人,而無極是則是身下那個極不樂意的女人一般。

    諦聽獸聞言,狠狠瞪了一眼無極道:「本神獸今天背著主人偷跑出來,就是來消滅你這個踩不爛的寶貝的,讓我輕點,門都沒有。」

    諦聽獸殘忍的說完這句話,隨後小山一樣的大腳高高抬起,接著這傢伙卯足了力氣朝東皇鍾要多狠有多狠的重重踩了下去。

    「我可憐苦命的寶貝哎!」無極這樣喊著,隨後閉上了眼睛,再不看東皇鍾和諦聽獸那個要命的大腳。

    「轟隆」

    一個猶如地震般的聲音響起,東皇鍾在諦聽獸這傢伙腳下怎麼樣了無極還不知道,可無極自己卻被諦聽獸這廝卯足了力氣踩東皇鐘的陣勢,給震的上演了一出前滾翻加狗吃屎的狼狽好戲。

    「他奶奶的。」無極從地上快速爬了起來,一邊罵,一邊瞪著諦聽獸道:「等,你能不能等一下。等我坐穩了你在踩剩下兩腳行不行。要不然我的寶貝怎麼樣不知道,我先被你的大腳給震死了。你簡直比赤腳大仙還牛。」

    「呵呵,」諦聽獸聞言,朝無極丟了一個很是得意又顯得很呆頭呆腦的微笑,隨後等到無極跑到很遠的地方穩穩當當坐下來以後。這才看了看地上依舊沒被自己一腳踩爛的東皇鐘,接著又卯足了力氣,踩下了第二腳。

    「轟隆」

    又一聲巨響,東皇鍾就這樣在諦聽獸的大腳下接受著摧殘。而跑到遠遠的無極,沒聽到這樣一聲響,心就會不由的痛一下。東皇鍾可是他所有寶貝中,防禦力最強保命用的好東西啊!就這樣被諦聽獸給糟蹋,真有點不願意接受現實。

    「轟隆」第三聲巨響再度響起,無極懷揣著一個緊張的心,快速起身朝諦聽獸遁了過去。諦聽獸的三腳終於在轟轟烈烈的巨響中結束了,就不知道東皇鍾此刻還是否完好無損。這件事,值得無極萬般緊張。

    就在無極快到達諦聽獸附近的時候,又一聲「轟隆」巨響,響了起來。

    「媽的,這畜生耍賴,答應三腳的,竟然還踩。」無極大聲謾罵了一句,趕緊俯身趴在了地上。

    這裡可是六萬米深的九幽深淵海底,諦聽獸沒踩一腳,都如發生了海嘯一般。如果無極不趴在地上,湧動的海水肯定會再次把他給弄倒,讓他享受一番海底淤泥的味道的。

    「轟隆」又一聲巨響。諦聽獸好像發狂了一樣,不斷的踩著東皇鐘。不過無極這時候,頭腦反而清醒了很多。諦聽獸這樣發狂的踩東皇鐘,那就說明東皇鍾一直沒被這傢伙踩爛,這樣他也就放心了。

    畜生終究是畜生,發起狂來簡直沒完沒了。無極真佩服這傢伙的體力,到這會諦聽獸轟轟烈烈的都踩了足有四十多下了,可傢伙此刻還沒有打算停下來的意思。

    無極現在可不敢攔住這畜生,人家現在在發狂中,無極去攔這傢伙,就是找死。說不定人家踩不爛他的寶貝東皇鐘,一個想不到給他來一腳也說不定,他可沒東皇鍾那麼堅硬。

    「你踩吧!我看你踩到什麼時候。」無極朝遠處狂化中的諦聽獸這樣憤憤的罵了一句,隨後乾脆躺在身前一塊寬敞漂亮的平整珊瑚上睡起了大覺。

    說是睡大覺,還不如說是受罪。諦聽獸狂踩東皇鍾弄出的巨大聲響,一聲接一聲的衝擊著無極的耳朵,他再能睡,再像豬八戒,這樣的情況下他還是睡不著的。

    「看你爛不爛,看你爛不爛。」

    突然諦聽獸的嘴裡竟發出了這樣的聲音,看來這傢伙是徹底被東皇鍾被激怒了。無極就這樣聽著這畜生一口一個「看你爛不爛」,同時伴隨著巨大的聲響煎熬著。

    終於在半個小時之後,海底恢復了平靜,諦聽獸終於不再鬧騰了。從這件事情上無極意外的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不管以後發生什麼事情,像野蠻人一樣的人自己絕對不能惹,還有天下的母老虎也不能惹。要不然,把人家惹得發飆了,不撕了你也肯定會不依不饒的咬死你的。

    女人這種高級動物最難對付,人家溫柔的時候,能把你幸福死,甜蜜死,可人家一旦化身成母老虎,肯定能把你嚇死,折騰死。所以,無極意外收穫的這條真理,大家一定要謹記哦!不到萬不得已,千萬別惹這兩種人——發飆。俗話說一山不能容二虎,除非一公和一母,只要你不是武松級別的打虎英雄或者本身就是公老虎,那你就完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