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仙俠修真 > 華夏無極

正文 第93章 :背水一戰 文 / 熱呼呼的冰塊

    聽到此話,懸智神情激動,趕忙截道:「當然要繼續,這次不滅了慈航齋,我懸智誓不罷休。」

    坤劍真人聞言,正想說什麼,無意中突然看到不遠處半空之上白雲滾滾,三個女子人影綽約。「不好,她們又要施展白蓮劍訣了。」

    「什麼」,在場眾人聽到坤劍真人的話,各個臉色詫異,望向了天空。

    懸智受傷不輕,此時已不能親自掛帥上陣,但他依舊是崑崙眾弟子心中的主心骨。看到這種情況,他當機立斷道:「崑崙派大乘期以上弟子聽令,迅速擺出太極兩儀陣,應付白蓮劍訣,其餘弟子全力進攻,務必在五分鐘之內解決戰鬥,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倒要看看她們還有多少能耐。」

    憑各派一千五百多人,要收拾玄慈九姐妹其實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可俗話說的好,「狹路相逢勇者勝。」玄慈等人一開戰就不要命的出狠招,這種瘋子一樣的打法多少讓大家心有餘悸,畏手畏腳。

    要是雙方都拉開架勢打,實力相差如此懸殊,勝負肯定立判。玄慈等人不要命的打法剛開始時,佔了不少便宜,但兩次重創下來,各派弟子也都激怒了。如今懸智指揮大家全力反攻,玄慈等人接下來面臨的情況就更加嚴峻了。

    在場的三十名大乘期崑崙派弟子,聽從懸智掌門的指揮,各就各位開始擺起了崑崙派有名的太極兩儀陣。隨著慈航齋第二輪白蓮劍訣施展開來,崑崙派太極兩儀陣也已經成形了。

    第二組玄舞三人和之前的玄月她們一樣,也把全身靈力盡數注入了手中寶劍發動了白蓮劍訣。可這次對方已經有了準備,而且每個人都有所警惕,想要再挫傷敵人幾乎是不可能的了。

    玄舞三人控制巨大白蓮飛到了眾人上空,想要狠狠攻擊一番,但對方修為稍低一些的弟子,全躲進了三十位崑崙派大乘期修為弟子擺出的太極兩儀陣中不出來。憑她們三人的實力,就算加上威力強大的白蓮劍訣也絕不可能破掉這個太極兩儀陣。

    毫無疑問,第二次進攻,白蓮劍訣發出的氣劍,全數被太極兩儀陣抵擋了下來。在一陣不痛不癢的對撞後,那些氣劍最終化與無形。此次攻擊連一個人都沒傷著。團結起來力量就是大,玄舞三人攻擊再犀利,再拚命也沒用。

    玄慈和懸智把剛才發生的一切全看在了各自的眼裡,發生的事情一樣,但不同的時,這兩位指揮官的表情簡直差強人意。

    懸智看到慈航齋的白蓮劍訣對太極兩儀陣沒有任何威脅,心情大好。看他此時盛氣凌人的樣子,早就應該把自己剛才狼狽的樣子給忘了。

    「玄慈師妹,只要此時你和剩下的幾個師妹放下兵器,當著大家的面給我們崑崙派認個錯,並主動交出《慈航寶典》和櫻花,我今日便繞了你們幾人。否則,哼哼……。」說到這裡,懸智一臉陰險的笑了笑,大聲道:「否則,今日便是你們慈航齋消失的好日子。」

    還未等玄慈開口,一旁最小的玄心師妹,怒不可遏開口便罵道:「呸,你繞了我們?誰稀罕,懸智老賊休要做夢。」

    懸智聞

    看書」網txt:

    言,氣急敗壞,指著玄心大怒道:「沒大沒小,不識抬舉。」

    「我就不識抬舉怎麼了,我再沒大沒小,也比你這個平日裡道貌岸然,生死關頭卻為了求生草菅手下強。」玄心毫不相讓,反駁道。她可是將剛才秦貴尋找懸智的那一幕全部看在眼裡了的。當時她雖然沒有親眼看到懸智為了求生是如何把手下弟子拉到自己身前當做擋箭牌的,但從懸智老賊後來從手下弟子屍體中爬出的那一幕,她不難聯想到懸智在玄月師姐自爆的時候是如何脫險的。

    「你……。」懸智對上伶牙俐齒,剛烈無比的玄心師妹一時間竟氣的不知道說什麼了。

    「好,既然你們如此不識時務,那就休怪我懸智心狠手辣欺負你們這些女人了。」懸智說完,隨後轉身不再理玄心等人,下令道:「所有崑崙派弟子聽令,全力圍剿慈航齋門人,為我派枉死的地仙前輩報仇。」

    看到懸智翻臉,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就要正式反攻,玄慈等人毫不畏懼,她們心裡很明白懸智是個怎麼樣的人。說起來他們這些各派領袖級人物,相互之間認識已不是幾天幾年了,而是快兩千年了。打了這樣長的時間的交道,誰黑水白,誰好誰壞,他們心裡其實早就心如明鏡。

    懸智是一個未達目的不擇手段的狠角色,慈航齋得罪了這樣的當家的門派,本來就是一件很不幸的事情。萬年來崑崙派一直傲視群雄,坐著崑崙修真界的老大。這麼多年來崑崙弟子自命不凡,各個囂張跋扈,盛氣凌人,下到看門守院的,上到掌教真人,全都養成了目空一切、不屑一顧、神氣十足、咄咄逼人的性格。給這樣的道歉認錯,只能換來更多不公平的待遇。

    「慈航齋的姐妹們,有難同當,生死於同。為了慈航齋的將來,我們跟崑崙派拼了。」

    玄慈慷慨激昂的大聲說了這樣一句,隨後祭起寶劍,帶頭衝向了即將圍攻而來的崑崙派弟子人群中。

    崑崙修真界,須臾幻境附近某山麓下。

    玄靜帶領慈航齋其他弟子,正在全力趕往萬仙勝地。突然前方出現了五百多人,擋住了她們去路,觀其服飾正是之前兵分兩路遁走的一隊崑崙派弟子。

    「玄靜師妹,你們這是要上哪去啊!」

    來人中走出來了一個高大魁梧、濃眉大眼的中年男子,攔住慈航齋眾人去路,明知故問道。

    玄靜見狀心中暗道不好,口中卻敷衍道:「原來是崑崙派的陸師兄啊!失敬、失敬。」

    這位陸師兄玄靜和很多慈航齋輩分稍大一點的弟子都認識,此人全名陸遠天,是崑崙派目前輩分最高的懸字輩的弟子,道號懸天,是崑崙派前任掌門懸空的親師弟。算起來他已經有兩千的道行了,與玄慈、天機子、坤劍真人同輩,修為已到了大乘後期,比玄靜自己還要稍高一點。這樣德高望重的人物,此時帶領這麼多崑崙派眾弟子不遠千里前來此地,毫無疑問是受了新掌門懸智的命令。

    懸天聞言,冷哼了一聲,雙目在慈航齋眾弟子身上掃視了一番,高傲的道:「如今的慈航齋真是越來越不行了,此地將近一千多名弟子,大乘期以上的弟子算上玄靜師妹你,也才三個人,真是汗顏呢!」

    懸天此次前來雖然只帶了五百名崑崙派弟子,但這些弟子修為基本上都到了元神期,而且這其中還有數十個大乘期以上的弟子。而反觀慈航齋這邊,雖然這裡加起來慈航齋弟子足有一千人之多,但正如懸天剛才笑話的那樣,大乘期以上的弟子除了領頭的玄靜,這裡只有櫻花和之前報信的思月修為到了大乘期。其他人不是元神期的就是元嬰期的,有大半弟子甚至還沒修煉出元嬰來。

    要知道一名修真者到達了元嬰期,她才算真正跨入了修真者的門檻,如果連元嬰還都沒修煉出來,那她頂多算一位會點微末法術的道士,巫婆。在崑崙這個威名遠播的修真界,各派開戰的時候,元嬰期一下的弟子,基本上不參加戰鬥。

    仔細看看,此時一千多名慈航齋弟子中,元嬰期以上的,能參加戰鬥的還不足半數,而達到元神期以上修為,能與眼前的五百名崑崙派弟子抗衡的弟子算起來才一百多位。這樣一算慈航齋雖然看著人數是崑崙派的整整一倍,但實際戰鬥力還不足崑崙派的四分之一。懸天此番追來,必定是來消滅她們的,如果一會打鬥起來,吃虧的還是慈航齋一面。

    就在懸天笑話完慈航齋,得意無比的時候,半空中突然響起了一個清脆的聲音。

    「誰說我們慈航齋只有三名大乘期弟子。」

    隨著話語結束,突然從遠處空中飛來了一位白衣女子,飄飄揚揚從空中降了下來。

    「玄青師姐,你怎麼來了。」

    玄靜看到那個曼妙的白色身影,驚喜之餘,上前問道。

    櫻花和思月見狀也紛紛迎上前去,開心的問道:「副齋主,你怎麼來了,齋主和其他幾位師叔都好嗎?」

    玄青朝玄靜微微笑了笑,美麗容顏顯得那般親善,「玄慈師姐不放心你們,所以就叫我過來了。我來的時候她們都很好,不知道這會怎麼樣了。」玄青說到這裡,臉上的微笑一下子沒了,反倒換上了一副幽怨,無奈的神情。

    不遠處,懸天看到突然出現的玄青,眼中閃過一絲欣喜和無奈。侷促不安的道:「吆,玄青師妹你怎麼來了,不過你來這裡也好,這樣你就不會和你那幾個師姐妹一個下場了。」

    玄青聞言,心中大怒,看都沒看懸天一眼,背著身子道:「要打要殺痛快點,別說那麼多沒用的廢話,我們慈航齋的人什麼下場用不著你操心。小人,跟你那個死去的師兄一個德行。」

    「你…。」懸天被玄青氣的說不出一句話來,你了半天後,最終只得閉上了嘴巴。

    說起懸天、懸空和玄青,這其中還又一段小故事,一段屬於兒女情長的故事。

    要說這個故事還得追溯到一千五百年前,崑崙修真界發生的那場神器之爭的時候。一千五百年前,玄青、懸天這些如今輩分崇高的長老級人物,那時候還只是各派新收不久的弟子,道行還很低。

    本文由看書網小說(.)原創首發,閱讀最新章節請搜索「看書網」閱讀。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