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仙俠修真 > 華夏無極

正文 第92章 :捨身成仁 文 / 熱呼呼的冰塊

    玄慈很明白這種敵眾我寡的情況下發動此劍訣之後,對玄月三人來說意味著什麼,但她別無選擇。慈航齋三絕學中只有白蓮劍訣是大範圍法術,面對一千五百多人,只有發動這樣的劍訣才會對敵人造成最大的傷害。九人對戰一千五百多人,就算她們修為都到了大乘後期,最後終究還是難逃一死。既然橫豎都要死,不如發揮出最大的威力重創盡可能多的敵人後,再去坦然面對死亡。

    說時遲那時快,玄月、玄梅三人接到齋主命令後,分別擊退了近身的敵人。接著三人同時嬌喝了一聲,隨後只見她們玉手握住寶劍御空而起,直直衝向了天空。半空中,三位美人將全身靈力毫無保留的盡數注入了手中寶劍,接著她們左手成決,右手握劍指向了同一片天空,整個動作一氣呵成,姿勢整齊統一。

    三人劍鋒所指之處靈氣四溢,天空頓時白雲滾滾,變化無窮。很快那些白雲就形成了一朵璀璨耀眼的白色巨大蓮花,接著三位女子薄衣翩翩飛上了那朵巨大蓮花。身形窈窕千般,薄衣隨風起舞竟如三位仙子翱翔在九天之上。

    玄月三人控制那朵白色蓮花飛到了人群之上,突然,她們改變法訣劍指地面,只在這猶豫片刻之間,半空中那朵璀璨耀眼的巨大白蓮,已然起了變化。只見無數細小氣劍夾帶著無比凌厲之勢從白色蓮花下坐射了出來,密密麻麻直朝各派弟子射去。

    「嘶、嘶、嘶」

    天空頓時劍落如雨,天地肅殺!狂風雄烈、那朵白蓮籠罩的地面一時間瀰漫著陣陣肅殺與冰冷。

    從接到命令到施展白蓮劍訣完畢,整個過程玄月三人其實只用了十秒不到的時間。她們三人的修為已到了大乘後期,此時聯手施展此劍訣,威力比之前櫻花施展出來大了不知幾倍。

    各派弟子見狀,紛紛舉兵相抗,但那些氣劍乃是玄月三人窮畢生靈力配合慈航齋三絕學之一的白蓮劍訣所化,威力不可小墟。功力稍淺的弟子顯然沒有抵擋的住,很多弟子都被氣劍射中,頓時慘叫聲不絕於耳,鮮血飛濺,腥風血雨,此情此景,有如地獄一般。那些慘叫的弟子雖沒有當場斃命,但已是傷痕纍纍,戰力大減了。

    懸智、天機子等人臉色大變,他們很清楚此劍訣的厲害和弊端,正因為如此,他們怎麼也沒料到雙方實力如此懸殊的情況下,慈航齋的這些娘們一上來就出這樣的殺招,她們這簡直是找死!

    懸智看到不到半分鐘時間,周圍很多弟子都受了輕重不一的傷,氣急敗壞大罵道:「這些娘們都瘋了。」

    「哼…,我們就是瘋了,這一切還不是你們崑崙派苦苦相逼的結果。」玄慈冷哼了一聲,隨後又放聲癡狂的大笑了兩聲,美目狠切的盯著懸智那張氣急敗壞的老臉反駁道:「我們是瘋了,但絕不是你口中的娘們兒。」

    半空中,那朵蓮花密密麻麻整整「下」了兩分鐘左右的劍雨後,最終因為施展者靈力枯竭而消散了。白蓮消散,玄月三人此時靈力早已透支,半空中她們再難控制住自己的身體,下一刻,三人身形晃晃悠悠竟從半空中跌落了下來。

    她們臉色慘白,神情木然,心中不甘,卻只能任由自己的身體墜落。這一刻,玄月望

    看書,網排行榜

    著下面還在人群中苦戰的其他幾個姐妹,眼神中閃過一絲悲憤與無奈,柔唇微動,卻是在說話。

    「玄慈師姐,接下來就交給你們了。」

    這個聲音很小很弱,讓人聽來那般滄桑無力,彷彿一位垂死之人臨終前的遺言。不遠處剛才氣急敗壞的懸智看到此景心中大喜,他快速移動身形,來到了玄月三人身體即將掉下來的地方,「哈哈」一陣狂笑,面目變得猙獰,猶如一個殺人狂魔一般。隨後他舉起了手中的地煞潛龍劍,劍尖朝上等待玄月等人自己掉下來刺到他的劍上。

    「剛才傷了我門下那麼多弟子,想不到你們最後會是這樣的下場吧!多麼完美的一擊刺殺啊!我要你們自己死到我的劍上。哈…哈…。」懸智得意的大笑著,腦海中彷彿已經看到了玄月這個慈航齋的娘們自己掉下來刺到他劍上的興奮畫面。

    看到下方懸智掌門醜態百出的狂妄樣子,玄月三人默不作聲,她們心中一驚給這個畜生準備了一份「大禮」。

    就在離正下方地煞潛龍劍不到十米的時候,玄月三人身形在半空中突然一頓。也不知她們那來的力氣,頃刻間控制住了下墜的身體。三人身形屹立在敵人頭頂不到十米的地方,下一刻她們慢慢閉上了眼睛,彷彿在跟世界道別一般。

    「不好,她們要……,」懸智見狀大驚,但他最後「自爆」兩個字還未說完,聲音就被半空中傳來的一聲炸響埋沒了。

    「彭」

    伴隨這聲巨響,以玄月三人剛才所在的地方為中心,幾道燦爛無比的光輝瞬間爆發,夾雜著很多衣服碎片從裡面散發出了一股強大的力量。這股力量迅速四散,很快就波及到了下面離之不遠的人群中。

    人群中人見之無不變色。地面上一時間沙石飛走,塵土飛揚。很多剛才在白蓮劍訣中受了傷的低修為弟子,抵擋不住被這股突然侵襲而來的強大力量震出了好遠,隨後重重摔在地上。

    聽到這聲巨響,還在一邊打鬥的玄慈等人包括崑崙派的弟子全部停了下來,一個個抬頭望著發出巨響的地方。

    「齋主,玄月師姐她們……。」『玄』字輩中最小的玄心師妹,看到玄月師姐三個剛才所在的地方,一片狼藉,半空中只剩下很多衣服碎片飄飄灑灑,哽咽著道。

    玄慈聞言默然不語,只是轉身朝發出巨響的地方深深鞠了一躬。「她們都是好樣的,玄舞、玄芝、玄紅,下一組有你們三人合力施展白蓮劍訣。無論如何我們都要為玄靜師妹她們多爭取一些時間。」

    玄慈這番話說的很平淡,她們的目的就是盡最大的能力,拖住敵人給玄靜她們多爭取一些時間,必要的時候對敵人造成最大的傷害。敵人傷的越多,拖的時間越長,那邊正在全力逃跑的玄靜她們相對就更安全一些。面對這麼多人,她們只有犧牲自己,捨生成仁,不要命的拚搏才能爭取到一些寶貴的時間。

    玄月三人剛才施展白蓮劍訣重創敵人後,她們已耗盡了全身靈力再無戰鬥之力,在這樣的情況下,她們選擇了不惜犧牲自己寶貴的生命,用自爆元神的極端方法再次重創了敵人。

    三個大乘後期高手,在不足他們頭頂十米的地方自爆元神,三人加起來將近六千年的修為瞬間爆發,而且敵人那時毫無防備,這樣的情況下帶給他們的傷害無疑是巨大的。

    把幾千年的修為,一瞬間爆發出來,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這就好比把水庫中積攢了幾個月的水,一下子放了出去,那其中蘊含的能量與細水長流時的蘊含的能量相比,兩者簡直不可同言而語。炮彈威力驚人,用的就是這個原理。

    玄月三人的自爆對剛受過白蓮劍訣劍雨「洗禮」的各派弟子來說,簡直就是雪上加霜。其實這些弟子還不是最慘的,他們與剛才得意無比,離玄月三人最近的懸智相比,還屬於很幸運的人。懸智修為比玄月三人要稍高一些,但他畢竟還是處在大乘後期。放縱三個同級的人在離自己不到十米的位置同時自爆修為,那簡直就是在找死。

    「掌門師叔,掌門師叔……。」

    等到爆炸完全完了之後,崑崙派眾弟子才開始關心起掌門的安危來。支持懸智掌門的一些崑崙派弟子一邊喊叫,一邊放眼到處尋找著他的蹤跡。

    就在一名崑崙派弟子經過幾名同派弟子的屍體時,耳邊突然傳來了一句謾罵聲。「臭娘們,老子今天一定要滅了你們慈航齋。」

    那名崑崙派弟子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後,心中大喜。「掌門師叔,是你嗎?你在哪裡?我是秦貴啊!」

    這時,從那幾具屍體的一處縫隙中,突然伸出了一隻手,隨後又從另一個大一點的縫隙中探出一個人的頭來。

    那名叫秦貴的弟子看到這個屍體堆中突然探出的手和頭顱後,嚇的身體大震,眉頭緊鎖,撒腿就跑,嘴裡還差點就叫出聲來。跑出老遠後,待情緒稍稍平靜了點,這名弟子忽然像是明白了什麼,又快步上前跑到了那幾具屍體邊,三兩下撥開了那幾具屍體。這時他看到那幾具屍體下面竟是一名灰頭土臉還能的活人。

    這個灰頭土臉的人,正是崑崙修真界第一大派崑崙派的新掌門懸智真人。怪不得大家找了半天也找不到他,原來剛才玄月三人自爆前,他眼看逃躲不掉,情急之下便伸手拉了幾個身邊的弟子做了擋箭牌。幾個弟子全被炸死了,他自己雖然重傷卻因此撿回了一條命。

    懸智想到秦貴剛才撒腿就跑的熊樣,狠狠瞪了他一眼,怒道:「還不趕緊拉我起來。」

    秦貴聞言朝懸智掌門恭敬的點了點頭,接著趕緊上前扶起了掌教真人,隨後把他背到了一處乾淨的地方,才把他放了下來。

    「崑崙派弟子快來啊!找到掌門師叔了。」

    眾人聽到這個叫聲,迅速趕到了這裡。其中包括天山派掌門天機子和蜀山劍派掌門坤劍真人也來了。天機子看到弄的灰頭土臉、狼狽不堪的懸智,心中忍不住暗笑了一番。

    「懸智師兄,沒什麼大礙吧!」

    懸智聞言,嘴角擠出一個無奈的笑容,搖了搖頭逞強道:「多謝師弟關心,我沒什麼大礙。」

    「那就好啊!」天機子感歎了一聲,隨後抬頭朝東方不遠處還在打鬥的玄慈等人看了一眼,問道:「計劃還要繼續嗎?」

    本文由看書網小說(.)原創首發,閱讀最新章節請搜索「看書網」閱讀。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