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仙俠修真 > 華夏無極

正文 第54章 :淺談人生 文 / 熱呼呼的冰塊

    頭頂東皇鐘,右手持伏羲琴,左手持指天劍,世間再也找不出這樣猛的天仙來。這二十四個地仙此時腦袋被伏羲琴搞得恍恍惚惚,看到無極一身神器武裝到牙齒,還能抱什麼贏的希望。

    修為比別人高打起仗來就是爽,當初這些崑崙派的傢伙就是可伶自己修為不夠,圍著輪番欺負自己。玄青,櫻花對付自己那是她們想為死去的弟子姐妹報仇,無極不恨她們。可這些傢伙,無極沒那麼慈悲。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如今也輪到無極欺負他們了。做人別太絕,誰知道以後的事情。無極不殺崑崙派其他弟子,但這二十四名地仙他沒打算要放過。一邊彈琴擾亂他們心神,一邊舉劍殺了上去。

    「啊……,」

    一聲尖叫,一名活了幾千年的傢伙就這樣一命嗚呼了,地仙沒有肉身只有元神,元神被毀那他就報銷了。無極要是殺了無辜的人他會很後悔,會想辦法補救,但殺這些道貌岸然,暗懷鬼胎的老傢伙眼都不眨。

    五劍下去已經搞定了五個,伏羲琴配合指天劍殺人簡直百發百中。一個控制敵人心神,一個直接要了他們的命,無極決定以後這就是一套對付敵人的手段了。但只限於修為比自己低,敵人卻多的前提下,要是敵人修為比自己高太多,這種辦法就不適用了,伏羲琴根本就起不了作用。

    崑崙派眾弟子眼睜睜看著前輩們被無極一個個刺死,沒有任何辦法。伏羲琴詭秘的操控能力連這些地仙都不能自己,他們簡直就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都難保,想救地仙有那個心可哪有那份本事。

    「神器果然是變.態的寶貝,怪不得這些傢伙為了它們死都不怕。」無極抱著伏羲琴嘀咕著,但手上動作一下沒停。三分鐘不到二十四名崑崙派地仙,只剩下了開口問過他問題的那一個。無極故意留下他,就是要讓他死的瞑目點。

    無極收起伏羲琴遠遠望著這名地仙,沒了伏羲琴音,這名地仙慢慢恢復了神智。

    「啊…,魔鬼」站在地上傻傻看著死去的同伴,口中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叫聲。

    「魔鬼」無極淡淡嘀咕了一聲接著道:「當初你們為了搶奪神器崑崙鏡,向慈航齋大大出手的時候怎麼不罵別人是魔鬼,密謀好這一切,欲除我搶我神器的時候你們怎麼不罵別人是魔鬼,還魔鬼。現在告訴你答案,我破你們北斗兩儀陣時用的就是盤古斧,你可以瞑目了吧!那就去死吧!」無極淡淡吐出最後兩個字,提劍衝了上去。

    「彭」

    就在無極衝到他身前的時候,這傢伙竟然自爆了。幾千年的地仙修為瞬間爆炸,威力異常巨大。幸虧無極有神器東皇鍾保護,不然他這次就成了這老傢伙的陪葬品了。儘管有東皇鍾保護,無極也被爆炸氣流吹出了好遠。

    「無…極…」櫻花大聲喊道,聽聲音已經有些顫抖。

    無極聽到櫻花叫聲,慢慢穩住身形,隨後飛到了她身邊。櫻花看到無極沒事,激動之餘竟一下撲到無極懷裡哭了起來。這樣眾目睽睽之下抱無極還是第一次,櫻花哭了幾聲感覺氣氛不對趕緊推開無極掉頭跑到了師父身後,玉臉早已紅透。

    危難之時見真情,大顯身手方成名。崑崙派眾弟子此時已經全部恢復神智,但現在在他們心裡無極

    看書」網網游!

    早成了戰神加魔鬼一樣的變.態人物,一個個屁顛顛御空跑了。

    一己之力滅了二十四名地仙,此後在整個崑崙修真界,無極可謂一戰成名了。

    從來到去不到半小時,崑崙派弟子賠了二十四名地仙後大敗跑了,這一事件在整個崑崙修真界不僅是一大新聞,更是崑崙第一大派萬年來受得最大恥辱。老天永遠公平,伴隨壞人消失就會成就一位英雄,無極在慈航齋眾人眼裡,現在就是神一樣的存在。

    別人不知無極實情,可櫻花清楚,她自己修煉了一千年修為才到了大乘期。而無極在短短一個月時間裡,從剛認識時的出竅後期變成了一名天仙,甚至都沒有渡天劫。這一切已經不能用絕頂聰明、天資聰穎、驚才絕艷這樣的成語來詮釋,只有一種解釋此子絕非池中之物。

    普通修真者一千年修到大乘期就算快的,那怕萬年前崑崙修真界領袖群倫的絕世人物,崑崙派道祖崑崙真人也用了二百年時間才飛昇成仙。崑崙真人兩百年渡劫成仙在修真界可謂絕無僅有,萬年來只他一人。可如今無極修真前後才三個月亦然成仙,而且神器多多,除了身份不凡,還能用那些成語來形容嗎?

    無極身世的確是個謎,連他自己都不清楚,又有誰能道明白呢!櫻花的確喜歡他,甚至說為了她可以去死。就在無極被懸空掌門刺死的那一刻,她的心跟著也碎了。這個千年來第一次打動她芳心的男子已經成了她生命的一部分。

    但她明白自己與無極也許就是兩個世界的人,在這裡相交了,過不了多時彼此就會沿著來時的方向交錯而去,可能短暫的相濡以沫很快就會相忘於江湖。

    收斂了仙靈之氣,除了明銳點無極和普通人沒什麼區別。人也救了,罪也替師父賠了,他應該向這裡說再見了。環視著慈航齋美景,欣賞著崑崙修真界大好河山,無極明白這裡不是他人生的終點,他還有未了的心願。

    無極頓了頓,走到玄慈面前道:「我的到來,給你們引來了太多麻煩,對此我很抱歉。補天神石一年只能使用三次,其餘死去的慈航齋弟子,每過一年我就會來救她們。明天我就要離開這裡了,以後有什麼事情就要你們自己面對了。說實話我很敬佩你們,你們都是女中豪傑。」

    以前玄慈和慈航齋眾弟子的確恨無極,連櫻花都恨他,可此時聽到無極明天就要走,大家心裡都有點不捨的味道。

    玄慈側頭看了一眼躲在玄靜師妹身後的櫻花,隨後又把頭轉了回來,輕聲對無極道:「帶櫻花一起走吧!你知道嗎?來這裡一千年來,她從未像今天那樣開心快樂過。她是個外剛內柔的好女孩,別看這麼多年她生活的很平靜,其實她一直生活在失意的憂傷中。如果我沒猜錯,你們來自同一個世界吧?那就帶她一起走吧!帶她去她想去的地方,祝你們幸福。」

    玄慈說完慢慢轉過身體,帶領慈航齋眾弟子走了。那步伐輕盈而又沉重,看不到那步伐之上的女子此時是怎樣的心情,也許她也是一個情感失意的人,也許這裡所有的女子都生活的淡淡的憂傷中。

    這裡雖然是修真界,但愛情不分界限,不分種族,只分男女有別。神創造了男人、女人,便賦予彼此心心相惜、相輔相成。只有男人的世界是糟糕的,同樣只有女人的世界是落寞的。這些生活在「女兒國」的女子們,她們的心是失意憂傷的,煞那間無極突然懂了。

    不要因為也許會改變,就不肯說那句美麗的誓言,不要因為也許會分離,就不敢求一次傾心的相遇。多麼美麗的一句話啊!也許他真應該帶櫻花,一起走。不管以後的路多麼艱險不可預料,只要彼此陪在一起就是幸福。不然怕因為櫻花會遭遇不測就這樣留下她,留下內心孤獨,思念憂傷的她,這樣活上千年萬年又有什麼意思。

    除了櫻花被玄慈留在了這裡,慈航齋的所有弟子都走了。給了他們兩個人的世界,真真正正只屬於他和她的世界。

    錯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是一聲歎息,錯的時間遇見錯的人是一段荒唐,對的時間遇見錯的人是一場傷心,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是一生的幸福。

    時間的消逝代表智慧的成長,每一次的刻痕都清晰地刻在生命軌跡上,轉動的齒輪不曾優待過任何人,一律公平賦子生、老、病、死。所以我們每個人其實都一樣,沒有特殊的優待,只有輕易放棄的無奈。

    既然緣分讓我們邂逅了,那我們就不能微笑的說再見;既然相處讓我們幸福了,那我們就不能瀟灑的放開手;既然對方讓我們難捨了,那我們就應該緊緊的擁抱著。

    不能決定生命的長度,但可以增加它的深度;不能預知明天,那就把握今天;不能樣樣第一,那我們可以事事盡力。

    君當做磐石,妾當做蒲葦,蒲葦紉如絲,磐石無轉移。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有些花開了是為了謝的,有些人來了是為了走的,有些時間是注定燒成灰燼的,有些痕跡是注定紀念回憶的。可當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歌謠響起,牽著彼此的手走過千山萬水,走過春夏秋冬這樣的人生才是完美、了無遺憾的。

    人生就是生活加愛心。當我們呱呱墜地,凡是懵懂,一段生活便開始了。過完了純真的童年,走過了活力的青春,再來到五味的中年,最後劃過餘暉的黃昏,這就是一段人生。在人生的路上,有的人一人吃飽全家不餓,有的人拖兒帶女快樂而艱辛,有的人大風大浪大吉大凶,有的人平平靜靜就是一生,不管怎麼的人生都是生活加愛心。

    愛是人生中不可缺少的東西。無數首歌,無數首詩,太多的電影,太多的散文,太多的傳說,都訴說著同一個主題——愛。

    人生因為生活而艱辛,人生也因為愛心而快樂;人生因為生活而煩惱,人生也因為愛心而幸福。艱辛中快樂,煩惱中幸福這就是人生的味道,也是生活的味道。

    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一份至真至誠的友情,一股萬般濃烈的親情,共同組成了一顆愛心。愛情有了它幸福快樂,友情有了它永遠美好,親情有了它珍惜和睦。

    這一刻櫻花與無極靜靜的對視著,彷彿經歷了這麼多,從活到死,從死又到活,從愛慕到死心,再從死心到出現奇跡,就是為了這一刻。無極跑過去一把摟住了櫻花的嬌柔柳腰,不再有任何動作,就這樣淡淡感受著因為肢體接觸美人兒而帶來的軟玉溫香。

    本文由看書網小說(.)原創首發,閱讀最新章節請搜索「看書網」閱讀。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