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穿越重生 > 千面毒醫:閻王不好惹

正文 第618章 鐵釘入體 文 / 楚雅

    「你們不覺得這個丁伯超很可疑嗎?」

    魔尊龍少發出了一聲冷「哼」在台階上坐下。

    「他自以為掩飾的很好,但我們都看出來了,看來他並不是真心投靠我們呀。」

    亓官雨在零息剛才坐過的椅子上坐下了。

    丁伯超是楊雲狂負責遊說的,對於這個結果,他頗為內疚,「對不起,是我太一廂情願了,以為楚雲天的死會震懾到他們的。」

    「這不怪你。」亓官雨把手一擺,「雖然我們征服了南城,打出了威風,但還是有些人持觀望的態度,看我們是不是真的有能力一統魔界,人嘛,總是有自己的私心的。」

    「家父……」

    楊雲狂想替父親表明態度。

    亓官雨再次把手一擺,微笑道:「楊兄,你我之間,還需要如此嗎?」

    她顯然是十分信任楊雲狂的。

    「如果不信任你的話,會把這麼重要的任務交給你嗎?」

    白靈然偽怒的瞪著楊雲狂,「你如此說,倒顯得我們小肚雞腸了。」

    「可是出了這樣的事,我……」

    楊雲狂頗感自己失策,零息的受傷,他難辭其咎。

    「國師都沒有說什麼,你又何必自責呢?」

    白靈然也在台階上挨著魔尊龍少坐下,「老古董,你說這個丁伯超為什麼會跟國師過不去呢?難道他們以前就有過節,不過是藉機洩私憤?」

    「這個很難說。」魔尊龍少扭頭望著她,「不過以我對國師的觀察,他好像對丁伯超並無私怨。」

    「既無私怨,那丁伯超這樣做就過份了,對於此人,不得不防。」

    亓官雨插話。

    「也許是他對於女皇封國師為東南大國第一大公候,而沒有封他而心生不滿吧?」

    白靈然做出了自己的猜測。

    「零息忠於故主,而且主動的開門迎我們,就憑這一點,封一個大公候有何不妥嗎?」亓官雨從椅子上站起身,「對於這十大家族,我可是一個都沒有封呀,就連易烈公子的父親都沒有封,還不是不確定他們之中,有人左右搖擺嗎?待魔界一統之後,再封也不遲。」

    「咱們是這麼想的,但別人未必也是如此想的,就拿這個丁伯超來說吧,他也許是對封零息不滿,也許是認為他應該得到封賜。」

    儘管這兩個理由,連白靈然自己都覺得牽強,但她還是說出來了。

    「不管他怎麼想,只要他不公然的反叛,就暫且不要動他。」

    亓官雨感覺自她坐上女皇這個位子之後,就處處束手束腳,出於大局考慮,不得不克制自己的性子,如果是從前的那個亓官雨,才不管這一套呢。

    「喂,老古董,我發現你近來是越來越懶了。」

    白靈然看向了一旁的魔尊龍少。

    「我嗎?」魔尊龍少茫然的望著她,「我哪裡懶了,一直都是這樣子呀?」

    並看向聖嶺,聖嶺是跟他最久的,也是最瞭解他的,彷彿在用眼神問他:我懶嗎?

    聖嶺明白他的用意,沒有說話,只是輕搖了下頭,表示他不懶。

    「看到了嗎?聖嶺是最瞭解我的,他都說我沒什麼改變了。」

    魔尊龍少繼續悠閒的晃了下腦袋。

    「他根本沒有說話好不好?」

    白靈然側目而視。

    「可是他搖頭了,你難道沒看到嗎?」

    「我當然看到了,搖頭也不代表是在說你沒有改變,而是在說他不知道,或者說,不要問他,你呀,就是太自以為是了。」

    「聖嶺,你開口說句話好不好?」

    魔尊龍少被白靈然擠兌的沒辦法,誰讓人家說的在理呢,「本魔尊與從前有什麼不同嗎?」

    為了能讓白靈然心服口服,重新將問題問了一遍。

    「魔尊永遠都是魔尊。」

    聖嶺終於說出了這句意義深遠的話。

    「聽到了嗎?」

    魔尊龍少看向白靈然。

    白靈然低頭輕歎了一聲,「唉,看來你真的老了,連這都聽不出來。」

    輕搖著腦袋,彷彿魔尊龍少的智商已經到了讓她無語的地步了。

    魔尊龍少也意識到聖嶺的這句話似乎另有含義,「聖嶺,你這話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

    聖嶺輕搖了下頭。

    「可我聽著怎麼像是還有一層意思呢?」

    魔尊龍少嘴上說著,腦子裡卻在細細的回味著那句話。

    「有時候,不服老是不行的。」白靈然打趣著,「他只說魔尊永遠都是魔尊,那是在說你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你不會不知道現在的魔尊是誰吧?」

    目光看向亓官雨。

    「對呀,現在的魔尊是你雨師姐,一切決定當然由她作,我只是負責協助,當然不能越權了。」

    魔尊龍少用手一拍大腿。

    「好吧,好吧,你這顆腦袋如果再不活動一下,會蛈磲滿C」

    白靈然給他一個大大的白眼。

    魔尊龍少忽然站起身來,向著零息走去的方向走去。

    「你要去哪兒?」

    白靈然猜到他可能是要去看看零息的傷勢,但還是發出一問,同時,亓官雨等人的目光也看向他的背影,等於是白靈然替他們大家問了。

    「我去看看國師的傷怎麼樣,楊兄,一起來吧。」

    魔尊龍少邊說邊向前走著,絲毫未停。

    楊雲狂看了白靈然一眼,跟上去,如果不是零息拒絕,他真的想用自己的醫術為他療傷,儘管零息說自己可以自行調息,但他還有些不放心。

    這個聖殿與南城聖殿的佈局完全不同,南城的聖殿是四周分佈著很多的小房間,而這個聖殿則是在西北角上有一條通道,剛才零息就是走進這裡去的,因此,魔尊龍少與楊雲狂一前一後走進通道,發現這條通條很長,以他們的腳程,也就是一刻鐘的工夫,就發現前面是一個很亮堂的所在。

    「原來這裡還有這麼個好地方。」

    楊雲狂打量著眼前的場景,雖然四周都是石壁,但上面是露天的,因此,格處明亮。

    這是很大的一塊空地,中間有一塊高台,高台是石頭的,不知是天然形成的,還是經過加工的,那是一個圓形的,如同一個大蒲、團,零息坐在上面,正在屏息運功,他的頭頂上冒出了縷縷白色的霧氣。

    魔尊龍少與楊雲狂站在那條通道口處,並沒有驚動他,而是感覺丁伯超的那一掌,一定另有玄機,難道他的功力已經到了令東城的國師都難以招架的地步了嗎?

    忽然,零息嘴巴張天,隨著一聲咳嗽,吐出一口鮮血,魔尊龍少忙一個箭步上前,一掌擊在他的左肩頭上,試圖用自己的靈力幫助他。

    楊雲狂則一把抓起了零息的手腕診斷著,片刻之後,將他的手放下,伸手就去扯零息胸前的衣服,魔尊龍少瞪大了眼睛望著他,不知他有了什麼新發現。

    「沒用的。」

    零息喘息了一陣,他已經很努力的在為自己療傷了,但一點起色都沒有,因此,對魔尊龍少的相助只是淡然一笑。

    「國師,你再堅持一下,讓楊公子幫你看看。」

    零息忽然用手摀住了胸口處,也就是丁伯超擊中他的那一掌處,這讓楊雲狂越發想看到他手下面的情景。

    「國師,把手拿開好嗎?」

    楊雲狂試著將他的手拿開。

    零息並沒有堅持下去,也許他已經沒有力氣堅持的將手捂在那裡了。

    當零息將手拿開的一瞬間,楊雲狂意外的發現,那個被掌擊中的地方一個青紫色的手印,十分的清晰,楊雲狂伸手摸去,感覺有點粘粘的,收回手一看,黑紫色的液體,應該是血吧?

    「他將一根鐵釘打進了我的身體裡,我用盡了辦法,也不能將其逼出來。」零息的聲音已失去了原有的洪亮,連說話都顯得力不從心了。

    「豈有此理!」

    魔尊龍少收回了自己的掌,繼而快速的在他背上點了幾下,以打通他的穴道,「我幫你將針逼出來。」

    他現在知道為什麼零息會傷得如此重了,原來是丁伯超下了黑手。

    「沒用了,我都試過了。」

    零息不想讓他為自己浪費靈力。

    「魔尊。」楊雲狂也對丁伯超的這一手深惡痛絕,「我們兩個聯手,看能不能將其逼出?」

    「好。」

    魔尊對於零息明知道自己傷勢如此之重,而不告訴他們,自行解決這一舉動,深表佩服,越發堅定了要助他逼出鐵釘。

    魔尊龍少與楊雲狂一邊一個,將掌分別擊在他的兩個肩頭,各自發功,按說一般的暗器,以零息自己的功力是足以將其逼出的,而這顆鐵釘卻怎麼也逼不出來,可見其不同尋常。

    魔尊龍少與楊雲狂的靈力在零息的體內循環著,使得籠罩在他頭頂的那股白霧越發的濃重,但那顆鐵釘卻沒有出來的徵兆。

    終於,魔尊龍少大發龍威,使出了渾身的靈力,楊雲狂見狀,也傾盡所能,兩個人的四隻手掌同時擊向零息。

    一顆足有兩寸長的鐵釘從零息的身體裡被逼出來,射向了石壁,撞到石壁上,發出了一聲脆響,落到了地上。

    三個人幾乎同時吁了口氣,魔尊龍秒與楊雲狂各自向後退了一步,用衣初擦拭了下額頭上的汗珠,如果不是魔尊龍少法力高強,只怕這顆鐵釘還真逼不出來。

    「國師,你沒事吧?」

    楊雲狂做為學醫之人,首先要看病人的情況。

    「沒事。」

    零息長吐了口氣,鐵釘被逼出,雖然元氣大傷,但相對來說,輕鬆了不少。

    ——————

    情人節快樂,元宵節快樂!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