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穿越重生 > 千面毒醫:閻王不好惹

正文 第328章 冥心術:判若兩人 文 / 楚雅

    霞雲崖

    亓官雨站在霞雲崖邊上,有一條鐵鏈直穿對面的山峰,鐵鏈早已袑騑陷部C

    從視覺上看整個鐵鏈的長度將近一千米,完全看不到鐵鏈的盡頭,只能看見對面那幾座相連的山峰。

    平視而看,鐵鏈周圍是空蕩蕩的存在,只有迷霧般的白雲籠罩著,宛如仙境。但是只要你往下面一看就知道,要是一個不小心從鐵鏈上掉了下去,那麼估計粉身碎骨還是算好了,就怕連屍骨也無處可尋。

    過了鐵鏈後,便是邪教的四大堂殿。

    分別是雲藥堂殿、天月堂殿、金波堂殿、聽風堂殿,還有一個主殿。

    她站在這裡,怔怔的出神,她覺得對這裡好陌生。

    正在這個時候,天月堂堂主姬無霜走到她的身後,「雨姑娘,教主有請。」

    「知道了。」

    亓官雨淡漠的應了一聲,沒有再與姬無霜多談,轉身離開。

    望著她離去的背影,姬無霜露出了迷惑的神情。

    實在是因為,這個亓官雨,這一個月來,變化真的很大。

    以前雖然也冰冷,但還能感覺到她不會亂殺無辜者。

    可最近這一個月,前去華陽城劫庫銀的時候,她親眼看到了亓官雨殺人不眨眼,在她手中的人,沒有一個活著。

    這段時間,她不曾見過亓官雨笑過,也不曾見過她對任何人假言辭色。

    似乎在她的世界裡,只有殺戮。

    「無霜,你怎麼站在這裡?」

    說話的是個男聲,低沉而迷人,這夜千嵐面容剛毅,透著幾絲妖治。

    眸光幽深漆黑,欣長的身影穿著一套勁裝,簡單而幹練。夜千嵐是幽冥邪教下金波堂殿的堂主,負責訓練男性弟子,擅長使用劍,一手銀劍使得出神入化。

    一身武學,皆是由公子重所授,故此,夜千嵐頗得他信任,當年屠殺閻家堡一事,便是由夜千嵐執行他的命令而為之,閉關這段時日,素日便是由他給公子重送飲食。

    姬無霜喜歡跳舞,嬌盈舞姿看起來如仙女下凡,事實上是處處暗藏殺機,擅長使用繡花針傷人。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

    「剛剛一心說你在這裡。」

    「華陽城有消息了嗎?」

    夜千嵐點了點頭,「有了,墨軒那小子,發起了十大家族的會函。五年一次競爭十大家族之首,就定在三個月後開始。」

    姬無霜冷哼一聲,「五年一次,現在才第四年,墨軒這是等不及了嗎?」

    夜千嵐微微一笑,「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墨塚堂在他的管理上,主上對他又是十分放心,並沒有過多的去管轄,於是他的勢力,也就越來越大。現在自己主動出擊,說要召開十大家族會議,由他接任十大家族之首位置。」

    「就憑他?一個喪家之犬,也有資格坐上這個位置嗎?」

    「無霜,那你想怎麼辦?」

    姬無霜冷笑,「不怎麼辦,我倒要看看他有什麼能耐坐上這位置。千嵐,你絕不可以幫他!」

    夜千嵐點了點頭,「你放心吧,我是不會幫他的。我早就看不慣這個臭小子在我面前張狂的樣子,他一來,就把我的金波堂批評的毫無是處,處處找我茬,還以自己有多麼了不起!若不是主人說他還有利用價值,我早就一劍挑了他!」

    姬無霜突然輕歎一息。

    「無霜,你怎麼了?好像有什麼心事似的?」

    「我沒事。」

    「不,你肯定有事!」

    猶豫了許久,姬無霜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千嵐,你有沒有覺得雨姑娘,變了好多。」

    「她怎麼了?我沒覺得她有變化啊!」

    「她,不怎麼說話了。」

    「汗!她以前也不怎麼愛說話啊,向來不與我們搭話的。」

    姬無霜翻了個白眼,「這不一樣!以前她只是外面冷若冰霜,可如今的她,看起來,好像連心都是冷的。根本沒有任何事能動撼她的心!」

    夜千嵐突然伸手探了探她的額頭,「我怎麼感覺不對勁的人是你?你沒事幹嘛關心她!倒不如關心一下你自己,你都發高燒了!」

    「啊?我病了嗎?」

    「真拿你沒辦法,走,我陪你去雲藥堂。」

    二人相扶離去。

    ……

    ……

    主殿

    亓官雨獨自一人來到了主殿,主殿上沒有人,但她仍是拱了拱手,「亓官雨參見教主。」

    「雨兒,你與我的關係,不需要以教主相稱,你忘了我的吩咐嗎?」

    公子重那修長的身軀,從側門走了出來。

    只見他身上穿著一件誇張的半紅半紫的裙子,長長的黑髮晶瑩透亮,隨著身上的一股力道而幽幽的飄蕩著,散發著一種黑色的懾人,他在給嬌瑜柔渡一道真氣。

    他那張俊臉看起來更加的美麗,雌雄莫辨的五官,妖嬈的眉眼,襯著額際一點閃電型的彎印,平添幾分陰柔邪肆。

    看到公子重的臉,亓官雨斂下眼眸,心跳有些加速。

    「亓官雨不敢。」

    「過來!」

    公子重面帶笑意,對她招了招手。

    亓官雨遵命的迎了上去,「教主……」

    「嗯?」

    公子重的邪目睨了她一眼,有著警告的意思。

    亓官雨是聰明人,只好改口道:「公子有何吩咐?」

    「走,我帶你去看看你的白毛獅王,如今變得的如何了!」

    「獅昊沒事了?」

    「放心吧,有我在,它想死也死不了。」

    「嗯!」

    牽著她的手,二人關係看起來十分密切。

    亓官雨很想掙開他的手,但礙於他是教主,她忍下了。

    主殿後院,是一處竹林,竹林裡,一頭巨大的白毛獅王正在沖天咆哮,精神奕奕。

    它原本凶殘的咆哮著,突然看到了亓官雨,趕緊衝到她的面前,匍匐在地,「獅昊見過主人。」

    「你沒事,太好了!」

    亓官雨伸手摸了摸它趴在地上,可那獅頭,也比自己還要高。摸著它那順滑的白毛,嘴角揚起了一絲笑意。

    獅昊看到她嘴角的笑意,心中雜感頗多。

    公子重在旁微笑道:「它沒事了,你可否放心了?」

    「謝謝公子出手相救!若不然,獅昊早就殞命在那個姓宮的手裡。這一筆帳,我定要和他算個清楚!」

    亓官雨一說這話的時候,全身被血霧籠罩,殺意沖天。

    看著這樣的她,獅昊擔驚受怕。

    反倒是公子重,更是得意的笑。

    東方皇輝啊,你這個老不死,還真以為把你的徒弟送上來,就以為我不會攻打仙靈山嗎?

    你把亓官雨這麼一個練武奇才送到我面前,若是本座不好好的利用,豈能對得住你的一片苦心?

    瑜柔的死,你真以為本座會不知道嗎?

    既然你逼得本座出手,那麼以後我就讓你嘗嘗什麼叫痛心的滋味!攻打仙靈山的事,本座不會出手,只需要亓官雨帶著我幽冥邪教的教徒攻擊,也是可以的!

    冥心術,那是本座得意心法。

    抹去過往後記憶,亓官雨的腦海裡,只有自己給她輸入的記憶。

    她只記得,她是幽冥邪教的副教主,是我公子重最為倚重的女人。

    冥心術一旦施展了,除非亓官雨的修為高過他,否則這輩子,都得受他的驅使!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