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穿越重生 > 千面毒醫:閻王不好惹

正文 第249章 你在威脅本座? 文 / 楚雅

    邪教之地:霞雲崖

    霞雲崖,其實是並不是一普通的雲崖,而是憑空而出現的一座雲山。

    崖上有一條鐵鏈直穿對面的山峰,鐵鏈早已袑騑陷部C

    從視覺上看整個鐵鏈的長度將近一千米,完全看不到鐵鏈的盡頭,只能看見對面那幾座相連的山峰。

    鐵鏈周圍是空蕩蕩的存在,只有迷霧般的白雲籠罩著,宛如仙境。

    過了鐵鏈後,便是邪教的四大堂殿。

    分別是雲藥堂殿、天月堂殿、金波堂殿、聽風堂殿,還有一個主殿。

    圍著四大堂殿後面的那個房子,便是邪教的弟子住宿的地方。

    主殿之上,一個男子身上穿著一件誇張的半紅半紫的裙子,長長的黑髮晶瑩透亮,隨著身上的一股力道而幽幽的飄蕩著,散發著一種黑色的懾人,他在給嬌瑜柔渡一道真氣。

    男人的臉看起來更加的美麗,雌雄莫辨的五官,妖嬈的眉眼,襯著額際一點閃電型的彎印,平添幾分陰柔邪肆。

    在主殿候等著的眾人一見到他,紛紛低首,拱手朗聲參拜:「屬下等參見教主!教主千秋萬載,一統江湖!」

    「有什麼事,就說吧!」

    公子重睨掃眾人一眼,邪佞的笑了。

    這個時候,聽風堂的唐一心站了出來,聲音清冷,面容淡漠,「稟教主,雲藥堂堂主嬌瑜柔插手屬下所管之事,並且殺了重要的線人紅鳶,請教主定奪該如何處置。」

    唐一心的進言,讓左護教藍公甫趕緊替嬌瑜柔辯解,「教主,雲藥堂堂主也是為了掩護我們能順利回到霞雲崖,才會出此下策,不得已殺了紅鳶的。還望教主明察!」

    唐一心冷笑一聲,「既便是如此,紅鳶之事,原本是屬於我聽風堂在執行的任務。你們只是聽從教主之令前來協助於我,她憑什麼殺了紅鳶?」

    唐一心的話,擲地有聲,毫不退讓。

    主殿上,公子重坐在那裡,聽著各殿堂主們匯報的事。

    唐一心是公子重的表妹,嬌瑜柔又是公子重的心上人。

    天月堂的姬無霜與金波堂夜千嵐二人相視一眼,彼此低眸不吭聲。

    如此一來,知道這複雜關係的兩位堂主紛紛沉默以對,不敢再多說什麼。

    於是,整個主殿好一陣的安靜。

    公子重薄唇噙著一絲冷笑,「一心,你也太小題大作了。」

    「教主!」

    唐一心急了,「這怎麼會是小題大作!紅鳶的性命,本就是我們與賢妃談判的籌碼,如今卻沒有了籌碼,我們要拿什麼與賢妃她們繼續合作?」

    公子重睨了她一眼,「一心,你可知道西域帝國,已經派兵攻打邪月帝國了嗎?」

    「啊?」

    唐一心怔在當場,這個消息她並不知道。

    「這個消息是姬無霜報回來的,現在大漠邊境已經屯兵十萬,西域帝國這是要攻打邪月帝國的準備,你覺得紅鳶的性命還有用嗎?她死了,也好。這事本座自有定斷,你且去告訴那兩個女人,現在不是她們不想與邪教合作了,而是本座不願與她們兩個笨女人合作!」

    公子重淡淡的說出了自己的決定。

    「是!」

    唐一心面色一稟,低首應道。

    心下卻是十分狐疑,為什麼原本該屬於自己掌轄的消息,居然沒有人呈報上來。

    曹掌櫃那個傢伙不是在大漠嗎?

    這麼重要的消息,怎麼沒見他匯報上來?

    不會是發生什麼事了吧?

    秀眉緊緊的蹙著,心裡已經有著不悅!

    「教主,無霜有一事不明,還望教主賜教!」

    很好聽的聲音,如出谷黃鶯般悅耳,又如銀鈴般優。

    「說!」

    「西域帝國攻打邪月帝國,我們不助邪月帝國的話,任由西域帝國獨大的話,到時會不會對我們邪教不利?」

    姬無箱她容色絕美,欣長苗條,垂首燕尾形的髮簪,優美的嬌軀玉體,身著淺綠色的羅衣長褂,在燭光散射下熠熠生輝,瀰漫著仙氣,淡然自若,清逸脫俗,猶如不食煙火,像是天界下凡的美麗仙女。

    公子重瞟了她一眼,邪佞笑道:「姬無霜,你一向是本座的左右手,此次你真的看不懂嗎?」

    「屬下不懂!」

    姬無霜頷首稱道。

    「你覺得西域帝國是稱大,那是因為邪月帝國會消失不見,所以覺得西域帝國會專心對付我們邪教?」

    「是。」

    公子重站起身,負手而立,陰柔的嗓音再次響起,「以後只有西域帝國獨大,那我們邪教而言,那是好事。因為,同等道理,我們以後也不需要再防著邪月帝國,不是嗎?現在誰最為強大還未知,再說了,兩大帝國戰爭,必有損傷,在這段時間,我們邪教要做的是休生養息!等戰爭差不多完成的時候,以我邪教之力,直接以逸待勞出手攻擊西域!」

    他的話,直接點明了自己的想法與做法。

    他的意思,就是想坐山觀虎鬥,坐收漁人之利。

    「教主此計甚好!有教主在,何愁不會一統江湖!」

    說話的是個男聲,低沉而迷人。

    說話的是夜千嵐面容剛毅,透著幾絲妖治,眸光幽深漆黑,欣長的身影穿著一套勁裝,簡單而幹練。

    夜千嵐拍馬屁了,堂下的四人,面面相覷,說不出話來。

    「沒什麼事,你們都退了。柔柔,你留下!」

    公子重揮了揮手袖,朝他們吩咐道。

    眾人領命而退,嬌瑜柔留了下來。

    之前她是被人廢了手,但以公子重的魔力,竟然能讓她重生雙手,還能讓她散盡的內息恢復如初。

    本來失去武功的嬌瑜柔,有了他的幫忙,再一次的成為一個武林高手,武功甚至比以前還要更為精進了一些。

    因為她擅長玩蛇,對草藥的辯識也十分強,在雲藥堂可以說是得心應手。

    「教主留下我,有什麼事嗎?」

    公子重想了想,沉聲說道:「柔柔,紅鳶命不該絕,你為什麼要殺了她呢?」

    嬌瑜柔低著頭,淡淡的應道:「剛剛教主不是說她死了也好嗎?」

    「柔柔!你要知道,剛剛在人前,我這是為了保護你!一心是我的表妹,她從來沒有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失手,而你的插手,已經壞了邪教的規矩了!」

    「那你就逐我離教!」

    嬌瑜柔抬首,寒聲的反駁他!

    公子重聞言,氣得臉色大變,「柔柔!你為何就是不懂我的心!」

    「我沒辦法懂!也無法懂!你殺了那麼多的人,怎麼就可以這般的高枕無憂?你要稱霸江湖,要稱霸整個大陸,我都無怨。可是,你殺了我的親人!我如何不能怨!你明知道我最疼愛的就是易天這孩子,可你呢,居然與邪月帝國的皇后勾結在一起!還給易天送了一個水性揚花的公主!」

    嬌瑜柔同樣氣結,毫不退讓把自己的憋了許久的苦水,一股腦的倒了出來!

    公子重歎息一聲,「那只是一場戲。」

    「戲?噬魂蠱是怎麼回事?」

    嬌瑜柔瞪著他,咄咄逼問。

    「本座不需要向你解釋!」

    他皺了皺眉,別開頭,冷硬的說道。

    嬌瑜柔怒了,揚手直罵,「公子重!你就是一個混蛋!在你的世界裡,永遠都是只有別人服從你,你有沒有想過你傷害的是我的親人!如果這就是你所謂的愛,我嬌瑜柔不希罕!」

    「好!既然你不想要本座的愛,那你便在雲藥堂呆著,以後沒有本座的傳見!你不用到主殿來見本座,你身上下山的令牌也一併交出來,沒有本座的命令,看看誰敢放你離開霞雲崖!」

    公子重也生氣了,劍眉倒豎,背對著嬌瑜柔,不再說話。

    見他如此,嬌瑜柔心中十分委屈與難過!

    她早就知道他的心是多麼的冷血,也知道在他的世界裡,從來不許別人說不,若是她與他對著干的話,吃虧難過的只會自己。

    但她,真的不想讓他再繼續傷害閻易天。

    從懷裡掏出令牌,她丟在了地上,寒聲而道:「令牌我給你,我也不會離開霞雲崖。但我也最後一次告訴你,如若你再傷害閻易天半根毫毛,我定會讓你後悔!」

    「柔柔!你這是在威脅本座嗎?」

    公子重猛的一個轉身,瞪著她,氣得臉色發青!

    看看,這就是他愛的女人,竟會為了一個外人忤逆他!

    「你要這樣理解的話,也可以!」

    嬌瑜柔擱下話後,轉身離去,沒有再回首。

    目送著她的離去,公子重氣的直接將靠近自己的桌子,直接一掌拍下!

    桌子應聲後,化為灰燼。

    他還在生氣的時候,姬無霜站在主殿外,輕聲稟報,「教主,江湖傳來了消息。新任的武林盟主亓官雨,已經接管了所有門派,而且慢慢的形成了規模。」

    亓官雨?

    是那個與他一樣煉修魔血功的女子嗎?

    腦海裡閃過她那冷漠的嬌臉,她的個性很特別,讓他甚為喜歡。

    公子重壓下心中的怒意,深深吸了一口氣,「任由她去整頓吧,我們的重心,關注著戰場的情況!有什麼情況第一時間匯報告訴本座!」

    「是!教主,夜千嵐提議金波堂再擴展,不知道教主是否同意?」

    「他要怎麼做,只管放手去做!入邪教者,一律要通過驗資,庸才要來也是廢物!」

    「是!」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