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純愛耽美 > 霸道總裁追逃妻

《》章 節目錄 066、程景然發狂 文 / 小怪受

    凌晨兩點半,程薇然正睡得迷迷糊糊地,手機突然響了。她從床頭櫃上摸索到手機接聽電話,電話裡是陌生的男聲,程薇然下意識就像掛斷電話。

    她拿下手機一看,卻看見來電顯示是程景然,心中不禁起來疑問,程景然什麼時候換聲了?

    「喂,喂,程小姐,你還在聽嗎?」電話那頭的人在問她。

    「請說。」程薇然趕緊把手機又拿到了耳邊,電話中的男子語氣有些無奈的對他說:「程小姐,程先生在我們酒吧喝醉了,情況,不是很好,你趕緊過來把她接走吧,我們要打烊了。」

    程薇然聽到程景然喝醉了,神志陡地全都清醒了,話筒裡,似乎還能聽見程景然在那邊大喊大叫著要喝酒。程薇然猜,情況肯定不只是「不是很好」那麼簡單。

    程景然的生活習慣一向很規律,他性格又自律,幾乎都不去酒吧,平時也少沾煙酒。他今天不僅去了酒吧,還喝得爛醉,一定是發生了什麼大事。

    「喂喂喂……」手機另一頭的人又在呼叫她。程薇然回神,對他說:「不好意思,麻煩你再等等,一會你把你們店的地址發給我,我馬上過去。麻煩你了。」

    說完,她立刻下床穿鞋,用最快的速度換了衣服出門。

    程薇然到停車場開車的時候,突然想到,程景然這種悶騷性格的人,一旦發起狂來,恐怕不是她能應付的,看來她必須要找個幫手。

    可是她能找誰呢?

    猶豫再三,程薇然只能給程默然打了電話。她能求救的人,也只有程默然了。而且,能制住程景然發狂的人,估計也只有程默然了。

    電話很快就被接起來了,聽程默然的語氣,似乎還沒有睡。程薇然有些緊張,潤了潤唇瓣,才說:「大哥,三哥喝醉了,你過來幫忙把他帶回去行麼?」

    電話那頭,程默然沉默了,程薇然明顯聽見他的呼吸變重了。她猜,程默然一定是生氣了吧。思及此,程薇然有些忐忑了,猶豫著自己是不是應該說聲對不起打錯了,然後立刻掛斷電話。

    大概兩秒之後,聽筒裡傳來程默然壓低的聲音,「地址。」

    「我馬上發給你。」程薇然鬆了口氣,立刻掛上電話,把酒吧那邊發來的地址轉發給程默然,然後照著短信上的地址直奔酒吧。

    程薇然到酒吧的時候,看見程景然正被兩個酒吧裡的服務生架住,拖著往外走。他的衣服已經變成皺巴巴的,頭髮也亂糟糟的,臉頰上還有一道刮痕,也不知道是怎麼弄的。

    程薇然僵在門口,嚇得沒有動作。她認識程景然這麼久,幾乎沒見過他這樣不修邊幅,甚至是發狂的模樣。除了三年前,發生那件事後……

    他不會是又想到了三年前的事情吧。

    程景然嘴裡一直嚷嚷著,要喝酒要喝酒,一邊用蠻力把兩個服務生給甩開了。然後他立刻動作敏捷的跑向吧檯,面色猙獰的對吧檯裡的就報上說,「給我酒!」

    程薇然見狀,立刻衝上去,一把拉著他的手臂,「三哥!」

    程景然聽見她的聲音,張牙舞爪的動作停了下來,怔怔轉頭看她,臉上的表情有些呆滯,大概過了兩秒,他才呆呆的說,「薇然,你來啦!來,陪我喝一杯。」

    「三哥,很晚了,我們先回去,明天再喝好不好?」程薇然軟言軟語的哄他。

    「不要,我就要今晚喝!」程景然語氣強硬的拒絕,轉頭又對酒保吼,「給我酒!快點!」

    「先生。不是我們不給你酒,而是我們已經打烊了,您明天……」酒保耐著性子跟他說著,一邊對剛才那兩個被甩開,現在才剛恢復體力站起來的服務生使眼色,讓他們趕緊把人帶走。

    但是他話沒說完,又被程景然打斷了。

    「我叫你給我酒啊!你沒聽到啊!」程景然爆吼,一把揪住了酒保的衣領,面色十分猙獰的說道,雙眼一片通紅,也不知道是因為喝醉的關係還是因為生氣。

    程薇然離得近,被他吼得耳朵嗡嗡直響,難受得她立刻皺起眉毛。

    她真想一甩袖就走人,但是程景然終究是她的哥哥,而酒保又可憐的朝她投來求救的眼神,她不能袖手旁觀。

    程薇然伸手想拉開程景然的手,卻被他甩開了。程景然現在是發狂狀態,力氣大得很,被他一甩,程薇然都有些踉蹌了。

    程薇然搖晃了幾下,才扶住了吧檯前的高腳椅,勉強站定。她胸口劇烈起伏著,因為心中窩火。她睡得好好的,大半夜卻突然被吵醒,念著兄妹之情才來要帶著個不知道是中了什麼邪,喝酒喝到爛醉如泥的哥哥回家。結果她還沒勸呢,他竟然還把她甩開了!

    他是有病他!

    程薇然怒了,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一下子衝到程景然身邊,一把拉開他的手,大聲怒罵他:「程景然,你今天是被外星人俯身了還是出門忘記吃藥了!大半夜的你發什麼瘋啊!」

    程薇然平時幾乎不跟人吵架,也很少大聲說話,今天突然爆發出來,爆發力確實很驚人。程景然都給她吼得一怔一怔的,眨著眼睛看她,像是不認識她一樣。

    程薇然罵完,喘了兩口氣,看見程景然被自己震住了,覺得機不可失,立馬拽住他,要把他往外拉。

    程景然卻突然又甩開了她,大吼,「對,我是瘋了!哈哈哈,薇然,我瘋了!我瘋了!哈哈哈……」

    這高迡簫※_的劇情讓酒保看得都入迷了,愣愣的看著。

    而那兩個服務生也被程景然突然的大笑弄得一頭霧水,兩人相視一眼,心中皆想,他不會是真的瘋了吧。

    被甩開的程薇然也怔住了,程景然的笑聲很刺耳,不像是在笑,反而像是在哭,而她卻是也看見了他尖叫閃爍的淚光、

    這樣失控而悲慟的程景然是她從來沒見過的,程薇然心中一抽,覺得特別心疼,顧不得自己可能會在被他甩開,她走上前去。

    輕輕拉住程景然的胳膊,程薇然輕輕對他說:「三哥,我們先回家好不好?」

    「我要喝酒,我要喝酒,薇然,讓我喝酒!」程景然沒有甩開她,反而一把握住她的肩膀,雙眼通紅的狂喊著,一邊還不斷的搖晃著她。

    程薇然被他抓痛了,疼得她直皺眉,想說話,但是被他搖晃著身子,五臟六腑都像是已經移位了,難受得她直想吐。

    兩個服務生見狀,回過神來,立刻衝上來,拉開程景然。

    發狂狀態的程景然感覺到有人攻擊自己,立刻開始反擊,拳腳利落的就把兩個服務生給撂倒了。

    酒保在吧檯裡看得兩眼發直,員工休息室裡,還沒走的服務員聽見這麼大的動靜也都衝了出來,但是看見程景然渾身戾氣,臉孔扭曲雙眼通紅的站在那裡,卻又膽怯地不敢上前。

    程薇然扶著吧檯喘息著,一邊分神注意著這一幕,心裡暗想著,程默然怎麼還沒到?他要是再不來,估計程景然真的會把這裡都給毀了。

    「是誰在這裡撒野!」這時一個身材壯碩的,留著鬍子的男人從休息室裡跑出來,看見程景然,了然一笑,「原來是你這小子!喝醉了就在這裡撒野是不是?」

    他說著朝自己的員工看了一眼,又道:「不是叫你們把他弄走了嗎?怎麼都這麼半天了,還沒弄走!」

    「老,老闆,他瘋了,我們根本弄不走他啊!」躲在吧檯裡的酒保戰戰兢兢的報告情況,被那老闆一個橫眼,立馬收聲了。

    「出息!」老闆低斥一聲,朝程景然走去,一邊走,一邊挽起自己的袖子。在他的地界上,還沒人敢這麼跟他對著干的。酒吧這種龍魚混雜的場合,不是在道上有點面子的人,哪裡敢開。老闆自然也不是個普通角色。

    「喝醉了,你就趕緊回去洗洗睡了,別在這耽誤我們下班的功夫。」老闆走近,伸手指了指程景然的胸口,語氣不善的說著,還帶著警告的意味。

    程景然喘著粗氣站在原地,瞇眼看著老闆,只說了一句話:「給我酒!」

    老闆心情原本就不好,看到自己的服務員被撂倒了兩個,桌椅也摔了好幾個,心情更加惡劣。程景然這沒頭沒腦的話更像是給他火上澆油,他立刻來氣了,伸手就去推程景然,「酒什麼酒!沒看見我們要打……」烊字沒說出口,老闆的手腕就被程景然反手一扭,清脆一聲卡嚓響,是骨節錯位的聲音。

    眾人皆倒抽了一口氣,程薇然更是心臟咯登一跳,然後險些停掉了。

    這程景然今天真的是瘋了!

    「我叫你給我酒,你沒聽到嗎!」程景然怒吼著,固執的只想要喝酒,因為他必須要喝醉,只有喝醉了心才不會疼!

    「x你爺爺的!還看著幹嘛,給我上啊!」老闆怒罵一句粗話,吆喝著自己的人來幫忙。眾人都不想丟了飯碗,一擁而上,撲向了程景然!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