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傳統武俠 > 白馬嘯西風

正文 第八章 文 / 金庸

    蘇魯克和車爾庫見四周情勢凶險,心中也早自發毛,但兩人你一句我一句兀自鬥口。蘇魯克說:「車爾庫,你在渾身發抖,嚇破了膽子可不是玩的。不如就在這裡等我吧,倘若找到財寶,一定分給你一份。」車爾庫說:「這會兒逞英雄好漢,待會兒惡鬼出來,瞧是你先逃呢,還是你兒子先逃?」蘇魯克道:「不錯,咱爺兒倆見了惡鬼還有力氣逃走,總不像你那樣,嚇得跪在地下發抖。」兩人說來說去,總是離不開沙漠的惡鬼,再走一會,四下裡已是黑漆漆一片。蘇普道:「噎,便在這裡歇宿,明天再走罷!」蘇魯克還沒回答,車爾庫笑道:「很好,你爺兒倆在這裡歇著,以免危險。阿曼,你跟爹爹來,駱駝,桑斯兒,咱們不怕鬼,走!」蘇魯克「呸」的一聲,在地下吐口唾沫,當先邁步便行。李文秀眼見他二人鬥氣逞強,誰也不肯示弱,只得也跟隨在後。阿曼卻累得要不住。蘇普、桑斯兒撿了些枯枝,做成火把。七人在森林之中,尋覓足印而行。黑夜裡走在這般鬼氣森森的所在,誰都心驚肉跳,偶爾夜鳥一聲啼叫,或是樹枝上掉下一塊積雪,都使人嚇一大跳。奇怪的是,森林中竟有道路,雖然長草沒徑,但古道的痕跡還是依稀可辨。

    七人在森林中走了良久,阿曼忽然叫道:「啊喲,不好。」蘇普忙問:「怎麼?」阿曼指著前面路旁的一隻閃閃發光的銀鐲,說道:「你瞧,這是我先前掉下的鐲子。」那鐲子在七人之前兩三丈處,卻不知何以忽然會在這裡出現。阿曼道:「我掉了鐲子,心想只得回來時再找,怎麼又會到了這裡?」車爾庫道:「你瞧瞧清楚,到底是不是的。」阿曼不敢去拾,蘇普上前拾了起來,不等阿曼辨認,他早已認出,說道:「沒錯,是她的!」說著將鐲子遞給她。

    阿曼不敢去接,顫聲道:「你……你丟在地下,我不要了。」蘇普道:「難道真是惡鬼玩的把戲?」火光之下,七人的臉色都是十分古怪。

    隔了半晌,李文秀道:「說不定比惡鬼來要糟,咱們走上老路來啦。這條路咱們先前走過的。」霎時之間,人人都想起了那著名的傳說:沙漠中的旅人迷了路,走啊走啊,突然發現了足跡,他大喜若狂,跟著足跡走去,卻不知那便是他自己的足跡,尋了舊路兜了一個圈子又是一個圈子,直走到死。

    大家都不願相信李文秀的話,可是明明阿曼掉下鐲子已經很久,走了半天,忽然在前面路上見到鐲子,那自然是兜了一個圈子,重又走上老路。黑夜之中,疲累之際,誰也沒辨明剛才路上的足印到底只是兩個人的,還是已加上了七個人的。駱駝走上幾步,拿火把一照雪地裡的腳印,叫道:「好多人的腳印,是咱們自己的!」聲音中充滿了懼意。七個人面面相覷。蘇魯克和車爾庫再也不能自吹自擂、譏笑對方了。

    李文秀道:「咱們是跟著那強盜和另外一個人的足跡走的,倘若他們也在兜圈子,那麼過了一會,他們還會走到這裡。咱們就在這裡歇宿,且瞧他們是來不來。」到這地步,人人都同意了她的話。當下掃開路上積雪,打開毛毯,坐了下來。駱駝和桑斯兒生了一堆火,七個人團團坐著。誰也睡不著,誰也不想說話。他們等候陳達海和另外一個人走來,可是又害怕他們真的出現,倘若他們兜了一個圈子又回到舊路上來,只怕自己的命運和他們也會一樣。

    等了良久良久,忽然,聽到了腳步聲。

    七人聽到腳步聲,一齊躍起身來,卻聽那腳步聲突然停頓。在這短短的一忽兒之間,七個人連自己的心跳聲都聽見了。突然間,腳步聲又響了起來,卻是向西北方逐漸遠去。便在此時,一陣疾風吹來,刮起地下一大片白雪,都打在火堆之中,那火登時熄了,四下裡黑漆一團。

    只聽得刷刷刷幾響,蘇魯克、李文秀等六人刀劍一齊出鞘。阿曼「啊」的一聲驚呼,撲在蘇普懷裡。白雪映照之下,刀劍的刀鋒發出一閃閃的光芒。那腳步聲越去越遠,終於聽不見了。

    直到天明,森林中沒再有何異狀。早晨第一縷陽光從樹葉之間射進來,眾人精神為之一振,於是又再覓路前行。走了一會,阿曼發覺左首的灌木壓折了幾根,叫道:「瞧這裡!」蘇普撥開樹木,見地下有兩行腳印,歡呼道:「他們從這裡去了!」阿曼道:「那強盜定是看錯了地圖,兜了個圈子,再從這裡走去,累得咱們驚嚇了一晚。」蘇魯克哈哈大笑,道:「是啊,車爾庫家的膽小鬼嚇了一晚。蘇魯克家的兩個勇士卻只盼惡鬼出現,好揪住惡鬼的耳朵來瞧個明白。」車爾庫一眼也沒瞧他,似乎沒有聽見,突然之間,反過手來掀住了他的耳朵。蘇魯克大叫一聲,砰的便是一拳,打在他背心。

    車爾庫身子一幌,揪住蘇魯克耳朵的手卻沒放開,只拉得他耳朵上鮮血長流,再一使力,只怕耳朵也拉脫了。

    李文秀見這兩人都已四十來歲年紀,兀自和頑童一般爭鬧不休,一半是真,一半是假,當真令人好笑。只見蘇魯克和車爾庫砰砰砰的互毆數拳,這才分開。一個鼻青,一個眼腫。

    兩人一路爭吵,一路前行。這時道路高低曲折,十分難行,一時繞過山坳,一時鑽進山洞,若不是有雪地中的足跡領路,萬難辨認。李文秀心想:「這迷宮果是隱密之極,若無地圖指引,怎能找尋得到?」行到中午,各人一晚沒睡,都已疲累之極,只有李文秀此時內功修為已頗有根基,仍是神采亦亦。蘇普道:「爹,阿曼走不動啦,咱們歇一些吧!」蘇魯克還未回答,只聽得走在最前面的車爾庫大叫一聲:「啊!」蘇魯克搶上前去,轉過了一排樹木,只見對面一座石山上嵌著兩扇鐵鑄的大門。門上鐵袨頂憿A顯是歷時已久的舊物。

    七人齊聲歡呼:「高昌迷宮!」快步奔近。蘇魯克伸手用力一推鐵門,兩扇門竟是紋絲不動,車爾庫道:「那惡賊在裡面上了閂。」阿曼細看鐵門周圍有無機括,但見那門宛如天生在石山中一般,竟無半點縫隙。阿曼拉住門環,向左一轉,轉之不動,這迷宮建成已不知有幾百年,雖然大漠之中十分乾燥,但鐵門也必生蛂A就算有機括動也該轉不動了,那知她再向右轉,居然甚是鬆動。她轉了幾轉,蘇魯克和車爾庫本來大力推門,突然鐵門向裡打開,兩人出其不意,一齊摔了進去。兩人一驚之下,大笑著爬起身來。

    門內是條黑沈沈的長甬道,蘇普點燃火把,一手執了,另外一手拿著長刀,當先領路。走完甬道,眼前出現了三條岔道。迷宮之內並無雪地足跡指引,不知那兩人向那一條路走去。各人俯身細看,見左首和右首兩條路上都有淡淡的足跡。

    蘇魯克道:「四個走左邊的,三個走右邊的,待會兒再在這裡會合。」李文秀道:「那不好!這地方既然叫作迷宮,道路一定曲折,咱們還是一起的好。」蘇魯克搖頭道:「諒這山洞之中,能有多大地方?漢人生來膽小,真沒法子。」他話是這麼說,但七個人還是一齊走了,見右首一條路寬些,便都向右行。

    只走出十餘丈遠,蘇魯克便想:「這漢人的話倒是不錯。」只見前面又出現了岔路。七個人細細辨認腳印,一路跟蹤而進,有時岔路上兩邊都有腳印,只得任意選一條路。走了好半天,山洞中岔路不知凡幾,每到一處岔路,阿慢便在山壁上用力劃下記號,以免回出來時找不到原路。突然之間,眼前豁然開朗,出現一大片空地,盡頭處又有兩扇鐵門,嵌在大山巖中。

    七個人走過空地,來到門前。蘇魯克又去轉門環,不料這扇門卻是虛掩的,輕輕一碰,便「呀」的一聲開了。七人走了進去,只見裡面是一間殿堂,四壁供的都是泥塑木雕的佛像,從這殿堂進去,連綿不斷的是一列房舍。

    每一間房中大都供有佛像。偶然在壁上見到幾個漢文,寫的是「高昌國國王」,「文泰」,「大唐貞觀十三年」等等字樣。有一座殿堂中供的都是漢人塑像,中間一個老人,匾上寫的是「大成至聖先師孔子位」,左右各有數十人,寫著「顏回」、「子路」、「子貢」、「子夏」、「子張」等名字。蘇魯克一見到這許多漢人塑像,眉頭一皺,轉頭便走。

    李文秀心想:「這裡的人都信回教,怎麼迷宮裡供的既有佛像,又有漢人?壁上寫的又都是漢字,真是奇怪之極。」七人過了一室,又是一室,只見大半宮室已然毀圯,有些殿堂中堆滿了黃沙,連門戶也有堵塞的。迷宮中的道路本已異常繁複曲折,再加上牆倒沙阻,更是令人暈頭轉向。有時通道上出現幾具白骨骷髏,宮中的器物用具卻都不是回疆所有,李文秀依稀記得,這些都是中土漢人的物事。只把各人看得眼花撩亂,稱異不止。但傳說中的甚麼金銀珠寶卻半件也沒有。

    七人沿著一條黑沈沈的甬道向前走去,突然之間,前面一個陰森森的聲音喝道:「我在這裡已安安靜靜的住了一千年,誰也不敢來打擾我。那一個大膽過來,立刻就死!」說的是哈薩克語,音調十分純正,聲音並不甚響,卻是聽得清清楚楚。

    阿曼驚道:「是惡鬼!他……他說在這裡已住了一千年。」拉著蘇普的手,向後退了幾步。駱駝叫道:「這是人,不是鬼!」高舉火把,向前走去。桑斯兒不甘示弱,搶上幾步,和他並肩而行,剛走到一個彎角上,驀地裡兩人齊聲大叫,身子向後摔了出來。眾人大吃一驚,蘇魯克和車爾庫拋去手中火把,搶上扶起。只聽得前面傳來一陣桀桀怪笑,那聲音道:「我在這裡已住了一千年,住了一千年。進來的一個個都死。」車爾庫更不多想,抱了駱駝急奔而出,蘇魯克抱了桑斯兒,和餘人跟著出去,但聽得怪笑之聲充塞了甬道。來到天井中,看駱駝和桑斯兒時,兩人口角流出鮮血,竟已一齊斃命。五人面面相覷,又是難過,又是驚恐。

    阿曼道:「這惡鬼不許人去……去打擾,咱們快走吧!」到這地步,蘇魯克和車爾庫那裡還敢逞什麼剛勇?抱了兩具屍體,循著先前所劃的記號,回到了迷宮之外。

    車爾庫死了兩名心愛的弟子,心裡十分難過,不住的拭淚。蘇魯克再也不譏諷他了,反而出言安慰,又道:「那兩個漢人強盜進了迷宮之後影蹤全無,定是也給宮裡的惡鬼弄死了,那也好,叫這兩個強盜沒好下場。」阿曼道:「咱們從原路回去吧,以後……以後永遠別來這地方了。」車爾庫道:「咱們族人大隊人馬就快到來,可得告訴他們,別讓兄弟們闖進宮去,一個個的死於非命。」蘇魯克道:「對!只要是在迷宮之外,那……那就沒有干係。」是不是真的沒有干係,那可誰也不知道。為了穩妥起見,五個人直退出六七里地,到了一大片曠地上,這才停住。蘇魯克道:「惡鬼怕太陽,要走過這片曠地,非曬到太陽不可。」阿曼道:「晚上呢?」蘇魯克搔了搔頭皮,無法回答。

    幸好沒到晚上,第一隊人馬已經趕到。蘇魯克等忙將發現迷宮、宮中有惡鬼害人的事說了。

    雖然人多膽壯,但誰也沒有提議前去探險。過得兩個時辰,第二隊、第三對先後到來,數百人便在地曠上露宿。每隔得十餘人,便點起了一堆大火,料想惡鬼再凶,也必怕了這許多火堆。

    李文秀倚在一塊岩石之旁,心裡在想:「我爹爹媽媽萬里迢迢的從中原來到回疆,為的是找高昌迷宮。他們沒找到迷宮,就送了性命。其實就算找到了,多半也會給宮裡的惡鬼害死,除非他們一聽到惡鬼的聲音立刻就退出。可是爹爹媽媽一身武功,一定不肯聽惡鬼的話。唉,人的武功再高,又那裡鬥得過鬼怪?」忽然背後腳步聲輕響,一人走了過來,低聲叫道:「阿秀。」李文秀大喜,跳起身來,叫道:「計爺爺,你也來了。」計老人道:「我不放心你,跟著大夥兒來瞧著你。」李文秀心中感激,拉住他手,說道:「道上很難走,你年紀這麼大了,辛苦得很,快坐下歇歇。」計老人剛在她身邊坐下,忽聽得西方響起幾下尖銳的梟鳴之聲,異常刺耳難聽。眾人不禁齊向鳴聲來處望去,只見白晃晃的一團物事,從黑暗中迅速異常的衝來,衝到離眾人約莫四丈之處,猛地直立不動,看上去依稀是個人形,火光映照下,只見這鬼怪身披白色罩袍,滿臉都是鮮血,白袍上也是血跡淋漓,身形高大之極,至少比常人高了五尺。靜夜看來,恐怖無比。那鬼怪陡然間雙手前伸,十根指甲比手指還長,滿手也都是鮮血。

    眾人屏息凝氣,寂無聲息的望著他。

    那鬼怪桀桀怪笑,尖聲道:「我在迷宮裡已住了一千年,不許誰來打擾,誰叫你們這樣大膽?」說的是哈薩克語,正是李文秀日間在迷宮中聽到的聲音。那鬼怪慢慢轉身,雙手對著三丈外的一匹馬,叫道:「給我死!」突然間回過身來,疾馳而去,片刻間走得無影無蹤。

    這鬼怪突然而來,突然而去,氣勢懾人,直等他走了好一會,眾人方才驚呼出來。只見他雙手指過的那匹馬四膝跪倒,翻身斃命。眾人擁過去看時,但見那馬週身沒半點傷痕,口鼻亦不流血,卻不知如何,竟是中了魔法而死。

    眾人都說:「是鬼,是鬼。」有人道:「我早說大戈壁中有鬼。」有人道:「那迷宮千年無人進去,自然有鬼怪看守。」又有人道:「聽說鬼怪無腳,瞧瞧那鬼有沒腳印。」當下眾人拿了火把,順著那鬼怪的去路瞧去,但見沙地之上每隔五尺便是一個小小的圓洞,人的腳印既不會這樣細細一點,而兩點之間,相距又不會這樣遠。

    這樣一來,各人再無疑義,都認定是迷宮中的鬼怪作祟,大家都說:「不論迷宮中有甚麼東西,那也不能要了。明天一早,大家快快回去。」整晚人人心驚膽戰,但第二天太陽一出來,忽然之間,每個人心裡都不怎麼怕了。有些年青人商量著要去迷宮瞧瞧。蘇魯克和車爾庫厲聲喝阻,說道便是要去迷宮,也得商議出一個好法子來。

    可是商議了一整天,又有甚麼好法子?唯一的結果,是大家同意在這裡住一晚,明天再從長計議。

    將近亥時,便是昨晚鬼怪出現的時刻,只聽得西方又響起了三下尖銳的梟鳴,眾人毛骨悚然。但見那白衣長腿、滿身血污的鬼怪又飛馳而來,在數丈外遠遠站定,尖聲說道:「你們還不回去?哼,再在這裡附近逗留一晚,一個一個,叫他都不得好死,我在宮裡住了一千年,誰都不敢進來,你們這樣大膽!」說到這裡,慢慢轉身,雙手指著遠處一個青年,叫道:「給我死!」說了這三個字,猛地裡回過身來,疾馳而去,月光下但見他越走越遠,終於不見。

    只見那青年慢慢委頓,一句話也不說,就此斃命,身上仍是沒半點傷痕。昨晚還不過害死一匹馬,今日卻害死了一個壯健的青年。

    這樣一來,還有誰敢再逗留?何況聽得蘇魯克他們說,迷宮中根本沒有甚麼珍寶,連一塊金子銀子也沒有。若不是天黑,大家早就往來路疾奔了。

    次日天色微明,眾人就亂哄哄的快步回去。

    李文秀昨天已去仔細看過了那匹馬的屍體,這時再去看那青年的屍體,心下更無懷疑,自言自語的道:「這不是惡鬼!」忽然身後有人顫聲道:「是惡鬼,是惡鬼!阿秀,這比惡鬼還要可怕,咱們快走。」原來不知甚麼時候,計老人已到了她的身後。

    李文秀歎了口氣,道:「好,咱們走吧!」忽然間聽得蘇普長聲大叫:「阿曼,阿曼,你在那裡?」車爾庫驚道:「阿曼沒跟你在一起嗎?」他也縱聲大叫:「阿曼,阿曼!咱們回去啦。」來回奔跑找尋女兒。

    蘇普一面大叫「阿曼!」一面奔上小丘,四下瞭望,忽然望見西邊路上有一塊花頭巾,似是阿曼之物,急忙奔將過去,拾起一看,正是阿曼的頭巾。他一急非同小可,叫道:「阿曼給惡鬼捉去了!」這時眾族人早已遠去,聯絡駝、桑斯兒、以及另一個青年的屍身都已抬去,當地只剩下蘇魯克、車爾庫、蘇普、李文秀、計老人五人。蘇魯克等聽得蘇普的驚呼之聲,忙奔過去詢問。

    蘇普拿著那個花頭巾,氣急敗壞的道:「這是阿曼的。她……她……她給惡鬼捉去了。」李文秀問道:「什麼時候捉去的?」蘇普道:「我不知道。一定是昨晚半夜裡。她…她跟女伴們睡在一起的,今早我就找她不到了。」他呆了一陣,忽然向著迷宮的方向發足狂奔,叫道:「我要去跟阿曼死在一起。」阿曼既給惡鬼捉去了,他自然沒本事救她回來。但阿曼既然死了,他也不想活了。

    蘇魯克叫道:「蘇普,蘇普,小傻子,快回來,你不怕死嗎?」見兒子越奔越遠,愛子之情終於勝過了對惡鬼的恐懼,於是隨後追去。車爾庫一呆,叫道:「阿曼,阿曼!」也跟了去。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