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傳統武俠 > 四海鷹揚

第 一 章 文 / 雲中岳

    雲起西北,湖面的晨霧很快地向東飄散。

    靠湖討食的漁民,碰到這種三月暮春的刮西風日子,實在感到害怕,幾乎到了談風色變的地步。

    高郵湖俗稱五湖,上游承受洪澤湖與十幾條河流的水,一刮西風,水借風勢向東南急湧,濁浪排空,百餘里寬的湖面怒濤壁立,也正是傳說中的水怪出現時光。

    百石大船也禁受不起陣陣巨浪的衝擊,漁民的小漁舟更不用說啦。每年都有許多船隻翻覆,平添一些孤兒寡婦。

    辰牌時分,該返航的漁舟早已返航了。

    那些船隻尚未返航的家屬們,全都站在大堤上,眼巴巴地極目眺望,湖面濁浪滔滔,希望能看到船影出現,一面喃喃地向老天爺禱告,向金龍四大王禱告,希望神靈保佑丈夫兒子的安全。

    彭老爹站在玩珠亭前,一隻老眼神光炯炯,緊盯著怒濤澎湃的湖面,充滿信心的表情表示他心中毫不憂慮。

    他不向天禱告,站在那兒,穩定得像一座山。

    他對自己的兒子有信心,這點大風浪算不得什麼。

    亭右,有一群衣著華麗的男女。

    凌家的二小姐紫菱姑娘,站在她的一群僕人中。她不時向彭老爹微笑。彭老爹鎮定堅強的形象,也令她感到自己也同樣的堅強和有信心。

    凌家是攀良鎮的富家,而張家卻是本鎮的漁戶,怪的是兩家往來得相當親密;大人們雖少往來,小兒女卻感情深厚。大人們少往來的原因非因門第不當,而是兩家一農一漁,平時很難在一起連絡感情。

    凌大爺凌占奎是本鎮的糧紳,聲譽與地位在本鎮榮居首位。

    彭老爹彭新化,是二十年前途經本鎮的小行商。

    那一年,江北鬧水災,彭新化帶了妻子葉氏,漂失了一船貨物,血本無歸,厭倦了行商的行業,就在攀良鎮買了一棟房舍,將籍貫遷來落戶,居然幹起靠水吃水的打魚郎來了。

    這一年,生下了兒子彭允中。

    打魚郎的兒子,自然而然地克紹箕裘打魚啦!

    三年前的端陽節,湖上照例鬧龍舟。凌家的華麗遊艇,從高郵州返航,嫌運河逆水行舟太慢,改走高郵湖。

    沒料到船接近入運河的水口,突然刮起一陣怪風、年僅十三歲的次女紫菱小姑娘,突然被帆桁擊中,失足跌入湖中。

    從北面的界首鎮南抵高郵州,共有六座導水入運河的水口,另有六座小閘、以調節運河的水位。

    水口的流速,勢如萬馬奔騰,尤其是春汛時節,水閘關閉,水口的流速更為湍急,人被擊昏再掉進水裡,那會有命?

    說巧真巧,小伙子彭允中正在水口附近,領著地方上一群少潑皮,與一群划龍舟的青年,比賽角力競技,在千鈞一髮中,他跳下水救起了紫菱小姑娘。

    十七歲的彭允中,是本鎮大大有名的蛟龍。

    從此彭、凌兩家有了交情。儘管雙方的社會地位相去懸殊,但雙方的家長與小兒女之間,卻毫不在意。

    小姑娘紫菱,沒有一點富家千金小姐的不良氣質,她經常往張家走動,與允中的母親葉氏親密得像母女。

    攀良鎮只是高郵州北面十六、七里的一座小鎮,地當運河旁另有三四百戶人家,碼頭小,不是宿站,有一半的人家是漁戶,僅有十分之一的人是地主。

    這一帶很奇怪,地勢低,水足,但農戶卻不種水田,種地栽麥。高郵州以南,才有水田種稻米。

    但是,攀良鎮卻是頗有名氣的地方,往來的船隻如果不急於趕路,皆在本地停泊。

    船夥計們一窩蜂往大堤上跑,坐在玩珠亭枯等,帶些酒食一等就是一天,甚至三五天還不想走。

    等什麼?等傳說中的神珠劃空,以便帶來好運。

    有些人妙想天開,據說有幸看到天開的人,就會有空前奇妙的幸運,有求必應,妻財子祿樣樣全。所以有許多許多的呆瓜,閒來無事呆呆地抬頭望天。

    據說,在宋朝嘉佑中葉,神珠出現於揚州天長澤,經邵伯湖、高郵湖,每逢天色陰晦便劃空而過,光照十餘里。

    據傳說,珠一出現便見祥瑞。前後出現十餘年,後來出現期越拉越長,最後三二十年才偶或一現。

    場上的這座宏麗的玩珠亭,就是供好奇的人前來看神珠的。

    至於這顆神光照十餘里的神珠,到底是神是妖,誰也說不出所以然來。也許,是天上下來的某一種不為世人所知的怪物吧!

    今天,這些人不是來待神珠出現的,他們在等船回來。等船上的子弟平安回來。

    薄霧洶湧而來,風也漸緊。

    長長的大石堤上,巨大的榆樹發出呼嘯聲,驚濤拍岸,水口的水勢真像排山倒海。

    而堤東的十餘丈寬運河,卻是風平浪靜,往來的大小船隻絲毫不受影響。

    咱們的老祖宗治河真有一套,把運河開在大堤內,船不用駛入風浪滔滔、水怪橫行的大湖。

    用大堤擋住湖水,河開在堤內,這一段全長將近百里,說偉大真偉大,用鬼斧神工四字來形容,決不為過。

    這段運河,開闢不足三十年,叫官河或康濟河。以往,船必須駛入高郵湖。

    堤上傳來一陣歡呼聲,三艘漁舟衝出霧影,半掛的帆骨碌碌落下,漁夫們熟練的控槳,衝近水口,一瀉而下,進入風平浪靜的運河。

    三艘漁舟,其中沒有張家的船。

    彭老爹的臉上,僅頰肉抽動了幾下,在他佈滿風霜的國字臉膛上,看不出憂慮和不安。

    亭北百十步一株大榆樹下,站著三個中年人,衣著華麗,氣概不凡。

    站在中間的那位中年人,像是地位最高,留一及胸虯髯,雙目精光四射,相貌威猛,風吹起他的衣袂,虯髯飄拂,真像屹立山頭的霸王。

    霧漸消,風漸緊。

    一陣陣長浪,一波接一波拍打著三丈高的堤岸,丈高的浪一擊之下,大量水珠撲上堤岸,人們開始紛紛走避。

    有些人不願被水打濕衣裳,紛紛下堤上了河岸旁的小艇,駛過河回家去也。

    僅有少數人留下,彭老爹便是其中之一。

    凌家來了七個人,擁著紫菱小姑娘進入玩珠亭避水。

    三位中年人也不走,也進入亭內觀看雄壯的湖景。

    「彭老爹。」凌家的一位老僕,向亭南不遠處的彭老爹高叫:

    「進亭來躲一躲吧!」

    「不必,謝謝!」彭老爹斷然拒絕,像頭倔強的驢。

    他身上的青裌襖濕透了,臉上也沾滿水珠,下雙老眼放射出強烈光芒,給人的感覺是鮮明堅強剛毅,不為任何劇變所屈的剛毅形象,頗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虯髯中年人注視關彭老爹,久久,伸手輕拍身側那位凌家的老僕肩膀。

    「他在等什麼?」虯髯中年人問。

    「等他的兒子歸來。」老僕苦笑著說。

    「從湖上歸來?」

    「是的。」

    「他的兒子是……」

    「打漁的。」

    「哦!這種風浪,小漁舟是禁受不起的。」虯髯中年人不住搖頭。

    「很難說。」老僕的目光落在洶湧的湖面遠處:「也許船無法保全,但人是一定會回來的。」

    「為什麼?」

    「彭小哥是條龍」老僕說:「他可以在水中泡上三天三夜。

    兩年前,他曾經遠到洪澤湖找水怪。這位爺可曾聽說過洪澤湖水怪?」

    「你是說,淮水神無支祈?」

    「還有木妖棕怪,有蛟,有鰲。」

    「他找到了嗎?」

    「三個月,他獵殺了兩條豬婆龍,每張皮賣了三百兩銀子。」

    「哦!很好,很好。」

    「這位大爺說很好,是什麼意思?」老僕問。

    「我是說他人很好。」虯髯男人笑笑說,向同伴也陰陰一笑。

    兩同伴神色漠然,毫無表示。

    水天交界處,終於出現了帆影。

    「老天爺,那艘船居然掛滿帆。」亭中有人驚呼。

    不但掛滿帆,而且船上只有一個人。通常,一艘小漁舟需要三至五個人。

    不久,船在忽隱忽現中漸來漸近。

    渺小的輕舟,在強風巨浪中破浪飛駛,除了那吃飽了風的風帆之外,船身似乎大部分時間隱沒在水線之下,驚險萬狀地沉浮不定,真令堤上觀望的人看得冒冷汗。

    終於可以看清人影了,後艙面掌船控帆的人挽髮包巾,赤著上身,露出古銅色的結實胸膛。渾身水淋淋地,雙腳挺立健壯如山,人與舟渾成一體、輕舟破浪像在水面上飛行。

    彭老爹毫不動容,對亭內槍出歡呼吶喊的人群無動於衷,僅眼中的神情變得熱烈些而已。

    船向水口準確的衝入,衝勢猛烈無匹,驀地風帆骨碌碌地下降,船恰好衝入運河,船首靈活地南轉,像條蛟龍邀游自如,直衝至下游二十丈左右,船速才慢慢緩下來。

    「很了不起。」虯髯中年人撫鬚頷首讚賞。

    「是不錯。」那位留了鼠鬚的同伴說:「膽氣與膂力皆超人一等,像是以神意控舟,非常出色。」

    這時,亭附近已經不見人影,人都走了。

    「如何?」虯髯中年人問。

    「正是咱們需要的人才天下大可去得。」留鼠鬚的同伴說。

    「派人留心。」虯髯人說道:「我需要詳細的資料,鉅細無遺。」

    「好的,屬下定會辦妥。」

    「我們走吧!看來,不能看到傳聞中的神珠了。」

    「屁的神珠。」第二名長了一隻大環眼的同伴說:「那只是掃把星,或者隕星,並不是經常可以見得到的。」

    彭老爹的家住在鎮南,是一座連三進的土瓦屋。前面有曬網的小院子,後面有小後院。

    在一般漁戶來說、已經算是中上人家,比左右鄰的漁戶好多了。

    彭老爹的妻子葉氏,二十年來主持家務,相夫教子,平日荊釵布裙樸素整潔,漫長的歲月,依然磨損不了她的風華,不像一位五十出頭的貧漁婦,卻像一位四十歲左右的責婦人。

    鄰居們不論何時看到她,她永遠穿得樸素整潔,一頭秀髮永遠梳理得整齊清潔,端莊的面龐,永遠掛著樣和和滿足的笑容。

    鄰居有了困難,她永遠都是最先熱心幫助的人。連街頭街尾那群吃水飯跑碼頭的年輕混混,見了她也會尊敬地稱她一聲彭大媽。

    她唯一的愛子彭允中、從小就是這般混混的領導人物,在她面前,誰敢放肆撒野?

    當然,彭老爹在地方上,也是一位受人尊敬的人物,慷慨大方,而且在各府州闖蕩過。

    見多識廣,熱心助人,卻又為人謙虛不好出風頭,正是地方上的甘草性人物,本鎮的人,已經忘了他是外地這來的人。

    船靠上了堤岸,彭老爹的代步小舟也隨後趕到,父子倆各提了一隻巨型的大魚簍,匆匆往家門口走。

    葉氏早就在院門口等待,接到人愁容盡消。

    通常,像這種天氣突變,刮起大西風的時候,很可能有幾艘漁船回不來,街尾這一帶漁戶,將有一些失去親人和丈夫。

    彭老爹將漁簍往院子裡一放,揭開簍蓋瞥了一眼。

    「你又到鬼迷洲去了?」彭老爹蓋上簍蓋問:「你真以為那兒有效?兒子,你該死心了,那是江豚,真有效,你的小命難保了。」

    「我又不是去找蛟。」允中急急分辯:「娘這幾天胃口不好,我只是去捉兩隻小黿給娘進補,沒有什麼大不了。爹該知道鬼迷洲才捉得到黿,其他地方早就被捉光了。」

    兩隻魚簍都有三尺徑,每隻裡面盛了一隻約有兩尺圓徑,重有四五十斤的大鱉。這玩意俗稱賴頭黿,目下在深山大澤中仍有蹤跡,味最鮮美,很不容易捉獲,被咬上一口,老命難保。

    「兒子,你玩命的歲月已經過去了。」彭老爹搖頭苦笑:「我看,我得替你趕快娶個媳婦……」

    「不要,不要!」允中叫著往堂屋裡沖。

    「好了好了,你們爺兒倆有什麼話,回頭再說好不好?」葉氏含笑向乃夫打眼色:「兒子,還不趕快去洗個澡換衣裳。」

    「爹,艙裡有六尾二十斤的大鯉魚。」允中在堂屋向外叫:

    「等會兒魚牙子胡老牙來了,千萬別讓他把那三尾大白鱔弄走,留來自己吃。」

    「不許吃這種吃死人屍體的魚」葉氏喝阻:「噁心死了。」

    「鯰魚也吃死人……」

    「沒有鱗的魚,都不許吃!」

    「哈哈,娘怎麼變成回子了?」允中大笑著進入內堂走了。

    「娘子,我去照顧船,等胡老牙前來。」彭老爹說:「凌家的小丫頭可能會來,她在堤上等了一個時辰。她對咱們的孩子相當癡,似乎咱們的孩子對她卻又太冷淡了,你得好好留意些。」

    「新化,你剛才說的話,可是當真的?」葉氏問。

    「哦!我說了些什麼?」

    「替孩子娶親的事呀!」

    「這個……」

    「你不覺得,真有此必要嗎?」

    「娘子,孩子大了,翅膀硬了,海闊天空,早晚他會飛的。

    他有他的前程,他有自己的道路,留不住他的。」彭老爹苦笑:

    「我,就飛了二十年,遇見你,我才安定下來。你我都阻止不了的,他不是一個願意庸庸碌碌過一生的人,隨他去吧,不要強迫他。」

    「我早就告訴你,要你不要把所有的絕技傳給他。」葉氏感慨地歎了一口氣:「藝高人距大,膽大就想有所表現,血氣方剛的年歲最衝動危險,他會……」

    「不要對我們的孩子失去信心。」彭老爹笑笑往外走:「他不會做為非作歹的危險事來。在年輕時不表現自己,等他到了我這種年齡,想表現也力不從心啦!難道你真要他平平庸庸,做一個打漁郎過一生嗎?」

    「我只想抱孫子……」

    「哈哈!等他成了家,他這輩子還有什麼指望?」彭老爹在院門口轉身大笑:「你看他那塊料,還有什麼人能拴住他?你不能,我不能,凌家那位癡心的姑娘也不能。而且,他根本沒打算高攀凌家的高大門牆,凌家也不會讓大閨女嫁一個打漁郎,你就少費些心吧!聽上蒼的安排,勉強不來的。」

    說完,又打了一個哈哈,大踏步走了。

    西風一刮就是一整天,晚上、漁舟不得不留在河裡,漁郎們也就名正言順留在岸上。

    年輕的漁郎是不甘寂寞的,他們與海邊那些討海人一樣,對食與色有相同的愛好。

    喜歡喝杯的人,在鎮上容易解決問題,鎮當運河,賣酒食的酒肆真有十家以上。但色,就不怎麼簡單了,雖則碼頭附近有幾家半開門的娟寮,供給往來的旅客和舟子,聊解旋途的寂寞。但本鎮的子弟,畢竟不好意思往那些地方跑。

    距州城僅十六、七里,往來方便得很,不需乘坐小船,腳快的人半個時辰便可從官道趕到。

    高郵州,也稱小揚州,那可是追逐聲色的好地方,多少錢都可以花掉的銷金窟,有一席千金的大酒樓,有纏頭百金的教坊艷姬。

    州城南北的城外,各有一處熱鬧的地方。北是北門外的地藏庵,整條街足有二十家食店,可知市面的繁榮景況。

    南是河口市街,河與鹽河的交會口,也就是碼頭的所在地,旋店就有二十家左右,比北門外市街熱鬧三倍以上。

    彭允中與鎮上那些精力過剩的年輕子弟一樣,有暇就往州城跑,有時候甚至三天兩天不回家。

    他在黃昏時光,到達北門外的,城門已關,當然得在城外找住處。

    兩個跟蹤他的人、發現他進入地藏庵後面的黑暗小街,便失去他的蹤跡。

    地藏庵雖然名之為庵,但卻不是尼姑的廟堂,而是不折不扣的佛寺,由和尚主持,所以後來改名為善因寺。裡面有百十名和尚苦修。

    庵後街一帶,是龍蛇混雜的是非場,吃喝嫖賭門門俱全的問題地方。

    街道彎曲窄小、門燈稀少、往來的人卻多,但極少有打起燈籠走路的人,這裡畢竟不是本分人應該來的地方。

    跟蹤的兩位仁兄傻了眼,人追丟了,到何處去找?

    有一大半的人家是掩上的,只有知道門路的人,才能進出自如,總不能挨家逐戶叫門查問哪!

    兩人繞一圈,最後在幽暗的小巷口聚在一起商量片刻、取得協議之後,一同繞到庵前的大街,到達一座大宅前。

    高大的院門樓宏麗壯觀,留了小鬍子的人上前叩門,另一人等在階下,不經意地注視著簷下的門燈;

    氣死風燈籠上,漆了四個紅字「高陽堂許。」

    不久,院門拉開一條縫。

    「誰啊?」裡面的中年駝背門子大聲問。

    「我,來找許二爺許先。」留了小鬍子的人操著京腔回答。

    「約定了嗎?」門子問。

    「沒有。」

    「可有名刺?」

    「你進去說,有人從遠地來找他就行了。」小鬍子顯得很不耐煩。

    「哼!你想來充爺子號人物?」門子冒火了,拉開門迎門一站:「你像嗎?請問,你閣下到底是那一座廟裡的大菩薩?」

    「廟裡沒菩薩,只有神。」小鬍子冷冷地說:「我,就是眾神之一。你進去稟報一聲,血手靈官姓楊的,來拜望他水怪許先,接不接見他自會告訴你的。」

    駝背門子吃了一驚,打一冷戰。

    「小的有眼不識泰山,請……請楊爺稍……稍候片刻。」駝背門子完全換了一副面孔:

    「小了即……即進去稟報,請您稍候……」

    「有勞了。」血手靈官語氣仍冷:「在下帶了一位朋友來。

    姓朱。」

    片刻,裡面出來了七八個人,恭迎貴客進門。

    大廳中燈火輝煌,僕人們忙著奉茶,全都對兩位貌雖出眾,穿和卻寒酸的貴賓,顯出十二萬分敬意。

    水怪許先,是高郵州的地頭龍之一,朋友眾多。徒子徒孫以吃水飯的人為主,其他都是本城的城狐社鼠,幾乎沒有一個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

    這種人,幾乎在天下每一座城鎮都有幾個,稱霸一方實力頗為可觀,江湖混混最好不要得罪這種人。

    水怪的綽號不是混混們叫來玩的,他的水性的確出類拔萃,長相也難看,生得滿臉橫肉,五嶽朝天,粗壯結實手長腳長,膽小朋友瞥了他一眼,晚上都會做惡夢。

    但今晚,在兩位貴賓面前,這位水怪態度卑謙,神氣不起來了。

    客套一番,交代了場面話,談上正題。

    「在下與朱兄來得倉卒,二爺休怪。」血手靈官反而顯得客氣:「不瞞二爺說,在下是求助來的。」

    「楊老哥客氣,好說好說。」水怪在大環椅上欠身說:「兄弟擔當不起,有什麼事,老哥但請吩咐,需要兄弟盡力的地方水裡火裡,兄弟決不含糊。」

    「呵呵!事情沒那麼嚴重。」血手靈官大笑:「在下知道二爺是為人四海,肯當漢子。」

    「老哥誇獎。請問……」

    「小事一件,將來向二爺打聽一個人。」

    「誰?」

    「北面的攀良鎮,一個打漁的後生,叫彭允中的人,二爺可有耳聞?」

    「哦!小名叫彭小龍的年輕小伙子?」

    「不錯。」

    「不但聽說過,而且頗有名氣。」水怪笑笑說:「他的水性可能比我好些,打漁很出色,總是一個人駕船出湖,漁獲量比五個人的船還要豐盛,真有一套呢。」

    「他的為人,在下已經打聽得差不多了。」

    「那……老哥需要知道的是……」

    「他在州城的活動情形。」

    「這個……其實,他在本城並不出眾,偶而來逛逛街,泡泡茶館,小喝幾碗酒,與往來的船夥計們天南地北窮聊天,意在學些江湖見識。

    有時也進出幾家小賭坊,下下小注嘻嘻哈哈,贏多輸少,修養很不錯。我那些弟兄們,和他都談得來,他從不在兄弟的地盤上鬧事。」

    「不是江湖人?」

    「不是,老實的打漁郎。」

    「今晚他到了貴地。」

    「真的?他這人很少惹人注意、兄弟的人也從不留意他的活動。」

    「他近女色嗎?」

    「這個……好像不喜歡與那些婆娘打交道,偶爾也和西巷的幾個粉頭開開玩笑。」

    「勞駕,可否派幾位弟兄,查一查,他今晚落腳在何處好不好?」

    「老哥與他……」

    「二爺,請不要問。」血手靈官鄭重池說:「同時,在下要求的事,請不要讓貴手下弟兄知道。二爺,你知道該怎麼辦。是嗎?」

    「是的,是的。」水怪覺得脊樑有寒氣往上冒:「兄弟一定守口如瓶。」

    「在下與朱兄暫借尊府歇腳,有消息尚請立即見示,好嗎?」

    「一定一定。在舍下駐駕,兄弟無任歡迎。」

    片刻之後,蛇鼠們派出了。

    市河貫穿州城,在安定橋的(南濯衣橋)與通濟橋(北濯衣橋)之間,傍河那座大宅俗稱高郵藍家。

    主人藍六爺藍貫全是本城的富豪,但卻不是名人,十年前經營官鹽的承運起家,有錢並不能成為名人縉紳。

    藍家養了一大堆跑水運的人手,其中少不了有一些打手幫忙,高大的院門樓進出的人相當體面,但從角門出入的人,卻品流複雜形形色色。

    藍六爺已經是年近花甲的人,像貌清嶺蛌齱A平時不苟言笑,天生一雙三角眼,眼神頗有令人寒慄的威力,所以他那些手下,在他面前不敢玩什麼把戲來。

    在本城,他擁有相當大的潛勢力,上面交通官府,下面與水怪許先一群地頭龍頗有交情。

    嚴格說來,水怪許先只是名義上的地頭龍,真正的暗中主宰是藍六爺而非水怪許先。

    藍六爺喜歡女人,但從不在風塵女人身上浪費精神。他有的是錢,有錢可使鬼推磨,加以手下養了一群打手幫忙,只要吩咐一聲,自會有人替他弄到他所要的女人。金錢與暴力交互運用,他享有所希望的一切。

    他在各處建了多少座金屋藏嬌,恐怕連他自己也弄不清數目反正想起那一個,他就帶了兩三個保鏢,神不知鬼不覺就來了。

    因此,連他的親信人員,天一黑就不知他到底在何處住宿,要找他,必須等到次日近午時分。

    好在他的人手各負專責,運鹽的事根本不需要他操心。

    大宅裡,住有他的三位愛妾。元配老妻已經死了十幾年,他從來就沒打算把任何一個妾侍扶正。

    前妻留下兩子一女,長子目下已經子女成行。次子在海邊負責官鹽的啟運,帶了妻小同行,很少返家。

    女兒叫金姑,城裡的人似乎很少見過這位藍家的大小姐、甚至曾經懷疑藍家根本沒有什麼大小姐其人。

    今晚,與往常一樣,藍六爺在某一位大亨家中應酬畢,便不再返回大宅,宅中的人也照例不知道主人今晚在何處住宿。

    紹興三鉅公祠的東面,有一條小巷。

    三鉅公祠本來就是香火冷落的地方,除了官府每年舉行春秋二祭之外,平時只有兩個老卒在內照料。

    小巷子不是陋巷,大部分是些老宅的後門,平時只有一些婢僕進出。天一黑幾乎就看不到人影走動了。

    西風甚緊,月暗星稀,小巷子裡黑沉沉,風吹動枯葉,枯葉在地面散出沙沙怪響,配合著風聲呼嘯,真像有鬼物在巷內走動。

    二更天,一個黑影出現在一座小屋前。

    右鄰是一座大宅的後門,裡面的桃樹李樹結實纍纍,枝丫伸出高大的院牆外,風一吹,有些果實零零星星往下掉。

    院牆高有丈二,上面加有牆簷。大戶人家的院牆通常很高,避免有登徒子跳粉牆。

    這人手中,有一根不知從那一家弄來的曬衣竿,小心地將竿靠上了牆,然後笨手笨腳往上爬。

    是個賊。當然不是來偷果子的賊,果子還沒熟呢!

    他先前停留的小屋,大門設有一道暗縫,屋內的人可以從裡面往外瞧,以便看清來客是誰。

    當他鬼鬼祟祟出現在小屋前探道的剎那間,已經被屋內的人看到了。

    大門無聲開啟,閃出一個高大壯實的黑影。

    小賊繼續往上爬,終於吃力地上了牆,笨拙地跨坐穩當。然後開始向上抽竿。

    可是,竿下出現了高大壯實的人。

    「你幹什麼?」高大壯實的人一手抓牢了曬衣竿,用嘲弄的口吻問:「莫不是半夜三更來偷桃的吧?」

    「咦!你……你你……」小賊在上面僵住了竿抽不上去啦!

    「說!」

    「是……是偷桃……」小偷期期艾艾地說。

    「真的呀?」

    「是……是的……」

    「不是偷香賊?沈大爺家裡。標緻的丫頭使女很多,你要偷的是誰?」

    「冤枉!小的……」

    「冤枉?好!你下來,我看到底是不是冤枉,要是讓我不滿意,你得向捕房的公爺招供。」

    「哎呀!不……不要將我送官……」

    「下來!」

    小賊發著抖,笨手笨腳順竿向下滑。

    竿一抖,小賊驚叫一聲,石頭般往下掉。

    「哈哈哈……」下面的人大笑。

    可是,笑聲嘎然而止。

    小賊在摔落及地的剎那間,身形陡然轉正,落地無聲,長身而起輕靈沉著,與先前笨手笨腳的光景迥然不同,難怪高大壯實的人笑不出來了。

    變生不測,一個無心一個有意,任何超人的高手也應付不了這種突變。

    打擊之快,是可想而知的。兩劈掌直砍腦耳門,接著身軀被抓住飛上牆頭,往牆內的桃樹下一丟,像個死屍。

    小偷將曬衣竿也丟入牆內,這才大踏步回到小屋前。

    像這種木門沉重,門窗皆已閉牢的房裡,裡面有人警戒,想撬門窗而入,那是不可能的事,不將在裡面警戒的人引出來,決難登堂入室。

    現在,他可安安穩穩進去了。

    藍六爺是個知道享受的人,將酒菜擺在內室裡,妝台上銀燈高照,桌上兩隻高腳燭台。

    幾味精美的下酒菜,兩壺美酒。

    還有兩個美人,其中之一負責執壺,秀髮披肩清麗出塵,身上僅披了一條長長的蟬紗。

    半掩住赤裸的美好峒體。燭光下,比赤裸更為動人,更為撩人情慾。

    藍六爺似乎年輕了二十歲,不再道貌岸然,三角眼不再發射出陰森懾人的光芒,代之而起的是得意的笑容。

    平時穿著的錦袍已經脫除,僅穿了薄薄綢汗衫,將一位年華雙十的半裸美人抱在大腿上坐下,一雙手在蟬紗內不住蠢動,口中小飲著另一名半裸少女奉至口邊的美酒。

    坐在他腿上的美女不住格格嬌笑,不時裝腔作態推拒他蠢動的手。

    「六爺。」美女神手輕撫著他的花白鬍鬚.聲音又嬌又膩:

    「你不是答應過我、派入到鎮江把我那位哥哥找回來,安插到你的船行幹份差事嗎,怎麼沒有一點消息呢?不會是存心敷衍吧?

    說話可要算數哦!六爺。」

    「寶貝兒,放心啦!對你嘛,我當然說話算數。」藍六爺的手停在膩滑的乳房上捏弄,笑得邪邪地:「你那位哥哥在鎮江,干的活也是在船上。我派去的人,那能一找就找得到?

    算來,這幾天該可以趕回來了。」

    「你打算把他安插在船行嗎?或者留在你家幫忙?府上多他一個人算得了什麼呢?我真不希望他再在水上吃風險,我只有這麼一個哥哥嘛。」

    「當然我不介意多他一個人,只是……」

    「只是什麼嘛?」

    「你不怕他知道你的事,在人前抬不起頭來?」

    「我不說誰知道?除非你這冤家嘴不穩。」

    「鬼話!天下間能守秘的人,恐怕我是第一個。」藍六爺得意地說,信手將美女上身的蟬紗往下拉,露出誘人的酥胸玉乳。

    「哎呀……不要嘛……」美女作象徵性的掙扎。拉蟬紗往上掩胸。

    「你要的,寶貝兒……」藍六爺重新拉下蟬紗。

    房門,突然推開了。

    「咦……」掌壺的美女突然驚呼。

    迎門站著一個穿了黑色夜行衣的人。黑帕掩住口鼻,只露出一雙精光四射的大眼。

    藍六爺反應甚快,倏然而起,將懷中的美女向床口一撥,蟬紗飄落,美女赤裸裸地驚呼一聲,躲入床尾的畫屏內,花容失色。

    「藍六爺,你雖那麼緊張好不好?」蒙面人操著流利的京腔官話,泰然用腳頂上門,信手下閂再往桌旁接近,腳下從容不迫:

    「先別拔劍,坐下來談談,話不投機,再拔劍還來得及。」

    「你是怎麼進來的?」藍六爺沉聲說。

    「我已經進來了,何必多問?」蒙面人在桌對面說:「閣下的兩位保鏢,與及看家的一雙夫婦,都已經睡著了,不可能醒來打擾你的清談了。」

    「你……你是誰?」

    「你不認識我,我認識你就夠了。我留意你的舉動,曾經花了將近一年工夫。」

    城裡的人,都知道藍六爺曾經讀了幾年書,武藝方面略通弓馬,會舞幾手劍,但也僅限於「舞」而已,所以才請了保鏢和打手。

    可是,今晚他亮劍了,看氣魄和流露於外的殺氣,可知他並不限於會「舞」劍,而是真有幾手殺人的劍術和震懾對手的威嚴。

    「你為何盯了我一年梢?」藍六爺所說的話不像個外行:「閣下有何圖謀,目的何在?

    說!」

    「我是受人之托,發掘你的根底。」

    「你發掘到了?」

    「是的。」蒙面人笑笑:「你在各處秘密建了十六處藏嬌金屋,來去無常規,真不容易偵查你的行動。」

    「我明白了,你想勒索?」

    「勒索用得著花一年歲月?你閣下說的是外行話。」

    「該死的!說出你的來意吧!」藍六爺逼理兩步,劍尖上升至出手的最佳部位。

    「我來了,當然會說……」

    「你來錢?我給你……」

    「我的錢夠用了。」

    「要女人?」藍六爺指指躲在屏風後發抖的兩個美女:「這種有七八分姿色的少女,我可以給你十個,或者二十個。」

    「去你娘的!」蒙面人粗野地笑罵:「我又不開教坊,要那麼多女人做什麼?」

    「那你……」

    「我說過我是受人之托。」蒙面人在百寶囊中,掏出一枚四寸扁針,針映著燭光,泛起淡青色的光芒。

    「你……你怎麼知道是我的?」藍六爺臉色變了。

    「因為那是你的東西。」蒙面人冷冷地說。

    「這枚針……」

    「你在何處丟失的,應該心中有數,雖則時隔十一年,你應該時時刻刻銘記在心的。你之所以改姓易名的高郵以藍六爺身份現世,不是為了這枚未能回的毒針嗎?何必再佯裝糊塗?」

    「你……你是神鷹的弟子?神鷹葛宇果然沒死?」藍六爺的身軀抖了一抖。

    「你錯了,我不是神鷹的弟子。不過,他用絕世輕功和我交換你。」

    「那你誰?」

    「不要問我是誰。」蒙面人離桌向房中退:「你是碧湖老妖的得意門人,師徒倆在汀湖壞事做盡,滿手血腥。

    令師三十餘年前,暗殺白道名宿玉龍失敗死在玉龍劍下,你仍然在扛湖橫行霸道。我來找你,並不是因為我要行俠仗義為世除備我對行俠仗義毫無興趣。」

    「那你……」

    「十一年前,你在西安大街從背後用毒針暗殺神鷹葛老爺子幾乎得手。他老人家救治不及,毀了足厥肝經,右足行走不便,左足簡直廢了。

    他找了你十一年,兩年前他就發現了你,可惜他無法親自向你報復,他已經成了廢人。

    所以,他和我訂了約,由我來找你,了斷你和他的仇恨,因此我來了。」

    「你行嗎?」藍六爺冷笑問。

    「大概行。」蒙面人笑笑:「你那倆位保鏢,真才實學並不比你差多少,但我三兩下就擺平了他們你應該明白我行不行。」

    「老弟,何必呢?」藍六爺換上了笑臉:「神鷹那老匹夫並不是什麼真正的俠義英雄,他只是一個自以為是,武斷是非,自命白道英雄的浪得虛名混球,你何必為了他和我玩命…

    …」

    「我不是和你玩命,而是實現我的諾言。」蒙面人截住藍六爺的話頭:「當初我和葛老爺子訂約,說得明朗白白,我的要求是必須經過長期觀察,如果證實你已經真正的改邪歸正,我就不管這件事。

    兩年,我幾乎花了一年時間,暗中偵查你的所作所為,很令我失望,你一直就在交通官府,培植你的實力。

    盡量壓搾海邊各縣的鹽戶,暗中剷除與你競爭的鹽商,揚州以北大鹽商的神秘失蹤案,大半與你有關。所以,我必須實踐我的諾言。」

    「老弟,人要活得如意,就不能講什麼仁義道德,我所用的手段是正當的……」

    「狗改不了吃屎!」蒙面人搖頭:「我可憐你。」

    劍芒挨發,藍六爺攻出空前快速猛烈的一劍,劍動風雷乍起像劍山般向蒙面人壓去。

    內房空間有限,蒙面人背後是房門,相距不足三尺,沒有退避的空間,決難逃過這一劍的襲擊。

    黑影一閃即逝,像是在劍尖前突然隱沒了。

    藍六爺大喝一聲,左手向後一拂,身隨劍轉,大旋身來一記回龍引鳳,劍招比剛才更猛烈十倍。

    左手在轉身前的向後一拂,手中飛出四枚化骨毒針,其中有從蒙面人處取回的一枚,以扇形的射擊面散佈完全控制了身後的空間。

    可是,身後不見有人。

    劍距桌還有三尺,劍氣湧到,杯盤紛飛,菜餚如被狂風所刮還沉重的圓桌也最後崩裂倒塌,響聲震耳。

    「咦…………」藍六爺駭然收劍驚呼。

    「見了鬼是不是?」身後傳來蒙面人嘲弄的語音。

    一聲沉喝,藍六爺再次轉身發劍,左手重施故技,先發射三枚化骨毒針。原來這傢伙的針囊,是藏在臂套內的。裝設得極為巧妙,可以隨意滑落在掌心內。

    即使是與女人上床,藍六爺衣褲除光,但臂套卻不卸除,可以在任何時候,都可以用毒針保命,永遠存有戒心,臂套也成為他暴露身份的媒介。

    黑影閃電似的從頂門上空沉落,毒針與狂野的劍招走空。不等他再有何反應,雙肩已被黑影的雙腳踢中,肩骨立碎,雙手成了廢物,劍鋒然墜地。

    蒙面人空翻一匝,飄然落地。

    砰然一聲,藍六爺仰面摔倒。

    「我是用葛老爺子的神鷹大九式擊敗你的。」蒙面人站在一旁說:「這也是我報答應葛老爺子的承諾之一。

    你根本不是他的敵手,所以你跟蹤他在街上施展暗殺的卑劣手段。令師碧湖老妖,好像也是在淮安大街之上,暗殺白道名宿玉龍崔大俠的。你師徒真是妙配,有其師必有其徒,所以我說你狗改不了吃屎。」

    藍六爺吃力地掙扎著站起,雙手已廢,失去重心,在未曾習慣之前,不容易站起的。

    「狗娘養的小狗!」藍六爺厲叫:「我……我和你拼了!」

    說拼便拼,衝上一腳疾飛。

    蒙面人大手一伸,奇準地扣住了他的腳躁,一聲長笑,扭身便摔。

    「砰!」藍六爺重重地摔撞在房門上,房屋搖搖,沉重的身軀反彈落地。

    「哎喲……」藍六爺厲叫,爬不起來了:「狗王八!你殺了我吧!」

    「我不殺你,這也是我的承諾之一。」蒙面人舉步走近。「殺人畢竟不是什麼愉快的事,雖則你確也該殺,但我對殺你毫無興趣。」

    「那你就亮名吧!老夫決不會放過你。」

    「抱歉,我不是沽名釣譽的人,所以不能亮名了。」

    「那你……」

    「我要把你一雙腿也弄斷,免得你仍可用雙腿傷人。」蒙面人說:「然後,我傳出你冷面煞星韓登改姓換名的消息,我相信要不了幾天的功夫,來找你結算的人必定絡繹於途了。」

    「你不能這樣做……」藍六爺狂叫。

    「我應該做,閣下。」蒙面人一腳踏在藍六爺的右膝上,有骨折聲傳出:「善惡到頭終有報吧!」

    「哎……」藍六爺哀叫一聲,痛昏了。

    蒙人再踏碎藍六爺的左膝,解下藍六爺的左手護臂套塞在腰帶上。

    「兩位姑娘。」他向躲在畫屏後發抖的女人叫:「趕快收拾一些值錢的金銀首飾,逃命去吧!藍六爺從今之後,不可能傷害你們了。」

    「你這殺千萬的賊胚!」那位裸女在屏後哭泣著咒罵,膽子真不小:「你害苦我了!你……」

    「我害苦了你?」蒙面人一楞。

    「你害了藍六爺,豈不是害苦了我?」

    「你胡說些什麼?」

    「藍六爺是公平交易把我買來的。我一個窮船戶的閨女,就算有人肯明媒正娶娶我,還不是要窮一輩子?

    藍六爺把我從十九層地獄裡拉上天堂,又答應替我哥哥安排一份差事。你害了藍六爺,我豈不是所有的希望成空?你這殺千刀的賊胚……」

    「你這是什麼狗屁理論?」蒙面人氣往上衝:「你是犯賤!

    比教坊裡的粉頭賤一百倍!去你娘的!」

    他憤怒地拉開房門,大踏步走了,身後女人的哭罵聲令他心煩。

    「天下沒有十全十美的事,」他走在黑暗的走道上喃喃自語:

    「想皆大歡喜,不啻癡人說夢。」

    其實,他用不著煩惱的,親痛仇快,人之常情。就算能給天下每一個人一百兩銀子。仍然會受到許多人的笑罵,決不會每個人都皆大歡喜。

    三更正,兩個潑皮帶了血手靈官兩個人進入地藏庵後暗巷的財神賭坊。

    彭允中正和六位賭客,興高采烈賭雙陸,擲骰子的神情、手法,與那些賭鬼毫無兩樣,對輸贏極為認真。

    他面前,堆滿了一串串制錢和一些碎銀可知賭注並不大。

    血手靈官與姓朱的同伴,一直坐在暗處,留意彭允中的一舉一動,不放過臉上的任何表情變化。

    賭坊在五更天散局,一眾賭鬼就在賭坊各處和衣歇息,天亮後才各自打道返家。

    彭允中是在小街吃完早膳才動身的沿官道灑開大步往北趕。

    後面里餘,血手靈官與姓朱的同伴,遠遠地釘在他身後,一面趕路一面低聲交談。

    「是個可用之材。」血手靈官說:「這種人可以利用的弱點很多,易於控制。」

    「光是水性和駕舟術了得,還不是夠的。」姓朱的冷冷地說「我們需要在陸上也可以派用場的人。」

    「看他的馭舟術,便可知道人的膂力驚人。」

    「膂力驚人並無大用,楊兄。」

    「朱兄的意思……」

    「必須有武功根底,敢鬥敢拚才是我們所要的人,所以要進一步探他的底。」

    「也好,咱們回去稟報,再行計議。」——

    小勤鼠書巢掃校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