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傳統武俠 > 還劍奇情錄

正文 第二回 輕憐蜜愛 文 / 梁羽生

    也不知過了多久,陳玄機好似從一個惡夢中醒來。萬里飛騎,荒山夜鬥,前塵歷歷。泛上心來。陳玄機翻了個身,心中奇怪之極:「咦,我在那兒?上官天野呢?蕭韻蘭呢?我的烏椎馬呢?這是什麼地方?」

    炫目的朝陽從琉璃窗格透入,微風輕拂,縷縷幽香,沁人心脾。

    陳玄機精神一爽,霍的坐了起來,忽的失聲叫道:「我怎麼回到家了?」

    這真是不可思議之事!他揉揉眼睛,咬咬手指,這不是夢呀!

    他明明記得自己已經來到了賀蘭山下,和自己的家鄉相距萬里,難道自己一睡百天,在夢中被人搬回了故鄉?

    難道是世上竟有神仙,施展了長房縮地之術?在一夜之間將自己從賀蘭山下帶回了川北的故家?

    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呀,然而這又不是夢!一排向南開的窗戶,窗戶上的琉璃窗格,窗子外的梅影橫斜,,屋中間書櫥的位置,這明明是自己的書房!

    房外面傳來了腳步聲,陳玄機掙扎著走下床來,大聲叫道:「娘!」忽聽得『噗嗤』一聲,一個少女掀簾而入,眉如新月,嘴似櫻桃,在朝陽渲染之下,臉蛋兒紅撲撲的,更顯得明艷照人,而又有幾分稚氣,頓時把陳玄機看呆了。

    只聽得那少女笑道:「好啦,能起床了,怎麼。很想家嗎?」

    陳玄機怔了一怔,心中奇道:「咦,這裡不是我的家。」那少女緩緩行來,吐氣如蘭,一笑說道:「看你帶著寶劍,騎著駿馬,卻原來是個大孩子,一醒來就要叫娘!」陳玄機道:「姑娘貴姓,我是怎麼來到這兒的?」

    那少女笑道:「我也正要問你呢!你怎麼給人打傷成這個樣子,要不是我家藏有少陽小還丹,只怕你這傷最少修養半年。」

    陳玄機忙道:「多謝姑娘救命之恩,請問姑娘這裡是什麼地方?」

    少女格格一笑,道:「這是我家呀。你嫌這地方不好麼?」

    陳玄機睜大眼睛,再看一看,牆壁上掛有一幅長江秋夜圖,江上明明高懸,江面戰船三五,後面城池鄰江,氣魄甚大,畫面上題有一首詩道:「誰把蘇杭曲子謳,荷花十里桂三秋,誰知卉木無情物,牽動長江萬古愁!」壁上還掛有一把形式奇古的寶劍,這兩樣東西,都是自己的書房沒有的。再仔細分別,這房間的擺設,也有一些與自己的書房不同。然而那琉璃窗戶,窗外梅枝,卻又是何其相似。

    那少女見陳玄機如癡似醉,抿嘴笑道:「怎麼?」陳玄機道:「這房間雅致極了,為何開了這一排窗戶?」要知古時的大屋,窗戶都開得很小,用北京的翡翠琉璃做窗格子的,更是除了江南之外,別處少見。那少女見陳玄機剛醒轉就問這個房間,頗為奇怪,微笑說道:「這是我爹爹佈置的。」

    陳玄機扶著牆壁,緩緩走近窗前,庭院裡的幾枝臘梅正在盛開,幽香淡雅,中人如酒。陳玄機悠然神往,輕聲說道:「窗開迎曉日,簾卷揖清芬。有這滿園梅花,自該開這一排窗戶。」

    那少女怔了一怔,道:「咦,你的心思竟是和我爹爹一般。我爹爹也是這樣說,多開窗戶,讓陽光通透,花香滿室,可以令人心神舒暢。」

    陳玄機心中奇怪至極,道:「這不是我的心思,這販販販」那少女道:「怎麼樣?」陳玄機停了一停,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我的書房和你的書房也差不多一樣,那是我娘佈置的。」

    那少女羨慕的說道:「你有這樣個好母親,真是福氣。」陳玄機自小與母親相依為命,聽那少女稱讚自己的母親,甚是高興,微笑說道:「我的武功也是母親教的。」

    那少女道:「可惜我的媽媽長年躲在屋子裡,一年難得有幾日見著陽光。」陳玄機道:「呵!原來伯母在裡面,我還未拜見她呢。」那少女道:「我媽媽身子不好,一年到頭在屋養病,她連大門也懶得出,更不用說見客人了。」陳玄機見她眉頭深鎖,甚覺抱歉。幸喜那少女過了一陣又展開笑靨說道:「原來你的武功是你母親教的,那麼你的父親呢?」陳玄機黯然說道:「我爹爹在我出生之前,早已死了!」那少女『啊呀』一聲,登時不在言語。

    陳玄機越想越覺得這兒透得古怪,禁不住又問道:「我叫陳玄機,請問姑娘貴姓,令尊大人在家嗎?」那少女又是『噗哧』一笑道:「我又不圖你什麼報答,你何必絮絮不休的盤根問底?」陳玄機面上一紅,要知江湖上本多避忌,向一個陌生的少女盤問姓名更是稀有之事,他為了好奇,問了出來,確碰了一個不大不小的釘子。

    那少女抬頭一看日光,說道:「你已沉睡了一天一夜,這時候肚子大概也餓了,你且等一會兒。」一笑掀簾,翩然而出,到了門口,卻忽的回頭,低聲說道:「告訴你吧,我姓雲。」

    陳玄機心中一凜,這少女竟是姓雲!難道,難道販販販心中又自行解道:「天下姓雲的人不少,那能有這般湊巧的事兒?」

    雖然自行開解,心頭仍是鬱悶不安,試著揮拳踢足,只覺體力已恢復了幾成,心中想道:「上官天野那一拳打得實在不輕,這少女的丹藥竟如此靈效,想來定是武林世家。」一抬頭見壁上掛著的那把形式奇古的寶劍,忍不住將它摘了下來,拔劍出鞘,但見劍身隱隱透著一層青光,陳玄機自是識貨的行家,一看便知到這是世上罕見的神物利器,不禁呆了,心中想道:「這位雲姑娘居然如此信賴於我,寶劍懸在此間,不怕被我把它偷去!」低頭一瞧,劍柄上刻有兩個奇形怪狀的古代文字,這一瞧更令得陳玄機如墜入五里雲霧中!

    劍柄上那兩個古字乃是「鐘鼎文」,陳玄機本來不認識鐘鼎文,但這兩個字卻在他外祖父的詩集裡見過,他母親告訴他這兩個字念做『昆吾』,乃是一把古代寶劍的名字。

    陳玄機的外祖父沒有兒子,所以陳玄機出生以後,就做為『姑子歸宗』,改依母姓,繼承陳家的香火。他外祖父名叫陳定方,是元末一為出名的詩人,文武全才,號稱武林雙絕,他的詩集裡便有一首是詠這昆吾寶劍的,詩道:「傳家愧我無珠玉,劍匣詩囊珍重存。但願人間留俠氣,不教狐鼠敢相侵。」看這詩意,似乎這把昆吾寶劍,乃是外祖父的家傳寶物,但問他母親,他母親卻說沒有見過,不過他母親回答他的問話時,卻有點支支吾吾,,而且臉上還流露出悲傷的神色。這事情陳玄機自知事以來便一直悶在心頭。

    不想如今卻在這個古怪的地方見了這把寶劍,這是外祖父那把家傳寶劍嗎?還是屋主人從別處得來的?正在沉思,忽聽得外面腳步聲響,陳玄機慌忙把寶劍掛回牆上。只見那少女捧著一個托盤,盤中有一鍋熱粥,還有兩式小菜。

    那少女道:「你剛剛傷癒,喝一點稀飯吧。咦,你在想些什麼?」順著陳玄機的眼光瞧去,忽的笑道:「原來你是看上我這把寶劍。」

    陳玄機面紅耳熱,尷尬笑道:「我瞧這把劍有點奇怪。」那少女道:「怎麼?」陳玄機道:「這似乎是一把古代的寶劍。」

    那少女道:「不錯,我爹爹說是戰國時候練劍師歐冶子流下來的寶物呢,你倒好眼力。」

    陳玄機道:「這把劍是姑娘家傳的寶物嗎?」那少女笑道:「當然是我家傳的東西,要不然怎會掛在這裡,我爸爸才寶貝它呢,平時別人摸一摸他都不許,還是我上個月十八歲生日那一天,他才肯傳給我的。」說了之後,忽然臉上一紅,似乎後悔叫陳玄機知道了她少女的年齡。

    陳玄機道:「如此說來,雲姑娘一定是會家子了。」那少女笑道:「什麼會家子?我爹爹說,我還未學到他的三成呢!」陳玄機見那少女天真爛漫,大膽說道:「姑娘太客氣了。可以讓我開開眼界嗎?」那少女笑道:「你武功勝我十倍,我怎敢在專家面前獻醜?」陳玄機道:「你幾時見過我的武功?」那少女道:「你受了重傷,居然一日一夜便復原了,雖說是少陽小還丹之功,但若沒有深湛的內功根柢,那裡能夠這麼快復元?看來你與我的爹爹只怕也差不多。可惜他出門去了,要不然你倒可與他談論談論。」

    陳玄機道:「我雖無緣拜見令尊,聽姑娘的說話,也許令尊大人是武學名家,越發要請姑娘不吝賜教。」那少女不好意思的笑道:「我沒有見過世面,所以只知道自己的父親,誇讚自家,叫你見笑了。也罷,我沒有好菜給你送粥,就給你舞一會兒劍吧,你可要不吝指教啊!」

    陳玄機喜道:「古人說讀漢書可浮大白,我而今得看姑娘舞劍,那更是羨煞古人的了。」那少女道:「你真會說話。」盈盈一笑,柳腰一折,挽了一個劍花,輕輕刺出,攸然間但見劍光滿室,涼氣沁人。

    陳玄機吃了一驚,這寶劍固然罕見,劍法更是駭人,看她漫不經意的隨手揮灑,每一招都藏著極精微的變化,妙到毫巔,舞到急處,那少女就似陡然間幻出了無數化身,劍光四射,端的如水銀瀉地,花雨繽紛。陳玄機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心中自付:師友門都說自己的劍術已經學成,若和這個少女比劍,只怕還未必能夠勝她。

    陳玄機雖然年輕,對武林中各著名的劍派,卻都熟悉,竟看不出這少女的宗派來,但覺身法步法,與武當派有些相似,但出手的奇妙迅速,卻遠勝於自己曾見過的武當劍法了。忽聽得那少女在劍光繚繞中曼聲唱道:「渺空煙,四遠是何年,青天墜長星!幻蒼巖雲樹,名娃金屋,殘霸宮城。箭勁酸風射眼,劍水染花腥。時韌雙鴛響,廊葉秋聲。宮裡吳王沉醉,倩五湖倦客,獨釣醒醒。問蒼波無語,華發奈青?」健飽H」空閣憑高處,送亂鴉斜日落漁汀。連呼酒,琴台去,秋與雲平。」

    劍影歌聲,兩皆妙絕,陳玄機不禁聽得癡了。心中想道:「這闋八聲甘州似是感詠史事,又似悲歌身世,詞中『宮裡吳王沉醉』是指戰國時的吳王夫差呢,還是指曾與朱元璋爭奪天下,曾在蘇州稱帝的張士城呢?」再一看牆上掛著的長江秋月圖,心中一動,一句話快到口邊又吞回去了。

    那少女劍光一收,微微笑道:「夢窗詞人詩如七寶樓台,拆下來不成片段,這一闋八聲甘州卻尚有意境。」陳玄機面上一紅,自愧詩詞讀得太少,原來這是南宋詩人吳文英的詞,但心中仍是想道:「吳夢窗在詞家之中,不算鼎鼎有名,這位雲姑娘偏揀他這首詞來唱,而又暗含近世的史事,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若是有心用詞試我,那也算得是聰明絕頂的了。」

    陳玄機極力按捺,面上不露絲毫神色,只聽得那少女又格格笑道:「我舞劍給你送粥,你卻連筷子也未曾一動。」

    陳玄機笑道:「姑娘劍術妙絕天下,我看得忘乎所以了。」

    低下頭來,拿起筷子,但見盤中兩碟小菜,一葷一素,葷的是松香燻肉,這是一味四川精美的家常小菜,把肥瘦各半的五花肉,用松枝來熏的;另一種素菜乃是泡菜,也是四川著名的家常小菜,賀蘭山遠在寧夏,與四川相距數千里之遙,在這裡吃到四川的家常小菜已是一奇,更奇的是這兩味小菜是自己自幼最愛吃的東西,陳玄機不禁又怔著了。

    那少女笑道:「怎麼,嫌菜不好吃麼?」陳玄機每樣挾了一箸,少女臉泛紅潮,道:「這是我做的,怎麼你又想起母親來了。快吃吧,粥要涼啦!」小米粥碧綠甘香,配上這兩味家鄉風味的小菜,陳玄機不禁食慾大動,一連吃了三碗。

    那少女道:「你在山澗中浸了許久,而今初癒,再喝一杯酒益氣行血吧。」在鏤花的銀壺中倒了滿滿的一盞美酒,酒色也是碧綠可愛,香氣誘人,陳玄機不善飲酒,卻仰起脖子,一飲而盡,笑道:「這樣美酒,醉死了亦自甘心!」

    那少女忽的掩口而笑,陳玄機忽覺有些異樣,跳起來道:「你,你,你這是幹什麼?」但覺四肢綿軟,睡意襲人,打了一個呵欠,舌頭也有點硬了。那少女輕輕一推,陳玄機『咕咚』一聲倒在床上,睡眼朦朧中,但覺那少女的腳步聲離開了房間,隱約還聽得她『格格』笑道:「你思慮太多,給我好好的睡一個大覺。」

    這一覺直睡到黃昏之後,陳玄機一醒過來,疑幻疑夢,但覺梅梢月上,室內爐香裊裊,床頭的茶几上早放了一壺熱茶,自己仍然是在這古怪的房間。陳玄機試一運氣,但覺毫無阻洩,精神體力,比日間又恢復了幾分,這才恍然大悟,心中感激,想道:「原來這位雲姑娘竟精通醫道,看出我心有所思,怕礙了我的復原。故此給我喝了這一盞藥酒,靈丹妙藥,不過如斯,咳,我還疑心它是毒酒,真是大大的不該。」房間外又傳來了腳步聲,陳玄機只道那少女來了,正待起身迎接,狐聽得那腳步聲不只一人,陳玄機望外一瞧,但見那琉璃窗格上映出兩個高大的影子,其中一人笑道:「舞陽兄,你這裡真似神仙洞府,怪不得你隱居十多年足不下山。我輩碌碌風塵,比起老兄,雅俗是不可道理計了。」

    這人說話說得極輕,但聽在陳玄機的耳中,卻似焦雷轟頂。

    原來外面的兩個人之中,有一個竟然是自己所要刺殺的雲舞陽,敢情這裡就是雲舞陽的家!

    但聽得一個蒼老的聲音說道:「十餘年來小弟毫無寸進,怎比得吾兄扶助明主,屢建奇功?」陳玄機心頭一沉,聽這話語,雲舞陽果然是背叛故主,和朝廷的顯貴勾搭上了,只不知這來者卻是何人?

    窗外燈光一閃,那少女提著燈籠迎了出來,叫道:「爹,你回來啦!」雲舞陽道:「晤,回得晚了。這位是羅伯伯,錦衣衛總指揮羅金峰羅大人!」那少女不懂錦衣衛到底是什麼,淡淡的福了一福。陳玄機可是心中打鼓,原來這人竟是朱元璋手下的第一高手,當年長江之戰,張世誠就是給他親手擒獲的。因此建此奇功,所以才做到專門逮捕犯人的錦衣衛總指揮,這霎那間陳玄機但覺血脈憤張,憤怒中卻又有些惶恐!

    陳玄機受了師友重托,決意前來行刺雲舞陽的時候,本就知道雲舞陽武功高強,並不打算活著回去,今日見了他女兒的劍法,更是吃驚,原來雲舞陽武功之強,比自己想像的,還要高出不知幾倍?

    何況他還和大內的第一高手同來,只怕就是拼了性命,也未必行刺的成了。

    但令陳玄機內心顫慄,惶恐不安的,這並不是為了害怕雲舞陽武功的高強,而是,呀,他竟是那個姑娘的父親!那個救了自己性命,而又是那樣天真爛漫,甜蜜可愛的姑娘的父親!

    迷茫中忽聽得雲舞陽問道:「誰在這書房裡面?」這一問登時把陳玄機嚇得跳了起來,急忙抓起了壓在枕頭下面的長劍,但聽得那個少女的聲音答道:「是一個受了重傷的少年,跌在山澗之中,無人料理,是女兒將他帶回來的。」雲舞陽說道:「是什麼樣的少年,怎麼受的傷?」那少女道:「他睡了一天一夜,今早剛剛醒轉。女兒還未及向他多問。」雲舞陽道:「素素,你真多事。」陳玄機這才知道這個少女叫雲素素,心道:「好一個漂亮的名字。」

    但聽得雲素素好像受了無限委屈的叫起來道:「爹爹,你平日不是常和我說行俠仗義的事麼?眼見一個陌生的異鄉客人,受了重傷,也步管麼?」雲舞陽道:「也不必將他安置在書房裡呀。」雲素素道:「媽媽怕嘈,難道將他安置在內進房麼?」

    雲舞陽道:「受的什麼傷?」雲素素道:「好像是內家掌力的重傷。」雲舞陽道:「怎麼只一天一夜就會好了?」雲素素道:「是女兒將三顆少陽小還丹給他吃了,今朝醒來之後,女兒又將父親釀的九天瓊花回陽酒給他喝了一盞,只怕如今還睡著未醒呢!」雲舞陽道:「什麼,那小還丹是我向歸藏大師再三求來的,一共才討得六粒,你一下子就給我送出了一半,那九天瓊花回陽酒,也是花了五年功夫,才採齊配料釀出來的,你知道麼?」

    雲素素道:「女兒知道,爹,你怪我啦?」那副撒嬌的神情,陳玄機雖是只聽其聲,亦可想像得出。不由得心頭一蕩,更曾惶恐,暗自想道:「我與她素不相識,她竟然如此待我!」世間真有料想不到之事,蕭韻蘭對他熱情如火,他從未動心,如今雖然只是和雲素素才見一面,卻已被她的柔情所困擾了。

    只聽得雲舞陽笑道:「待他明日醒來,我倒要與他談論談論,考察他的人品武功,看是否值得給他這三顆小還丹。」一般人喝了九天瓊花回陽酒之後,總得睡一天一夜,是以雲舞陽有「待他明日醒來」之語,豈知陳玄機內功深厚,服了小還丹之後,傷勢又好了一半,只睡了一天,就醒了過來。

    陳玄機心中忐忑不安,這一晚是乘機將他殺死呢?還是乘機逃走呢?心中兀自拿不定主意。

    只聽得雲舞陽問道:「你娘這幾天怎麼樣?」雲素素道:「還不是老樣子。」雲舞陽道:「我留給她的方子,你每天給她煲了藥茶麼?」雲素素道:「娘說這藥吃了也是那個樣,頭兩天還喝半碗,後來就叫我不用煎了。爹,娘的病為什麼總醫不好?」

    羅金峰道:「嫂子身子不舒服麼?」雲舞陽道:「也不是什麼大病,就是常常鬧頭痛,不喜歡走動。嗯,素素,你進去說給你娘聽,說我明早再過去看她。」

    陳玄機事母最孝,聽了雲舞陽這話,只覺有點刺耳,心中想道:「妻子有病,丈夫歸家,卻不先去看她,豈非有點不近人情?聽武功前輩說,這雲舞陽的妻子乃是武當派老掌門牟獨逸的女兒,十多年前,雲舞陽背叛故主的痕跡未露,武林中人都還羨慕他們是一對難得的風塵俠侶呢!豈知他們夫妻之情竟是如此冷漠,這位雲太太也奇怪,雖說身子不適,不喜走動,但既然不是病到不能起床,何以丈夫回家了也不出來。」

    雲素素應了一聲,躡著腳步,輕輕走出,但見琉璃窗上,人影一閃,陳玄機急忙裝睡,暗中合眼偷窺,只見雲素素那張俏臉,貼在琉璃窗上,月夜幽庭,橫斜梅影,美女一人,臨窗窺睡,這情景真是高手畫師也畫不出,陳玄機忍不住神飄意蕩,但聽得雲素素在窗外輕輕一笑,自言自語道:「小乖乖,好好睡吧,你這樣想家,在夢中去見你的媽媽吧。我也要去伺候母親啦。」陳玄機聽她叫自己做「小乖乖」,啞然失笑,但心中卻是充滿無限柔情,聽得雲素素的腳步聲漸遠漸隱,幾乎想將她喚住。

    但雲舞陽的一句話卻將他在如夢如醉中喚醒過來,只聽得雲舞陽說道:「羅兄不在京中納福,惠臨山莊,敢是當今聖上有何差遣麼?」羅金峰道:「吾兄善體主心,小弟自當明說。想當今聖上與張世誠原是八拜之交,只可惜張世誠不肯歸順,天無二日,民無二主,聖上不得已將他賜死,這也是無可奈何之事;不想張世誠部屬,卻有多人不服,如今天下已定,洪武開基也已十有三年,他們還在草澤之中,伺機待起,這豈不是太不識時務了麼?」

    雲舞陽道:「是呀,為一家一姓,爭奪江山,苦害黎民,這又何必?所以我看透了,這才甘願老死荒山。」陳玄機一震,想道:「為一家一姓,爭奪江山,苦害黎民,這又何必?」這種話,從未有人向他說過,只覺雲舞陽說的也未嘗沒有道理,心中再想道:「只要雲舞陽真是甘心老死荒山,我又何必要行刺他?」

    只聽得羅金峰笑道:「吾兄明達過人,小弟佩服。只是那些人既然與聖上作對,禍胎未除,聖上豈能安心。吾兄武功絕世,俗語云:豹死留皮,人死留名。吾兄甘老荒山,這不太可惜了麼?」

    雲舞陽道:「武功高絕的稱譽,只有羅兄可以受之無愧,小弟那裡敢當?聖上有吾兄輔佐,何須用到小弟庸劣之才?」

    羅金峰哈哈笑道:「雲兄此言,太見外了。只因朝上無人,小弟才敢濫竽充數這錦衣衛總指揮之職,小弟只是暫代,等候老兄出山呢。」

    雲舞陽道:「羅兄儘是往小弟臉上貼金,更是叫小弟愧煞了。小弟能做些什麼?」

    羅金峰道:「想張世誠的部屬,十九都是雲兄舊交,聖上想請雲兄去勸勸他們。」雲舞陽道:「若是他們不肯聽呢?」

    羅金峰笑道:「老兄是明白人,何須小弟多說?老兄若是礙於故交之情,不願動手,只請老兄將他們的蹤跡告知小弟,功勞當然還算是老兄的。」

    陳玄機心頭震慄,過一陣,只聽得雲舞陽緩緩說道:「我隱居多年,對他們的行止也並不是盡都清楚,這樣吧,請吾兄以三月為期,三月之後,請再惠臨山莊,小弟自當有以覆命。」

    言下之意,他在這三個月中,便可將張世誠舊部的行藏查個清楚,準備換個高官厚爵了。陳玄機不禁怒氣又生,心中想道:「價算你不贊同為一家一姓爭奪江山,置身世外,也還罷了。你若暗中告密,那可害了不知多少英雄!」

    羅金峰哈哈笑道:「三月之後,小弟準定依時到訪。此地我不便久留,告辭了。」但聽得雲舞陽將他送出門口,又折回庭院,吟聲清悅,激昂慷慨之中又似含有難以名說的哀傷,陳玄機怔了一怔,細細琢磨,卻是不解詩中之意。

    狐聽那角門『呀』的一聲被人推開,腳步聲自外走入,陳玄機奇道:「怎麼那羅金峰又回來了。」抬起頭來,往窗外一瞧,這剎那間,陳玄機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個從外面走進來的人竟然是上官天野!

    雲舞陽也似有些驚詫,但他究是武學大師的身份,看了上官天野一眼,不動聲色,淡淡問道:「尊駕何人?何以深夜到此?」上官天野沉聲說道:「牟一栗譴弟子上官天野問候雲老前輩!」雲舞陽面色一變,忽的冷笑道:「尊駕年紀輕輕,怎麼便學會了說謊,牟一栗不是今年八月才過世的麼?」

    這牟一栗是牟獨逸的侄兒,繼牟獨逸之後,擔任武當派的掌門,陳玄機聽了,不禁大為吃驚,心道:「原來上官天野竟是武當派的嫡傳弟子,怎的從不見他提起?這雲舞陽住在深山,消息也真靈通,連我也不知道牟一栗以經去世。」

    只聽得上官天野冷冷的說道:「不錯,正因家師故世,所以小輩才敢領受遺命前來。不知師姑是否尚健在人間,可否容小輩拜見?」

    雲舞陽冷笑道:「內子與外家早已斷絕來往,不勞你來探訪。再說若是牟家有心,牟一栗生前何以不來?」上官天野也冷笑道:「雲老前輩,你這是明知故問,先師顧念兄妹之情,不願前來討回劍譜,但那終是武當派之物,豈可永存外人之手,老前輩借去了二十年,想來也早已背熟了。」

    雲舞陽「哼」了一聲,道:「原來牟一栗的遺命,是叫你做掌門麼?」上官天野道:「天野不才,承先師厚愛,不敢推辭,但待取回劍譜,便到武當山領受衣缽。」

    雲舞陽又「哼」了一聲,道:「除你之外,還有誰知道劍譜在我手中?」上官天野道:「我也只是三月之前,才知悉家師的遺命。先師為了顧念親戚的面子,這事包藏了將近二十年,也總算對得起雲老前輩了。」雲舞陽冷笑道:「這劍譜雖是牟家之物,卻不是武當派的東西,你可知道,你師父也沒有見過?」上官天野道:「不錯,那是師祖得了達摩劍譜之後,所創出來的劍法,但師祖是武當掌門,那路劍法也采合了武當的劍法,師祖的原意本來就是要傳給武當弟子的。雲舞陽冷笑道:「你聽過師祖的話麼?」上官天野道:「雲老前輩,你在武林中也算得是頂尖兒的人物,怎說得出如此耍賴的話來?難道當這是死無對證麼?」雲舞陽面上一紅,道:「你若是有我岳父獨逸老人的遺書,前來索取,或許我還能給你。那是牟家之物,我岳父沒有兒子,即算是一栗在生,也不能與我爭論。上官天野縱聲大笑,道:「原來二十年前,就已名震天下的雲舞陽,竟是這般無賴!」雲舞陽惱羞成怒,冷笑說道:「你師父到此,也不敢如此無禮,你是什麼東西,敢在我面前放肆?」

    上官天野說道:「我本來就沒打算活著回去,但只怕我死訊傳出之後,武當山的智圓長老便會拆開我的遺書,那時武當門下,都會知到其中原故,武當派也許不足令你震懼,天下武林的公斷,只怕雲老前輩你也受不起啊!」

    雲舞陽心中一震,仍是不肯在上官天野面前示弱,又「哼」了一聲,道:「雲某一生,從不受別人威脅,我若非見你年紀輕輕,造就不易,早已把你斃了,哼,你是當真想要那本劍譜麼?」這句話外剛內柔,陳玄機只道上官天野定然趁勢堅持,那料上官天野口風一變,忽然說道:「我早知道你要獨霸天下,成為武林的第一劍客,那劍譜豈肯輕易交還?」這句話正打中雲舞陽心坎,還譜之意,倏的打消,冷笑說道:「你既然知道,還來這裡幹什麼?」上官天野道:「你要不還劍譜,那也可以,但得給我放出一個人!我出去之後,絕不會將劍譜之事,向任何人提起一句!」

    雲舞陽聽了,大為驚詫,想不到上官天野竟肯用劍譜來交換一個人,而且還要犧牲了掌門的地位,什麼人值得他如此關心,想了一想,不覺面色變了!

    雲舞陽眼睛一睜,「哼」了一聲,不怒而威,冷冷說道:「你給我說,是什麼人?若有半句無禮之言,教你立斃掌下!」

    原來雲舞陽懷有心病:莫非是牟家的族人叫他來接回師姑?

    莫非是他看上了我女兒,因此提出了要將劍譜與她交換?

    那知他所料的完全不對,只見上官天野雖然為他的精神所嚇,愕然的退了一步,仍是鎮定的答道:「請你把陳玄機放出來!」

    雲舞陽詫道:「什麼?誰是陳玄機?」上官天野道:「你還作什麼假惺惺,他的馬還在你的門外。縱然他與你作對,難道以你的身份威名,也好意思向一個受了重傷的人下手?」

    雲舞陽疑心大起,猛的想起:「這個陳玄機莫非就是素素救回來,現在躺在我書房裡的那個少年,我連這個名字也沒有聽過,他為了什麼事情要與我作對?」

    上官天野道:「如何?一部武林秘笈換一個病人,對你絕不吃虧!」雲舞陽雙眼一睜,眸子精光電射,打量著上官天野道:「這陳玄機是什麼人?你何以肯捨了劍譜、捨了掌門,求我放他回去?」

    上官天野那裡知道雲舞陽根本還沒有見過陳玄機,聽了此言,又是一愕:怎麼他還未知道陳玄機的身份?在雲舞陽的注射之下,郎聲說道:「因為他是我打傷的,若然他有甚什麼不測,或者是因受了無法敵你,給你治死,教我有何面目以對武林中人?」

    陳玄機在書房之中聽了,大為感動。雲舞陽聽了,卻是越發糊塗,哈哈笑道:「雲某一生,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奇怪的事情,你也可算得是個英雄了!」

    上官天野道:「不敢。我不但是捨了掌門,而且是捨了性命來的。」雲舞陽道:「好,那就將你的性命交出來!」

    驀然雙指一彈,挖到了上官天野的面門,上官天野做夢也料不到他在說話之間突然發動,心中一凜,但見雲舞陽出指如電,指尖已觸到了他的眼簾,只要輕輕一挖,上官天野的兩顆眼珠就要脫眶而出!

    上官天野無暇思量,拼著瞎了眼睛,『砰』的一掌打出,兩人對面而立,相距不到三尺之地,按說上官天野的眼珠非給挖掉,而雲舞陽也非給打中不可,那知一掌打出,倏然間卻不見了雲舞陽的身影,但聽的『砰』的一聲,這一掌卻打在老梅樹上,滿樹梅花,紛落如雨,兩枝梅枝也折了,而上官天野的兩顆眼珠,也仍是毫無傷損。上官天野怔了一怔,急忙撤掌回身,只聽得雲舞陽在他耳邊笑道:「不錯,果然是武當派的嫡傳手法,再試我這一招。」

    上官天野驚魂未定,但覺雲舞陽冰冷的手指又已觸到他的面頰,急忙一個盤龍繞步,雙掌齊推,這一招名叫「盤龍雙雙撞掌」,正是武當掌法的精華所在,上官天野拚死發掌,掌力何止千斤,突然間,但覺掌心所觸之處,軟綿綿輕如無物,這千斤掌力,竟然給雲舞陽輕描淡寫的一舉化開,上官天野這一驚非同小可,剛想退步抽身,肋下的章門穴已給雲舞陽一指封閉,「咕咚」一聲,倒在地上。

    這幾下迅如電光石火,但在陳玄機眼中,卻已瞧的明明白白;雲舞陽不但輕功絕頂,劍法驚人,而且還練成了武林罕見的一指禪功,陳玄機吸了一口涼氣,心中說道:「想不到今晚就是我斃命之期!」拾起長劍,便待開門出去與雲舞陽拚命。他雖然知道自己的武功與雲舞陽差得太遠,但上官天野既是為他而來,他又焉能捨了上官天野獨自逃走。

    就在這一瞬間,忽聽得雲素素的腳步聲又走了出來,遠遠說道:「爹,什麼事情?」

    雲舞陽道:「沒什麼,一個小偷亂闖了進來,給我拿住了。」

    雲素素格格笑道:「竟有這樣的笨小偷會闖進到咱們家來,那他真活該了!」眼光一瞥,見上官天野氣宇非凡,雖然給閉了穴道,不能說話,眼睛中卻露出憤怒之色,毫無瑟縮不安之態,不像小偷,心中大奇,正待發問,眼光一觸,忽覺父親的臉色也是極為詫異,驀然顫聲問道:「素素,你手上拿的是什麼?」

    雲素素手上拿的是兩件衣服,一件外衣,一件內衣,都是他在陳玄機昏迷之時,替他換下來的。洗掉血污,晾乾之後,現在正準備偷偷送回他的房間,給父親一問,不覺紅了雙頰,低垂粉頸,輕聲說道:「是那個人的。」

    雲舞陽道:「就是那個陳玄機的嗎?」雲素素道:「爹,你怎麼知道他的名字?你和他談過了嗎?」雲舞陽沉著臉說道:「你把那小子叫醒,喚他出來!」

    雲素素一泡眼淚,噘著小嘴兒說道:「孩兒收留的難道是什麼壞人嗎?爹為什麼這樣生氣?有話明天再問他不行嗎?」話剛說完,只聽得房門一響,陳玄機走了出來,朗聲說道:「不勞相喚,陳玄機來了!」

    這晚正是正月十七,月明如鏡,雲舞陽打量了陳玄機一眼,心頭一震,:「這人好像是在那裡見過似的。」但自己多年不與外人來往,更何況這乳臭未乾的少年,雲素素急道:「爹,你好好問人,不要嚇唬他,他剛剛傷癒。」雲舞陽道:「素兒,你走過一邊,不要多嘴!」雲素素從來未曾見過父親用這樣難看的臉色對她,滿腔委屈,靠在一克老梅樹上,幾乎要哭出來,忽聽得雲舞陽沉聲喝道:「你這小子好生大膽,是誰派你來的?」

    陳玄機道:「是你的一班老朋友,我的叔伯輩叫我來的!」

    雲舞陽眼光一掃,盯著陳玄機問道:「如此說來,令尊大人乃是我昔日的同僚了。咄,你父親叫什麼名字,他在張世誠部下是什麼官職?」雲素素大感驚奇:怎麼父親一眼便瞧出陳玄機的來歷?她不知道陳玄機那件內衣上繡有一個雄鷹標誌,當年張世誠的近身侍衛,衣服上都是繡有這個標記的。

    陳玄機怔了一怔,手扶劍柄,退了一步,他給雲舞陽看破了來歷,早就準備雲舞陽會突然動手。卻不料他用這樣的口吻與自己說話,似乎並未存有絲毫敵意。可是這一問卻把他問住了,他的母親從不曾與他談起父親的事情,他只知道他父親曾替張世誠打過江山,在最後的一次長江戰役中戰死的,至於曾任何官職,平生軼事,他一概不知,他怕惹起母親的悲傷,也從來不敢多問。

    雲舞陽疑心大起,迫前一步,沉聲喝道:「小伙子,你快說實話,我看在昔日同僚的份上,也許能饒你不死!」陳玄機怒氣陡生,一聲冷笑道:「你還有什麼同僚之情?三個月之後,你等著上京領賞去吧!」

    雲舞陽面色一沉,道:「我和羅大人的談話,你膽敢偷聽?」

    陳玄機道:「不錯,一個字也不漏,都聽見了?」雲舞陽喝道:「你到此意欲何為?」陳玄機道:「我受了師友的重托要殺你這買友求榮的不義之人!」

    雲素素這一驚非同小可,尖聲叫道:「什麼?你要刺殺我爹爹!」

    但聽的雲舞陽仰天大笑:「你要刺殺我爹。」陳玄機道:「你狂什麼,我縱然不是你的對手,也要令你知道,天下有的是不怕死的人,你若買友求榮,定為武林共棄,只怕在我之後,還有不少人要來行刺,你都殺得盡麼?」

    雲舞陽打了一個寒顫,卻仍是哈哈笑道:「一晚之間,竟有兩個不怕死的傻小子尋上門,英雄出於年少,果然不假。哈,你既要行刺,為何不拔劍?」陳玄機道:「今晚之事,我與你自行了斷。這位上官義士,要將我來交換劍譜,現在已用不著啦,你解開他的穴道,將劍譜還他,我甘願捨了性命,與你一戰!」

    雲舞陽又盯了陳玄機一眼,忽的笑道:「不錯,你著傷是給武當內家掌力所震傷的,這個傻小子沒有騙我。這到奇了,他和你若無深仇大恨,也不至於下這重手,怎的你們卻彼此為對方求情?」

    陳玄機道:「別的事,不用你管,我只問你,你放不放他?」

    雲舞陽冷笑道:「別人的事,也不用你管!」雙目一張,殺氣陡露,雲素素一躍而起,尖聲叫道:「爹!」說時遲,那時快,陳玄機但覺掌風颯然,已到背後,急忙翻身拔劍,忽覺手所觸處,空無一物,只見雲舞陽手中多了一把長劍,倒持劍柄,猛的塞到自己的手中!

    這一下手法快到極點,陳玄機心念方動,那把劍已遞到自己的手中,只聽得雲舞陽低聲喝道:「劍已送到,還不動手麼?素素,退開!」衣袖一拂,將女兒拂出一丈開外,雲素素從來未見過父親如此生氣,嚇得呆了!

    陳玄機到底是名家子弟,身手不凡,雲舞陽雖是先聲奪人,卻也並未令他畏縮,他心神一定,劍訣一領,立刻一招「乘龍引鳳」,刺咽喉,掛雙肩,唰的掃將過去。不料雲舞陽雙袖一拂,身隨掌走,迅若狂風,陳玄機一劍刺出,扎空,暗呼不妙,頓覺腦後生風,雲舞陽在耳邊喝道:「你這劍法是誰教的?」陳玄機咬實牙根,那肯與他打語,左手一領劍鋒,「龍形飛步」從敵人掌風之下掠出,猛的反手一劍,「金鵬展翅」、「猛雞奪栗」、「白猿掛枝」、「野馬跳澗」一招接著一招,猶如長江大河,滾滾而上,劍劍指向雲舞陽的要害,陳玄機的劍法學得甚雜,十三歲之前,是他母親教的,十三歲之後,是他叔伯輩教的,那些人都是他父親昔日的同僚,張世誠手下的武士,每人都不同凡響。

    雲舞陽雙袖揮舞,把陳玄機的劍招一一化開,滿腹狐疑,奇問道:「你的武功比上官天野高得多,何以反被他所傷?」陳玄機不理不睬,一柄長劍霍霍展開,寒光閃閃,直如駭電驚濤,半點也不放鬆。但聽得雲舞陽跟著他的劍招叫道:「五禽劍法,青陽劍法,唔,這一招又是崆峒劍法了,可惜還未到家!這一招天龍劍法的神化龍掉尾,劍鋒反削之時,還應稍慢一些,後勁才能長久!」

    陳玄機每發一招,他都能說出派別招名,陳玄機一股銳氣,也不禁為他所折,鬥了三五十招,雲舞陽忽的「哼」了一聲,冷冷說道:「原來是我的一班老朋友合起來教你,怪不得他們派譴你來。只是彭和尚已死,石天鐸逃的無影無蹤,就是他們聯手鬥我,我亦何懼!你的劍法,在年輕一輩中還算得是出類拔萃的了,可惜比起我來,那還差的遠呢?」

    雲素素見她父親一面說話,神氣越來越不對了,急忙叫道:「爹爹,你一向愛惜人才,就看在他這一手劍法上,饒了他吧!」

    雲舞陽又「哼」了一聲,冷冷說道:「這班人處心積慮的謀殺我,我我今日若饒了他,再過十年,待他羽翼已長,未必肯饒了我!」

    驀地身形一晃,呼的一掌拍到陳玄機面門,就在這一瞬間,雲素素已是和身撲上,尖聲叫道:「爹爹,你武功無敵天下,原來卻怕他十年之後贏你!」

    陳玄機但感雲舞陽掌心沾到自己的太陽穴,卻忽的掌力一鬆,只聽得雲舞陽大聲喝道:「饒你這次,你十年之後再來與我一決雌雄吧。若然不識時務,功夫還未練成,就敢再來行刺,那就是自尋死路了!」

    猛然間只聽得雲舞陽叱吒一聲,大手一伸,把陳玄機抓了起來,旋風急舞,喝道:「去吧!」望外一甩,陳玄機給他一拋,猶如騰雲駕霧一般,但感天旋地轉,登時失了知覺。

    也不知過了多久,陳玄機悠悠醒轉,眼睛尚未睜開,一股醉人的幽香,已透入鼻端,陳玄機急忙叫道:「素素,素素!」

    一轉身只覺所睡之處冰冷堅硬,全身骨節,隱隱作痛,那裡是雲家房中的被軟香溫可比?陳玄機吃了一驚,睜開眼時,只聽得一個柔媚的少女聲音笑道:「什麼素素?你夢見誰啦?」這少女是蕭韻蘭。

    陳玄機這才發覺是處身石洞之中,奇而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在雲家?」蕭韻蘭道:「我跟著你的蹄痕馬跡,來到那兒,正巧你給人拋出牆外。呵,原來那是雲家,那老頭兒想必就是雲舞陽了?你真大膽,嚇死我了!你和他交手了?」

    陳玄機褪然臥到,歎了口氣,點了點頭,想起自己從叔伯輩的悉心指點之下,學了十多年的武功,人人都誇讚自己是後起之秀,卻不料和雲舞陽比起來竟是不堪一擊,心中惶愧之極,但聽的蕭韻蘭笑盈盈的讚道:「你真了得,著了上官天野那一掌,居然沒有受傷,還能夠和雲舞陽交手,嗯,別動,別動,你雖然沒有摔壞,也受了一點外傷,瘀積還沒有完全化開,待我給你搓搓!」

    陳玄機面上一紅,掰開了她的玉手,低聲說道:「不用啦!」

    蕭韻蘭不提起他的傷還好,一提起這事,不由的他又想起雲素素來。想起她用父親最珍貴的靈丹救了自己的性命,想起她給自己做小菜和玉米粥,想起她對自己信任不疑,竟然把世間最罕見的寶劍掛在房中,這一切都已令人感動更難忘懷的是那蘊藏不露。

    只能另人心領神會的脈脈柔情。

    蕭韻蘭越是對他親熱,就越發令他對雲素素思念不忘!雲素素就像幽谷寒梅,只淡淡的清香,便已勝似夭桃艷李。蕭韻蘭察覺到他冷漠的神情,詫然問道:「你想什麼?」陳玄機定了一下心神,悵然答道:「我在想念上官天野。」

    蕭韻蘭歎了口氣,道:「你們兩個真是真是一對冤家,見了面打架,離開了卻又彼此思念,嗯,上官天野也正在找尋你呢!」陳玄機道:「我已見著他了。」蕭韻蘭急聲問道:「在那兒?」陳玄機道:「就在雲舞陽的家中。呀,我而今才知道他是個至性至情的男子!」

    將昨晚的事情,一一對蕭韻蘭說了,蕭韻蘭掩口笑道:「可惜上官天野沒聽到你這樣誇他,更可惜你不是一個女子!」陳玄機正色道:「是呀,我若是女子,一定會喜歡他!」把眼偷窺蕭韻蘭的神色。但見蕭韻蘭低垂粉頸,薄怒佯嗔,啐了一口道:「你這人真是,別人對你、對你販販販你卻、你卻販販販」陳玄機急忙打斷她的話道:「我真的在想念上官天野,他為我而落在雲舞陽的手中,叫我怎能安心?」蕭韻蘭道:「雲舞陽這樣厲害,咱們就是捨了性命,也鬥不過他。你不如安心靜養,好回到武當去報信呀,就讓那些武當的老道士鬥一鬥雲舞陽吧,你不可在冒險行刺了!」

    陳玄機暗為上官天野歎息,心道:「上官天野對你癡心一片,難道你竟無動於衷?」蕭韻蘭見陳玄機久久不語,呆了一會,柔聲問道:「你肚子餓嗎?我給你烤兩隻野兔。」陳玄機欠身要起,正想要說自己身體沒事,不必勞煩,見蕭韻蘭已走出洞口,想了一想,終於讓她去了。

    那山洞是兩塊大石合抱而成,從洞口望出,但見明月皎皎,原來又是第二天的晚上了,陳玄機站了起來,活動一下筋骨,緩步揍出石洞,倚著岩石,疑望山頂那幾棟房屋,雲素素的歌聲舞影重泛心頭,又恍似她就在那峰巔上向自己遠遠招手。

    陳玄機歎了一口長氣,心道:「可惜她是雲舞陽的女兒,呀,我還想著她幹什麼?我武功若未練成,怎能踏進那座房子?呀,難道真是要十年之後才能見面?」想起十年之後,自己也未必鬥得過雲舞陽,心中更為惆悵,忽的又想道:「不知她可思念於我?若是她也思念於我,我真願意再冒性命之危!」黃仲則詩道:「如此星辰非昨夜,為誰風露立中宵?」陳玄機比黃仲則(清詩人)早生了三百多年,當然沒有念過這兩句詩,可是這感情今古相通,陳玄機這時心中所想的,除了雲素素外,更無雜念,他中宵獨立,一點也不覺得,敢情竟是想得癡了。

    忽聽的一聲長嘯,遠遠傳來,有人在山峰上放聲歌道:「百戰歸來酒尚溫,繁霜侵鬢轉消沉,金戈鐵馬當年恨,辜負梅花一片心!」

    陳玄機吃了一驚,這是雲舞陽的歌聲,激昂而又沉鬱的歌聲,這麼晚了,他還未睡?難道他也在想什麼心事麼?一抬頭只見一條人影,向南面疾馳而下,轉眼之間,就不見了。

    陳玄機呆了一會,想不透雲舞陽何以深夜下山。他身不由己的向著山上的雲家走去,忽又聽得琴聲陣陣,從山峰上飄下來,呀,那竟是雲素素的歌聲!晚風吹來,歌聲隱約可辨,她唱的是:「皎皎白駒,食我場苗。縶之維之,以水今朝。所謂伊人,於焉逍遙。皎皎白駒,在彼空谷。生芻一束,其人如玉。毋金玉爾音,而有遐心!」這是詩經中《小雅白駒》一章中的兩節,乃是送客惜別的詩,上一節是客已到而挽留,下一節是客已去而相憶。

    陳玄機聽得傻了!

    感謝雪兒提供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