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傳統武俠 > 無敵勇士

正文 第 一 章 文 / 司馬紫煙

    「蜀江水碧蜀山青」,這是詩人對於天府之國四川的禮讚,西南一帶,由於地處荒僻的高原,大部份都是窮山惡水,只有這一塊地方得天獨厚,物華景秀,成為眾所周知的樂園!

    嘉陵江的水永遠是那麼蔚藍,峨嵋山也永遠是那麼青蔥,這地方不僅是佛教的勝地,而且也是武林中聖地!

    三年前,九大門派在黃山論技,峨嵋的俗家弟子凌無咎以一手風雷劍法與三十六式披雲掌力挫群雄,獨佔鰲頭,不但本人贏得天下第一的美譽,即使是峨嵋一派,這些年來,也隱隱有武林霸主之趨勢!

    現在又到了六年較技之期,身居主人的峨嵋這次居然別出心裁,將競技的項目改為競力!

    接到這項通知的武林人士雖然略感意外,卻也沒有太多的驚奇,甚至於一部份敏感的人,還認為這是明智之舉!

    因為近兩三年來,江湖上出現了幾個特殊的人物!

    他們都一反武學的常規,不以技勝而以力雄,使的都是長槍大戟等粗重武器!

    交手不論章法招式,卻往往能一招卻敵,當然這些對手都是折服在他們神勇無比的巨力之下!

    最負盛名的有四個人,那是雲南的「金花峒主」祁赤連,百粵的「碧目天王」南彪,這兩個人都是化外的夷狄!

    另兩人一個是關外旋風牧場場主「鐵塔神」屠萬夫,一個是河洛的「雲裡金剛」駱家雄!

    這四個人各處一方,卻分別地折服了不少知名的武林人物,儼然在江湖上形成一股新的勢力!

    所以當峨嵋將這一次的聚會節目更改,大部份的人都不表示反對,而且心中頗感興趣!

    四大力士都沒有碰過頭,這次聚在一起較力已是新鮮事,何況這個提議又是上屆武學宗主峨嵋所提出的!

    他們為了維持榮譽,不知要推出一個怎樣的力士來參與逐鹿,但無論如何,這次大會的精彩是可以預料的!

    會期是六月十六日,遠在五月初,就有不少的江湖人在峨嵋山下徘徊遊覽,等著瞻仰力士雄風了!

    會期的前二天,峨嵋騰空了兩處下院作為賓館,接待那些持有請柬的知名人物,至於另外那些籍籍無名的人物,則只有寄居在各處的小廟中,等到正式開會的那一天,才允許進入較技的正殿!

    六月十六終於到了,這個令人振奮的日子!

    天色才微微發亮,峨嵋正院的大門外已是萬頭蠢動,熟識的人互相寒暄著,談論著有關這次大會的種種情形!

    請柬上規定寅時三刻開門,卯時正開始比賽,現在剛剛才至寅時,正殿的包金大門緊緊地閉著!

    每一個到會的人也只好耐心地等待著,有些人在心中暗暗表示不滿,認為峨嵋派的人大搭架子!

    可是他們懾於峨嵋的威脅,只得把這種不滿的情緒悶在心裡,最多也是放在口裡低聲地咕咕著!

    寅時過半,忽地人潮中起了一陣輕微的波動,後面的人紛紛地朝兩邊擠壓,讓出了一條道路!

    前面的人也受了影響,自然而然地讓出空隙,這才發現一字*(有一個字看不清楚)

    列,來了六個橫眉豎目的彪形大漢!

    這六個大漢都赤了上身,腰上圍著一塊豹皮,赤腳,足踝上繫著銀鈴,舉步時叮噹直響!

    這幾個人的裝束一望而知不是中國人,尤其是當頭的那一人,身高丈許,胸臂上肌肉髯虯,線條分明,像爬著無數小蛇,長髮披散在肩上,大鼻下扣著一個巨大的銀環,銅鈴似的巨目中射出灼人的碧光!

    他身後的一個大漢比較矮一點,棕色而油亮的皮膚,肩上扛著一柄巨斧,遍體烏黑生光。

    不管是認識或是不認識,大家都知道:「碧目天王南彪來了!」

    南彪領著他的從人走到緊閉的殿門之外,略頓一頓,然後隨便扭頭向旁邊的一個人問道:「門為什麼還不開?」

    說的居然是純熟的漢語,略帶川音,聲若悶雷,震得人的耳鼓悶然作痛,那人立刻囁嚅地答道:「時間還沒有到!」

    南彪哼哼大笑道:「峨嵋的禿子們太不像話,老遠把洒家請來,卻關著大門接待,這就是你們中原禮義之邦的待客之道嗎?」

    聲震四岳,嚇得他身旁的人紛紛後退,卻沒有一個人敢回答他的話,南彪等了一下,不禁又怒道:「這一扇門就攔得住洒家嗎?孩兒們,拿斧子來!」

    他身後的大漢立刻把巨斧遞上,南彪接在手中猛然揮動,對準門縫上砍了上去,只聽見轟然一聲巨響!

    那兩扇厚達尺許,重逾千斤的包金殿門竟被他一斧劈開。

    殿牆一陣巨震,接著又是轟轟兩聲巨響!門倒了下來,現出許多愣然震驚的僧侶!

    四周的人被他的雄力所懾,寂然不敢出聲音!

    南彪哈哈大笑,把巨斧交到後面道:「主人以閉門羹待客,洒家破門而入也不算失禮吧!」

    語畢昂然進入大門,他身後的大漢也隨著跟進去,再後面的人想到一定會有一番大衝突,不願意錯過這場好戲也忙著擁了進來,一時門口秩序大亂!

    南彪領先走了十幾步,突然僧侶中走出一個中年和尚,身披黃色袈裟,手持念珠,合什一拜道:「敝寺因為準備尚未妥當,所以才令諸位久侯,南施主也未免太性急了一點!」

    南彪臉色一沉,怒聲道:「你是什麼東西,也配對洒家如此說話!」

    那僧人毫無怒容,仍是和顏悅色道:「貧僧法淨,任本寺知客之職。」

    後來的那些人卻一起凜然無聲,因為他們認識這知客僧法淨,正是上屆較技的武林第一高手凌無咎,不知何時也落髮為僧了,南彪不認識他,卻因為這僧人的態度很和藹、他也不能再發脾氣,只是傲然地道:「你既是知客僧,可替洒家準備了座位沒有?」

    法淨平靜地道:「南施主是敝派柬約較技的貴客,自然早已安排好座位,施主請隨貧僧來,先到座上歇息一下!」

    南彪傲然地點點頭,隨著法淨坐下,後來的那些人中也有接到請柬的,這時紛紛找到其他僧侶帶路,到自己安排好的位子上坐下!

    法淨則始終默默地招呼著客人,大沙彌來獻茶,都是先交給法淨,由他再轉奉給其他的賓客。

    南彪見那些受招待的客,都是很恭敬地站了起來,雙手將茶接過,即或少作寒暄,態度也十分分莊嚴,不禁奇道:「這知客僧人是什麼地位,為什麼大家對他那樣客氣?」

    南彪旁邊坐著一個老年武者,低聲告訴他道:「他就是上屆較技冠軍凌無咎,本來有風流美劍客之稱,技挾天下,威震四海,不知怎會削髮受戒的!」

    南彪哦了一聲,心中也感到很奇怪,不過這時又有許多客人進來,十分現眼,吸引了他的注意!

    雲南的金花峒主祁赤連也是光著肩膀,身著一件綴滿亮金屬片的小背心,胸前豪毛虯結,兩臂上各刺著一條盤龍,相貌威武,他只帶一個從人,卻是一個濃眉大眼的苗裝婦人,替他攜著一柄鑌鐵長矛!

    關外旋風牧場場主「鐵塔神」屠萬夫則是個虯髯客一類的人物,長身短裝,身邊倚著他的成名武器大鐵塔!

    河洛勇士雲裡金剛駱家雄完全是名副其實的金剛,藍面紅須,所使的武器則是一具銅箏!

    這四大勇士都是巨無霸似的身材,所使的武器也都是兩百斤以上,特別引人注目,當然他們自己也特別互相注意。誰都在打量對方的武器重量,進一步去揣測他身稟的勁道究竟有多少!

    客殿上又是一陣喧鬧,原來是少林的代表到了!

    少林是方今武林堪足與峨嵋一相抗拮的大宗派,上次他們選出的代表金羅漢悟禪僅以一招之失敗於凌無咎。

    這次來的卻是一位相貌平凡,形容枯瘦的老僧!

    法淨迎上去合什道:「貧僧僅代表敝掌門歡迎大師法駕,請教大師如何稱呼?」

    那老僧也合什還禮道:「不敢,貧衲悟緣,乃掌門師兄的九師弟,一向在嵩山下院默修,這次是奉命參與盛會!」

    法淨莊容一擺手道:「大師請升座吧。大會馬上就要開始了!」

    悟緣又合什作禮,然後跟在法淨身後向座上走去,行有數步,悟緣眉色一動,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凌大俠在黃山一役,威震天下,英風遠及,正如麗日中天,因何這麼快便拋卻名心,投身空門……」

    法淨輕輕一笑道:「名心本屬虛空,貧僧只憾棄之太遲……」

    悟緣微怔道:「大師來受戒前,曾有美劍客之譽,黃山一戰後,再膺天下第一劍手之號,武林中多少俠女,莫不以……」

    法淨仍是微笑道:「紅粉骷髏,黃土青沙,不過是轉眼劫相!」

    悟緣面現敬色道:「貧衲自小出家,從來未履塵世,然以道心悟性而論,乃覺不如大師遠甚,大智大慧,貧衲謹致無上敬意!」

    法淨笑著道:「悟兄過獎了,輕紅十丈走一陣,乃成劫火紅蓮身,貧僧不過比大師多一點感悟的往歷,一定要講到持心如水,貧僧就差得太多了!」

    悟緣再不發問,默默地走到座上,等了一下,已是卯時正,乃聞大殿中一陣鐘鼓交響!

    由殿後轉出一列僧侶,擁著峨嵋掌門法元大師,緩緩地登上了主座,眾人迫及期待的競技大會開始了!

    法元大師相貌清嚏A雙目灼灼有神,以他那堅定有力的聲音朗然向四周發話道:「武林六年一次論技,行之已有百餘年歷史,敝門有幸忝屬武林一派,更幸運的是上屆黃山論技,敝師弟凌無咎僥倖得勝,乃愧膺本屆大會的召集人,不過這一次敝門斗膽將大會節目變更,改技為力,相信各位都已明白敝門的用意,貧僧也不想多費唇舌……」

    語猶未竟,南彪已在座上站起來道:「既然大家都明白了用意,掌門人何必還要多作交代,痛痛快快地宣佈開始算了,這次貴派的代表是誰?」

    法元大師望了他一眼微笑道:「南施主快人快語,貧衲倒是不便多作饒舌,但是敝派這次忝為主人,總得對天下各路同道作個交代!」

    南彪不耐煩地道:「那你就快交代吧,酒家等不及了!」

    法元大師仍是微笑道:「貧衲也不願多浪費時間,這次大會既然以較力為主,多少總得像個樣子,敝門特別為此準備了一些禮物,也加了一些小規定,那就是與會出場較技的人,先要通過一項測驗,也好對天下朋友們有個明白交代!」

    南彪毫不在意地道:「怎麼測驗法?」

    法元舉掌輕輕一拍,殿外應聲進來一個身軀高大的僧侶,身著黃色架裟,殿中的人也起了一陣騷動!

    大家震驚的不是這僧人的出現,而是這僧人手中托著一口巨鐘,鍾身為黃銅所鑄,逕廣數尺,高有尋丈,估計那重量總在兩千斤出頭,這僧入托住鍾緣,一步步地走進來,手腕穩定,毫無吃力不支之態!

    他把鍾放在大殿中央,然後才對法元恭身行禮!

    法元微笑地道:「這是敝師弟法本,也是敝門此次參加競技的代表,貧衲所謂的測驗,即是請參加競技的諸公,也將這鍾舉起來走上一遍,但不知諸公意下如何?」

    眾人立刻陷人一陣寂靜,每個人都在心頭暗自估量了一下,有幾個自負有幾斤膂力,準備到這兒露一下的人都涼了下來,動手過招,還有取招巧道,這力舉斤鈞,可是真正的氣力,絲毫都取不得巧。

    南彪哈哈大笑道:「一口鍾還難不倒洒家!」

    法元輕笑道:「貧衲知道施主神力驚人,這項規定也不是為著施主而言!」

    南彪臉含微笑離座,走到那口巨鐘之前,先用手指扣了幾下,殿中立刻充滿了嗡嗡的鐘聲!忽地他抽身退後一步,出拳直掏鐘面!

    「咚!」

    四殿一陣動,巨聲迴盪不已,那口巨鐘被擊得連連翻滾,倒在三四丈外的石地上!

    南彪得意已極地仰天長笑良久,才對法元道:「洒家認為依樣學步大是無聊,乃換了一個方式,不知這樣可否算是通過測驗?」——

    舊雨樓掃瞄,海之子OCR,舊雨樓獨家連載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