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猛鬼12號

第17頁 文 / 蔡小雀

    「嬸嬸。」他微慍地皺起眉。

    「這次是你不對,實在太沒有紳士風度了,我跟你叔叔是這樣教你的嗎?」

    他看著嬸嬸堅持的神色,滿心鬱悶不悅,還是只得勉強再拿起筷子,「我最晚八點就得離開。」

    余容和嬸嬸交換了一個眼神,兩人笑得好開心。

    不知怎的,霍玄心下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是錯覺吧?

    入夜之後,唐秋生把自己穿裡得跟頭熊似的,不但有羽絨衣、牛仔褲、靴子、圍巾還有毛帽,背後還背了一個野戰包包,腰間環帶掛著兩支手電筒,一支手用,一支備用,還有老社長給她的符水和防狼噴霧;她詳細地看過上頭標示的成分,裡頭辣椒的成分強到足以辣瞎一頭大象,ぼ是居家旅行必備防身聖品。

    唐秋生就這樣穿戴一身,頂著刺骨寒風騎著機車上了大肚山,在經過山路轉彎時,她努力對跟前飄過的山嵐白影無動於衷,因為不想還沒開始探險就先自己嚇死自己。

    現在東海碉堡已經被拆除得差不多了,剩下沒幾座,地下密道的入口也大多湮沒在亂草之中,花了她好一番力氣才找到其中一個。

    看著底下黑幽幽的洞口,她吞了好幾口口水才鼓起勇氣攀爬那生蛌瘍K梯,慢慢一步一步地往下走。

    可怕的寂靜包圍住她,她每走一步,背上冷汗就狂冒一分,等到好不容易踩到實地之後,狂悸的心跳聲已經塞滿了耳際,她緊緊抓住鐵梯邊緣,又做了好幾次深呼吸才敢打開手電筒,照向前方路。

    好,好恐怖。

    幽深髒亂的地下密道有不知名的詭異味道,強力燈光照射處,有個小小黑影飛竄了過去,她心臟嚇停了一瞬,勉強辮認出了那是隻老鼠。

    老天爺啊,為什麼今天晚上沒有其他大學生也要來東海碉堡夜遊探險呢?

    要是身邊有人陪還好一點點,可是現在冰冷幽寂的地下密道裡只有她一個人,前方手電筒光線沒有照到的地方,黑沉沉得像是張大了嘴的野獸,不懷好意地等著吞噬她。

    「現在爬上去應該還來得及吧?」她聲音低微顫抖,喃喃自語。

    可是好不容易鼓起勇氣來了,又怎麼能半途而廢?

    唉,不知哪來的似有若無的歎息在她後腦勺響起,彷彿還帶著一鏤冷風。

    唐秋生倏地僵住了,腦中有一剎的全白,過了幾秒後才幹巴巴地小聲問:「請、請問有人嗎?」

    回應她的是週遭越來越冷的詭巽寒意,她自強力手電筒燈光下,清楚見到了本該氣窒不通風的地下密道裡,忽然吹起了一道旋風滴溜溜地打轉著。

    她全身寒毛一炸,驚恐地結結巴巴道:「我、我沒有惡意,我只是,只是……」

    哈……

    有東西在她耳垂旁冷冰冰地呵了一口氣,隨即喋喋喋地笑了起來。

    肉……新鮮的肉……

    驚恐到凍結住的腦海中,突然浮現了老社長的聲音--

    記住,聽到聲音就跑,不要回頭,知道嗎?

    可是來不及了,下一刻,她眼前一黑……

    在此同時,遠在市區另一端的霍玄手上的筆條地一僵--

    「怎麼了?」余容不顧他反對地坐挨得很近,正充滿崇拜地看著他簽名,卻見他簽完了三本後就靜止的動作。

    霍玄心裡有些莫名地亂了起來,幾次想穩定心神,卻發現有種異常的寒冷藏自丹田處直直竄升上心頭,隱約可聽見自體內深處傳來一陣啪啪啪的雷爆輕響聲,熟悉卻又陌生得令他心臟一抽!

    這種感覺……只有在他高中時出現過一次,那次是他一個最好的同學深夜在地下道過見了鬼魅,幾乎回不來……秋生。

    他目光銳利如刀,霍地站了起來,大步匆匆往外走。

    「霍先生,你要去哪裡?發生什麼事了嗎?」余容被他臉上凶悍森冷之色驚得有些花容失色。

    他懶得浪費時間停下來回答,置若罔聞地迅速衝出門去。

    「玄玄怎麼走了?」自樓上捧著相冊下來的霍家嬸嬸疑惑地問。

    余容回以一個茫然的表情。

    黑色休旅車如箭般飛射了出去,霍玄穩穩掌控著方向盤,猛踩油門,努力按捺下心裡焦灼激動慌亂的不安,強迫自己凝神專注,意聚印堂。

    九娘婊,艷姨,牡丹姨,你們在哪裡?

    詭異的是平常起心動念即來的精怪們卻一個都不見,他的心越絞越緊,呼吸粗重了起來。

    「該死!」

    他想也不想立刻撥了唐秋生的手機,卻只得到了「您撥的電話沒有回應」的訊息。

    到底是沒有開機?還是收不到訊號?或是……出事了?

    難道真的是秋生……

    他只覺有只無形的大手極住了自己的喉嚨,心臟跳得越急越猛,腳下油門踩到底,迅速往她家方向飄去。

    才拐進她家巷子,卻看見那棟日式平房漆黑一片,不似有人在的跡象。

    他的心直直地往下沉去。

    就在此時,手機響起了有簡訊的提醒音,他立刻抓過手機開了簡訊,上頭只簡單卻不祥地出現了幾個字。

    東海碉堡。

    他心一跳,急急查尋這則簡訊的來處,赫然發現來電顯示竟是剛剛還屢撥不通的唐秋生手機號碼。

    這下再也沒有任何懷疑,他立刻倒車迅速退離巷子,轉道直奔大肚山方向。

    「這個笨蛋!不是叫她有什麼事一定要打給我的嗎?話都當耳邊風了,等找到人後,非好好修理一頓不可!」霍玄又驚急又氣憤,咬牙切齒低吼著。

    他眉心的灼熱感越來越強烈了,彷彿有什麼即將破額飛昇而出。

    強抑著焦慮和驚懼,他數不清闖過了多少紅燈,又被多少測速照相拍個正著,卻不管不顧,滿心只想著用最快的速度趕到東海碉堡。

    在休旅車的車頭燈照射之下,有輛孤零零的機車停在草叢邊,他急切地下車奔了過去,很快就發現了那個黑漆漆的地下密道入口。

    他想也不想迅速攀爬了下去,彷彿冥冥之中有什麼奇異的默契引導著,再加上天生夜間能清楚視物的能力,霍玄完全不需要任何光線,腳步堅定地往某條特走的通道奔去。

    右轉,再右轉,再左轉……

    就在此時,他看見了那令自己驚怒得幾乎目皆欲裂的一幕--

    雙眼緊閉,面色慘白的唐秋生被某種無形力量壓在牆上,腳尖離地,身體周圍泛起點點刺目慘然的幽幽青光。

    有個黑色巨大的影子正在她身邊游移著,自黑暗中傳來了垂涎的聲音,它好似飢腸轆轆,迫不及待享受美食,卻又不知該從何下手。

    「放開她!」他盛怒難當地大喊了一聲。

    那巨大黑影緩緩地回過身來,看不見五官,卻仍舊發出了那猙獰貪婪的吞嚥聲……喀喀……咽嘟……

    肉!

    霍玄及惡地冷冷盯視著跟前鬼物,是魑魅,一種山林異氣濁邪而生的妖物。

    但是這只魑魅顯然吞噬了長年陰寒的地氣及各種死不瞑目的恨魂怨魄,反倒越發凶厲萬分。

    魑魅離得唐秋生太近了,他不敢輕舉妄動,生怕稍有不慎,萬一惹得那魑魅凶性大發,唐秋生就危險了。他眉心的灼熱感燒熾得像火焰一般,心神卻瞬間冷靜鎮定了下來。

    「放她走,我可以幫你淨化引渡。」他低沉地道。

    吃……肉……咽都……

    魑魅黑暗影子越發暴漲,一瞬間彷彿籠罩了大半密道,一股冰寒刺骨的旋風凶狠地直撲他面前。

    他一凜,憤然地低咒一聲,「別逼我……」

    該死的,他真不想這麼做!

    可是他已經別無選擇了,在那帶著腥臭的寒風刀片般切劊而來的剎那,兩手迅逄結了一個霍家道印,雙手食指指尖緊貼眉心火焰竄燒之處,而後大吼一聲--

    「破!」

    那朵火焰隨著雙指拈起,凌空飛射而過,小小的餡色瞬間轟然化成了巨大火網,牢牢捆縛住了措手不及的魑魅。

    在魑魅驚恐尖嘯聲中,但見那巨大黑影恐懼痛苦地扭曲著、抽動著,腥臭之氣被烈火燃燒得瀰漫空氣中,令人無法呼吸,漸漸地,黑影變得越來越小、越淡,最後在一記爆炸的炫目光華中,瞬間魂飛魄散消逝一空!

    霍玄彷彿渾身力氣被抽空般搖晃了一下,可是下一刻自體內深處不斷竄燒蔓延的烈火熊熊而起,週身極陽至剛氣餡上竄丹田,上湧眉心,熟悉的感覺再度降臨……

    可惡可惡可惡!

    他總算勉強維持腦中最後一絲清明的自制,大步奔向頹然癱倒在地上的唐秋生,手指有些顫抖地輕觸她的鼻端下方,在察覺到那微弱卻平緩的呼吸時,緊繃糾結得疼痛的心終於得以鬆弛些許。

    「太好了,你沒事……」他喃喃,目光憂慮中再掩不住一抹溫柔地注視著她。

    霍玄像是唯恐碰碎了珍貴瓷器般地小心翼翼抱起她,雙臂緊緊擁住她微冷卻柔軟的身子,沒有沿著原路回去,反而一步一步地走向某條可以直接通往出口,不需攀爬的秘密通道。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