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媒人請進門

第3頁 文 / 蔡小雀

    「我──」

    花相思正要說話,大街上傳來一迭連聲「鏘鏘鏘」響亮鳴金敲鑼聲,她倆目光不約而同被吸引了過去──

    「新科狀元郎陸少爺高中榮歸囉!」

    「耶?」柳搖金倏然睜大了眼,開心地嚷了起來:「是咱們梅龍鎮最有才情的陸少爺耶!他果然不負鄉親父老的期望,高中狀元回……咦?相思呢?」

    肯定是看熱鬧去了。

    她咧嘴一笑,突然想起──

    「對喔!我還在這裡幹什麼?」

    姓蘇的,準備受死吧你!

    第2章()

    幽靜的院落,清雅的門扉,剎那間被一記腳丫給踹了開來!

    砰!

    嘩啦啦啦,瞬間驚飛了滿樹的鳥兒,原本在樹下優閒品茗的人們噗地噴了滿口茶,更在愕然轉頭望向破門而入的窈窕嬌小身影時,頓時倒抽了口涼氣。

    「嘶……」

    不知誰人首先喊了一聲──

    「柳家的凶婆娘來了!快逃啊!」

    剎那間,所有在樹下喝茶談笑等待媒人接見的客人,全爭先恐後逃了個不見蹤影。

    蘇府的丫頭和小廝們呆住了,一時完全反應不過來。

    「客、客人們……怎麼了……到底發生什麼……」

    嘖,都是一堆膽小鬼。

    「我要找你們家少爺。」柳搖金抑下冷笑,唇角往上揚,露出雪白貝齒,一臉全然無害的樣子。「麻煩請他出來一下。」

    「呃……」小廝呆了一呆,吞了口口水,陪笑道:「姑娘,你……你找我們家少爺是要央媒的嗎?那、那要請您排一下隊喔!」

    「排什麼隊?」她環顧四周,反問。

    也對……

    小廝啞口無言。

    但客人明明是被她給趕──嚇跑的,小廝卻還是秉持著蘇府「上門即是貴客」的金科玉律,強忍著眼淚,面帶著微笑,有禮地朝她行了個禮。

    「那還是請您先拿個號碼牌,我家少爺正在會客,待會兒就會輪到您了,好不好?」小廝嘴角在顫抖。

    「別以為就他蘇少事業做得大,我可也是一刻鐘幾萬兩上下的人──」她還來不及發飆,手裡就被塞進了一小塊玉牌,上頭以小篆精刻著「四十四」號。「什麼東西?」

    四十四號,連著兩個四,還真是不吉利的數字。

    她暗暗嘀咕。

    作媒就作媒,偏生他蘇家有這許多古怪玩意兒,還發號碼玉牌咧,要不要順便開個粥棚,作媒兼濟窮救苦算了?

    「姑娘,請您在這兒稍候,」小廝笑意晏晏,盡量處變不驚。「小的立馬去稟告少爺,待會兒就來迎接姑娘您進廳。」

    正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冤有頭債有主,雖然滿肚子火氣,柳搖金也不是個不分青紅皂白、會遷怒無辜的人,只得硬生生壓抑下忍了很久的這一口鳥氣,僵硬地點了點頭。

    待小廝去了,丫頭抖著手送上一盅清香沁脾的好茶和四色果子,柳搖金索性一屁股坐入桃花樹下擺放的太師椅,一副「我就在這裡吃飽等你」的姿勢。

    「姓蘇的,不是我今兒個非找你麻煩不可,誰教你偏偏要干媒人這一行。」她越想越不甘心,忿忿然的叨念著。「不能去拜師學藝當俠女,我已經夠嘔的了,現在全梅龍鎮的男女老幼還愛拿我同你比……你越出風頭,我就越倒楣,我柳搖金是招誰惹誰了?不當媒人是犯了哪一條律法呀?啊?」

    十八年來被「逼良為媒」的滿腔濁氣,突然在這一刻全數湧上胸臆間,她心頭酸甜苦辣滋味複雜難辨,小臉一忽兒漲紅,一忽兒鐵青,一會兒握拳,一會兒咬牙──

    蘇瑤光第一眼見到的就是這樣面目猙獰、齜牙咧嘴的她。

    他腳步遲疑了一瞬,但依然端出最親切謙沖的笑容,緩緩走近前去。

    「姑娘好。」他微笑點頭。

    「姑娘我一點也不好!」柳搖金沒好氣地抬頭瞪了他一眼。

    就這一眼,卻瞬間令她愣住。

    哎喲,長得挺俊的嘛,無怪乎迷得外頭一狗票人暈頭轉向,拚命讚美他的好處。

    嘖嘖嘖,瞧瞧這玉面書生唇紅齒白,臉蛋俊俏得吹彈可破的模樣,簡直比女人還要美上七分,儘管身段高@修長,舉手投足翩翩優雅,但她橫看豎看,越看越覺得這傢伙很可疑……

    她忍不住上下打量他,小臉露出一抹深思沉吟之色。

    蘇瑤光被看得渾身不自在,清了清喉嚨,正要開口。

    「啊,我知道了!你女扮男裝,對吧?」柳搖金突然瞇起眼。「這完全是個噱頭,對吧?」

    「……」他呆住。

    「我就說嘛,一個大男人怎麼可能自甘墮落做起媒婆來呢?」她心頭掠過一陣釋然,咧嘴笑了起來。「你是蘇家姑娘吧?可憐喔,為了要繼承家業、擴大經營,連這種女扮男裝招攬生意的宣傳都得配合,看來你比我可憐上一百倍有餘呢!」

    「……」他眨了眨眼睛。

    不知怎的,當柳搖金髮現這世上原來有人比她還要更慘之後,不禁油然生起了「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的同情與慨然感,她踮高腳尖,感觸地拍了拍他的肩頭。

    哇,不過「她」這肩膀未免也太寬了點吧!

    「唉,我很是明白你的處境和無奈啊。想當初我家姥姥為了逼我加入媒婆的行列,甚至一夜之間點了我滿臉的三八痣,還把我所有的衣裳統統換成紅通通的媒人衣,把我屋裡全糊上紅艷艷的喜緞──」她回想起往事,餘悸猶存。「你試想看看,一覺睡醒發覺自己滿臉麻子,整屋子血紅得活像剛發生過滅門慘案一樣──」

    蘇瑤光喉嚨逸出了一個類似噎住或嗆到的悶哼。

    「是啊是啊,真的說有多恐怖就有多恐怖。」柳搖金歎了口氣,揮了揮手。「所以我非常能夠理解這些長輩在必要時會做出多麼瘋狂的舉動來,所以像你這樣被迫女扮男裝,過著四不像的非人生涯,我特別能夠感同身受。不過話說回來,你家姥姥究竟是怎麼想出這麼缺德的念頭來的?」

    他張口欲言,卻晚了一步。

    「啊,我懂我懂,」她自以為恍然大悟。「肯定就是衝著你這低沉得像男子的嗓音吧?」

    蘇瑤光凝視著她,半晌後歎了一口氣。

    「怎麼,難道還有更不為人知的悲慘理由嗎?」柳搖金仰望著他,忽然發現他的身段真的不是普通挺拔,恐怕比一般男人還要高大頎長,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平坦卻結實的胸部,眼底同情之色更深了。「我懂了,像這樣女生男相也不是你的錯啊,你家姥姥實在沒必要這樣羞辱你的。」

    話說回來,她還以為自己已經發育得有夠抱歉了,沒想到「蘇姑娘」還比她的更沒料;但沒料歸沒料,肌肉倒彈性十足,很是好摸啊!

    同是女子之身,她還是情不自禁多摸多掐了兩把,渾然未覺自己這舉動就跟辣手摧花的色狼沒兩樣。

    聽著她一字字一句句自以為安撫、寬慰的話語,還被她柔軟小手一下又一下地狂吃豆腐,蘇瑤光退也不是,閃也不是,眼見誤會越來越大,他歎了口氣,終於開口。

    「很抱歉令你失望了。」他的語氣幾乎是歉然的。「我是男的。」

    什麼?!

    柳搖金停留在他胸前的小手倏然一僵,瞬間呆愣地張大嘴巴。

    「還有,如果不麻煩的話,可否請姑娘收回尊手?」蘇瑤光近乎愉快地補充了一句。

    柳搖金小臉霎時轟地炸紅了!

    ☆☆☆☆☆☆☆☆☆☆☆☆☆☆☆☆☆☆☆☆☆☆

    「哈哈哈……」

    坐在太師椅上,右手執著一盅茶,右手緊緊捂著額角,大笑得幾乎喘不過氣來的俊朗男兒正是蘇瑤光。

    想起方才小臉紅得像是快熟透,在臨走前又羞又急又氣憤地恨恨呸了一聲──「要死了!你幹嘛不早說?我的手會爛掉,我的手會爛掉的啦!」然後惱羞成怒拔腿轉身就跑掉的濃眉大眼少女,他又是一陣忍俊不住。

    「哈哈哈……」他笑到嗆到。「咳咳咳。」

    真是太好玩了。

    「少爺,您還笑得出呢。」一旁貼身小廝四喜有些埋怨。「原來那位姑娘就是柳氏媒人館的小姐,聽說她鎮日游手好閒、無所事事,既不想繼承家業,還成天在外頭逞兇鬥狠……少爺,不是小的多嘴,您還是得離柳家小姐遠一點才好。」

    「是嗎?」蘇瑤光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唇畔笑意猶在。「我怎麼不覺得柳小姐凶悍呢?」

    「少爺,您還笑得出啊?今兒個柳小姐擺明了就是上門來找碴的,」四喜想起那兩扇微微龜裂開來的大門,心疼道:「她還把咱們府裡的門給踹壞了呢。」

    「請匠人來換兩扇新的也就是了。」他笑吟吟的說,姿態依然從容優閒。

    「可是──」

    「柳氏一族與我蘇家世代同行,就算稱不上親,也算得是客,朝後柳小姐要是再來,你們還是得以禮相待,懂嗎?」

    「是,少爺。」四喜有一絲心不甘情不願。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