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博覽 > 言情小說 > 曖昧好滋味

第3頁 文 / 蔡小雀

    東施施打了個寒顫,總覺得他話裡那個「要殺要剮」有點殺氣騰騰,別有涵義。

    「呵呵呵……」她乾笑著,吞嚥了一下口水。「話是沒錯,不過你也知道的,煮菜這回事乃是一種藝術的表現,總是要感覺來了,才能發揮得淋漓盡致,不是說隨隨便便拿根蘿蔔過來大卸八塊就可以──」

    「快、煮!」駱揚的耐性盡失。

    「好……好啦。」她驚跳了下,顫抖著手拿起擱在砧板上的一柄雪亮菜刀,卻是緊張得胃都要翻過來了。「煮……什麼?」

    「隨便煮點什麼,只要能夠讓我們見識東家料理精髓的──」他銳利目光盯著她手上那柄晃得很嚴重的菜刀,「都行。」

    「東家料理精髓啊……」她滾圓可愛的眼睛卻心虛不安地四下游移著,心下暗自祈禱灶王爺會突然現身相助……不過看來是不可能了。「我們東家的料理精髓就是……呃……」

    眾人一臉看好戲的表情,壓根沒人願意出手相助,援以一臂之力。

    駱揚則是用那一雙精光流轉的深邃眸子注視著她,看得東施施莫名心慌慌起來。

    她右手提著菜刀,左手在那裡慢吞吞摸過了青江菜、冬瓜、小黃瓜……眼兒慌亂地瞄過其它料理台、灶火、鍋子……驀地,眼睛亮了起來!

    「真的……隨我怎麼煮都行嗎?」她再度求證。

    「請便。」駱揚聳聳肩。

    好,那就死馬當作活馬醫了。

    東施施迫不及待把菜刀丟在一旁,然後隨手找出個大沙鍋來,跑到東邊灶上將盧御廚熬煮的東坡肉舀上三大塊丟進去,接著是趙御廚燉得正沸騰軟爛的人參童子雞倒了大半隻進去,再來是馬御廚做的八鮮火鍋、錢御廚煮的紅燒筍絲蹄膀,以及清蒸五柳草魚、如意鴛鴦鍋、冬瓜鮮肚片湯、茄汁燒對蝦……統統都丟進大沙鍋裡,直到八分滿,她才危危險險地抱著大沙鍋擱到灶火上,開始攪拌起那鍋大雜燴來。

    「喂喂,妳、妳幹嘛呢?」

    「哎呀!把我一條魚給搞得破破爛爛的──」

    「我的東坡肉呀!」

    「那蹄膀缺了大半能看嗎?」

    「可惡的丫頭片子,竟敢亂搞我的好菜?」

    眾御廚驚聲大叫起來,個個怒火沖天地就要上前找她算帳。

    「慢。」駱揚卻止住了他們洶湧的怒氣,黑眸直直盯著那鍋集各式山珍與海味,逐漸飄散出奇特豐富香氣來的大雜燴。

    嗯……有意思。

    等到那一味味獨立的美食融合成了一大鍋香氣濃郁、酸甜鮮鹹辣,東施施舀了一碗,遞給不發一語的駱揚。

    「這,就是我們東家料理的精髓。」她硬著頭皮道。

    「就這鍋廚餘?」盧御廚忍不住衝口而出,語帶不屑。

    東施施訝異地看了他一眼,「這位大叔,這鍋若是『廚餘』,你也有份的。」

    「我──」盧御廚瞥見鍋裡那幾塊東坡肉,登時閉嘴。

    「大叔,你煮的東坡肉看起來香滑軟腴,不用嘗就知道肯定好吃到不行。」她光想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喲,妳這丫頭還真識貨。」盧御廚不禁眉飛色舞起來,「不是盧某臭屁,我這一味東坡肉可是師承福州傳奇名廚阿姬師,想當年呀……」

    就在盧御廚嘰哩呱啦說起當年勇之時,駱揚已然喝了一口湯,濃眉微微一揚。

    「總御廚長,好吃嗎?」

    「怎麼樣?怎麼樣?是不是不怎地?」

    「這丫頭根本是拾人牙慧……嗯,不對,是借花獻佛……」

    其它廚師七嘴八舌,議論紛紛。

    駱揚置若罔聞,他只是用那種依舊令人緊張到不安的目光瞅著她。

    「這菜,有名兒嗎?」終於,他開口了。

    眾人頓時目瞪口呆。什麼?總御廚長居然沒有摔碗,而且還問菜名?

    完了,明兒太陽一定打西邊出來。

    東施施胸口裡憋著的一口氣霎時一鬆,面露喜色,隨口謅道:「叫『一品轉運鍋』。」

    「怎麼說?」

    「我想是廚餘變好味,壞運變好運吧!」她頓了頓,隨即露出無邪的笑容,「你覺得呢?還不賴吧?」

    「──當我沒問。」

    第2章

    總算是讓東施施瞎打誤撞,以及挾帶著超強的狗運亨通氣勢下,通過了第一關的考驗。

    可是那位眼睛像是長在頭頂上,看起來就很難相處的駱揚總御廚長沒有在第一時間將她踹出御膳房,不代表他往後就不會。

    尤其盧御廚後來私底下偷偷告訴她,就連內務府總管路公公也不敢得罪咱們御膳房這位帶頭大哥呢!

    「為什麼?」她小小聲問回去。

    「因為皇上和太后可愛死了總御廚長做的菜,而且他平常雖然是驕傲了點、挑剔了點、蠻橫了點、嘴壞了點,可是為人處世公正不阿,對我們這些手底下的御廚雖然是嚴苛,但是有什麼事總是他挺身而出罩著我們。」盧御廚老臉上寫滿了「崇拜」二字,豎起大拇指道:「總之我們總御廚長呀,可是個人物哪!」

    「哦……」她恍然大悟,不免憂心忡忡了起來。

    萬一他發現她除了帶一本「東家祖傳一十八套大菜」食譜外,連菜都不知道怎麼切、雞鴨不知道怎麼剁,到時候……

    她脖子突然一陣發涼。

    「不過東姑娘妳也挺了不起的嘛。」話題一轉,盧御廚忍不住咧嘴一笑。

    「我?」她一愣。

    「對啊,想不到妳年紀輕輕的,就已經是東家酒樓的新掌勺,真有妳的。而且今兒妳熬的那鍋湯我也喝了,果然美味得緊哪!」盧御廚一臉回味無窮的模樣。「我做了幾十年的料理,做夢都沒想過原來還能這麼混搭菜餚,而且滋味居然鮮美得令人咂舌難忘。」

    「呵呵呵……盧大叔,您客氣了。」東施施心虛的連連乾笑。

    那是碰巧,碰巧的。

    午後時分。

    駱揚高大頎長的身影佇立在桌台前,修長大手穩健地扶住一隻圓整紋清西瓜,另一手持銳利短刃,自頂端刻下一圈鋸齒狀並取作蓋,去瓜瓤,然後在翠綠瓜皮上雕出了一隻隻白色靈鶴,或臥或立於卍字古松流雲之間,寓意松鶴延年、萬壽無疆。

    那絕妙精奇的雕花動作快得令人來不及眨眼,那只碩大碧綠的西瓜在下一瞬間已浸入沸水,尚未四分之一盞茶辰光便離水取出,旋即將它放在冷水中取涼。

    接著他伸手抄起一隻光淨鮮美肥嫩的母雞,斬去腳,沿背脊剖開,斬斷脊頸骨,入清水燒沸,去浮沫,續燒須臾取出洗淨,再入原鍋用小火燒至八分熟。

    四周眾人看得目瞪口呆,屏氣凝神。

    但見駱揚姿態曼妙如行雲流水,又有如大書法家臨摹落筆揮灑自如,修長好看的靈巧十指運箸將雞取出放入大蓋碗。

    湯中加入三小撮北海淨鹽,淋紹興酒澆沸,去浮沫,將湯倒入雞碗,加入蔥結、薑片,上蒸籠至雞酥爛,然後揀去蔥姜,將雞及湯置入西瓜盅,置蒸籠中旺火蒸煮片刻,最後取出穩穩擺設於鵝黃色釉彩瓷燒大盤上。

    一時間,碧綠鵝黃相映成趣,那西瓜盅飄出清淡雋永卻令人垂涎難禁的芳香來。

    「進上。」駱揚吩咐道。

    「是。」自有手下人恭恭敬敬端出去了。

    「哇,看起來真好吃。」東施施在一旁看得眼都直了,直到最後一刻,不禁歡呼鼓掌叫好。「了不起!贊啦!」

    駱揚睨了她一眼,沒好氣地問:「東姑娘,妳到底是來幹什麼的?」

    「我──對喔。」她愣了愣,隨即甜甜笑了起來,二話不說掏出懷裡藏著的東家一十八套大菜食譜。「我忘了應該先把這個交給總御廚長。」

    「我說過,東姑娘自留著。」他警戒地盯著那本彷彿沾了蠍毒的食譜,敬而遠之。「一個半月後,東姑娘只要將東家一十八套大菜呈上給萬歲爺試菜即可,我御膳房只是名義上從旁協辦,虛領個頭銜罷了,並無意掠妳東家功勞。」

    「不不不,我們東家酒樓小小的,能力少少的,就算有祖傳食譜,可論起廚技,哪比得上號稱料理界一哥的您呢?正所謂寶劍贈美人,食譜贈大廚,」她恭敬雙手奉上食譜,小圓臉堆滿笑意。「就請總御廚長收下吧。」

    禮多必詐。

    駱揚眼底閃過一抹戒慎之色,依然負手不動如山。「東姑娘不必再多言了,東家祖傳食譜我是不會收的,也完全沒有收下的理由。如果東姑娘真要這麼客氣,那麼就請妳明日開始動手將一十八套喜宴大菜料理出來,若當真有需要增減之處,駱某必當略盡綿薄之力。」

    「呃……」她面有難色。

    「有什麼問題嗎?」

    「是有那麼……」東施施以食指和拇指比出一個小小距離,笑得靦砥C「一點點。」

    他微微抬眉,詢問的看著她。

    她張嘴欲言,再看著好奇望來的眾多御廚目光……忙閉上嘴巴,對他使眼色,比了比外頭。

    這小妮子究竟在玩什麼花樣?

    不過駱揚還是轉身走出內膳房,走入外頭宜人的春日裡。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